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0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关于纽约州长科莫性骚扰丑闻,我们知道些什么(图)

新闻来源: 纽约时报 于2021-03-04 5:18:26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丑闻的不断发酵标志着州长正陷入其任期内的最低谷。 BENJAMIN NORM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安德鲁·M·科莫(Andrew M. Cuomo)州长正面临三届任期内最动荡的时刻之一,两名曾在其政府工作的女性指控他性骚扰。

在巨大的公众和政治压力下,州长办公室要求州检察长物色人选,对身为民主党人的科莫受到的性骚扰指控进行外部调查。

周一,第三名女性描述了州长在一场婚礼上令人反感的侵犯举动,促使几名民主党人要求州长辞职。

周三,在这些指控曝光后的首次公开讲话中,科莫做出道歉,但表示他不会辞职。



不断增加的丑闻是科莫任期内的最低谷之一,并使他的政治前途陷入不确定性;而他的政府决定隐瞒疫情期间疗养院的死亡人数,这也让他面临新的审查。

以下是我们目前了解到的情况。

一名前助手称科莫询问了她的性生活情况



夏洛特·本内特于11月离开了科莫政府。 ELIZABETH FRANTZ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现年25岁的前州长助手夏洛特·本内特(Charlotte Bennett)指责他去年对她进行了性骚扰,本内特对时报说,63岁的科莫问了她的性生活,以及她是否曾经跟比她年长的男人发生性关系。

于去年11月离开政府的本内特讲述了一件事,当时她在州议会的州长办公室,屋内只有她和州长二人,科莫问她是否认为恋爱关系中年龄是个重要因素,她认为这样的话是建立性关系的提议。

“我明白州长是想和我上床,我感到极为不适和恐惧,”本内特对时报说。“当时我在想该如何脱身,并且假定我这份工作到此结束了。”

本内特说她向州长的幕僚长报告了这场对话,并被调到其他岗位。她还就此事向州长的特别法律顾问提供了一份很长的声明。她当时曾向一些朋友和家人透露此事,时报通过采访这些人并查阅同时期的短信和电邮证实了她的叙述。

在周六的一份声明中,科莫称本内特是一个“工作勤奋、备受肯定的”下属,并且尊重她“为自己发声的权利”。

“我从未对本内特有所企图,也从未打算采取任何不恰当的行动,”他说。

还有一位前助手说州长“亲了我的嘴唇”

在本内特发起这些指控几天前,还有一位州政府前助手林赛·博伊兰(Lindsey Boylan)详述了她在之前对州长发起过的性骚扰指控。

在2015到2018年间供职于州经济发展局的博伊兰在周三发表一篇文章,叙述了几年前与州长的一次令她很不自在的往来。

博伊兰说她当时的上司告诉她,科莫对她很“着迷”,并且州长还“动手触摸了我的腰、胳膊和大腿”。2017年10月,在结束纽约州西部一场活动后乘飞机返回途中,博伊兰说科莫对她说,他们可以“玩脱衣扑克”。2018年,她在州长的曼哈顿办公室进行了一对一的会面,她说会后科莫在未征得同意的情况下吻了她。

“当时我起身离开,正在朝一扇打开的门走,他抢到我的身前,吻了我的嘴唇,”她说。“我惊呆了,但还是继续往前走。”

州长办公室称博伊兰说的不是实情,并且没有就她的说法展开独立调查。

目前正在竞选曼哈顿区长的博伊兰在12月首次公开了对科莫的性骚扰指控,但当时没有给出细节。

在本内特公开了她的指控后,博伊兰敦促科莫辞职。

“他对权力的滥用是无休止的,”她说。“他没有资格选择自己的法官和陪审团。那是我们的事。”

第三名女性讲述了州长在一场婚礼上的令人不适的侵犯行为

33岁的安娜·拉齐(Anna Ruch)说,她在2019年9月参加的一场婚礼上遇到了科莫,他们就州长的祝酒词聊了起来。但是,她说,科莫这时把手放在她裸露的腰上。

当她用自己的手移开他的手时,州长说她看上去“很凶”,将手放在她的脸颊上,问她是否可以亲吻她。拉齐说,当州长越来越靠近她的时候,她走开了。

“我实在是困惑、震惊和尴尬,”拉齐说。她的叙述得到了一位朋友、当时发出的短信和婚礼现场照片的证实。“我转过头,那一刻哑口无言。”

拉齐的例子有别于其他两宗指控:她从未被州长或州府雇用。无论怎样,她的经历加剧了人们对科莫个人行为的担忧。

“让我惊讶的是那种毫无顾忌,”拉齐说。“在这件事上,我别无选择。在他用身体表达支配的那一刻,我没有选择。而这就是让我愤怒的地方。即使我做了我能做的——把他的手从我腰上拿开——都还是不够清楚。”

对于包括若干民主党人在内的许多政治人物而言,拉齐的故事被证明是一个转折点。

周一晚上,前纳苏县地方检察官代表凯瑟琳·赖斯(Kathleen Rice)成为纽约国会代表团中首位要求科莫辞职的民主党人。

皇后区民主党州参议员刘醇逸(John C. Liu)周一表示:“以这种方式对待女性的人不适合执政。”

州长表示道歉,但说他不会辞职

丑闻爆发后的几天里,科莫通过一份声明对指控进行了回应。在声明中,他对自己开“好玩”的玩笑及在他看来是以“一种和善的方式”挑逗员工感到遗憾。

但是在周三,科莫在有关指控的首次公开讲话中说,他为自己的行为感到难堪,并道歉。

“我现在知道我的举止让人感到不适,”他说。“这不是故意的,而且我对此深表歉意。我对此感到非常糟糕,坦率讲,我感到难堪,这很难说出口,但事实如此。”

他说,他“从未不得当地摸过任何人”。

“当时我还不知道自己让任何人感到了不适,”他说。“而且我当然从未想要冒犯任何人、伤害任何人或给任何人造成任何痛苦。我从来都没有想这样做。”

当被问及拉齐讲述的这一事件时,科莫说,亲吻和拥抱是他“惯常的打招呼方式”。

“如果她们对此感到被冒犯,那这种方式就是错了。”科莫说。“如果她们对此感到被冒犯,我深表歉意。如果她们为此受到伤害,我深表歉意。如果她们感到痛苦,我深表歉意。我道歉。我没有打算那样做。我没有那个意思,但她们如何感受是唯一重要的,我深表歉意。”

贝内特的律师黛布拉·S·卡茨(Debra S. Katz)说,州长的情况通报“充满了虚假和不准确的信息,不配做纽约人的州长”。

司法部长正在调查



纽约州检察长詹乐霞说,本次调查应由她的办公室主持。 KATHY WILLENS/ASSOCIATED PRESS

周一,科莫的办公室授权州检察长詹乐霞(Letitia James)的办公室调查针对州长的指控。

州长的特别法律顾问和高级顾问贝丝·加维(Beth Garvey)在委托函中说,调查将审视“针对州长提出的性骚扰指控及相关情况”。

民主党人詹乐霞说,她的办公室将聘请律师事务所带头进行调查。

调查范围可能比最初预期的要广泛。由詹乐霞雇用的这一团队具有广泛的传唤权,可以要求提供大量文件,而且可以要求包括州长在内的证人宣誓作证。

独立调查还可能审查其他女性可能提出的指控,而不仅仅是两个前助手提出的性骚扰指控。最终报告可能要花费数月的时间。

科莫的办公室表示,州长办公室将“主动进行充分合作”,并指示所有州雇员也这样做。

在詹乐霞的办公室得到委托之前,曾就谁来开展调查进行了一次公开讨论,科莫最初建议审查由前联邦法官芭芭拉·琼斯(Barbara Jones)进行。但是,在批评者质疑法官与州长的一位长期顾问之间的紧密联系之后,该计划被取消。

立法者私下里猜测,詹乐霞的调查结果可能会给科莫增加下台的压力,或者影响他明年争取连任的决定。

来自两党的政治反弹

整个政治光谱中的民选官员都纷纷谴责科莫,并呼吁公正调查两名女性的指控,而一些民主党人也协同许多共和党人,强烈要求州长辞职。

来自州议会两院的民主党领袖在声明中说,这些指控有必要进行“真正独立的调查”。如果科莫下台,副州长凯西·霍舒尔(Kathy Hochul)将继任州长,她也呼吁进行独立审查。她说:“每个人的声音都应该被听到,并予以认真对待。”

白宫新闻秘书珍·萨基(Jen Psaki)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拜登总统支持对这两名女性提出的说法进行独立调查。

她谈到《纽约时报》有关本内特的经历时说:“作为一个女人,读那篇报道时很不舒服。”

包括民主党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克尔斯滕·吉利布兰德(Kirsten Gillibrand)在内的纽约国会代表团成员也呼吁进行调查。

来自长岛的共和党众议员李·塞尔丁(Lee Zeldin)说,科莫“正在努力躲避真正的独立调查”,并且“即使科莫本人也肯定知道是时候下台了”。

民主党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最近透露了自己是性侵幸存者,她说这两名女性的故事“极其严重,读起来很难受”。

“必须进行独立调查,”她在推特上写道。“调查不由州长选出的人领导,而是由检察长办公室领导。”

竞选纽约市市长的几名候选人已要求科莫面对弹劾程序或辞职。

拉齐的故事浮出水面后,该市前卫生专员凯瑟琳·加西亚(Kathryn Garcia)说,她已经听够了,科莫“应该做他该做的事,靠边站”。

两天后,玛雅·威利(Maya Wiley)也和加西亚一样,敦促科莫因其“令人作呕和卑鄙的行为”立即辞职。威利此前曾呼吁进行调查,并批评州长在一场卫生危机期间没有公开露面。

“这是滥用权力,”曾任白思豪的法律顾问的威利在周三发布的视频中说。

这并不是科莫面临的唯一丑闻

性骚扰指控出现之时,科莫正因纽约州疗养院的疫情应对受到抨击,联邦检察官正在就此事进行调查,州立法者则考虑剥夺州长在大流行时期的权力。

州长面临的指控是,他的政府团队掩盖了疗养院的真实死亡情况,此前,他的高级助手之一梅利莎·德罗萨(Melissa DeRosa)在本月初私下承认隐瞒了疗养院数据。

在《纽约时报》披露本内特的指控的第二天,纽约的白思豪呼吁对性骚扰指控和疗养院中的新冠感染死亡情况进行独立调查。

“纽约人已经看到了详细的、有文件记录的性骚扰、多次恐吓事件以及承认隐瞒有关超过1.5万人死亡的信息的报道,”身为民主党人的白思豪在一份声明中说。

“在我们抗击大流行和经济危机时,对于纽约人民,如此巨大的问题不能悬而未决,”他说。“现在该做什么是很明显的。”
网编:空问站

鲜花(0)

鸡蛋(0)
10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