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4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纽时:耐克和可口可乐寻求削弱新疆强迫劳动法案(图)

新闻来源: 纽约时报中文网 于2020-11-30 1:02:01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上个月,示威者在华盛顿集会,支持这项举措。游说者辩称,该法案的要求可能会严重破坏深植于中国的供应链。 Jacquelyn Martin/Associated Press

华盛顿——根据国会工作人员和其他知情人士的说法,耐克(Nike)和可口可乐(Coca-Cola)等大型企业和商业组织正在游说国会,希望削弱一项禁止进口由中国新疆地区的强迫劳工生产的产品的法案。此外,游说记录也显示,它们在该法案上投入了大笔资金。

为了打击人权侵犯行为,该法案将禁止由受迫害的穆斯林少数民族生产的类别广泛的某些商品,它已获得了两党支持,于9月在众议院以406票对3票的优势通过。国会助手表示,该法案也得到了参议院的支持,有望在特朗普政府或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签署生效。

但这项被称为《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的法案已经成为苹果(Apple)等跨国企业以及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等商业团体的目标,这些企业的供应链涉及新疆这一偏远西部地区。说客们极力想要淡化法案中的一些条款,辩称他们虽然强烈谴责新疆的强迫劳动和眼下的暴行,但该法案的强横要求可能严重破坏深植于中国的供应链。

新疆出产大量原材料,如棉花、煤炭、糖、番茄和多晶硅,并为中国的服装和制鞋厂提供劳动力。人权组织和新闻报道指出,许多跨国企业与那里的供应商有商业往来,包括可口可乐采用产自新疆的糖,并记录了青岛一家生产耐克鞋的工厂里维吾尔劳工的情况。

在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由两党议员组成的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将耐克与可口可乐列为涉嫌参与新疆强迫劳动的企业,另外还包括阿迪达斯(Adidas)、卡尔文·克莱因(Calvin Klein)、金宝汤公司(Campbell Soup Company)、好市多(Costco)、H&M、巴塔哥尼亚(Patagonia)、汤米·希尔费格(Tommy Hilfiger)等品牌。

可口可乐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的供应链中严禁任何形式的强迫劳动”,并让第三方审计者密切监督其供应商。它还表示,向当地一家装瓶厂供应糖、并被《华尔街日报》和其他中文媒体指控强迫劳动的中粮屯河(COFCO Tunhe)在新疆的旗下机构“已在2019年成功完成审计”。

耐克全球媒体总监格雷格·罗希特(Greg Rossiter)表示,该公司“没有游说反对”《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而是与国会助手进行了“建设性讨论”,以消除强迫劳动,保护人权。

在被问及强迫劳动的指控时,耐克引述了其3月发布的一份声明,该声明表示,耐克没有从新疆采购产品,而且已确认其供应商没有使用来自该地区的纺织品或纱线。

耐克称,位于青岛的工厂在2019年就已经停止招聘新疆劳工,一项独立审计已经确认,该厂已经没有来自那里的员工。(根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3月发布的一份援引官媒说法的报告,该工厂在2019年底雇用了约800名维吾尔劳工,每年为耐克生产超过700万双鞋。)

中国镇压和强行同化维吾尔人及新疆其他少数民族的大规模行动,招致了全世界政客和消费者的鄙夷。

但因为中国供应链的不透明,加之审计人员无法随意进入这个被中国政府严格限制人口流动的地区,对许多企业来说,全面调查并清除任何与强迫劳动的潜在联系一直很困难。

《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要求向美国出口产品的企业仔细审查这些供应链,或干脆放弃所有中国供应商。它将设定高门槛,禁止进口“全部或部分”在新疆制造的产品,除非企业能向海关官员证明其产品不是由强迫劳工生产的。

该法案还针对了所谓扶贫和配对项目,即把穆斯林从贫困地区送至其他地方的工厂进行劳动,人权组织称这往往是强迫性的。该法案要求企业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披露与新疆的关联信息。

米勒·希瓦利埃律师事务所(Miller & Chevalier)的律师理查德·A·莫伊察(Richard A. Mojica)表示,对许多企业来说,要让当局相信他们没有参与强迫劳动可能得耗费数月时间。他说,企业已经开始采取应对措施,试图在新疆以外的地区寻找产品原料。

“推翻强迫劳动的怀疑将会是非常有挑战性的工作,”他说。

知情人士称,对该法案进行游说的企业和组织一直在推动各种修订,包括放宽信息披露的要求。

两名国会工作人员和另一名知情人士称,与中国有着深厚业务联系的苹果也在游说限制该法案中的某些条款。

财务披露报表显示,苹果在第三季度向迅猛政府关系(Fierce Government Relations)支付了9万美元,就新疆相关立法等议题展开游说,这家公司由肯塔基州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和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的前幕僚经营。《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此前曾报道过苹果的游说活动。

苹果今年还出资请外部公司游说另一项法案,即《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披露法》(Uyghur Forced Labor Disclosure Act of 2020)。

苹果否认了它试图削弱这项立法的说法,称其支持加强美国监管的努力,并认为《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应成为法律。

《纽约时报》查阅到的一份文件显示,苹果建议对该法案进行修改,包括延长一些遵守规定的最后期限,向国会委员会而不是公众公布某些供应链的信息,并要求“美国政府指明”帮助监视或拘禁了新疆穆斯林少数民族的中国实体。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在3月的报告中,认定82家企业可能直接或间接受益于跟新疆有关的虐待性劳工转移项目,包括苹果与耐克

该报告称,作为苹果、微软(Microsoft)、谷歌(Google)等企业的承包商,欧菲光科技公司(O-Film Technology)在一个准备“逐步改造其思想”的项目中,接收了至少700名维吾尔劳工。该报告还指出,包括富士康科技(Foxconn Technology)在内的其他苹果供应商也涉及类似的就业项目。

苹果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拥有业内最严格的供应商行为准则,会定期对供应商进行评估,包括突击审计。

“寻找强迫劳动的证据是我们对每家供应商进行评估的一部分,任何违反我们政策的行为都将立即产生后果,包括终止业务,”声明中称。“今年早些时候,我们对在中国的供应商进行了详细调查,没有发现苹果生产线上存在强迫劳动的证据,我们也将继续对此进行密切监督。”

虽然未包含具体诉求,但有关游说活动的披露显示,企业已经斥重资影响国会对有关新疆立法的态度。

在2020年前三个季度中,耐克在国会和其他联邦机构的内部游说上花费了92万美元。披露信息没有按主题列出开支明细,但显示耐克在体育教育拨款、税收、气候变化,以及《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等议题上进行了游说。

今年,耐克还向基石政府事务(Cornerstone Government Affairs)、奥美(Ogilvy)、国会顾问(Capitol Counsel)、格雷罗宾逊(GrayRobinson)、美国大陆集团(American Continental Group)、迪尼诺合伙人(DiNino Associates)及帝国咨询集团(Empire Consulting Group)等外部公司支付了40多万美元,用于就包括该法案在内的议题进行游说

罗希特表示,早在关于新疆的立法出台前,耐克就已经聘请了这些公司,并积极与游说公司合作,在其关心的一系列问题上与国会进行接触。

可口可乐也投入巨资,在2020年前三个季度花费468万美元进行内部游说,并聘请帝国咨询集团和盛德国际律师事务所(Sidley Austin)就包括该法案在内的议题进行游说。

可口可乐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遵守与政治活动相关的所有法律,并“采取了业内领先的披露举措”。

美国商会拒绝就游说活动置评,而是提供了一份在去年11月与另外七家行业组织一起递交给国会的信函。信中表示,这些组织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打击强迫劳动,并敦促除了行业之外,政府也要采取全面措施,动员政府、国会以及外国政府来解决此问题。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7)
5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经济观察】【谈股论金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