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7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中国人海外“养狼”咬伤中国队,却难躲白人排挤(图)

新闻来源: 网易体育 于2021-03-23 20:05:1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晚上8点,如约拨通了李鹏的视频电话。

映入眼帘的是新加坡跳水训练馆,灯光如昼,此时的训练馆里安静而空旷。中国和新加坡没有时差,大多数人早已结束了工作,正享受着一天中难得的闲暇。

不过,李鹏是个例外,作为新加坡跳水队的总教练,刚刚带队结束了训练,还没顾得上吃晚饭。

北京已经下过了冬天里的第一场雪,新加坡的气温却依然接近30度。手机中出现的李鹏,身着长袖的深色训练服,头发整理得一丝不苟。岁月好像并未在他身上留下什么痕迹。



李鹏是位不折不扣的“老”帅哥

54岁,举手投足间,依然带着运动员般的干练。视频中,李鹏习惯性地挺直脊背,说起话来中气十足。

他的身边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小不点”,正踮起脚,好奇地向镜头里张望。似乎做出这样的努力,能让自己穿越到手机另一端。李鹏索性将手机一转,给了小男孩一个特写

“这是新加坡跳水队未来的大明星,又一个神童。”

幸运似乎格外眷顾这个跳水教练,李鹏的执教生涯总能与“神童”结缘。



李鹏身边的马克斯,很有可能成为他打造的又一颗跳坛明星


10年前的戴利,20年前的李娜,天赋异禀的他们在李鹏的执教下,书写过一段段传奇。李鹏拍了拍“小眼镜”的肩膀,语气里藏不住骄傲:“现在和戴利还比不了,但以后就说不准了。”话题不自觉地又扯上了戴利——这个世界跳水的超级巨星。

算起来,两个人分道扬镳,已经快10年了。不过,所有关于李鹏的采访,戴利是始终无法绕开的话题。

执教戴利的那几年,是李鹏职业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是他人生中百感交集的一段。



“戴利的成功,我只占百分之二十”


2007年的夏天,英国普利茅斯,一位来自中国的“伯乐”遇见了戴利。

“伯乐”名叫陈文,曾经是北京跳水队的总教练,也是中国最早一批赴海外执教的跳水教练。那年英国启动“普利茅斯计划”,时任英国队总教练的陈文与当地教练一同走进小学校园,寻找英国下一代的跳水新星。初见戴利,陈文便从1400多名孩子中,看到了这个少年身上不可限量的潜力。

陈文即将在英国卸任总教练,又不愿戴利的天赋被俱乐部教练埋没。这样的背景下,陈文必须找到一位自己可以信任的教练,递出手中的接力棒。而巧合的是,陈文教练不仅是戴利的伯乐,三十年前,也正是他引领着李鹏走进了跳水的世界。

李鹏曾经在中国国家队任教,连续带出李娜,许冕,李婷三位世界冠军。其中,李娜和李婷日后,还成为了奥运冠军,他的执教之路可谓顺风顺水。陈文教练的一通电话,给了李鹏的生活另一种可能,将原本平行的李鹏和戴利两个人连结在了一起。



陈文将戴利交到了李鹏的手里


李鹏那年刚好40岁,这是个做出改变的好年龄,有了长年执教跳水的经验,又尚存探寻另一种可能性的空间。李鹏没有犹豫,想“出去看看”的他,只身远赴英国,开启了自己的海外教练生涯。

第一次与戴利见面,没想到是用意想不到的方式开场。

戴利的俱乐部教练安迪,让李鹏负责为戴利拉保护带,并不熟悉戴利的李鹏出现了失误,戴利几乎横着掉了下去,脸摔个正着。初来乍到,便以这样的方式完成“首秀”,这让全场哄堂大笑。

有人说,这是戴利的教练,在给李鹏“下马威”。而那时的李鹏在笑声中,却丝毫不觉得尴尬。那次的失误,不是偶然,李鹏看到了戴利起跳的问题,“当时真没觉得那笑声里的含义,我想的是,今后应该从什么地方入手,来改进他的起跳问题。”

小遇波折,李鹏正式入驻普利茅斯跳水俱乐部,开始海外执教经历。然而,“出去看世界”的李鹏却不得不正视外面的世界,带给他的考验。

面对着中英的文化差异和语言问题,那段时间的李鹏“无时无刻不想回国”,而更让李鹏郁闷的是,训练中无形的束缚。李鹏总能感觉到戴利的主教练安迪对他的疏离和戒备。谈起当时的境况,李鹏在手机的另一端,皱了皱眉头,语气里多了几分惆怅。



那段时间的李鹏总能感受到“距离感”


这种距离感从李鹏的职位上便可见一斑。

执教戴利期间,李鹏被任命的身份是“助理主教练”,如果说安迪是带兵征战的将军,李鹏的身份,更像个出谋划策的幕僚。训练计划的制定、修改都由主教练安迪完成,李鹏更多负责提意见和计划的执行。助理总教练的身份束缚住了李鹏的拳脚,“我觉得戴利的成功我只占20%,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只能发挥出20%。”

这样的日子值得吗?那时的李鹏偶尔会问起自己这个问题。20%是个有些微妙的比例,它能让人看得见前行的希望,却也容易让人找不到前行的意义。每次离开训练馆,李鹏总劝自己 “别太认真,玩玩就好”。

但或许数十年跳水生涯让李鹏有了某种惯性,每当站在跳水池边,李鹏“那股劲儿又回来了”。对跳水的执着让李鹏不愿妥协,即使是20%的空间,他也要付出100%的努力。跳水池的湛蓝,已经成了李鹏生命中不可剥离的底色,他总能透过这抹蓝色,看到更高、更远的天空。

2009年罗马世锦赛,年仅15岁的戴利在决赛中所向披靡,力压邱波、周吕鑫、马修等一干世界名将,首夺男子十米台冠军,一战封王。



在普利茅斯执教时的李鹏(右一)与戴利在一起


对李鹏来说,在英国执教的道路崎岖却也清晰,唯一的命题摆在李鹏的眼前——突破自己。

只有突破自己,才能突破旁人的疏远,舆论的成见,“这枚金牌是戴利的突破,也是我自己的突破”。两年来的困顿与坚持最终凝聚成一枚金牌,这是对李鹏最大的肯定,也是帮李鹏解开“锁”的钥匙。

那场比赛之后,李鹏和戴利的教练团队痛痛快快地喝了顿酒,之前的隔阂与不愉快烟消云散。李鹏和戴利也逐渐建立起师徒间应有的默契,进入到伦敦奥运的备战。

李鹏还记得2010的圣诞节,即将备战伦敦奥运的戴利始终难以攻克109C的动作难点,几次试验都“横着拍到了水里”,而奥运在即,如果攻克不了109C,就意味着奥运时,在难度上落了下风。

圣诞节放假前,跳水训练馆里有两个英国运动员在练习109C,李鹏“顺着推了一下他”,他问戴利:“你难道不想试试吗?”

戴利思索片刻,在李鹏鼓励的神情下,站上跳台。那一次,有如神助,他出色的完成了109C的动作。

看着高台上跳下的戴利,李鹏有些恍惚。十年前,同为李鹏爱徒的奥运冠军李娜,也正是以这样的方式,一次次挑战新的动作。在李鹏看来,戴利面对困难的那股拼劲儿和李娜很像。那时的李鹏便知道,两年后的奥运会,戴利不会让他失望。



李鹏总是对每个环节都精益求精


2012年,戴利在奥运会上斩获男子十米台铜牌。赛后安迪和戴利前往伦敦继续训练,而李鹏决定离开戴利,前往利兹市,开始一段新的旅程。

在利兹市执教的五年,在外界看来,或许是李鹏“沉寂”的五年。但是对李鹏来说,却是在英国最舒心的一段日子。没有了主管教练的束缚,李鹏得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培养队员。与戴利搭档过的马修·李,英国女子跳水运动员路易斯,都是那时李鹏在利兹执教过的队员。他们的天赋或许不如戴利,但在李鹏的悉心指导下,“每一天都在进步”。这是执教戴利时未曾有过的感受,李鹏形容“那段时间的工作得心应手,更有成就感。”

“本来想回中国,一不小心走过了”

今年是李鹏到新加坡跳水队做主教练的第三年。

2018年,从英国离开的李鹏收到了新加坡泳协的邀请,本已准备好回国“和朋友们过喝酒、吃饭日子”的他,再一次与跳水连结在了一起。

在他看来,新加坡与中国文化相近,跳水运动有更大提升空间,或许是他施展身手的舞台,于是再度受邀出山。

提起这段经历,李鹏调侃自己:“本来想回中国,一不小心走过了。”在外漂泊了十几年的李鹏,依旧带着北京人的豪爽和幽默。但“一不小心”走到新加坡的他,并不像他言语中那般轻松。



李鹏拐了个弯,又执起了新加坡队的教鞭

李鹏坦言,来到新加坡之后的工作“远比之前想得要难”。不同于中国的“举国体制”,对于新加坡队员来说,跳水更像是自己的兴趣爱好。青年队员往往面临着课业的繁重负担和中、高考的压力,只能利用课余时间训练。而成年后的他们又面临着兵役,现在的新加坡队主力队员年龄偏大,颇有些青黄不接。

考虑到青少年队员的学业,李鹏把训练安排在晚上四点到八点。这样的模式让李鹏工作上轻松了不少,但心理上的压力,却怎么也放不下来:“作为教练来说,更大的压力其实来自于自己。”李鹏有着严格的自我要求,“新加坡体育理事会其实只要求你在东南亚运动会拿到奖牌就够了。但我想的是,教一个孩子,我需要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有更大的提高。”

于是,李鹏为新加坡队“量身定制”了一套训练计划,面对相对定型的成年队员,李鹏着重心理素质的训练和比赛经验的教学;而面对学业繁重的小队员,李鹏则与家长商议,为孩子争取更多的训练时间。

如今,李鹏带领下的新加坡跳水队争取到了东京奥运会的一个男子跳台单人的参赛资格,这已经创造了新加坡的跳水历史。



李鹏的名气虽然不大,但是他却默默地创造着历史

奥运的推迟又给了李鹏多一年的时间,2021年的东京奥运,将是李鹏的关键战役,这一年,也恰好是他与跳水结缘的第45年。

回首四十年


回首与跳水相伴的四十多年,李鹏感慨颇多。

眼看着自己的同事纷纷离开跳水教练的岗位,自己的队员也相继退役,而李鹏仍然坚守在池边。而他却依然在坚守,他与跳水相伴,已经成了一种“惯性”。一个动作该怎么跳,一段路该怎么走,他有自己的执着。



四十年来,李鹏也有过困惑。有一段时间,舆论对海外教练并不友好,网络上“养狼”的指责不绝于耳。但李鹏相信,自己的付出并非没有意义:“我觉得这些海外教练的意义,应该是提升了国外运动员的自信心,让他们可以达到更高的水平。这几年能明显地看出整个世界跳水的水平要比以前提高了,比赛也更好看了。”

2020年这个特殊的年份已经翻篇,整整一年,没有比赛,他也没有离开新加坡,包括本该与亲人团员的春节。

而今年的春节,是李鹏在外度过的第13个春节。妻子和儿子远在伦敦,亲朋好友又都在北京,李鹏仅在春节那天与新加坡的教练团队吃了顿饭,便又投入到紧张的训练。即便李鹏早已习惯在外漂泊的生活,这样的节日里,他还是会感到些许落寞。



李鹏对于跳水这件事“不离不弃”40年


李鹏坦承,新加坡不会是他长久的归宿。再过几年,他会回到北京落叶归根,过那种“接着和朋友们喝酒、吃饭”的日子。四十年的跳水生涯,或许即将画上句号。

问到李鹏与跳水相伴的这四十年,最后悔的一件事是什么,李鹏笑着说:“四十年了,还在干跳水”,接着问他,那最自豪的事是什么呢?,李鹏顿了顿,笑着给出了同样的回答:“四十年了,还在干跳水!”
网编:睿文

鲜花(1)

鸡蛋(1)
27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热门评论当前热评  更多评论...
评论人:ghostbuddy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3月23日 21:16:26 回复
 回复18楼:
中国大没大出地球去。
好就好,差就是差,大国有大国的优势, 一句“我们是大国”不能掩盖政府的所有无能。 有面积更大的、 有人口更多的, 这些都不是借口。
说的就是不好的地方, 希望可以变好。 好的地方还要不停的说、不停的吹,有意思嘛? 都是中国人,要说就说问题,说问题是为了解决问题。 关起门来还要互相吹牛逼, 这是人干的事嘛?
我前面说的话有问题嘛? 是谁先开始不着调的
11 
评论人:ghostbuddy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3月23日 20:51:11 回复
 回复11楼:
你有在海外生活嘛? 请问你生活在哪个国家? 你说的情况有一点正常逻辑嘛? 我在欧洲生活20多年, 于公于私都没少接触这里的警察和公务员, 大家都是客客气气,不说态度多好,最起码是正常交流, 该有的礼貌用语一句不会少。
相比起在国内见过的官老爷、警察大爷们的威风真是不能比较, 印象深刻
24  6
评论人:ghostbuddy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3月23日 20:23:22 回复
 回复4楼:
韭菜们在国内敢跟领导们平视嘛?
自信的话把墙拆了先,让自信的中国人看看真实的世界。
自信的话让人民可以自由发声, 人民可以质疑政府。
自信的话让领导干部们把财产公开, 接受人民的审视。
自信的话开放新疆西藏的封锁, 让媒体可以自由进入, 谣言可以不攻自破。
自信的话让人民可以自由武装, 看老百姓的枪口是冲里还是向外。
我觉的这些是最基本的自信, 是西方国家人民的基本权力, 共产国这么自信要做世界墙国, 能达到合格线嘛?
18  24
评论人:城市沉睡 [☆品衔R4☆][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3月23日 20:22:54 回复
你做多少都免不了被排挤。
中国人最适应的地方还是中国。另外一句,我本人开始准备为回国作准备了。
30  4
评论人:tuitui [★品衔R6★][个人频道][个人动态] 发送时间: 2021年03月23日 20:09:15 回复
所以应该在国内受排挤?
16  7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体坛纵横】【运动健身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