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0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大学生情侣自杀内情 家长不信孩子为几千元自杀(图)

新闻来源: 封面新闻 于2020-10-22 8:50:49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封面新闻记者 宋潇 刘虎 实习生 王岚

“爸妈,我这个月发了3500元,给你们一人转了1000元,剩下的我足够花。”薛涛手机上至今还保留着女儿薛红发来的“道歉”信息,电话那头,他叮嘱女儿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时不时询问钱还够用吗?

两父女的聊天,围绕一起7000多元的网络贷款展开。那是薛红第一次向父亲坦承,自己有一笔网络贷款,但是已经还清。此前,薛红被父亲发现有网贷还款信息时,曾撒谎说是为了给男友母亲治病。

2020年10月5日,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大三学生薛红和男友陈宇从江苏一家实习的工厂从跑出来,5天后,两人被发现在酒店烧炭自杀,在现场的背包中,警方还发现了一封遗书,遗书中的内容透露“生活好累,我太失望了。”

10月20日,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陈宇的父亲陈雄和薛涛都纷纷表示,对两人的死因希望能够重新调查,并且明确表示不接受学校和实习工厂的处理意见。但对于两人生前所欠的网络贷款,各方却众说纷纭,此事一再陷入谜团之中。



薛红的毕业生自荐书

大学情侣实习期间自杀:

女生曾为男生借钱还债

收到女儿已经死亡的消息,薛涛很错愕:明明孩子7月份才去实习,怎么才过了三个月,一个好端端的学生,就会自杀?

他起初还怀疑是诈骗,便拨通了女儿学校的电话,在电话那头,学校一名负责人告诉他们,薛红和陈宇确实失踪了,并未确认是否死亡。但仅仅是“失踪”这一消息,就让薛涛和陈宇的父亲表示不解。

2020年7月份,两人以南京景煌劳务公司劳务派遣人员的身份,从甘肃白银前往南京一家工厂顶岗实习。在薛红的一份“毕业生自荐书”中还写到,对于这次实习,薛红还满怀欣喜和憧憬,希望能够在实践中不断学习,真诚希望能够为公司发展添彩。

她还张贴了自己在大学期间获得的专业证书和奖状,按薛涛的话来说,女儿特别希望通过学校给的“实习”机会,去外面看一看、闯一闯。

10月5日,也就是薛红实习后的第三个月,她和同在一家工厂实习的男友陈宇跑了出来,5天后,两人在酒店烧炭自杀。家属从警方处得知,两人从工厂溜出来后,从网上预定了3天的房间。

10月9日,酒店工作人员尝试第一次开门未果,10月10日,警方破门而入时,才发现两人已经反锁了房门,用胶带堵住了门缝。而此时,两人已经没了生命体征,卫生间里,放着两个烧炭的盆子,法医给出的死因结论是“碳氧中毒”。

两个孩子的家属,便着急赶往南京。家属在殡仪馆,见到了两人的遗体,警方告诉他们,从两人背包里,还发现了一封遗书,薛涛当时极其悲伤,看了一眼遗书,他只记得内容大致是表达“生活好累,我们很失望。”

除此之外,家属观看了监控视频发现,10月6日晚上11点过,两人出现在画面中。之后还多次从公寓中进进出出,手里提着酒、盆子,以及那个装着遗书的小黑包。据薛涛透露,他也是在女儿死后才知道,原来当初女儿说给男友母亲治病借钱是在撒谎,那2000多元,很有可能是一笔网络贷款的还款记录。



孩子给父亲的微信聊天记录

网络贷款数额不明:

女生贷款7000多元已还清

根据薛涛的描述,女儿生前有过一笔网络贷款。2020年3月份的时候,他曾为薛红的行为生过气。薛红从母亲手机上偷偷转走了3000元,而在她手机上,薛涛看到了一笔2000多元的贷款记录,他询问这笔钱的用途,薛红告诉他,是为了给陈宇母亲治病借的钱,薛涛便没再多问。

双方的聊天记录显示,在今年7月份,薛涛又接到几家公司打来的催收电话,说薛红还有网络贷款没有还清,之后,薛涛便帮助薛红还清了一笔7000多元的贷款。

7月12日,他问薛红,“还剩多少钱没有还?”薛红跟他说已经全部还清,并发来一张还款数“0”的截图,她说之前的那笔7850元的贷款已经还了,现在自己身上还留有1000元。

薛涛此时还是很心疼女儿,他叮嘱薛红“要节俭点,把钱花到有用的地方,这些钱是我和你妈用血汗换来的。”薛红跟父亲连着说了两声对不起,并表态一定会好好上班,孝敬父母,“等我挣钱了一定好好孝敬你们,再不会干出这种事情,会好好改正,好好做人。”

薛涛说,这之后,她还时刻挂念女儿在外面过得不容易,照顾不好自己,还时不时地让老婆多关心关心女儿的近况。而薛红实习一个月之后,也兑现了她的“承诺”。父女俩的聊天记录显示,8月份工资,薛红发了3500元,她给父母各自转了1000元,她说剩下的钱自己足够用。



转账和聊天记录

遗书透露“生活好累”:

男生多次向同学借钱疑牵扯“黑拳”

而与薛涛不同,陈宇父亲陈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儿子与薛红的恋情不知情,并且也不知道儿子在外面是否有贷款。他说,陈宇平时在家里是一个很“规矩”的孩子,由于是最小的儿子,陈宇受到的宠爱也比较多。

10月4日,陈雄还给陈宇发去一段在建筑工地工作的视频,但并没有太多对话。他给儿子的备注是“狗娃”,10月9日,他还给自己的“狗娃”发去一条信息,“我想你(的)很。”

而在两人自杀后,陈雄才从学校一名老师口中得知,陈宇或许也有网络贷款,数额还不小,并且很有可能牵扯“黑拳游戏”(一种带有赌博性质的地下拳击比赛)。他们从两人的同学口中,家属也得知,实习期间,陈宇向宿舍的其它几名同学借过钱,借款理由则是“给女友看病”,但每次都有借有还。

21日下午,记者就男生牵扯的“黑拳”具体是指什么情况,再次联系薛涛和陈雄,薛涛说对于这个问题,他也不是特别清楚,“都是别人告诉我们的,这个不能下定论的,我们又看不到他们的信息。”而陈雄则并未就此事作出回应。

对于二人的死因,记者从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一名相关负责人处得知,目前由于警方定性为自杀未立案,因此学校和企业正在协商解决此事。与此同时,记者也与薛涛和陈雄关于两人的恋情以及网络贷款问题,进行了对话。

封面新闻对话两位家长:

孩子不会因为几千元钱就自杀

封面新闻:在此之前,你知道他们是情侣关系吗?

薛涛:知道。其实就是大学男同学和女同学的那种关系吗,那个时候我们也没多想,后来从他们同学口中得知,两个已经在一起很久了。

陈雄:不清楚,这个我不知道,我儿子没跟我说过这个。我一直在外面打工,都是出了这件事后,才有人告诉我的。

封面新闻:有网络贷款这个信息,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薛涛:今年3月份。她从她妈妈那里转走了两三千元,我很生气,还是骂了她一下,但也不算骂,我就问她,这笔钱拿去干什么了,她说是男友母亲生病了,需要治疗,我也信了。今年7月份,我又收到自称金融公司打来的电话,说是还有钱没有还,我就问她,帮她还了,她说都已经还清了。

陈雄:没有贷款,我儿子应该没有网贷,这个情况我其实也不清楚。我们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嘛,他(陈宇)是最小的那个,平时在家里和学校挺“规矩”的。

封面新闻:目前关于两人的死因,你们作为家属得到处理结果了吗?

薛涛:没有。学校说是第三方劳务公司安排的实习,工资也是由工厂在发,他们出于人道主义,愿意给我们一家人三万元的赔偿,这个我们肯定不接受,因为既然孩子是实习期间出的问题,那么学校和工厂在管理方面是不是存在问题?

陈雄:他们就说我孩子是自杀,我们到南京去解决,警方也不立案,后面学校也迟迟没有人出面解决,还说如果不签字就不给我们看尸检报告。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10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