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85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陆媒:中国欠美国1.6万亿美元,这可怎么办?(组图)

新闻来源: 财主的阵地 于2020-10-23 14:12:29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看题目,你可能觉得我写错了。 众所周知,中国持有1.1万亿美元美国国债,是仅次于日本的美国海外最大债主,只有美国欠中国钱的事儿,哪有中国欠美国这么一大笔钱的事儿?



 然而我并没有写错。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当地时间2020年8月13日,美国田纳西州众议员马克-格林(Mark Green)、亚利桑那州参议员玛莎-麦克萨利(Martha McSally)和田纳西州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在众议院发起一项议案,要求中国偿还美国两万个家庭超过1.6万亿美元的历史主权债务,下图即为玛莎的推特声明。



 你可能会无比惊讶,中国啥时候欠过这么一笔巨款了?难道美帝又在造谣? 此事真的是说来话长。 清朝灭亡前夕,忽然认识到现代化的重要性,于是掀起了全国修铁路的热潮,但你知道的,为了应付以前的赔款以及官僚系统支出,政府一直都没钱。 1911年,为了修建湖广铁路,在当时邮传大臣盛宣怀主持下,清政府通过美、英、法、德四国银行发行债券,借款600万英镑(当时英镑是金本位,这笔钱相当于44吨黄金),年息5厘,每年支付一次利息,40年到期归还本金,本息偿还的最后期限是1951年。



 你懂的,就在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满清嗝屁。 1913年,面对满清留下的烂摊子,袁世凯的北洋政府捉襟见肘,于是在1913年向英、法、德、俄、日五国银行发行“黄金融资债券”,借款2500万英镑(约合黄金182.5吨),史称“善后大借款”。这笔借款年息5厘,每年支付利息2次, 47年到期,名义上需要偿还至1960年。



 这两种债券,海外存世量颇大,二手货网站上,经常可以见到它们,而所谓的1.6万亿美元的欠债,就是这两个债券的事儿。 有人说了,这都是什么鬼年代的事儿了,美帝现在拎出来要账,也不怕世人笑话。 比方说,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贾晋京,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认为,美国人自己就会把这个事儿当个笑话……



但我想说的是,这事儿可不仅仅是个笑话,尤其在当今的中美关系之下。

注意看这两种债券,题目上都有“Chinese Government”字样,这意味着,是当时中国政府名义的借款,只要自认为继承中国这一国际政治主体的合法政府,都有义务偿还这笔债务。

无论是袁世凯之后的北洋政府还是后来的民国政府,对这两笔债务都是认账的,“湖广铁路债券”一直按时付息到1930年,而“黄金融资债券”则偿还至1939年,后来都因战争原因,无力偿还而暂停支付。

干嘛还要偿还这些债务?
是北洋政府的那些军阀头子们傻,还是后来南京国民政府傻?
他们当然都不傻!

在西方资本市场,对于以国家名义的借款,有严苛的要求,就是它必须承认以往的政府债务,按时支付本金利息,历史债务处理干净,才有资格到市场上去借新钱。

否则的话,像西方的政府,随时会因为选举而上台下台,一个新政府上台了,就不认旧政府的债务,这像什么样子嘛?!

当然,新政府可以不承认旧政府的债券,那也行,相当于新政府“自绝于”西方资本市场,那等你什么时候想来资本市场借钱,对不起,以前的政府债务,连本带利,你还是要还……

有个很好的“前车之鉴”,是苏联。

1918年苏联成立后,革命导师列宁同志,很霸气地签署了《取消所有国内外债务令》,宣布拒绝偿还沙皇时代的政府债务(大约185亿金卢布),这一结果直接导致了苏联内战爆发。

1918-1922年,多个债权国派出货真价实的干涉军,支持反苏的白军,与苏联红军开展长达4年的内战,要不是有托洛茨基这样的军事狠角色,新生苏联几乎被掐灭。就在战争初期,导师列宁差点儿顶不住,给西方喊话说,你们承认苏联,我就给你们还债。

可惜,当时的欧洲联军和白军觉得胜券在握,拒绝了导师的主动投降行为。

苏联稳定下来之后,开始和西方谈判,要求西方赔偿内战损失395亿金卢布,然后才会考虑偿还185亿金卢布的债务——双方的谈判,自然是不欢而散。

苏联的工业发展急需资金,但就因为沙俄债务问题,始终无法从西方获取资金,只能依赖于私人渠道或者个别“友好国家”(主要是德国和捷克)借款,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期。

1980年代,苏联与西方开始缓和关系,再次希望在西方资本市场发行债券。但是,沙俄最重要的债权人法国,就重提沙皇俄国时期的债务——1990年10月,苏联与法国达成协议,愿意偿还一部分债务。

你懂的,协议刚达成一年之后,苏联就嗝屁了。

但是,继承了苏联国际地位的俄罗斯,承认了这份协议,1997年,俄罗斯最终偿付了这笔由沙皇政府欠下的4亿美元外债,时隔80年之后,那些债券持有人得到了部分偿付。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新政府也和当年的革命导师一样,霸气宣布,拒绝偿还以前政府所欠下的所有债务,这当然包括“湖广铁路债券”和“黄金融资债券”。

前几十年,我们不怎么和西方打交道,也不需要到西方资本市场上融资,这些债务,就好像真的不存在一样——但,这些债券及相关债务问题,却一直都亘在那里,并未主动消失。

具体到不同的债权国,也有不同的情况。

二战中德国和日本战败,本身面临赔款,扯不清楚,也就没法追债了;俄罗斯变成了苏联,为和沙俄划清界限,也不怎么考虑追债,法国人借款数额小,更不怎么在乎——只有英国和美国,没有以上这些问题,自然还是坚持“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在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之前,台湾的民国政府,自认为才是中国的合法政府,他们当然不会否认这两笔债务,但肯定也不想当冤大头,所以就一直拖着,拖到了1990年,眼看着“收复”大陆无望,干脆发表了一份声明:
“台湾搁置偿还一切旧债务,直到收复大陆为止。”

当主流国家都认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的合法代表之后,再加上中国开始改革开放,有了想从西方资本市场借钱的想法,追债的事情自然就来了。

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后,美国有300多个当年债券的持有人,向阿拉巴马州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联合诉讼,要求中国政府偿还这些债券的本息2.2亿美元。

1982年9月,法院判决原告胜诉,要求中国政府,连本带利赔偿4131.3万美元。

要知道,刚刚建交的中国和美国,关系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蜜月期”,时任美国总统里根,才不想因这点儿屁事而影响和中国的关系,所以他授意美国司法部,给予了中国政府对这笔债务的“国际豁免权”——随后,中国政府在美国提起上诉,并在白宫的帮助下获胜,还债的危机才得以化解。

关于英国人所持有的债券,就在中国和英国就香港问题达成协议后,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就向中国提出,要求偿还“湖广铁路债券”和“黄金融资债券”中涉及英国的资产,并扬言如果拒绝偿还,中国将失去进入英国金融市场的权利。

注意,当时的中国政府,可并没有把这个事儿当笑话,而是与英国政府及债权人认真谈判,双方都做出理性让步,最终达成2350万英镑的和解协议,英国债主的事儿,也算解决了。

美国重提这两种债券的问题,始于2004年。当时,有个叫做美国债券持有人基金(American Bondholders Foundation,简称ABF)的组织,根据他们的测算,美国人当时大约认购了这两种债券的1/4,而且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大量接手这两种债券,现在是这两笔债务的最大债权人。

2004年的时候,ABF就向纽约法院提起诉讼,他们还声称,考虑到将近一百年的利息累积、通货膨胀以及赔偿费用,美国目前存有这两批中国债券,价值1.83万亿美元。

当时的美国小布什政府,以反恐为核心国策,中美关系依然处于较好时期,这事儿自然就没闹出什么大动静。

但是,到了2019年,美国民间注意到特朗普政府与中国的关系急剧恶化,ABF及时地重提这笔债务,并且经过更详细的测算,认为美国大约有5000名债权人,加上利息、通胀以及赔偿费用,中国政府需要支付的债务总额度应该在1万亿美元以上。

到了今年这三位政客嘴中,就变成了2万名债券持有人,总额度1.6万亿美元——至于债权人为什么由5000人变成了2万人,具体可以参见我文章末尾附上的一个投资小故事。

要知道,为了选举利益,现在的特朗普政府,急于找到任何可以攻击乃至伤害中国的靶子。当这两种债券所涉及的赔偿,已经由美国民间转到了国会议员那里之后,接下来的思路,有很大的可能,会被特朗普这样的“真流氓”政府,用来作为对付中国的工具——更何况,特朗普还一直在嚷嚷着,要就新冠疫情向中国追债……

对于疫情爆发之类的问题,国际上素来有“主权豁免”的做法,所以所谓的新冠疫情追债,更像是威胁和竞选策略,但这两种债券的追债(当然,1.6万亿美元这个数字的水分可能太大了点),可不仅仅是笑话,而是西方关于政府债务追溯的惯例……

在中美关系不断恶化的今天,如果美国法院正式判决中国政府需要为这两种债券支付资金,接下来的事情,那可就不是一点点的麻烦了。

------分割线------

讲一个投资故事。

在美国资本市场,最著名的两个人,大概要算巴菲特和索罗斯,而在欧洲资本市场,最著名的一位历久弥坚的投资者,名叫安德烈-科斯托拉尼(Andre Kostolany)。

某种程度上说,科斯托拉尼可以算是巴菲特和索罗斯合体,一方面他像巴菲特一样坚守价值投资思维,另一方面他也会寻找一些很高赔率的投机机会,他一辈子的投资也无比成功。

比方说,1989年,当戈尔巴乔夫与里根多次会面的时候,科斯托拉尼就推断,苏联很可能会向西方国家借款——苏联要想向西方资本市场借钱,那么它首先就要解决沙俄时代遗留的政府债务问题。

要知道,早在1918年2月3日,苏联已经发布过命令,拒绝承认沙俄政府欠下的一切内债和外债,这导致沙俄时代在西方资本市场上信誉良好且广受欢迎的政府债券暴跌——现在,70年都过去了,这些债券的价值几乎跌到了不值一文,而且交易所也不再交易这些债券。

科斯托拉尼发动自己身边的朋友,以极其便宜的价格大量收购沙俄时期的政府债券。

到了1997年,科斯托拉尼的预想实现了,因为俄罗斯想在欧洲发行20亿美元债券,虽然苏联都已经变天了,但继承了苏联国际地位的俄罗斯,为了能在西方资本市场借到新的钱,承认了苏联时代和沙俄时代的外债,那些面值500法郎的债券,按照6折的本金得到了偿还(也就是300法郎)。

科斯托拉尼买入这些债券的平均成本是5法郎,这意味着,他获得了60倍的利润。

现在,你该明白了,为什么2019年的5000名中国历史债券的持有人,到了2020年,就迅速就变为20000人了?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28)
85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