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4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纽时:亚裔美国人遇袭事件引发恐惧、焦虑和愤怒(图)

新闻来源: 纽约时报 于2021-03-03 11:58:57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文 | Alexandra E. Petri and Daniel E. Slotnik编译 | 八旦目

郑女士(Maggie Cheng)只强忍着看了一遍母亲遇袭时的视频。

“我从来没有哭得这么伤心。”

郑女士在描述自己看监控录像的反应时说道。




Sam和Maggie郑,在他们的母亲上周被当街袭击的皇后区法拉盛街道上。

图源:纽约时报

监控录像显示,她的母亲上周在纽约市皇后区法拉盛的一条拥挤街道上被人推倒在地。

“看到我妈妈那样被扔到地上,她看起来就像根羽毛。她看起来像个破布娃娃。”







郑女士母亲遇袭监控截图

这起遇袭事件受到了各界名人的关注,并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巨大反响。

该事件,是当天纽约市针对亚裔女性的四起袭击之一。

该事件的社会影响力让人们担忧,在新冠大流行期间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和暴力浪潮将再次在纽约爆发。

周四晚上,一名亚裔男子在唐人街附近被人用刀刺成重伤后,这种担惊受怕的社会情绪更是加剧。




图源:ABC7

2020年,上报给纽约警察局的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案件陡增至28起。

而2019年,这个数字仅为3起。

不过活动人士和当地警方官员均表示,还有许多起案件没有被归类为仇恨犯罪,以及有些案件其实没有上报。

当地的美籍亚裔居民正在努力应对这些袭击事件所带来的焦虑、恐惧和愤怒。

活动人士和民选官员表示,前总统特朗普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曾大力鼓吹这些种族仇恨犯罪。




特朗普在提到新冠病毒时,经常使用偏激的种族主义措辞。

在纽约市,美籍亚裔约占总人口的16%。

很多很多人,对仇恨犯罪感到非常害怕。

“袭击通常是随机的,而且迅速而激烈,让人躲闪不及。”

亚裔美国人联合会(Asian American Federation)的执行董事姚久安(Jo-Ann Yoo)说。

“这激起了人们强烈的恐惧和偏执情绪,大家都躲在家里头不敢出来了。”

新冠疫情对经济造成的重大影响和对病毒的恐惧,正好加剧了当地人的排外心理和暴力倾向。

这给定居在纽约的美籍亚裔社区造成了严重打击。




纽约唐人街

图源:Corbis

其实,许多起暴力袭击事件都没有被正确的审理,罪犯并没有受到仇恨犯罪指控。

这是因为警方在判案时,需要证据证明人种是犯罪动机,

警方需要一些实际证据,比如罪犯说过关于种族歧视方面的脏话、自证有罪的声明或袭击者有过任何种族主义行为历史等等。

2021年从开年到目前为止,纽约仅有两起针对亚裔的袭击,是最终警方对袭击者提出了仇恨犯罪指控的。

据当地警方表示,周四晚间发生的一起案件,是一名36岁的男子在曼哈顿下城联邦法院附近被刺伤,因情况危急被送往医院。




据一名了解调查情况的执法官员透露,当局最初曾准备提出仇恨犯罪指控。

但两天后,他们就提出了另外几项指控,没有一项与仇恨犯罪有关。

纽约警察局发言人说,目前尚不清楚上周发生的袭击事件,包括针对郑女士母亲的袭击的犯罪动机。

警方现在还没有以仇恨犯罪为由进行调查。

尽管多个民权组织和社区多次向民选官员和警方施压,要求他们正视这一社会问题,

但迄今为止,官方的反应显得十分令人失望。

纽约市长白思豪本周表示,该市正在努力加强与社区领导人进行沟通。




纽约市长白思豪

图源:AFP

他们打算成立一个网站,帮助人们报告和应对袭击,并将地铁巡逻的重点放在偏见犯罪上。

白思豪还提到了市政厅去年成立的亚洲仇恨犯罪特别工作组。

这位纽约市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说道:

“如果你胆敢对我们亚裔社区的一员动手动脚,你就得承担后果。”

纽约警察局副探长斯图尔特·卢(Stewart Loo)负责监督这个由25名志愿探员组成的工作组。所有的志愿者加在一起可以说10种亚洲语言。

斯图尔特·卢说,该法案旨在鼓励和帮助那些不愿与警方合作的美籍亚裔。

“亚裔美国人社区内部的情绪是:警察要么不关心,要么做得不够,”他说。




斯图尔特·卢本周在皇后区公所举行的活动上发表讲话,希望提高人们对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犯罪激增的公众意识。

图源:纽约时报

纽约警察局去年逮捕了18起涉及美籍亚裔受害者的仇恨犯罪事件嫌疑人,这些案件仍在审理当中。

但是,纽约美籍亚裔律师协会董事克里斯·郭(Chris Kwok)表示,大量美籍亚裔人士觉得,纽约警方和检察官并没有认真对待他们的投诉。

“美籍亚裔在政治和社会上的‘不可见性’产生了非常现实的后果,”

郭董事说,“这种隐形感来自于美籍亚裔人士一直被被其他美国人当成是‘外国人’——他们无法跨越那道无形的界限,成为真正的美国人。”




郭还说,大流行早期发生的几起被广泛报道的袭击案没有被当作仇恨犯罪来处理。

可如果这些案件被官方明确当作仇恨犯罪,就会放出一个信号,表明仇恨犯罪是绝对违法的。

如果你要针对美籍亚裔发起袭击,就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去年4月,一名39岁的女子在布鲁克林的家门口倒垃圾时,一名男子将一种腐蚀性化学物质泼在她身上,严重烧伤了她的脸、手和脖子。




去年7月,两名男子在布鲁克林一名89岁的老奶奶身上点燃了火焰。

随后,数百名纽约人走上街头,为这两起事件举行了抗议活动。

然而结果是什么呢?

这两起恶性暴力事件都没有被归类为仇恨犯罪。

该市袭击事件的增加反映了整个美国的趋势。




图源:https://stopaapihate.org/

“阻止AAPI仇恨”(Stop AAPI Hate)是专门追踪针对美籍亚裔和太平洋岛民的暴力和骚扰的公益组织。

该组织负责人之一、旧金山州立大学(SFSU)亚裔美国人研究部门主任罗素·姜(Russell Jeung)介绍,

该组织记录了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3000多起仇恨犯罪袭击事件。

其中至少有260起发生在纽约市。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凯丽娜·克雷格亨德森说,这些袭击具有持久的影响。

克雷格亨德森曾研究过仇恨犯罪对心理所造成的影响。

她说,因为种族和民族而成为目标的受害者可能会患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等疾病,通常比其他罪行的受害者更为严重。




“如果你是少数族群,而这种情况不巧发生在你身上,你会更加害怕。你会质疑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克雷格-亨德森博士说。

她补充说,仇恨犯罪还会在社区中产生影响,并可能使这些人变得进一步边缘化。

“这向社区中的其他人传递了一个信息,他们可能就是下一个受害者,”她说。

几名去年在纽约遭受袭击并向警方报案的亚裔美国人表示,袭击造成的创伤很持久。

去年7月的一个早晨,唐女士在坐地铁去上班的路上,一名未戴口罩的男子朝她吐了口唾沫,并大声喊道:有病毒全赖中国、滚回中国!




袭击唐女士的人

图源:news12

事件发生时,其他所有乘客都没有出手干预。

“我当时想,‘天哪,我不敢相信这真的发生在了我身上,’”

31岁的唐女士说,她是雅可比医疗中心的一名病理学家助理。




图源:news12

即便那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半年之久,唐女士依然异常警惕。

她不再坐地铁,而是乘坐比地铁贵的特快公共汽车。

她不光随时带着胡椒喷雾,而且为了不引人瞩目,她连口罩都不敢戴。

“我只希望这些事件能停止,”唐女士说。“我担心那些老年社区,我真的很担心政府为他们做的不够。”




图源:纽约时报

一位名叫刘咪咪(Mimi Lau)的女士说到,去年有两次陌生人用种族主义语言对她大声辱骂,并威胁她的人身安全。

一次是在D线地铁上,另一次是在她在曼哈顿东村开的麻糬店外。

“这让我觉得是我有什么问题。”27岁的刘女士说。

去年4月,37岁的庞艳艳(音译)在皇后区被一名未戴口罩的陌生人搭讪。

对方当时用种族主义言论对她大骂。

在庞女士试图给对方拍照时,他一把抢走了庞女士的手机,把它狠狠摔在了人行道上。

之后,庞女士买了胡椒喷雾。

在一家资产管理公司工作的庞女士说,她认为亚裔美国女性面临的风险特别大。

“阻止AAPI仇恨”的调查数据也确实证明庞女士的想法没错。




数据显示,在纽约,亚裔美国女性被当街辱骂的概率是男性的三倍。

“第一,我是亚洲人。第二,我是一个女人,”庞女士说。“谁会比我更容易被当成靶子呢?”

纽约美籍亚裔律师协会最近发布了应对袭击的建议,包括为受害者提供更清晰的报告机制,并将亚洲仇恨犯罪特别工作组正式列为受资助单位。

去年9月,有超过25个社区团体谴责了这个特别工作组。

部分原因是过度执法可能会对包括亚裔美国人在内的有色人种造成不可逆的影响,而且这个小组也未能解决反亚裔种族主义的根源。

即使特别工作组努力扩大服务范围,有关攻击和骚扰的细节也可能永远不会传到当局耳朵里。




几名亚洲仇恨犯罪特别工作组成员

图源:华尔街时报

活动人士说,许多事件没有被报道,部分原因是报警的话可能会给受害者也带来不好的影响。

上文提到的郑女士的弟弟郑山姆说,他们的母亲在医院治疗了好几个小时。

他们的母亲额头上有一个深深的伤口,在医院缝了10针。但她一开始并不想报警。

“妈妈想掩饰过去,”28岁的郑先生说。“她不想惹上麻烦。”

郑女士的母亲遇袭两天后,警方逮捕了该案嫌疑人,47岁的帕特里克·马特奥(Patrick Mateo)。

此人被警方指控攻击和骚扰,但后来又被释放了。

《纽约时报》对马特奥也进行了采访。




帕特里克·马特奥

马特奥用几条短信回复说,他在一家面包店排队时,这个女士站得离他太近了。

于是他和这个女士吵了起来,然后她向马特奥喷了防狼喷雾。

马特奥在短信中写道,他告诉那位女士“你在美国……不是中国!给我留点和新冠病毒在一起的空间!”

郑先生说,他母亲对这件事的记忆很模糊,可能是因为他母亲的头部受到了重击。

但她确实随身携带了胡椒喷雾,并且在遇袭时用上了它。

原文链接:https://www.nytimes.com/2021/02/26/nyregion/asian-hate-crimes-attacks-ny.html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2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