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几封匿名信牵出一连串出轨、暗杀和冤狱…谜团笼罩…

新闻来源: 英国那些事儿 于2020-12-02 9:47:59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Circleville原是俄亥俄州一个人口1万左右,名不见经传的小镇,然而在今天的美国,它的大名却如雷贯耳…

只因40多年前的某一天,Circleville镇里很多居民都莫名其妙收到关于自家隐私的匿名信,仿佛镇子里有一个幽灵在时刻窥探着自己。更诡异的是,匿名信一直伴随着轰动全镇的婚外情,车祸,暗杀等案件出现,持续了近20年…

小镇幽灵

1976年的某一天,小镇Circleville开始出现怪事。许多居民家接连收到奇怪的匿名信,信用奇怪的字体写成,虽说内容各不相同,但大致的主题都一样:披露了收信人家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这家的匿名信挖出了男主人工作上的黑料,那家的匿名信披露了女主人曾经坑人的丑事…



“匿名信事件”后,小镇居民开始惶恐不安,出门见了邻居都开始疑神疑鬼。到底是谁,像幽灵一样窥探着大家的生活?!

虽说很多人意识到自己被窥探了,但寄信的人好歹没有更过分的举动,时间一长也没人在意了。到了1977年夏天,“匿名信事件”终于引爆了第一桩大案…

当时,学校的校车司机Mary Gillispie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里披露了一个秘密:Mary跟学校的校长有一腿,写信人要求她立刻终止这段婚外情。



没等Mary想好怎么隐瞒,丈夫Ron很快也收到了内容相同的匿名信,信的末尾还警告Ron,如果他不到校董事会去交待妻子的婚外情,他将被杀掉!

匿名信令Ron无比震惊,他立刻找妻子对质,Mary坚决否认婚外情的指控,称是有人胡编乱造,Ron最终选择了相信妻子,两人也就没再理会。

想不到没过几天,新的匿名信又来了。这一次,信里加重了威胁,说Mary再不停止跟校长的婚外情,他就要把这桩丑事通过电视台,广播,广告牌公之于众!



夫妇俩有些慌了,赶忙找人商量对策,他们找的人是Ron的姐姐Karen和姐夫Paul。

姐夫Paul



四个人分析了一阵,觉得写信的人极有可能是Mary的同事,学校的一个大巴车男司机——这人曾经对Mary伸出过“咸猪手”,他可能是性骚扰未遂,心生怨恨后写信报复。于是他们决定,由姐夫Paul写信给男司机,告诫他:“我知道是你干的,希望你好自为之…”

信寄出后,几个星期内都风平浪静,Mary夫妇俩长舒了一口气。



然而谁也没想到,之后,更可怕的事出现了:在Mary开校车的路上,一夜之间沿路竖起了好几个大广告牌,牌上赫然写着“校长和Mary的12岁女儿有不正当关系。”



Mary和Ron这一次吓得不轻,第二天一大早就赶紧跑去拆掉了沿路的所有广告牌,他们没有料到,更可怕的事在慢慢逼近…

神秘的命案

1977年8月19日,家里的电话突然响起,丈夫Ron接完电话后脸色就不对劲,他似乎认出了电话那头的声音,犹豫半晌,他吻别女儿,抓起一把枪就跳上了皮卡车…



一段时间后,当地警局很快接到了报警,说在路边发现了Ron撞坏的皮卡,他本人倒在车轮旁边,已经死亡。这是一桩诡异的车祸案,警方发现Ron在出车祸以前,手枪已经开过一枪,然而案发现场既没有开枪的痕迹,也没找到Ron打出去的那一发子弹。到了最后,法医鉴定出Ron血液里酒精含量超标,Ron的死就以“酒驾导致车祸”草草结了案。



不仅如此,警方还在结案后火速将Ron出事的那辆皮卡送到垃圾场分解掉,彻底斩断了再次调查求证的可能…

Ron身亡案引发了全镇的议论,Ron的家人对这个结果更是难以接受,姐姐Karen也多次质疑警方。警方给出的解释是,从警长到办案人员都顺利通过了司法部安排的测谎,案件侦办没有问题。Ron死亡案就这样落下了帷幕,然而从此之后,笼罩在Circleville镇的谜团却开始越来越多…



神秘的匿名信再次出现。这一次,Circleville镇的居民们收到的匿名信内容是关于Ron的,信里指控警长掩盖真相,还透露了又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秘密:警长还包庇了Ron案的验尸官,这位道貌岸然的验尸官兼法医,曾犯下多起儿童性侵案……

Circleville镇警长

随着Ron的死亡,他家里也开始鸡犬不宁…首先是姐姐Karen出轨被姐夫Paul发现,两人闹离婚,最后Paul赢得官司,获得了孩子的监护权。Karen被赶出家门,只得栖身在弟妹Mary家后院的拖车里。

而未亡人Mary也再次收到匿名信,指控她和校长有染。事情就此传开,出人意料的,这一次,Mary居然承认自己和校长在一起,但她坚称,两人是在丈夫Ron死了以后才走到一起的…

就这样,尽管从那以后匿名信不断,时不时还有沿路的广告牌对Mary“公开处刑”,她都义无反顾地和校长继续走了下去…

直到1983年2月,一块神秘的广告牌再次引爆了看似平静的小镇…



替罪羊?

这一天,Mary开着校车去学校,又看见了路边一个指控她婚外情的广告牌,Mary忍无可忍,跳下车过去正准备拆除时,才发现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广告牌,它后面有一个铁盒,铁盒里竟然藏着一把上了膛的手枪!



警方赶到后发现,这广告牌简直是一个暗杀机关,只要Mary来拆除时,按正常方式动手,就会触发手枪开火。然而,Mary当时因为心乱如麻,没能“正常拆掉”广告牌触发机关,幸运地捡回一条命。

警方立刻对枪支来源进行追踪调查,结果很快查到了手枪的主人:竟然是Mary丈夫Ron的前姐夫,已和姐姐Karen离婚多年的Paul!



警方火速把Paul抓来审问,让他提笔写了一段匿名信的内容。警方的笔迹鉴定专家核对后当场认定:Paul就是那个写匿名信的人…

就这样,1983年10月,Paul被正式逮捕受审,虽然他在庭上据理力争,也请了一堆证人,出示了各种不在场证明,以及手枪被盗的历史。但笔迹鉴定专家出面力证Paul和39封匿名信的笔迹吻合,加上Mary也出庭作证,称丈夫的姐姐Karen和她本人都认为Paul有重大嫌疑。



在几次开庭审理之后,检方最终让陪审团相信:Paul,就是“暗杀广告牌”的幕后真凶,也是小镇匿名信的始作俑者…最后,Paul以杀人未遂罪被判入狱25年。

案件审结,Circleville镇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在他们看来,那个困扰了小镇多年 ,揭发各户人家隐私的“匿名信幽灵”,终于被绳之以法了。人人都相信,自己终于可以睡上一个安稳觉了。

然而,Circleville镇居民的欣喜并没有持续太久,Paul被抓之后,幽灵般的匿名信却并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小镇居民再次不断收到匿名信,内容比之前更诡异,更令人不安。这些匿名信的邮戳覆盖了俄亥俄州中部的一大片区域,根本无从查起,小镇的居民慌了:这Paul也太可怕了,蹲在牢里还能威胁大家?!

大家纷纷责怪监狱办事不力,没看管好Paul。监狱听到风声,立马将Paul关到一个安全级别更高的单间里,日夜看管,并禁止他接触任何可以写信的东西。然而,可怕的匿名信依旧源源不断飞向小镇居民们的邮箱……

最后连典狱长都看不下去,他多次公开表示:事情已经很明显了,在监狱里被重点看管的Paul,根本不可能写和发出这么多匿名信!

更可气的是,这段时间Paul自己还收到了一封匿名信,写信人对他进行了公然嘲讽:“现在你相信自己出不去了吗?我两年前就告诉过你了。‘当我们想构陷他们,他们就只能在那里等着被构陷’。这话你完全不听?”



到了1990年,已被关押7年的Paul本来有资格获得假释,可假释委员会却以“Circleville镇居民依然会收到大量匿名信”为由,驳回了他的申请,将他重新送回监狱。尽管事实证明,把Paul继续关回去依然不能阻止匿名信继续飞向Circleville镇居民们的邮箱…

一直到1994年,在被关押了整整10年后,Paul终于获放出狱,出狱后的他一直在多方奔走,证明自己的清白。直到2012年去世前,他都一直在喊冤,说自己是被无辜的,从未写过什么匿名信。更诡异的是,从Paul出狱的那一天起,困扰Circleville镇18年的匿名信,就突然终止了…

不过,写信的人似乎并没有彻底消失,几年以后,有节目组来到Circleville镇制作“匿名信案件”的纪录片,还顺便要帮Paul查清真相,没想到节目组也收到了匿名信,匿名信要求他们:“忘了匿名信这件事吧……如果你们来了,将会付出代价。”

这封信成了Circleville镇的最后一封匿名信。



尾  声

如今,Circleville镇“匿名信事件”已过去了40多年,围绕本案的众多疑团依旧没有解开,却不妨碍后来者反复讨论和研究这桩案件。然而年代久远加上线索有限,人们只能根据一些披露的案情作相对合理的猜测。大多数网友认为,写匿名信的人不止一个,这些匿名信字体前后不一,有一些手写,有一些则是打字机打的。



很多人认为,1977年Mary最初收到的那部分匿名信,出自于骚扰过她的那个校车司机同事。而1983年“广告牌手枪”案里,写匿名信嫌疑最大的人,应该是Ron的姐姐Karen。其中一个疑点是,1983年Mary经历的那次“手枪广告牌”事件,有人曾目击了疑似来安装机关的人,此人开着一辆黄色科迈罗,身形和Karen当时的男友非常相似,而男友的亲戚家恰好就有一辆同款的黄色科迈罗。



另一个疑点时,居民们收到的其中一部分匿名信是打字机打出来的,在Paul被认定是“匿名写信人”而入狱前,Karen曾向前夫借了打字机,号称要“写书”。

Karen因为出轨离婚,房子和孩子都被判给了前夫Paul,不得不寄人篱下,被迫住到弟妹Mary的拖车里,这一切让她怀恨在心,于是偷了前夫的枪,设计了一个“暗杀广告牌”陷害前夫Paul。

然而,所有这看似合理的一切,都因为年代久远,关键证据缺失,只能作为推理流传下来了。

Circleville镇因祸得福,一系列迷雾重重的匿名信案件让小镇声名远播,许多人慕名而来,Circleville镇也索性以此为卖点,把当年受匿名信的邮箱集中起来,建到一处供人参观。



看起来,“Circleville镇匿名信事件”可能得不到确切的真相了,但跟匿名信有关的两桩案件却有了后续:1977年Mary收到匿名信后怀疑过的那个校车男司机,在多年以后因为强奸11岁的小女孩被判入狱。另一个,则是在Ron身亡案后,被匿名信指控渎职的验尸官,也在多年后坐实了性侵儿童案的罪名,成了在逃犯,至今下落不明。

这些匿名信背后的那个人,或者那群人究竟是谁,恐怕只能等待时间去揭晓了…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0)
1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