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69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曝光!澳大利亚军方用塔利班士兵假肢喝酒,还嚣张合影

新闻来源: 海外网 于2020-12-01 3:47:3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澳大利亚士兵用死去的塔利班士兵的假肢喝酒(《卫报》)

海外网12月1日电 近日,一张澳大利亚士兵用死去的塔利班士兵假肢喝酒的照片被曝光,这张照片也证实了之前有关澳士兵用假肢喝水的相关报道。

《卫报》1日曝光的照片显示,2009年,一名仍在服役的澳大利亚高级特种部队士兵在阿富汗的一家名为“胖夫人的怀里”的酒吧里,用死去的塔利班士兵的假肢喝啤酒。这家酒吧没有经营许可证,是2009年在乌鲁兹甘省首府塔林科特的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基地内设立的。



两名士兵与假肢合影(《卫报》)

另一张照片则显示两名士兵用十分夸张的姿势与这条假肢合影。据悉,这条假肢属于在2009年4月在澳SASR 2中队袭击中丧生的一名疑似塔利班士兵。它被从战场上拿走,放在了“胖夫人的怀里”酒吧,游客有时会用它来喝酒。

后来,这条假肢被安装在名为“Das Boot”的木匾上,旁边是铁十字勋章——纳粹德国使用的军事装饰。一位前骑兵表示,这条假肢一直伴随着中队的行进。

一些士兵表示,这种做法得到了高层官员的广泛容忍,有些官员甚至还参与其中,“高级指挥官偶尔会去酒吧,尤其是在澳新军团的日子。他们会看到这条腿,有时会用它喝酒。”尽管这条假肢可能是战利品,但澳军方明令禁止从战场上带走战利品,更不允许将其保留。

不久前,澳大利亚国防军总督察保罗·布雷顿(Paul Brereton)的一份重磅报告揭露,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在阿富汗战争期间,在“非战斗状态下”以“割喉”等方式残杀了39名阿富汗平民。报告中提到,“战士文化”造就了澳士兵犯下战争罪行的环境。

布雷顿报告虽没有提到假肢,也没有提及是否有士兵因拿走战利品而受到调查,但报告确实提到了“胖夫人的怀里”这家未经授权酒吧,称这涉及到高层“容忍、接受和参与无视行为规范的做法”。



澳大利亚最高军事官员坎贝尔(《卫报》)

报告发布后,澳澳大利亚最高军事官员安格斯·坎贝尔(Angus Campbell)将军承认了军队在阿富汗犯下的罪行,并宣布,他将接受报告中的建议,包括取消2007年至2013年期间在特别行动任务组服役士兵的“功勋团体嘉奖”。



俄外交部女发言人评澳军滥杀军俘报告:澳大利亚国际信誉扫地


 摘要: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日前对“澳士兵滥杀军俘报告”评论称,澳大利亚在国际舞台上的信誉已完全粉碎,需要重新评估澳政府所谓保护世界秩序的承诺。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澳广播公司)

  海外网12月1日电综合澳大利亚《新日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11月30日消息,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日前对“澳士兵滥杀军俘报告”评论称,澳大利亚在国际舞台上的信誉已完全粉碎,需要重新评估澳政府所谓保护世界秩序的承诺。

  “这确实是一份令人震惊的报告。”扎哈罗娃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这种情况让我们真正怀疑,澳大利亚政府是否真正有能力追究所有犯下此类罪行军人的责任。”

  俄外交部发言人称,随着报告披露,澳大利亚在国际舞台上的信誉已完全粉碎。“我们需要重新评估,澳大利亚政府为保护基于规则的世界秩序而宣布官方路线的真正含义。该承诺将无法被认真对待。”

  11月19日,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安格斯·坎贝尔公布了部分对驻阿富汗澳大利亚部队的调查报告,证实有可靠证据显示澳军士兵在阿富汗期间“非法杀害”了39名战俘和平民。澳媒还爆料称,澳大利亚士兵曾为掩盖罪行,将有武器及其他军事物品放在死者附近将其伪装成敌人,而军方高层知道后不仅不制止这些行为,还想办法替他们隐瞒甚至对知情者发出警告。

  澳媒也纷纷发文谴责澳军暴行,《澳大利亚人报》称这是澳军事历史上的“最可耻的一页”,《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认为这次澳士兵在阿富汗犯下的罪行不仅是给澳洲军队,甚至军事历史以及澳大利亚整个国家都带来了丑陋阴影。

  相关报道:

  澳大利亚士兵“杀人练习”现场:指挥官抓出无辜平民 命令新兵射杀

  澳大利亚军方近期公布了一份迟来的调查报告,承认澳大利亚军人在阿富汗曾杀害战俘和无辜平民。报告中描述了一种让人震惊的“杀人练习”。在确认当地阿富汗人已经被控制后,巡逻指挥官会把一个囚犯带出来,然后命令年轻士兵杀死他,以完成这个士兵的第一次射杀训练。

  (来源:环球时报)

  飞机坐不下,就直接杀掉?魔鬼逻辑让澳大利亚丢尽脸后,9人自杀了…

  

  触目惊心的滥杀罪行,和由此引发的“自杀潮”,将澳大利亚军方推向巨大的舆论漩涡。

  7个阿富汗人,军机上只有6个空座位,怎么办?直接枪杀一个。“好了,我们现在只有6个罪犯了……”

  年轻士兵第一次杀戮训练,要先壮胆,找谁练手?巡逻时随便拉一个手无寸铁的倒霉蛋,毙掉后往尸体旁放些武器,这下就名正言顺,而不是滥杀平民了。

  两名只有14岁的阿富汗男孩,被士兵抓住割喉,然后尸体被抛入河中。

  ......

  这可不是好莱坞战争大片的桥段,而是澳大利亚特种兵于2005至2016年间在阿富汗真实行径的报告。报告以美军提供的资料照片为依据,由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安格斯·坎贝尔于近日发布。相关调查也随之启动。

  紧接着的3周时间里,或是出于自责,或是惧怕受罚,9名澳大利亚士兵相继自杀。触目惊心的滥杀罪行,和由此引发的“自杀潮”,将澳大利亚军方推向巨大的舆论漩涡。

  当然,澳大利亚特种部队肯定不是唯一犯下暴行的一方。牵头在阿富汗驻兵的美国军方,不论是将澳大利亚作为“顶雷者”,还是“马前卒”,在滔天的罪行面前,同样难以独善其身。

  

  8男1女抛家弃子自杀

  “杀人报告”揭露滔天罪行

  地处亚洲“心脏”的阿富汗,战略价值独特,因此也成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靶子,长期被深重的人道主义灾难笼罩。

  追随美国派兵驻扎此地的澳大利亚军队,打着“反恐”的幌子,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不惜大肆残杀平民,上演了一幕幕极为血腥的场面。

  中东媒体半岛电视台中文网描述了关于澳大利亚军队杀害阿富汗平民的细节:有时是为了要让新兵进行首次杀人练手;有时只是纯粹为了杀人取乐,像打猎一样动用军犬扑咬平民,然后对其枪杀;更有甚者类似于一种精神变态,肆意抓捕阿富汗未成年儿童后,对其进行残忍至极的割喉抛尸;最触目惊心的是,有的部队还以杀人多寡来论功行赏,在军中形成了危险的“竞争氛围”。

  

  澳军方近日主动公布的“杀人报告”显示,25名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官兵在阿富汗境内服役过程中,共计犯下了23起杀害无辜平民及战俘的罪行,导致多达39名人员遇难。

  有媒体评论称,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驻军最多时达26000人,被澳大利亚人枉杀的阿富汗人,肯定远远不止这39人。这毕竟仅仅是澳大利亚军方自查的报告。

  此前的10月30日,驻阿富汗的国际联军还发布了一份声明,其中显示,在2014年8月至2020年9月期间,联军在阿富汗境内发起了34917次空袭,约1410名平民遭袭身亡。同一天,俄罗斯专家彼得列夫在俄塔斯社发文指出,国际联军公布的关于阿富汗平民被误杀的数据大有水分,真实的被害人数应该超过数倍乃至数十倍。

  而在澳大利亚自行披露的罪行报告中,被害者都是在完全失去反抗能力的情况下丧生的,并不是在战斗之中被打死的。

  相关报告中,关于澳大利亚特种部队罪行的证人证言、图文证据等,主要来自于美军的陈述。比如,美国的直升机飞行员就主动向媒体爆料,当时其收到澳大利亚士兵的乘机请求,赶到现场接应时,发现澳大利亚士兵多带了一名战俘,直升机无法坐下。于是,他听到外面“砰”的一声枪响,然后澳大利亚士兵说:现在,咱们只抓了6个人。

  

  对此,《澳大利亚人报》在头版文章指出,这是澳军事史上“最可耻的一页”。《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也发表题为《起诉军队是挽救他们的唯一办法》的评论文章,称报告披露了骇人听闻的行径,一些人已经给这个国家的军队、军事史乃至国家本身都蒙上了丑陋的阴影。

  

  起初,澳大利亚军方还试图掩盖在阿富汗的恶行,有的杀戮狂魔仍在澳大利亚军中服役,不少士兵还拿到了勋章,成为国民英雄。

  然而,来自国际社会的舆论谴责迫使澳大利亚不得不对本国军队罪行进行调查,相关报告产生的影响持续发酵。

  “杀人报告”发布后,由新南威尔士州高级法官保罗·布雷顿牵头组成的调查团,对具体的作案主体展开调查,囊括了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在“真实战场”外的55宗谋杀案,包括杀戮平民、残害俘虏等。

  目前,对于这些犯罪士兵的指控材料越来越多,证据也在逐渐加码,在短期内,布雷顿就已经收到了超过20000份材料以及25000多张照片。

  舆论压力之下,自杀事件开始接二连三地发生。

  一名刚服役两年的士兵布拉登·罗素,10月30日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此前他刚在新南威尔士州完成了一项训练。

  澳大利亚空军士兵罗伯特·约翰·菲利普斯现年33岁,是一名军用机场的警卫人员,住在昆士兰州的安伯利,有两个年幼的孩子。11月初,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来自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老兵谢恩·霍尔2011年应征入伍,2015年被派往阿富汗执行保卫任务。“杀人报告”发布时,他已经退伍,但还是抛弃了妻子和3岁的儿子,选择自杀。

  ......

  

  ·谢恩·霍尔(右)生前和家人在一起。

  目前,已经有8男1女共9位士兵在短时间内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在澳大利亚近代史上前所未有。

  关于他们自杀的原因,有人认为压力过大是主要因素,也有专家分析称:不排除是在面临接受调查之际,他们为了逃避惩罚,从而选择畏罪自杀。

  不过,也有报道称,9名自杀的士兵中,部分与报告中记录的禽兽不如的恶性案件并无直接关联,也许有的只是目睹而没有制止,或者被动配合其他同伴的行动,最终难以承受心理压力和愧疚感,选择自杀。

  澳大利亚退伍军人、心理健康导师尼尔·沃利·华莱士说:“一些媒体对战争罪行的报道,用同样的笔触描绘每个人,这让无罪的人们也觉得自己不是清白的,从而徒增压力。”

  

  带头大哥“先发制人”

  为何国际舆论对于澳大利亚士兵的恶行如此关注?因为近几年国际法庭经常收到关于多国联军在中东战场犯下滔天罪行的举报,在深入调查中,逐渐揭开了类似恶行普遍存在的事实。

  澳大利亚军方的残暴行径,绝不仅是孤立存在的。主导国际联军的美军,在阿富汗同样犯下累累罪行,正接受国际刑事法庭的调查。

  但是在面临指控时,美国方面更懂得如何“先发制人”。

  今年6月,美方发布了一项针对国际刑事法庭实施制裁的行政令,原因是国际刑事法庭正在对美军在阿富汗涉嫌的战争罪行进行调查。

  白宫新闻发言人凯莉·麦克纳尼在一份声明中称:“尽管美国和盟友多次要求国际刑事法庭进行改革,但是法庭毫无动作,继续在政治动机的驱使下发动针对美国和美国盟友(包括以色列)的调查。”

  凯莉在声明中还不忘倒打一耙,表示“有敌对国家在操纵国际刑事法庭,鼓励它发起针对美国的诉讼”,并且指责法庭高层存在腐败问题。

  一张豪横的制裁令,加上一通混淆视听的发言,美国巧妙地将国际刑事法庭的调查挡在了国门外。转头,他们便反戈一击,成为揭露澳大利亚特种兵屠杀阿富汗平民的爆料人。

  面对巨大的国际舆论压力,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安格斯·坎贝尔只能忙不迭地道歉:“澳大利亚国防部必须承认调查报告中澳军人在阿富汗所犯下的罪行,并承诺做出改变,以保证这类残暴行为不再发生。我代表澳大利亚国防军为澳大利亚士兵的所有不当行为,向阿富汗人民表示诚挚的、毫无保留的歉意。”

  他在媒体面前公开宣布,自己将承担责任,以确保这份“杀人报告”得到妥善处理。澳大利亚官方表示,正考虑将相关人员的“杰出服役奖章”收回,同时,对于阿富汗受害者,也会进行相应的国家赔偿。

  

   ·澳大利亚国防军总司令坎贝尔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则主打“情感牌”。他打电话给阿富汗总统加尼,声音低沉地表达了最深切的悲痛。

  只是,口头上的道歉弥补不了受害者及家属受到的巨大创伤。如何对案情进行更深入彻底的调查?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罪行需要被曝晒到阳光之下?如何对涉案者进行法律惩处?如何杜绝类似事情再次发生?受害者家属及国际社会都在迫切等待一个说法。

  死者长已矣,生者常戚戚。希望打着反恐旗号制造新恐怖主义的勾当,永远不会再现。
网编:空问站

鲜花(9)

鸡蛋(0)
6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网际谈兵】【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