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3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川普失利下台 他的欧洲右翼小弟们有多失望?(组图)

新闻来源: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于2020-11-27 11:26:5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特朗普在2016年的当选,一度给了欧洲一些右翼政府极大的希望,他的种族主义言论和随心所欲的政治风格在那里受到了欧洲本土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运动的欢迎。特朗普不仅是全球右翼政府的精神偶像,他也为他们提供了某种程度上的精神支援:特朗普派了他的一位老朋友,珠宝大亨戴维·康斯坦出任布达佩斯大使,后者令匈牙利总理欧尔班过得滋润;而特朗普的驻德国大使理查德·格伦内尔甚至曾经公开表示他计划“赋权”整个欧洲的右翼势力,从而激怒了德国政府。

如果特朗普得以连任,包括波兰、匈牙利、爱沙尼亚、斯洛文尼亚等多个国家的右翼政治势力势必士气大振。但特朗普连任失败,尽管不情不愿,大选结果揭晓后,他还是一步步走在了从白宫退场的路上。

而随着美国大选逐渐尘埃落定,曾经视特朗普为骑手的那些欧洲右翼领导人,有的死抱特朗普大腿,有的已经见风转舵,他们各自不同的表现颇有精彩之处。



拒不接受事实派

大多数欧洲领导人在11月7日那个周六都在祝贺拜登赢得美国总统职位。而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出生和长大的东欧高寒国家斯洛文尼亚的总理亚内兹-扬萨(Janez Janša)却没有。

相反,扬萨(Janez Janša)成为第一个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公开宣布唐纳德·特朗普获胜的国家领导人。他还攻击了美国媒体,在推特上说:“只有美国媒体宣布拜登获胜,官方机构并没有宣布了获胜者,特朗普已经提出申诉,法院甚至还没有开始裁决。”



反移民的保守派人士扬萨是欧洲民粹主义者之一,他在大选前支持特朗普。早在计票结束前,当特朗普在推特宣布自己获胜时,扬萨甚至为特朗普加油。

坚定支持派

爱沙尼亚内政部长马赫-赫尔梅(Mart Helme)与儿子财政部长马丁-赫尔梅(Martin Helme)坚持认为美国大选被操纵,哪怕被迫辞职也在所不惜。

11月8日,爱沙尼亚内政部长、极右翼的爱沙尼亚保守人民党(又称EKRE)副领导人马赫-赫尔梅表示,拜登是由“国家”选举产生的美国总统,其儿子亨特-拜登是腐败人物。



马赫在爱沙尼亚电台每周日播出的一档广播节目中,与他的儿子、EKRE领导人、爱沙尼亚财政部长马丁-赫尔梅和该党欧洲议会议员贾克-麦迪逊一起讨论了美国大选的结果。他们认为美国大选结果是伪造的,他们在广播中毫无根据地表示:“这是一场被操纵的选举。”

马丁说:“在我看来,毫无疑问,这次选举是被操纵的,我认为所有正常人都应该大声反对。如果选举可以如此粗暴、如此明目张胆、大规模地被操纵,那么谈论任何一种民主或法治都没有意义。”

马丁还说:“如果这次选举后如果特朗普被赶下台,那么宪法在美国将不再适用。”爱沙尼亚保守人民党是一个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2015年首次进入爱沙尼亚议会,获得7个席位。在2019年的选举中,该党的席位增加了一倍多,目前拥有19名议员。随后,该党受邀与民粹主义倾向的中心党和中右翼的伊萨马党组成本届政府。该党的主要人物多年来因使用排外主义、种族主义的言论而引人注目。

然而爱沙尼亚总统柯斯迪·卡留莱德(Kersti Kaljulaid)与总理朱里-拉塔斯(Jüri Ratas)则采取了截然相反的态度,他们在推特上热烈祝贺拜登和哈里斯当选,强调美国的选举是公平、自由和透明的,并期待继续与美国开展强有力的合作。

因此马赫等人周日的公开言论让爱沙尼亚非常尴尬。这个拥有130万人口的前苏联小共和国,是欧盟和北约成员国,也是华盛顿的坚定盟友。总理拉塔斯随后在脸书上敦促两人停止发表未经证实的言论,他认为这些言论损害了爱沙尼亚和美国的双边关系。

周一马赫宣布辞职,他对公共广播公司ERR说:“我决定辞职,我无法在忍受媒体的诽谤和谎言,我已经累了。我觉得我没有做任何会危及爱沙尼亚安全的事情。我没有说过任何美国媒体、美国自由媒体没有说过的话。”

见风转舵派

欧洲的民粹主义者在欧盟内部几乎没有朋友,但他们有匈牙利总理维克托-欧尔班(Viktor Orban),他和他们一样对移民、独立媒体和异议不屑一顾。欧尔班领导着这些欧洲民粹主义者,他称特朗普为朋友,并预测特朗普会连任。但欧尔班也同时做好了特朗普不能连任的后手准备。

欧尔班在9月表示,特朗普成功连任是他的“A计划”,他认为民主党的外交是建立在“道德上的帝国主义”基础上的。他还曾表示,如果拜登担任总统,美国的开放程度和支持率可能低于特朗普。这位自2010年起就开始执政的匈牙利总理曾经与拜登担任副总统时的奥巴马政府发生过冲突。



但是当拜登宣布自己获胜后,欧尔班还是向拜登表示了祝贺。据匈牙利的媒体官员在一份声明中说,由于新冠疫情及其导致的经济疲软,欧尔班可能在2022年的选举中举步维艰,因此他选择在一封信中向拜登表示祝贺。

匈牙利国家通讯社MTI报道了欧尔班信中的内容:“请允许我祝贺你的总统竞选取得成功。我祝愿你身体健康,继续成功地履行你超乎寻常的责任职责。”

谨慎观望派

特朗普与2016年当选以来,与波兰的执政党之间的关系尤为密切。

今年6月,距离波兰总统选举仅有几天时间,杜达在竞选期间拜访了特朗普,不仅得到了美国领导人的大力支持,还是成了美国政府首次放宽疫情限制以来,首位访问白宫的外国领导人。

他们培养的密切关系使波兰确保了美国在其领土上的军队数量,而波兰对美国的回报是支持美国的中东政策,优先将美国作为其军事硬件的供应国,并提议以“特朗普堡”作为主要军事基地的名称。



与此同时,拜登却以最强烈的措辞谴责波兰大搞“LGBT禁区”的政策,他在推特上宣称:“LGBTQ的权利是人权,所谓‘LGBT禁区’在欧盟或世界任何地方都没有立足之地。”

专家认为,杜达领导的法律与正义党(PiS)现在正努力消化特朗普连任失败的影响,并对波美关系的未来感到紧张。

波兰前驻美大使告诉法新社记者:“波兰将失去特权伙伴的地位,法律与正义党和杜达总统都很担心,他们不知道拜登的新政府将如何对待他们。”

大使还透露,法律与正义党对于在国际舞台上失去这样一个强大的盟友感到非常不高兴。他们觉得自己在欧盟内部被孤立,而这都是因为特朗普。

这些紧张心理反映在了波兰总统杜达周六发出的一条措辞奇怪的推文中。当世界其他国家庆祝拜登获胜时,杜达祝贺他的竞选活动,而不是说他胜利,认为事情仍在进行中。

他在推特上写道:“祝贺拜登在总统竞选中获得成功。在我们等待选举团提名的同时,波兰决心与美国保持高水平和高质量的战略伙伴关系,以建立更强大的联盟。”

与此相反的是四年前,杜达曾在特朗普胜选后,很快赶来向他送上“最热烈的祝贺”。

而波兰国家广播公司TVP对拜登胜选也是讳莫如深,不是称他为当选总统,而是称其为“被美国媒体称为总统大选赢家的政治家”。

拜登的上台对欧盟救济和民粹主义的影响

随着拜登的胜利,欧洲地区的民族主义者开始进入防守状态。在今年波兰总统选举中,杜达的对手、欧洲议会左翼议员罗伯特-比德隆说:“他们失去了一位与他们价值观相同并传播反自由主义的亲密盟友,特朗普效应不会再起作用了,因为他自己现在就是个失败者。”

白宫的变化正值波兰和匈牙利与欧盟其他国家陷入对峙之际,因为欧盟集团要求,接受欧盟财政援助要以尊重法治为条件。这样的规定将迫使匈牙利和波兰收回对其法院和政府媒体的清算,才能换得欧盟援助他们建设公路、火车和学校的资金。

代表荷兰的欧洲议会匈牙利籍议员卡蒂-皮里(Kati Piri)说:“真正发生变化的是,自由主义大国现在感觉到了力量。在过去的几年里,许多欧洲领导人并没有站出来对抗这些独裁者。现在我感觉这种情况不会再发生了。”

几位曾在拜登担任副总统时与之共事的前美国官员和顾问表示,他们预计拜登的政府将大幅转变美国的政策,并在该地区采取更积极的态度。

民主党党鞭、参议员迪克-德宾(Dick Durbin)说:“我完全相信,拜登将重申我们在民主规范和人权方面的共同价值观,这将是一个相当大的变化。”

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主席、曾在奥巴马时期担任美国驻北约大使的伊沃-达尔德(Ivo Daalder)补充说:“持有民主价值观和对法治的承诺,将是与华盛顿保持良好关系的基础条件。”

拜登过渡团队的一位发言人在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拜登的承诺,即将民主重新列入全球议程。

在特朗普的治下,美国对匈牙利总统欧尔班的亲信原本要进行的制裁一直未能落地,而拜登在竞选时把匈牙利描述为欧洲的极权主义政权之一,但是目前他也还没有表示是否会继续实施这些制裁。

与匈牙利不同,因与俄罗斯接壤,波兰将莫斯科视为生存威胁,而美国则是其安全的保障者,特朗普增加了在波兰本土的美军数量。

华沙智库波兰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德布斯基表示,无论谁入主白宫,波兰和美国都有许多共同利益。

德布斯基说:“在拜登政府下,波兰最初可能会作为纠正特朗普的一切影响的政策的一部分,但从长远来看,这个状态会在美国重新评估自己的利益后改变。拜登毕竟说过,他是一个统一者,而不是分裂者。”

爱沙尼亚甚至比波兰更容易受到俄罗斯的影响,这就是为什么在马丁对拜登大放厥词之后,该国总理要求这位出言不逊的内政部长辞职,因为马赫所代表的极右翼政党仍然是执政联盟的一部分。

而斯洛文尼亚总理扬萨被问及是否担心他断言特朗普胜利的言论,会损害与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的关系时,扬萨只回答说:“对不起,先生,但你不能说服我。”

欧洲议会成员、前斯洛文尼亚防长克莱门-格罗塞利(Klemen Groselj)表示:“扬萨本来期待着获得巨大的回报,只是他的算计最后被证明是误算,他的这种言论对于我们与美国的关系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1)
1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