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40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她回乡修高级别墅,引全镇跟风:有钱了审美得跟上(图)

新闻来源: 一条 于2020-11-27 23:38:3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80后女生孔云飞是家里的独生女,

离家打拼7年后,

她选择重返家乡江苏小镇,

接管父母濒临倒闭的塑料工厂。

与父母同吃同住在工厂、

每天996式的工作节奏持续了7年后,

工厂的生意终于起死回生。

她觉得,是时候为父母改造老房,

让他们住得舒服一些了。



翻新后的老宅,

成了小镇上第一栋“现代感别墅”。

不仅有着极简的外观,

内部更是有开放式厨房、

大面积落地玻璃、

十几件原版经典家具……



漂亮的软装吸引了邻居家的孩子来串门


邻居们也上门取经,

希望拥有同款别墅。

这个被工厂包围的小镇,

渐渐在建筑美学上有了微妙的变化。

孔云飞说:“小镇上,住得舒服又漂亮

已经是一种刚需。

我家的房子只是一个缩影,

代表了小镇居民对美的渴望。”

口述 孔云飞

撰文 Tango 责编 邓凯蕾





在孔云飞的童年记忆里,家门口的马路原本是两排高高的水杉,但不知从何时起,这里变成了材料一条街。

这个距离常州市中心半小时车程的小镇,被誉为中国的“刀具之乡”,到处是工厂园区,充斥着浓郁的工业气味。



孔云飞说:“我不喜欢现在的乡镇,城市不像城市,乡村不像乡村。”

孔云飞家的塑料工厂也在这条街上,在她10来岁的时候,父亲就承包了一家注塑工厂,把家安在了职工宿舍,吃饭也是简单在食堂里解决。

“每天早上醒过来,就是听父母讨论今天开哪台机器,所以塑料是我从小最讨厌的东西。”



孔云飞家的工厂车间


大学毕业后,她跑去深圳打拼,在外企一路做到高管,外派到美国总部学习。

6年里,父母对远游的女儿一直报喜不报忧。直到回家前的最后一次联系,孔云飞才得知,家里的工厂状况已经很糟糕,账面上只有2万块钱,很多机器都开不出来了。

于是在2009年,她放弃了深圳的一切,回到镇上,正式接手了家里的工厂。“作为家里唯一的孩子,我觉得孝顺不是嘴上说说,是要给父母想要的东西。”



孔家与西边的邻居共用墙基

每天和父母吃住在工厂,996的模式持续了7年的时间后,工厂终于有所好转。

这时候,老房子的邻居找到他们,建议两家一起翻新房子,因为当地都是两家共用一个墙基,一起动工在手续和工程上都方便很多。



父亲很开心,孔云飞也觉得,经济宽裕一点了,又住了那么多年工厂宿舍,是时候帮助父母一起造一栋住起来舒服的房子了。

2年后,这个翻新重建工程终于结束了。街坊们惊讶地发现,孔家的老宅不仅焕然一新,还是整个镇子上从没有过的“现代别墅”。

以下为孔云飞口述。



爸爸在A4纸上手绘图纸,

两代人PK方案


我爸是个执行力很强的人,决定翻新的第二天,就递给我一张A4纸,上面寥寥几笔,清楚地画着他想象中新房的布局。

我接过来一看,发现卫生间被他安排在楼梯下,又不通风又没采光。



爸爸的图纸上有很多不合理的布局,但他的脑海里,也只有传统农村房子的样子。我立刻想到,要找专业的设计师帮忙。

找到设计师盛昊楠后,我的第一个请求就是让他快点出图纸,不然爸爸可能随时要按照他画的A4纸开工。



改建后的房子一共有300多平米,内部的格局是跟爸妈商量后才决定的,我首先让他们列了一个需求单,他们提出的要求主要有3个:

-卫生间一定要在东面;

-老人的房间要备足;

-屋檐不能比邻居高;

我都一一反馈给设计师,希望全部满足他们。



分歧主要发生在“房间多少”这个问题上,两代人之间的想法很不一样。

父母的老观念是:建房子时,房间越多越好。但事实是,除了家人会住的卧室,多余的房间最后往往会空关着,造成空间浪费。



恰好装修的那一年春节,我们一家去巴厘岛玩,我特地选了一家有自己喜欢的装修风格、舒适度高的度假酒店。

爸妈住过之后,都说非常喜欢,他们发现,原来把公共空间做大很舒服,房间只是睡个觉而已,大部分时间大家都在聚在客餐厅里。



回来之后,爸妈也就自然而然接受了“放大客餐厅、少隔几间房”的观念。最终只在二楼做了4个房间,分别是父母、奶奶、外公,还有我的。



三层的平台主要给妈妈晾晒,我们一家人也会上去晒晒太阳。天气好的时候,还能邀请朋友一起来烧烤。



房子改完,来串门的邻居们都会问:为什么一进门要放这么大的岛台和餐桌?

爸妈听了之后反而很开心,解释说这里是家里利用率最高的地方,我们一家人总是喜欢围着这个岛台,聊天、看电视、打牌。





老一辈原本不理解“岛台”的概念,现在我奶奶就特别喜欢坐在那边,觉得洗个水果、冲一下水都很方便。



坚持用原版家具,费用对父母适度隐瞒

虽然现在国内的仿品家具不少,但身边买原版的朋友越来越多。我的原则是,宁愿少买,也要买精一点,所以家里的品牌全部咬咬牙买了正版。



费用的确比较贵,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我选择先买下,等他们用得舒服了,再慢慢告诉他们。

我们家就是做制造的,其实父母很明白一分价钱一分货的道理,因此最后他们都接受了。



我爸爸很喜欢坐在窗边,一边晒太阳、一边看手机,我就给他选了可以午睡的单人沙发椅,黑色比较符合他的气质。



B&B 单人沙发

我特别喜欢沙发旁边配的球凳,有时候我坐在那个球上,跟爸爸聊聊天,好像回到小时候,偶尔还会撒撒娇。



Cassina LC4 躺椅


家里面老人多,对座椅的要求就很高,我选的椅子基本都是可坐、可躺,或者包围感很强的,让老人在坐着的时候,得到充分的休息。

Cassina Gender扶手椅

Carl Hansen & Søn Y Chair


一起聊天的时候,他们坐得舒服了,心情也好。

餐厅的墙角有一把经典的“西式圈椅”,它的设计者是丹麦的椅子大师Hans J. Wegner,据说他的灵感来自中国的明式圈椅,特别像我们家目前的状态:两代人之间审美相互融合的过程。



亲朋邻里经常来串门,肯定需要一张大的组合沙发。每次下楼的时候,在楼梯上俯瞰这个沙发的造型特别美,视觉也有一种享受。



左:Moroso 茶几 / 右:Zanotto 边几


可能因为我们家是开厂的,和一般的父母不同,我爸妈对于工业感的元素反而有亲切感,并不喜欢很奢华雍容的东西。

比如有的邻居会觉得Zanotto的茶几太简单了,但我们家人真的就喜欢它干干净净的线条感。



家具买回来用了这么长时间,父母确实感觉到用得很舒服,慢慢也就猜到了价格,也会说“好东西一定不便宜啊”!我就笑笑不说话,心里很开心。



一抬头就看见彼此的感觉真好

设计师大胆地帮我们做了很多开放式设计,让我们家多了许多人情味。中国人说,见面三分情,这句话就融在我家的3个院子和玻璃窗里。

前院是一个大天井,爸爸平时最喜欢待在这里照顾绿植、喂鱼。



水池里的假山是原来老房子的石头,设计师帮我们重新塑形,和过去的家有一个情感上的联系,一家人都觉得很温馨。



厨房正对着前院,安装了L型的大玻璃窗,这样妈妈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可以看到院子里的爸爸。有时候碰巧看到他们相视一笑,那种感觉太好了。



中庭在客厅,落地玻璃门是可以完全打开的,正对着隔壁邻居的菜地。爸爸坐在那边喝茶时,抬手就能和邻居打招呼,聊聊菜地里的家常。



后院对着一条河,视野开阔,有时候和对面的街坊挥挥手,隔岸相望也挺有意思的。



对塑料由恨转爱,专门为奶奶挑选经典塑料椅

我10岁的时候,就跟爸爸一直待在他的注塑工厂,生活被塑料包围了,朋友都开玩笑说我“五行缺塑料”。

成长过程里一直特别讨厌塑料,觉得又低端、又不环保。回想起来,这背后其实也是对父母事业的不接纳。



回来接管工厂后,我有意识地去找寻很多好的塑料设计,看法产生了很大变化。美国的工业设计师Karim Rashid被称为“塑胶诗人”,他让我发现原来塑料也可以又漂亮又高级。

这次装修也给家挑选了几把塑料椅,比如专门为我奶奶选的贝壳椅。



奶奶平时在家很爱坐着看电视,她的臀部很宽大,普通的椅子坐得不够舒服,但是这把椅子造型丰满,而且有包围感,特别适合她,坐起来稳扎稳打的感觉。

椅背上的水墨花纹感觉就像一个中国的老者,和我奶奶也特别配。



强大的耐心+高情商沟通

与父母一起装修的终极秘诀


两代人一起装修,矛盾是不可避免的。在装修的两年里,中间也经历了一波三折,我一直在调整心态,不断找寻与父母沟通的方式,有3个技巧可以分享给大家。

首先,对话时要尽量用他们的语境,类似风格和美感这样的抽象字眼尽量少说。明知道父母和我们的审美一定存在代沟,沟通的时候就换一个方式去聊。



我的经验是多谈一些实际的、父母能够明白的东西。比如可以问问颜色、板材,要多少储物空间?台面要多高?吊灯能照多大面积?够不够亮,方不方便擦灰等等。



有一次我们在院子里聊天,爸妈看到树上的鸟窝感叹生命的延续,觉得这个画面很美。

我突然意识到,其实爸妈对美的感知也是很敏锐的,并不比年轻人差。只有在真正放松下来的时候,才会自然地表达出来。



第二,先解决情绪,再解决问题。

当时在施工的时候,我爸爸一直很不满意玄关的设计,觉得为什么要有一堵墙挡着自己,进门还得绕一下,我没有把他的不满放在心上。结果有一天,他找了个工人直接把玄关给砸了。



事情发生后,我和设计师先安抚了他的情绪,把这件事晾在一边,暂缓处理。

等到房子差不多建好了,我对爸爸说,你看现在门口都没有换鞋的地方,好像挺不方便的,要不我们砌一个玄关出来试试看,你要是觉得不好,还是可以拆掉。



玄关重新建好后,爸爸看到既可以坐着换鞋,也有柜子能储物,确实很实用,也就接受了。



最后一点是关于费用,我的方法是不要先提价格。

我爸妈这么多年一直住在工厂,对装修没有什么概念。他们觉得装修花个二三十万就够了,但其实最后总共花了300多万,一直到最近,他们才大概知道这个数字。



我曾经和很多人一样,抨击、嘲讽中国乡镇的土气。

但现在觉得,与其抱怨,不如从我做起,让自己的家变得美一点,让所在社区的邻居感受到设计的力量,大环境的改变需要每个人的努力。

希望十年后,邻居们的家都比我家更漂亮,整个乡镇的视觉看起来也更和谐。
网编:睿文

鲜花(15)

鸡蛋(0)
40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我爱我家】【温馨居家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