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82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美媒:中共控制下的人大代表的产生与参政议政(图)

新闻来源: 美国之音 于2021-03-04 13:26:3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国第十三届人大第四次会议本周将在北京召开。这些以中共党政军高级干部和中共党员为主的人大代表,能否真正代表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受到质疑。观察人士称,监督与被监督者的合二而一预示着人大会议只能是个花瓶摆设。

官方所说的“民主选举”

每年一度的中国政协和人大会议分别于3月4日和5日在北京召开。目前中国全国35个单位多达3000名人大代表正陆续抵达北京。

根据中国政府的说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国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五级人大代表均由民主选举产生。其中,乡镇级和县级两级人大代表通过选民直接投票选举的办法产生。中国《选举法》对县乡级人大代表候选人的产生做出如下规定:“由选民直接选举的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候选人,由各选区选民和各政党、各人民团体提名推荐。”

另外,全国人大代表、省级(包括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代表、设区的市和自治州人大代表采用间接选举的办法产生,具体做法是分别由下一级人民代表大会开会选举产生上一级人大代表。

中国人大官网声言,采取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相结合的方式选举各级人大代表,同中国现实的经济与社会发展条件相适应,是中国目前国情决定的,有利于国家的稳定。

专家:选举被中共操控

观察人士指出,所谓的民主选举实则剥夺了公民的选举权,无法真正反映人民的民意。中国江苏的观察人士昝爱宗说,中国当局自称,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是由选民直选产生,但事实上,选民投票选举的人大代表候选人的提名,完全掌握在中共当局各级领导手中。

他说:“比如县乡级人大代表的候选人,基本上也都是上级政府事先安排好的。选民只能选举当局圈定的候选人中的人,独立候选人能当选人大代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职讲座教授、北京大学法学博士滕彪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进一步指出,中国人大代表选举的设计,在实践中完全被中共操控,不允许自由、开放地选举。

他说:“中国不允许反对党存在,公民想以独立候选人参选,就会被认为是捣乱,甚至会被认为是敌对分子。有些人因此会被判刑。整个选举过程中,都是中共党组织在操控。不管哪一级选举,表面上都有投票,但背后都是党在操控,从候选人的产生到最后结果的宣布等,完全是一个假的选举。”

观察人士称,中国各级选举部门领导“圈定”和“安排”人大代表候选人的做法,无论是县乡级直接选举,还是地市、省级和全国人大代表的间接选举,完全是走形式,走过场,政府摆出一副民主程序的架子,实则是在用独裁专制强加于民意。而以领导意志决定的人大代表候选人,他们只能执行领导的意志而不是选民的意愿。

代表参政议政体现党的意志

中国当局每年都对人大会议上人大代表所谓的参政议政情况进行通报。今年2月3日,中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在一次情况通报会上说,2020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共审议法律草案、决定草案51件,通过了其中的33件,包括制定法律9件、修改法律12件,作出有关法律问题和重大问题的决定12件。

1月20日,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信春鹰说,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期间,代表向大会提出建议9180件,建议数量创历史新高,体现了广大代表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的责任担当。

美国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职讲座教授、北京大学法学博士滕彪说,人大会议是中国最高的权力机关,在会上审议、通过一些与经济发展、国计民生相关等的法律、法规也是必须和应该做的事情,但是人大代表在会议期间拿出的提案是在遵循党的意志,改变不了人大会议只不过是个橡皮图章的性质。

他说:“虽然这些人大代表有时也提出一些反映民生议题的提案,甚至也有一些跟民生有关的法律被通过,但这些都是党中央高层的意识,也是党的政策决定的,并不能说明人大代表是反映民意的。中共首要的目标是保持政治稳定,保持对权力的垄断,所以他们也需要在一些问题上做出让步,考虑民众的需要。所以,即使那些有一定进步色彩的法律的出台,也完全无法改变中共专制的性质,也完全改变不了,也改变不了人大花瓶摆设的性质。”

“裁判员”和“运动员”合二为一

与西方民主国家的国会或议会议员不能由政府官员担任的设计完全不同的是,中国各级人大代表很大一部分是由政府各级部门主要官员组成。

以新华社报道的十三届人大代表资格审查报告为例,在2980名确认资格有效的人大代表中,党政领导干部1011名,占代表总数近34%,而中共党员多达2097名,占代表总数70%以上。

江苏的观察人士昝爱宗举例说,中国各个省市自治区党政主要领导以及地级市市长等基本上都是“当然”的全国人大代表。他说,政府官员担任人大代表,将“裁判员”和“运动员”的角色合二为一,不仅在法律法规、政策方针的制定上“利己”,而且剥夺了人大代表本应监督政府官员的职能。

昝爱宗说:“议员(人大代表)是‘裁判员’,政府官员是‘运动员’。政府官员又是议员,就等于又是运动员和裁判员,怎么能发挥监督作用呢?他们制定的法律,也变得有利于他们自己了。这个游戏规则很不好,应该禁止政府官员当人大代表,因为政府官员是人大的监督对象呀,他们怎么能够当人大代表呢?”

普通民众的心声

2019年3月15日,北京两会安保人员携警犬在人民大会堂前集合(美国之音叶兵拍摄)
美国之音采访的一些普通民众对这种所谓由民主选举产生的各级人大代表不认同、不相信,并称他们不能代表老百姓的利益。

辽宁的姜先生认为,多数人大代表是上边领导指定的。他说:“谁指定他,他就代表谁的利益。他们去北京开会,就是完成任务。上边有什么任务,他们就努力去完成吧。”

上海的朱女士说,各级人大代表服务的对象,不是普通百姓,而是他们自己以及当权者。选民想要见人大代表,根本找不到。她表示,这些代表在人大会议上,就是做做样子的,而且言行不一。

她说:“你们说了,你们不做。你们定的法律,不去遵守,却叫我们老百姓遵守。你们自己定的法,自己都不遵守,为什么不追责呀!”

深圳的郭先生说,他对中共政权,没有信心,没有指望。他说:“中共虽然说是为人民服务的,但人民只是他们利用的一个工具。人民只是给他们抬轿的。所谓党领导,党本身就是个皇帝,皇帝说了算。”

选举制度亟需改革

曾经以独立候选人参选,并成功当选的湖北潜江市前人大代表的姚立法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目前的选举制度不公开、透明,没有竞争性,在这种情况下选出的缺乏民意基础的代表,很难说他们能代表民意。因此,要对现行的选举制度进行改革。

他说:“首先,我们选举法律条款规定的不详细,过于原则,执行过程很不好把握。正因为法律条文语焉不详,不具有可操作性,往往被人利用,为达到个人或集团的目的,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了。”

他说,第二个问题,也是非常关键及核心的问题,即中国选举法中有很多“应该”怎样做的规定,却没有“如果不这样,怎么办?”的条文,而且选举法中也没有司法救济条款。例如一旦某人参加选举的资格被剥夺或侵犯,当事人无法起诉侵犯其权益的组织。

1998年11月26日,当时在湖北潜江市教育局勤工俭学办公室工作的姚立法毛遂自荐,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并且以1706张有效选票,当选潜江县级市人大代表。但是,这样的例子在中国毕竟是凤毛麟角。

分析人士指出,人大代表的产生以及参政议政都与中国的政治制度密不可分,只要中国一党专政的体制不改变,那么中国人大也就摆脱不了“橡皮图章”的状态。
网编:和评

鲜花(2)

鸡蛋(6)
82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