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3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她攒了20年的钱在纽约开了家美甲店 现在一切都毁了

新闻来源: 纽约时报 于2020-11-30 9:53:16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美甲店是移民的生命线,现在已经失去了一半的生意。纽约市的美甲店7月重新开张,但很少有顾客光顾。一位老板说:"无论我怎么努力工作,都赚不到钱"。



“无论我怎么努力工作,都赚不到钱”

大多数时候,李朱扬(Juyoung Lee)是她在皇后区法拉盛拥有的贝弗利美甲工作室(Beverly Nail Studio)里唯一的一个人。这里通常安静得出奇,没有顾客光顾时,李女士有时会坐在她的工作台前哭泣。

“也许,只是也许,明天会很忙,”她说,“我在等。”

现年53岁的李女士有26年的美甲经验,她30年前从韩国搬到了纽约。到美国后,由于英语水平有限,只能在干洗、服装和美甲行业找到工作。



30年前,法拉盛贝弗利美甲工作室的老板李朱扬从韩国搬到了纽约。

她最初在一家缝纫工厂找到了一份工作,但几年后,这家工厂倒闭了。她试着在美甲行业碰碰运气,用攒了20多年的钱开了自己的美甲店。

她回忆说,2014年,她第一次参观那个空置的店面时,房地产经纪人告诉她,他无法想象这个破旧的地方会变成一家美甲店。但她实现了——如今,这里有粉色的墙壁,一排毛绒修脚椅以及各种颜色的指甲油。

“这是我的梦想,”李女士说。“真的,开一家自己的美甲店是每个员工的梦想。”



李朱扬梦想着自己开一家店,但她在皇后区法拉盛的美甲店现在几乎没有顾客。

她说,除了美甲,她无法想象还能做什么。她还在勉强维持着。

“尽管以前生活很艰难,我总能付得起账单。但现在,无论我怎么努力工作,都赚不到钱,”她说。

在皇后区,50岁的拉姆比卡·乌拉克(Rambika Ulak KC)说,7月份重新开业后不久,她的生意非常好,所以她重新雇佣了10名兼职员工。但现在,她每天只能接待大约4名顾客。

乌拉克从尼泊尔的大学辍学来到美国。当她因为修指甲而患上腕管综合症,或者被那些顾客斥责英语不好时,她会盯着墙上贴的女儿的照片看。现在,随着她的生意受到损害,她发现自己回头看这些照片的次数更多了。



在皇后区拥有美甲店的乌拉克每天只能见到大约4个顾客。

“这就是我如此努力工作的原因,”乌拉克说,“这样我就可以告诉她,‘不要为我的未来着想,开心点,专心学习就好。’”

美甲行业遭受重创,移民女性备受打击

3月疫情来袭时,整个纽约市的美甲店不得不关闭。7月解除封锁后,需求曾出现短暂激增,但随后预约开始减少。顾客通常要求更便宜的服务,现在,他们几乎不来了。

在限制措施结束后,纽约的美容业似乎处于反弹的有利位置。毕竟,许多顾客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进行专业的打扮了。但现在,许多这样的企业正处于崩溃的边缘——这对作为移民女性经济引擎的行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一些美甲店费了好大劲才说服顾客进来是安全的。还有一些美甲店,尤其是那些位于曼哈顿商业区的,还没有看到老顾客回来,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或者在家里工作。

据纽约美甲业联合会(Nail Industry Federation of New York))10月份对161家美甲店老板进行的调查显示,纽约州美甲店的访问量下降了50%以上,销售额也下降了40%以上。

美国工会联合会(Union Workers United)下属的纽约美甲沙龙工人协会(New York Nail Salon Workers Association)称,在接受调查的594名工人中,截至8月份恢复工作的不到一半。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2016年纽约市共有4240家美甲店。全国有3%的美甲店在布鲁克林,2%的美甲店在皇后区。

该协会的组织主任路易斯·戈麦斯(Luis Gomez)说:“劳动力主要是靠工资生活的移民工人,他们要养育孩子,很多人还在自己国家赡养生病或年老的家庭成员。再加上经济衰退和疫情的影响,我们预计许多工人将进一步陷入贫困。”



根据现行的安全规定,店内不能有顾客等候区。

7月,美甲店以50%的容量重新开放,但禁止等候,也不鼓励上门服务。

曼哈顿西奈山医院(Mount Sinai Hospital)的美容和临床研究主任乔舒亚·蔡克纳(Joshua Zeichner)说,虽然室内服务会带来更多病毒传播的风险,但如果每个人都戴口罩,顾客也能适当地保持社交距离,那么“比室内用餐要安全一些”。

尽管如此,许多行业领袖仍担心,在疫苗广泛使用之前,美甲店无法重新赢得客户的充分信任,进而恢复元气。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劳工中心(U.C.L.A. Labor Center))201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美美甲店的员工中,81%是女性,79%是在国外出生的。

如果这个行业继续萎缩,老年女性的职业灵活性可能会降低,尼泊尔工作中心Adhikaar(Adhikaar在纽约市帮助了近1300名说尼泊尔语的美甲店工作人员)的竞选经理普拉塔纳·古隆(Prarthana Gurung)说:“有一部分女性已经在美甲行业工作了几十年,不管发生什么,她们不会改变。”

60岁的李汉娜(Hannah Lee)就是就是其中之一。自从来到美国,她只在美甲店工作过。她说,在丈夫说服她美国会有更好的工作后,她不情愿地离开了韩国。

虽然她想念韩国,但她没有抱怨——作为一名美甲店工人,她一边工作一边学英语,攒够了供儿子上大学的钱,而且总是按时付房租。

即使是现在,李女士也意识到,她能重新回到皇后区和曼哈顿的美甲店工作,已经很幸运了。她说,这两家店现在都很少有顾客,她经常只得到几美元的小费,有时还没有。

她的工资从每周1000美元暴跌到300美元。她拖欠了房租,只能勉强负担生活用品。她表示拒绝涉足其他行业,尽管担心自己的健康,但她正在物色第三家美甲店的工作。

“我只想舒适地生活。我不想在上班的时候担心顾客今天会不会来,我今天会不会感染病毒。”她用韩语说道。

在皇后区杰克逊高地(Jackson Heights), 38岁的玛丽维·拉米雷斯(Mariwvey Ramirez)最近回到了她工作的雷戈公园(Rego Park)的美甲店。因为街区关闭,她第二次被解雇。

第一次是在3月份,对拉米雷斯来说,经济上是毁灭性的,因为她没有证件,因此没有资格领取失业金。即使是现在,身为单身母亲的拉米雷斯也只是被雇回来做兼职。她的工资从每周700美元降到400美元。



拉米雷斯曾在皇后城雷戈公园的一家美甲店工作过两次。

拉米雷斯女士18年前从墨西哥移居美国,与先期移居的哥哥在一起,并在美容院行业工作了17年。

她用西班牙语说:“我不知道怎么做别的事情,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美甲店工作——真的是我全部的生活。”

唯一的一线希望是,现在她有了空闲时间,报名参加了一个学习英语的课程——部分是为了拓宽自己的工作机会,但主要还是为了在疫情平息后在美甲行业取得进展。
网编:和评

鲜花(2)

鸡蛋(2)
3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