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9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德养老院再传接种后大规模死亡?辉瑞疫苗是老人杀手?

新闻来源: CC情报局 于2021-03-07 4:41:11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文/张洪涛 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 副教授

核心提要

1、报道“德国养老院接种疫苗的老人25%很快死亡“的新闻爆料人实则是“反疫苗“论者,而事实上在70岁以上老年人接种率高达84%的以色列,疫苗效果良好。

2、各国养老院老年人接种疫苗后死亡的事件与老年人较高的自然死亡率与基础疾病有关,与接种疫苗并无直接因果关系。3、中国的灭活疫苗与西方的mRNA疫苗并不是竞争关系,单凭其中任何一种疫苗都无法满足世界需求,只有国与国之间合作才能有效对抗人类共同的敌人——病毒。德国养老院接种疫苗后四分之一死亡,这是一个来自反疫苗网站的报道,真相可能与你想的不一样近日,国内媒体关注到这样一件事情:“德国一养老院辉瑞疫苗接种者1/4死亡?”

媒体引用了总部在洛杉矶的《基督教日报》的报道,声称德国一家养老院的护理人员的爆料,说 “在疗养院居住的31人中,有7人在注射了第一剂辉瑞疫苗后死亡。第二次注射后,1人死亡,超过11人病重。”

如此算来,在“养老院接种疫苗的31名老年人中,25%的人很快死亡,36%的人的生命受到威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首先看了一下这个《基督教日报》的网站。在该网站的“热读新闻”中,除了上述的报道,还有一条新闻:“报道显示疫苗比新冠病毒感染带来更多伤害和死亡”。



很显然,这个网站并不是一般的新闻媒体网站。在疫苗这件事上,该网站应该是立场非常鲜明的:反对!

《基督教日报》所引用的,是来自一个叫做“Lifesite news”网站的新闻。同样,这也不是一个一般的新闻网站,网站名字中的“life”(生命),来自“pro-life”(反堕胎),从其名字里可以了解到,这也是一个有立场的网站。



在该网站上的“热点新闻”中,排名第一的是:“以色利老年人注射实验疫苗的死亡率是新冠肺炎的40倍”;第二条是:“注射mRNA疫苗后,英国:35人失聪、25人失明”。

也可以看出,在疫苗这件事上,该网站的立场也是很鲜明的:非常反对!

有关这件事情的报道,最早于2月19日见于“Vaccineimpact.com”(“疫苗影响”)。这个网站,对于疫苗也只有一个立场:坚决反对!



值得一提的是,有关德国养老院的新闻中,提到采访爆料人是Reiner Fuellmich,他是“德国冠状病毒研究委员会”的律师和创始成员,之前试图起诉世界卫生组织“误导了全世界关于疫情的事”。Reiner Fuellmich也在德国对新冠病毒的PCR检测提出法律诉讼,认为这种检测是所有封锁令和限制的基石,“是反人类的罪行”。



截至3月5日,美国已经接种了8500万剂新冠疫苗,英国接种了2200万剂,以色利接种了856万剂。这些国家接种的绝大部分都是mRNA疫苗,如果疫苗要有问题,尤其是这种导致“接种后四分之一死亡”的悲剧,是不可能隐瞒的。



在以色利,截至2月底,70岁以上老人中已经有84%完成了两剂疫苗接种,正是因为如此,在该年龄段的人群中,感染者出现重症、需要使用呼吸机的比例已经大幅下降,而同一时期在接种率不高的50岁以下的人群中,感染后出现重症、需要使用呼吸的人数还在增加。这说明疫苗已经很好地控制了感染后出现重症的问题。面对这些大数据,其实每个读者都面临一个选择:是选择相信目前所报道的这些大数据,还是选择相信“反疫苗”论的信息?

因为散布不实信息,LifeSite已经被油管封号。





挪威、西班牙、德国、韩国、美国等全球十多个国家与地区,均出现老年人在接种疫苗后死亡事件?mRNA疫苗真的是老人杀手吗?目前全球已经接种了近3亿剂新冠疫苗,其中mRNA疫苗占2亿剂左右,从实际使用来看,目前的疫苗并没有严重安全性问题。

但是,没有安全问题,是否就意味着注射完疫苗之后不会出现死亡事件?并不见得!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统计,截止3月1日,美国接种了7600万剂新冠疫苗,疾控中心的监测系统收到1381例在接种完疫苗后出现的死亡报道。这些死亡事件,一般在接种疫苗后几天内发生。接种疫苗发生在前,死亡事件发生在后,是否死亡就是接种疫苗所导致呢?也并不见得。比如说公鸡打鸣在前,天亮在后,是否是公鸡打鸣导致的天亮?显然不是!美国疾控中心对这些接种疫苗后出现的死亡事件进行了调查,“对包括死亡证明,尸体解剖和医疗记录在内的临床信息进行了审查,没有发现接种疫苗可导致患者死亡的证据。”

因为在美国等国家,疫情比较严重,首先接种疫苗的是特别需要保护的老年人,而老年人因为年龄、慢性病,本来就有一定的自然死亡率,可以说不管是否接种疫苗、接种的是什么疫苗,都有可能出现自然死亡。

3月3日,香港一名63岁男子在接种灭活疫苗两日后死亡。经调查发现,初步解剖结果显示,该男子生前患有严重冠心病,三条心血管分别有70%、90%和100%栓塞,相信是因冠心病、急性心肌梗塞和肺水肿导致呼吸衰竭而死亡。死者生前有严重吸烟习惯、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中央肥胖和怀疑有缺血性心脏病。香港新冠疫苗临床事件评估专家委员会认为死亡与接种疫苗无直接因果关系。德国老人院里会不会出现接种疫苗后死亡的事件?肯定会,但真正需要搞清的,是疫苗是否是导致死亡的原因。其实不只是在德国,在挪威、西班牙的老人院中,都出现过老人在接种疫苗后死亡的情况。



图/护士玛丽亚·戈尔丁(Maria Golding)于2020年12月27日在挪威奥斯陆为老人院的Svein Andersen接种疫苗。挪威药品管理局说,疗养院中的死亡与疫苗之间没有联系。在上述德国老人院的报道引起关注后,“德国之声”在3月3日发表过实情调查,认为没有证据表明接种疫苗和死亡有关。根据“德国之声”的报道,负责德国疫苗接种工作的是保罗·埃里希研究所(PEI),而该所一直在调查德国接种疫苗后出现的死亡事件,目前总共有113例死亡病例,死亡者的年龄在46至100岁之间,在接种疫苗后1小时至19天之间死亡。在这113人中,有20人死于新冠病毒感染,有43人死于既有疾病或其他感染。其他有50人的死因目前不明,但是在这些人中,“部分人有多种疾病,如癌、肾功能不全、心脏病和动脉硬化等,都可能是造成死亡的原因”。为什么打了疫苗的还会被病毒感染?因为这20人中至少有19人在只接种了一针疫苗后就被感染了。目前认为要达到理想的保护效果,需要在接种完两针疫苗7天之后。所达到的理想的保护率也不是100%,从临床试验的数据看,是95%。在以色利的实际应用中,mRNA疫苗对新冠确诊感染的保护率达到了92%,对出现症状的保护率达到了94%, 对需要住院的保护率达到了87%,对重症感染保护率达到了92% [1]。

在挪威养老院出现23个接种疫苗后死亡的事件后,该国的监管机构也进行了调查。当时总共有33,000人接种了第一剂,因为老年人是重点保护人群,养老院中的老人便属于接种疫苗的第一梯队,即便有严重的基础疾病,也开始接种疫苗。根据当时调查,在所调查的29例潜在副作用中,有近四分之三都来自80岁以上人群,其中13例死亡事件,都是养老院中的高龄人士,年龄都超过了80岁,属于体弱多病者。

此后,挪威国家公共卫生研究所已经更新了民众接种疫苗的指南,对于年老体弱的人,建议由主治医师对患者进行综合评估,由主治医师决定是否接种疫苗。评估的因素有两个,一是患者的生活前景,如果是有基础病的高龄患者,已经没有太长的生活前景,接种疫苗的获益也就不大;二是疫苗副作用可能带来的影响,对于那些健康状况最脆弱的老年人,如果接种疫苗后常见的副作用,如发烧,全身乏力和食欲不振等,可能会引发更严重的疾病,也不建议接种疫苗。

此后,接种疫苗后出现的死亡事件已经减少。根据统计,挪威在75-85岁年龄段的老人,每天会有35起自然死亡事件。所以,即便不接种疫苗,这个年纪的老人也会有较高的自然死亡率。至目前为止,挪威监管机构评估认为这些死亡事件与疫苗没有任何因果关系。





少数人为何会把疫苗分成两种:我国的灭活疫苗和西方的mRNA疫苗?如何辨别媒体报道接种疫苗后出现的死亡与副作用事件?不可否认,如今中美两国之间在多方面有着严重的冲突,如果要在“合作伙伴”和“竞争对手”之间做出一个选择,很显然前者并不是合适的表述。

在过去的一年里,可以说两国之间的“敌意”,隔着太平洋也能感觉到。但是,在这种敌意之下,“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这难道就是一个很好的斗争策略?

在反疫苗的网上,同样也有批评美国总统拜登目前所挑选的卫生与公共服务(HHS)部长 一直对中国的人权问题过于温和。同样,反疫苗的人也不会认可中国的疫苗。



图/LifeSite 新闻文章截图其实在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上,并不能简单地使用“朋友”和“敌人”来取代。尤其在新冠疫情这件事上,病毒才是人类的敌人。人类之间互相猜疑,就是对病毒的慈悲。

一些人把新冠疫苗分成了两种:我国的灭活疫苗和美国的mRNA疫苗,似乎觉得这两种疫苗生来就是为了互相威胁,而不是去对付病毒。

也有一些人,希望mRNA疫苗无效,希望安全性出大问题,放弃使用。但是问题来了,如果仅靠中国的灭活疫苗,能够给全世界建立免疫保护吗?

不可否认的一个现实,是如果没有一个有效的疫苗,美国和西方的很多国家很难走出疫情。中国想独善其身,不但要闭关锁国,还不能放弃高成本的严防死守。但是,中国可以这样坚持几年、几十年吗?另一方面,美国的mRNA疫苗,也不能满足世界的需求,不只是产量不够,运输和存储条件都是很多第三世界国家无法达到的。只要新冠病毒还在地球上的一块地方流行,就会不断出现突变,而一但病毒获得了逃逸免疫反应的突变,不但会让目前的疫苗失效,也会让曾经感染过病毒的人二次感染,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所以,在对抗疫情上,如果没有国与国之间的合作,前景是暗淡的。

可能也有人有这样的想法:暗淡是他人的事,这边风景独好。但是问题来了,如果灭活疫苗就能满足中国的需求,为什么复星医药还要与研发mRNA疫苗的德国BioNTech合作,引入1亿剂mRNA疫苗?不仅如此,钟南山院士也在领衔团队,进行mRNA疫苗的国家攻关计划。如果mRNA疫苗那么危险,甚至像反疫苗网站上所说的那样,“比病毒还毒”,钟院士为什么放着灭活疫苗不做,要去选择一个毒疫苗呢?当然,很多人是不会去面对现实,也不会去思考这些问题的,因为对于他们来说,立场比真实更重要。参考文献:

1. Dagan, N., et al., BNT162b2 mRNA Covid-19 Vaccine in a Nationwide Mass Vaccination Setting.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1.

2. Jordan Wildon. Fact check: No links found between vaccination and deaths. DW.https://www.dw.com/en/fact-check-no-links-found-between-vaccination-and-deaths/a-56458746
网编:空问站

鲜花(4)

鸡蛋(2)
2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科技频道】【宠物情缘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