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89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中方出手治理澳洲葡萄酒 澳洲官员:毁灭性打击(图)

新闻来源: 观察者网/环球网 于2020-11-27 21:40:28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称,这一关税给澳洲葡萄酒行业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中国商务部今天“出手”,调查机关初步认定,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葡萄酒存在倾销,决定从明天起采用“保证金形式对上述产品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其比率将在107.1%至212.1%之间浮动。



据外媒报道,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翰回应称,这一关税给澳洲葡萄酒行业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他说,“今年以来,中国对澳大利亚一些行业的贸易制裁所产生的累积影响,确实让人觉得这些行动是由于或应对一些其他因素而采取的。”

此外,澳洲农业部长李特普鲁德(David Littleproud)周五表态称,澳大利亚不会因为贸易威胁而对其政策立场进行妥协。

他说,“这是任何政治派别选出的澳大利亚政府要做的事情。我们永远、永远不会妥协任何这些价值观和原则。我们是一个主权国家,我们希望得到一个主权国家的尊重。”他引用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的名言称,“我们不会转弯。”

法国媒体报道称,北京出手打击澳洲葡萄酒的消息被证实后,澳大利亚最大葡萄酒出口商之一,富邑葡萄酒集团(TWE)的股价暴跌逾11%。该公司最初暂停了交易,然后确认将暂停交易直至下周二。

澳大利亚葡萄和葡萄酒协会的CEO巴蒂格林说,中国加征的这一关税将使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商处境艰难。他表示,“中国市场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大市场,但我们的一些主要竞争对手,尤其是来自欧洲的竞争对手,(现在)获得了100%至200%的关税优势,这将使竞争变得非常困难……这不会是好事。”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注意到,中国于今年8月18日宣布对澳大利亚葡萄酒进行反倾销调查,原定调查要进行一年才有结果。

澳大利亚每年向中国出口价值10亿澳元的葡萄酒。《悉尼先驱晨报》指出,澳大利亚占据中国最大的进口葡萄酒市场份额,有许多生产商的生意,是专门出口葡萄酒到中国。

法新社记者在今天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提问:“关于中方针对澳大利亚进口葡萄酒实施的反倾销措施,这一决定完全是出于贸易方面的考虑吗?还是与中澳双边关系趋于紧张有关?”

“我和我的同事已经多次回答了关于中澳两国间贸易的问题。”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答,“中方主管部门依法依规对外国输华产品采取相关措施,符合中国法律法规和国际惯例,也是对中国国内产业和消费者负责任的行为。同时,相互尊重是各国间开展务实合作的基础和前提。澳方应切实秉持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原则处理两国关系,多做有利于增进中澳互信、符合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精神的事,为两国务实合作创造良好条件。”

新加坡《联合早报》指出,中国已先后对澳洲牛肉、葡萄酒和大麦等商品施加进口限制。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近日对华释放善意,但中国舆论并不买账,认为堪培拉只是迫于近期国际政局变化和经济压力,才在对华言论中“画风突变”。中澳关系继续僵持,北京也未放宽对澳经济制裁。

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朱锋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比起改善中澳关系,澳总理莫里森的发言更侧重于回应澳洲国内舆论的批评声浪,还没有证据表明澳洲政府对华态度发生转变,因此中国方面“不必太当真”。

中方对澳葡萄酒实施反倾销措施 澳学者:中方“这一课”将响彻全球


中国商务部27日发布公告,裁定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相关葡萄酒存在倾销,中国国内相关葡萄酒产业受到实质损害,且倾销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决定自本月28日起采用保证金形式对相关产品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价值数十亿澳元的澳中贸易纷争进入危机四伏的新领域。”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27日这样评论。澳最大上市酿酒企业富邑葡萄酒产业有限公司当天的股价应声下跌,降幅超过11%。澳贸易部长伯明翰抱怨中方裁决“极不公平”,并声称这背后可能出于其他目的。中国商务部27日强调,这是严格按照中国相关法律法规和世贸组织规则进行调查后作出的初步裁定。

保证金比率为107.1%至212.1%


今年8月,中方决定对澳葡萄酒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调查范围是装入2升及以下容器的进口葡萄酒。商务部27日的消息显示,针对各企业收取的保证金比率不同,被抽样公司和其他配合调查企业的比率范围在107.1%至169.3%之间,其他澳公司的比率则为212.1%。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认为,保证金的作用相当于“关税”。“中国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很大的市场,然而现在,来自欧洲等地的主要竞争对手已经有了100%至200%的税率优势,这令我们的竞争力变得非常困难。”澳葡萄与葡萄酒协会首席执行官巴塔格林说。

《悉尼先驱晨报》称,尽管这只是初步裁定,而且根据最终调查结果,进口经营者缴纳的保证金存在退回的可能性,但澳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这项措施将对葡萄酒生产商造成“严重影响”。一名上海进口商称,将暂停进口澳葡萄酒至少3个月,因为保证金数额令经营无法维系。

巴塔格林称,由于自本月早些时候中国海关加强了检测和审查程序,现在全中国的港口已经堆积数百个澳葡萄酒集装箱,他尚未听说近期有哪个澳葡萄酒产品得以清关。“我从不记得哪一年像今年这样,这是我们在如此重要的市场上面临的最大挑战。”巴塔格林说。美国彭博社称,从去年10月至今年9月,价值12亿澳元的葡萄酒进入中国市场,占出口总额约40%,排名第二的美国市场进口约4.3亿澳元的澳葡萄酒。

27日,莫里森政府与葡萄酒行业举行紧急会议,讨论如何应对。中方表示,各利害关系方可在10天内向调查机关提交书面评论意见。澳贸易部长伯明翰27日形容,本国葡萄酒产业将受到“致命打击”,中方裁决“极不公平、不合理、不正当”,澳大利亚将寻求世贸组织介入。他声称,中方接连对澳大利亚产品实施制裁,令人怀疑背后有其他目的,即中国利用经济压力来迫使澳大利亚改变对华为、外国干涉、国家安全等问题的立场。《悉尼先驱晨报》说,这是伯明翰作出的“最强硬表态”。

澳农业部长利特普劳德27日否认有关倾销的说法,并称澳葡萄酒因其高品质“在中国和全球范围受到欢迎”。他强调,堪培拉“不会屈服”。彭博社引述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研究员布拉克斯兰的话说,中国政府的最新行动表明其下定决心要给澳方“上一课”,且“这一课”将响彻全球。

令人迷惑的“愉快共存”

在27日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有外媒提问中方的最新举措是否与中澳关系趋于紧张有关。发言人赵立坚对此表示,中方主管部门依法依规对外国输华产品采取相关措施,符合中国法律法规和国际惯例,也是对中国国内产业和消费者负责的行为。“中澳之间确实存在一些贸易问题,但均属于正常范畴,不存在澳媒炒作的中国发动贸易战的情况。”聊城大学太平洋岛国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于镭27日对《环球时报》说。

路透社27日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显示,2019年澳大利亚对华出口总额高达1040亿美元(双边贸易额大约1580亿美元),断绝与中国的贸易关系将损害澳经济,后者的牛肉、大麦、煤炭出口近来已遭受严重影响,而中国可以轻易找到可替代的供应来源。截至目前,作为澳最大规模出口产品之一的铁矿石尚未受影响,液化天然气亦是如此。

对于中澳之间的贸易摩擦,西方媒体一贯将其与两国外交关系紧张联系在一起,将中方的正当举措称为“惩罚性”措施。路透社27日列出两国矛盾“时间表”,称2018年由于澳大利亚成为首个公开禁止华为参与5G网络建设的国家而导致与中国关系恶化,今年,堪培拉要求对新冠病毒起源开展调查加剧了关系紧张,此后,双方进行“针锋相对的报复活动”,包括澳突然搜查中国记者在澳住所、从中国撤出部分记者,以及中方对澳出口产品实施一系列限制措施等。

本周一,莫里森转变调子说要与中国“愉快共存”,并强调在与美国的“持久联盟”和与中国的“开放、透明和互利关系”之间,澳大利亚不应该被动做出选择。香港《南华早报》26日说,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样的表态说明澳方试图在两头下注,“不够真诚”,但也有人表示,这将有助于修复与中国的贸易关系。悉尼科技大选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罗震认为其讲话中的双重含义、尤其是再次强调澳美同盟关系的表述“令人迷惑”。

澳前外长鲍勃·卡尔日前对媒体表示,在没有首先告诉北京的情况下要求调查新冠病毒起源,以及将“反华狂热分子”纳入堪培拉的澳中关系国家基金会,都是澳政府做出的反华姿态。他认为,鉴于澳曾在对华交往中摒弃“外交”做法,莫里森做出的“更放松表态”值得欢迎,“这抓住了将对华关系视为一种不可替代的经济机遇的现实”。

堪培拉需要付出“巨大努力”


于镭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尽管澳大利亚目前的经济形势非常不理想,但其国内的政治格局没有出现明显变化,主流社会依然认为要配合美国遏制中国。他表示,澳大利亚要争取中国市场,必须拿出切实行动,“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要区分开来,但两国政治关系的改善肯定有利于深化经贸领域的合作”。“希望澳方多做有利于中澳互信与合作、符合中澳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精神的事,为推动中澳关系重回正轨提供条件。”赵立坚27日表示。

澳大利亚战略顾问凯蒂·豪近日在美国《外交学者》网站撰文称,2012年澳中建交40周年时,澳大利亚首任驻华大使斯蒂芬·菲茨杰拉德曾深入思考两国关系增长潜力。他表示,澳大利亚需要将对华关系的视线投向经济之外,以发展一种多层面的双边关系。“这将有助于得到我们需要的通道和清晰的声音,”他当时说,“那是一种成熟关系应有的样子,一种良好的政治关系将取决于保持那种交往强度。”然而,2020年澳政府一直没有能力发展这样的对华关系。莫里森政府仅关注对华关系的经济层面,这跟澳和其他地区伙伴之间的关系形成鲜明对照,同时也严重影响了对华出口。

在鲍勃·卡尔看来,堪培拉需要在外交领域付出“巨大努力”才能恢复与中国的关系,并且需要化解双方过去几年来的“摩擦和失控的言论”。凯蒂·豪认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为重启中美和中澳关系提供机遇,但对澳决策者、经济学家和出口商来说,同时与中美保持稳固关系将继续是一个长期挑战。
网编:睿文

鲜花(12)

鸡蛋(0)
8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经济观察】【谈股论金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