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钟南山最担心的事情又发生了!背后真相更令人愤怒

新闻来源: 蒋校长 于2021-01-16 8:29:46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和疫情震中的河北与黑龙江相比,吉林的疫情似乎并未得到大家太多的关注,但那里的防控形势却依然非常严峻。

因为在那里,又一个超级传播者出现了。



吉林的传染链条源头指向了绥化市望奎县。

10日,长春新增四例无症状感染者,是两对从望奎返长的夫妻。其中一对乘坐的是Z158次列车,另一对乘坐的是K350次列车。

11日,长春又新增三例无症状感染者,是一家三口,是K350次那对夫妻的密切接触者,他们是三代同住的五口人。

此时,长春的感染链条还非常清晰。

12日,吉林又新增7例无症状感染者,正是这天查出来3号无症状感染者(下文称3号),让整个吉林省的疫情防控形势都彻底严峻起来。

这个1传81的超级传播者,彻底将吉林省推入到险境当中。



1.

这个3号,也和10日查出来的那对K350次夫妻有关联,他们是同乘一个车厢的密切接触者。

他是哈尔滨人。5日,从黑龙江南岔站上车,乘K350次到哈尔滨西站,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被感染上新冠病毒。

然后,他就开始了可哪儿乱跑。

1月7日13时,他从黑龙江双城堡站乘坐Z174次到长春,当天15时,乘坐客车前往公主岭市范家屯镇。

1月8日上午,他乘坐客车从公主岭市范家屯镇返回长春。当天12时,他又乘坐K1383次返回双城堡。

1月9日10时,他从哈尔滨西站乘坐D124次到长春,当天12时,他又乘坐客车到通化市。



1月12日,通化市根据黑龙江省提供的信息,排查到他是密切接触者,当天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

5天蹿6个地方,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感染者,所以到处乱跑不是错,问题是他跑去干什么了?

去做讲座和培训。

7日,他去公主岭市范家屯镇的艾尚瀚邦养生会馆进行培训授课。

10日11日,他又去通化市的源升品质生活坊进行培训授课。

然后公主岭市和通化市,彻底就沦陷了。

其它6例望奎输入病例,传染链条都被阻断了。而这个3号病例简直是凭借自己的一己之力,把吉林省的疫情风险彻底引爆了。

从1月12日之后,吉林省新增的所有无症状感染者,都和这个3号病例有关联。

在公主岭市范家屯镇的艾尚瀚邦养生会馆,他讲了半下午课,然后传染了20人;

在通化市的源升品质生活坊,他讲了两天的课,然后又引发了61人的感染!

整个通化市和公主岭市的感染者,全都是他在源升品质生活坊的密切接触者和二次传播者。



这才是真正的超级毒王。

而这一轮传播的关键地点就是艾尚瀚邦养生会馆和源升品质生活坊。

他去这两个地方干什么去了?

他到底去做什么培训授课了?

2.

艾尚瀚邦养生会馆和源升品质生活坊,这两个地方在各大地图软件中都没有查到。

这证明这两家商铺都没有向地图平台提交位置信息,不上地图,就意味着不想公开,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

哪个做正经生意的人,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自己的店面?!

源升品质生活馆,网上爆出来了一张图片,就是下图这样一个简陋破旧的门脸。



这种环境如此之差的地方,开展的是什么培训呢?

而且已经公布详细信息的81例感染者中,有58例年龄超过60岁,33例超过70岁,其中年龄最大的已经88岁。

这么一群老人去培训什么?他们有什么课需要听?

就是保健品推销!

先是以发鸡蛋大米等东西为幌子,骗诱老人们来听讲课。



然后再用各种话术向老人们推销保健品,耳根子软的老人禁不住他们的软磨硬泡,把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养老钱拿出来买保健品,越买越多,越买越贵。

最后他们还要忽悠老人们把自己的亲戚朋友都拉过来,“大娘,您这个月再找5个人来听课,这个壮骨粉就能再送您一瓶了呢”

一传十十传百之后,这样一个层层发展起来的保健品网络,就形成了。

我国每年仅正规厂家生产的保健品销售额就超过2000亿元,若算上不正规厂家生产的劣质产品,销售额恐怕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超过65%的老年人使用过保健品,其中又有超过40%的老年人是通过公司推销和熟人介绍购买的保健品。

也就是说,在中国有近一半的老人都是这些保健品推销公司的客户,如果老人有退休金等稳定收入来源,那被保健品公司盯上的概率几乎就是百分之百!

▲为了掏空老年人钱包

他们有一套精心设计的流程和话术

吉林省的这几十个人老人,有人想去领鸡蛋大米,有人想去领保健品养生。可最后领来的却是新冠病毒。

新冠感染者年龄越大,身体的反应症状也会越严重。心心念念的保健品和最信赖的“讲师”,最终却把自己和全家彻底坑惨了。

一声叹息啊。

3.

保健品推销甚至是传销乱象,近年来已经无数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但要治理又何其困难。

上了年纪的老人确实是耳根子软分辨能力差,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积蓄也更多,就是天然的成为保健品公司盯上的目标;

儿女们也知道老人孤独渴望团圆,但工作生活与陪伴老人的矛盾之下,又岂是一句常回家看看就能解决的;

同时,我国刑法中目前还没有专门关于保健品诈骗的罪名,如果老人自己都不认定自己被骗,那立案调查就更加难以实施。



如此复杂的因素叠加综合,这就是多年以来,保健品推销乱象长期存在的多方面原因。

而其埋下的隐患,这一次终于在疫情期间被彻底引爆。

疫情就是一面镜子,映射出我们的不足和短板。

尤其是在防控进入常态化阶段的时候,疫情防控和我们的日常生活场景交织,产生了很多更加复杂也更加严峻的新问题。

每一次零星零星的反弹爆发,都证明我们在常态化防疫中确实还存在一些隐患。像吉林的这次的1传81超级传播事件,就是因为保健品推销聚集而发生的。

防控疫情的重中之重,就是要防止出现超级传播者,这是钟南山反复强调的警告,而超级传播者出现的必要条件,就是聚集。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表示,减少聚集性活动,是消除超级传播现象的非常重要措施。

非必要的高危聚集活动,就是我们下个阶段的严打的对象;而强化疫情防控,就是严打整治保健品聚集推销的一个契机。

苦口婆心的劝老年人加强防范,子女抽出时间多陪伴父母,执法机关加大执法力度,这都很重要,但这只是“标”而不是“本”。

想要治本,就要从源头上釜底抽薪的掐断保健品推销的线下聚集。

各地疫情防控小组严格发布管控规定;社区工作者严格监管严格排查;所有人看到非法线下聚集都要举报。

前段时间,沈阳警方通过全民核酸检测,查出来了一个在逃21年的杀人嫌犯。



我们通过严查严打线下聚集,同样也能揪出来一大批在特殊时期顶风作案的保健品非法推销传销。

不在疫情防控一线的我们,对于非法聚集行为的每一次警惕举报,都是在为自己的家人和小区,创造出一个更加安全的环境。

阻断了线下聚集,保健品推销就无计可施,就能真正保护老人防止其被感染,也有更大的机会帮助老人脱离保健品推销传销险境。

让我们一起为家中的老人,共同构筑起一道真正的屏障!- END -
网编:牛气冲天

鲜花(6)

鸡蛋(1)
5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