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4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华为二公主出道,刚迈一只脚,就见识了娱乐圈凶险(图)

新闻来源: 环球人物 于2021-01-15 21:00:31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这条看似星光熠熠的演艺道路上,姚安娜刚迈进一只脚,就已经体味到其中的“险象丛生”。



  1月14日,两条新闻先后出现在热搜榜首,先是“孟晚舟在温哥华多次收到死亡威胁”,后是“姚安娜出道”。同为华为公主,一个深陷囹圄、被困异国;一个身着华服、进军演艺圈,向世界宣告“做好我自己”。

  

  作为“华为小公主”,姚安娜的出道“来势凶猛”。

  在官宣写真中,她穿黑色宽肩上衣、开衩皮裙和长筒高跟鞋,梳中分黑长直,双手抱臂,跷二郎腿,脚底下是一个被踩到变形的皇冠,盛气凌人。写真的主题是“破格公主”,标语为“打破重塑,不拘成格”。

  

  虽然在此之前,姚安娜就曾表达过“未来不会去华为”,但作为一个哈佛大学毕业、身价上亿的千金,有才有钱有家世,最终选择在娱乐圈出道,多少还是让人有些错愕。

  而在这条看似星光熠熠的演艺道路上,姚安娜刚迈进一只脚,就已经体味到其中的“险象丛生”。

  


  “普通群众不需要公主”


  姚安娜进军娱乐圈,可以说是有备而来。

  去年8月,姚安娜参加了一场豪门聚会。聚会上,她和赌王小女儿何超欣、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飞的女儿袁千惠一起,身着女团装,表演热舞,引来众人围观。女孩们自诩“创造103”,网友则建议她们的组合取名为“千亿女团”,然后原地出道。

  

   ·从左至右依次为何超欣、姚安娜、袁九儿。

  当时,话题热度不断攀升,曾有记者去问何超欣的母亲、赌王四太“怎么看何超欣出道”,对方回应:“她们不过是玩玩而已,现在还是读书最重要。”

  女孩们当然不只是玩玩而已。

  4个月后,12月21日,姚安娜开通微博,留下“冬至快乐,北京好冷呀”9字状态,并附上一张自拍照,便轻而易举把自己送上了热搜榜。当时,就有人猜测“这是要入圈的信号”。

  

  预热阶段,姚安娜开始愈发高调,她拍时尚大片,上杂志封面,在微博上晒减肥餐、个人写真、发视频祝网友节日快乐……

  经过几个月的准备,终于等到一个大日子——23岁生日当天,姚安娜官宣出道。

  姚安娜的出道首秀是一部纪录片,名为《破格公主》,而她身上的“公主”标签也早已有之。

  2018年,姚安娜应邀出席巴黎名媛舞会,初露锋芒。她身穿一袭素色晚礼服,在比利时王子的陪伴下,翩翩起舞。

  

  当时,为了给小女儿宣传,父亲任正非还特意和姚安娜的母亲(当时两人已离婚)合体,一起陪女儿接受《巴黎竞赛画报》的采访,拍下一张全家福。

  

  此后,姚安娜便头顶 “华为小公主”的王冠,多次参加时尚圈、名媛圈活动,并陆续登上海内外时尚杂志。

  3年过去,“华为小公主”要摘掉华为的光环,变成“破格公主”。

  如何破格?拍官宣照片,她要么把皇冠踩在脚下,要么弃之不顾,意图用“酷”来稀释掉大众心目中的“公主”形象;拍纪录片,她穿着简单、素雅,谈过去、谈家庭,做体能训练、练声乐、跳街舞,把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呈现在镜头里,“有种邻家女孩的感觉”。

  

  谈起小时候,她说自己很胆小,“每天早上在幼儿园门口,就会哭闹撒泼,说不要上学,要和妈妈在一起”;

  谈家庭教育,她说会羡慕别人家的孩子,拥有更多和父母相处的时间,“父母的养育理论是,没有很多时间陪伴,所以要孩子独立,很多事情不仅他们不帮,也叫别人不要帮”;

  谈到公司给自己的定位“破格公主”,她提出质疑:“就连自己都不会叫自己公主,别人叫公主是不是会引起反感,带来负面影响……”

  

   ·儿时的姚安娜。


  在纪录片中,她还主动谈起了那些负面评论,说一开始也觉得不公平:为什么大家要这样骂我?为什么大家喜欢姐姐不喜欢我?

  但转念一想,她又释然了,“每个人都会得到肯定,也会面临质疑,这世界上总会有不喜欢我的人,我不能一个一个地去改变他们的想法,我能做的只是做好我自己,我会把质疑的声音当作一个前进的动力!”

  

  而她口中的“做好自己”,便是目前所选的路——一个艺人,“我要把它当做事业来做”。但艺人之路,远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纯粹。

  

  被吐槽“长了张不会红的脸”

  官宣出道不到一天,舆论攻势已经袭来。

  有网友质疑姚安娜出道没必要,“已经生在罗马了,还想受到万人追捧才过瘾吗?”有人直接跑去她的微博下留言“普通群众不需要公主”。

  总体来看,众人的吐槽,始终集中在姚安娜身上背负的那些标签上。

  首先便是容易引人不适的“富二代”标签。相对普通人,富二代们进军娱乐圈,不用那么战战兢兢:因为身家背景,他们自带资源;因为成长环境,在聚光灯下和公众舆论面前,他们不会露怯。

  现如今,娱乐圈里已堆满了富二代:周震南家住大别墅,有3个保姆,动辄价值60万元的劳力士和10万元的吉他在手,日常穿搭都是名牌;女团成员虞书欣,被公认为“第一有钱的人间香奈儿”,“90后”的她手底下有4家公司;演员马伯骞家的豪宅就像一个艺术品,由他父亲亲自设计……

  挤满富二代的娱乐圈,被认为已经演变成了“有钱人的游戏”,是个“富贵理想”。清一色的“带资进组”,难免有人担忧这个圈子“越来越无聊,一堆虚假泡沫”。

  

  更让人忧心的是,富二代们争先恐后当明星,把富有作为一种捷径,无节制地展示给大众,“很多年龄尚幼的学生和未成年,不能明辨是非,经受不住诱惑,三观极容易被带偏”。

  姚安娜入圈被吐槽,第二个原因便是人们对她资质的质疑。

  论长相,在这次拍的官宣大片中,她是御姐范儿,一身黑衣,瘦削的瓜子脸上没有一丝赘肉,显得有些凌厉。但正因为凌厉,有人直接说她不讨喜,“长了一张不会红的脸”。

  至于个人艺能,从纪录片可以看出,姚安娜是朝着唱跳歌手方向发展的。但她没有声乐功底,一切都要从头学起。从小学习芭蕾的经历,会让她肢体线条修长、气质优美、身体更灵活,但芭蕾的范儿始终跟唱跳歌手不是一路的。在网上,就流传有姚安娜跳舞的视频,网友觉得动作僵硬,“有些别扭”。

  

  姚安娜被吐槽的第三点,是出道的时机。她官宣出道的前一天,姐姐孟晚舟正好在温哥华出席庭审。孟晚舟向法庭申请放宽保释条件后,对其进行监控的保安公司负责人在法庭上作证说,去年6月到7月间,孟晚舟收到了五六封威胁信,这些信里面有子弹,“她受到了死亡威胁”。

  在姐姐被曝出生命曾受到威胁的档口,姚安娜的风光出道,似乎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作为华为的小公主,姚安娜的一举一动,都不免被拿来与长公主孟晚舟对比。

  两人是同父异母的姐妹,成长环境却完全不同。

  孟晚舟成长于任正非还没有发家之时,一直跟着爷爷奶奶在贵州生活,“居住的地方一到下雨,屋顶就像打鼓一样响”。1993年,她进入华为工作,先从总机转接和文件打印工作做起,直到2018年才出任华为副董事长。在温哥华被捕后,每一次在媒体前亮相,她都沉着冷静,不卑不亢,释放出宠辱不惊的气场。

  

  姚安娜则是在任正非54岁时出生的,几乎是含着金汤匙长大。她5岁开始接受钢琴、书画和音乐培训,9岁学芭蕾,读完高中后考入哈佛。

  作为哈佛大学电脑工程和统计数据专业的高材生,姚安娜一度被认为是枚顶级“学霸”。大二期间,她就开始在微软计算机视觉和智能输入团队实习。由她带领团队制作的“哈佛聚焦”纪录片,引发外界关注。毕业前,她还在一家专注于开发脑机接口技术的高科技公司实习,担任算法和研究助理。

  

  正因为这种学霸人设,公众对她有了一种期待,希望她能够在更有科技含量的领域里做出成绩,成为和姐姐孟晚舟一样能为华为效力的人才。

  然而,学霸一毕业,就宣布逐梦演艺圈,这种与姐姐千差万别的发展路线,更让外人有了两相比较的冲动。

  

  让女儿“撞一撞南墙”?

  同为“千亿女团”队员,姚安娜和何超欣都有一位同父异母的姐姐。孟晚舟比姚安娜大26岁,何超琼比何超欣年长36岁。这种巨大的年龄差昭示着,当小公主们出生时,长公主们早早已经给自己积累了足够多的“继承人竞争资本”。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小公主们,比如姚安娜就有了一种自由——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道路。

  眼看着女儿要独立,要做自己,要重新开始,任正非表示支持——他愿意让女儿去尝试,愿意像其他父母一样,让孩子去撞一撞南墙。

  任正非在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姚安娜)很爱文艺,我的态度还是支持,不然如果未来其他路不顺,会觉得是爸爸妈妈堵了这条路,还是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对于姚安娜的此次出道,据红星新闻报道,任正非曾亲自为此事前往经纪公司详细了解过具体的规划。

  姚安娜签约的经纪公司,是北京天浩盛世娱乐文化有限公司(下称“天浩盛世”)。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其中第二大股东为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乐华文化”)。乐华文化实控人就是被称为“娱乐教母”的杜华。去年夏天爆火的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便是出自杜华之手。

  天浩盛世之前捧红的艺人,最有名的是黄子韬。目前,除姚安娜外,天浩盛世旗下还有陈飞宇、戚薇、文淇、李治廷、谭维维等艺人。业务上,天浩盛世在音乐制作、影视剧制作等领域均有涉及。

  姚安娜未来的发展路线到底是拍戏、成团,还是音乐制作,目前未知。从已发布的个人纪录片来看,她学声乐、练跳舞,有圈内人士推测,姚安娜可能会走女团之路。

  

 
 自2018年开始,偶像养成类型节目开始风靡娱乐圈。天浩盛世也身涉其中,不但成立练习生厂牌,还参与了系列创造营节目《创造营2019》和《创造营2020》。最终,在《创造营2020》中,其旗下练习生陈卓璇成团出道。

  如果走女团路线,姚安娜能否从竞争激烈的成员中脱颖而出,还要看自身的业务能力。就像她在纪录片结尾说的那样,“希望几年后,大家再提到我的名字时,首先想到的是,我是一个艺人,以及我带来的作品,而不是我身上其他的那些标签”。

  不过,有些标签可以通过作品撕掉,比如芭蕾舞者,比如学霸、名媛;有些标签与生俱来,比如富二代,比如她的父亲是任正非,这些无法改变。

  作为任正非的女儿,她出道后会给华为带来什么?这也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有人猜测,她可能会给华为代言,也有人想象,如果有一天她参加选秀,估计叫苦的是华为20万员工,他们也许要为老板的女儿投票……

  

   ·姚安娜进入娱乐圈可能给华为带来什么影响,成为知乎热议话题。

  姚安娜的“破格”之路如何走下去,还需要时间来印证。但毫无疑问,这条路上,她面对的将是更为挑剔的目光,出道仅仅是个开始。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2)
3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娱乐八卦】【情感笔记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