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3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纽时揭川普在华投资:总统税金显示在中国有银行账户

新闻来源: 纽约时报/观察者网 于2020-10-21 3:09:5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特朗普记录了中国企业追求的新思路当他对对手在中国的地位提出疑问时,特朗普总统的税金揭示了他在中国活动的细节,包括一个以前未知的银行账户。



特朗普总统在2017年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举行的会议上。特朗普先生在该国追求许可交易历史悠久。

2020年10月20日

特朗普总统及其盟友试图将民主党候选人约瑟夫·拜登(Joseph R.Biden Jr.)

参议院共和党人发表了一份报告,断言,拜登先生的儿子亨特“与一位中国商人开了一个银行帐户”,其中一部分是他与“全球外国人和外国政府”的众多联系。

但是特朗普先生自己的商业历史充斥着海外金融交易,有些涉及中国政府。他在中国从事项目工作失败了十年,在第一次竞选总统期间在中国经营了一家办公室,并与一家大型政府控制的公司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根据对《纽约时报》获得的总统税收记录的分析,事实证明,中国是仅有的三个外国国家之一,其他国家是英国和爱尔兰。特朗普先生必须列出个人资产的公开财务信息不会显示在国外账户中,因为这些资产是以公司名义持有的。金融机构的身份尚不清楚。

中国账户由特朗普国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s Management LLC)控制,据税务记录显示,2013年至2015年在中国进行许可交易时,在中国缴纳了188561美元的税款。

尽管国税局确实要求申报人报告其从其他国家/地区获得的部分收入,但税收记录并未包含有关可能通过海外帐户转入多少资金的详细信息。英国和爱尔兰帐户由在苏格兰和爱尔兰经营特朗普先生高尔夫球场的公司持有,这些公司经常报告来自这些国家的数百万美元的收入。特朗普国际酒店管理公司(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s Management)报告说,来自中国的钱只有几千美元。

特朗普组织的律师艾伦·加滕(Alan Garten)在回应《泰晤士报》的提问时表示,该公司“在一家在美国设有办事处的中资银行开设了一个账户,以支付当地税款”,这与开展业务有关那里。他说,该公司在中国设立办事处后就开设了该账户,“以发掘亚洲酒店交易的潜力。”

Garten先生说:“没有任何交易,交易或其他商业活动得以实现,自2015年以来,该办事处一直处于闲置状态。” “尽管银行帐户仍处于打开状态,但从未将其用于任何其他目的。”

Garten先生不愿透露其账户所在的中国银行。直到去年,中国最大的国有银行在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租了三层楼,这是一笔有利可图的租约,引起了人们对总统利益冲突的指控。



直到去年,曼哈顿特朗普大厦与中国最大的国有银行达成了丰厚的租赁协议。

从总统的贸易战到对冠状病毒大流行根源的倒刺,中国仍然是2020年总统大选的一个问题。他的竞选试图将拜登先生描绘成中国的“ p”,他作为副总统误解了中国日益强大的力量所带来的危险。特朗普先生还试图以过分或没有根据的断言来称呼他的对手,因为他的父亲在任期间对亨特·拜登的业务往来进行了or断。

特朗普最近谈到拜登先生的儿子时说:“他就像吸尘器,他跟随父亲到处收集。” “真丢脸。这是一个犯罪家庭。”

总统曾在一个误导性的主张中被其儿子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和他的律师鲁道夫·W·朱利安尼(Rudolph W.Giuliani)之类的替代品所放大,他说,年轻的拜登先生在2013年陪同父亲出行后以15亿美元“走出中国”许多新闻报道和事实检查网站都解释说,这个庞大的数字实际上是一家投资公司设定的筹款目标,亨特·拜登在父亲离任后获得了10%的股份。该公司确实获得了一家大型国有银行的资金支持,但目前尚不清楚筹款目标是否达到,也没有证据表明拜登(Hunter Biden)获得了巨额个人支出。

至于前副总统,他公开披露的财务信息以及他自愿发布的所得税申报表显示,他在中国没有任何收入或业务往来。但是,有充分的证据表明,特朗普先生努力加入了在美国长期开展业务的无数美国公司,而《纽约时报》为他和他的公司提供的税收记录为他们提供了新的细节。

与俄罗斯一样,特朗普在莫斯科探索酒店和塔楼项目均未取得成功,他长期以来一直在中国寻求许可协议。他的努力至少可以追溯到2006年,当时他在香港和大陆提​​出了商标申请。他出任总统后,获得了许多中国政府的批准。(总统的女儿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加入白宫工作人员之后,也因其个人业务而获得了中国商标批准。)



由中国政府批准的特朗普商标。



总统女儿的商标。

2008年,特朗普先生在广州进行了一个从未动工的办公大楼项目。但是他的努力在2012年随着上海办事处的开设而加速了,税务记录显示,特朗普先生与中国相关的公司之一THC中国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要求当年从差旅费,律师费和办公费用中扣除84,000美元。

在那儿有效地插旗之后,特朗普先生在国家电网公司(该公司是美国最大的政府控制企业之一)中找到了一位合伙人。法新社(Agence France-Presse)在2016年报道说,该伙伴关系将涉及在北京进行许可和管理开发项目。据报道,特朗普先生在他的第一次总统竞选活动中仍在追求这笔交易,但在国家电网因中国当局的腐败调查而陷入困境之后,该交易被放弃了。

从税收记录中很难准确确定特朗普先生在中国开展业务所花费的资金。记录显示,这些年来,他已经投资了至少192,000美元给五家专门为在当地开展项目而创建的小公司。自2010年以来,这些公司声称至少有97,400美元的业务费用,其中包括最近在2018年支付的一些税款和会计费用。

但是特朗普先生在中国的计划很大程度上是由另一家公司-特朗普国际酒店管理公司(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s Management)-这家拥有中国银行账户的公司-驱动的。

该公司直接拥有THC China Development的所有权,但也参与管理全球其他特朗普品牌的物业,因此无法从其税务记录中识别出其金融活动中有多少与中国相关。它通常报告年收入和可扣除费用为几百万美元。

2017年,该公司报告的收入出现了异常大幅度的增长,约为1750万美元,比前五年的总和还多。特朗普先生从公司的资本账户中提取了1,510万美元。

关于总统当年的公开财务披露,他报告了庞大的收入数字,并将其仅描述为“管理费和其他合同付款”。众所周知,该公司发生在2017年的一件大事是买断了纽约SoHo酒店的管理合同,彭博社报道这笔费用约为600万美元。

Garten先生不愿对彭博社引用的具体金额发表评论,但表示,合同买断占该公司收入的“重要部分”,其余款项与中国无关。

在中国以外,特朗普先生在他在其他国家的房地产上吸引了富有的中国买家,取得了更大的成功。他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拉斯维加斯和温哥华的酒店和大厦(以吸引中国房地产投资者而闻名的地区)已经发现了众多中国买家,并且至少有一次引起了联邦调查局的注意。

在2016年竞选期间,特朗普夫妇与赌场大亨菲尔·鲁芬(Phil Ruffin)共同在拉斯维加斯塔楼购买了11个单位,价格为310万美元。一家总部位于拉斯维加斯的金融服务公司的所有者告诉《泰晤士报》,后来,两名联邦调查局特工探访了他,询问了这笔收购背后的公司。目前尚不清楚询问的内容。



抗议者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温哥华的特朗普国际饭店和大厦外,这吸引了中国买家。

加藤先生说,特朗普组织“从未与联邦调查局联系,也不知道有任何调查。”

根据税收记录,在温哥华,特朗普先生的酒店和大厦中许多单位的中国买家帮助将该项目的许可费增加到2016年的580万美元。该项目由一家加拿大公司建造,该公司由马来西亚首富托尼·蒂亚·蒂安(Tony Tiah Thee Kian)家族控制,后者在中国和其他地区经营酒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2018年报道称,温哥华行动是与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需要安全检查有关的反情报审查的主题。

在赢得2016年大选后不久,特朗普先生报告称以1580万美元的价格将他在曼哈顿一栋大厦中的顶层公寓卖给了名叫肖彦晨的美籍华裔女商人,后者买下了该单元,该单元先前由伊万卡·特朗普和她的丈夫占领, Jared Kushner,在场外交易中。陈女士经营一家国际咨询公司,据报道与中国政府和政治精英有高层联系。

特朗普先生的税务记录显示,他报告说,2017年是他担任总统的第一年,从顶层公寓出售中获得的资本收益至少为560万美元。



特朗普在中国做生意的银行账户被发现了

(观察者网讯)美国大选进入最后两周冲刺阶段,曾曝光特朗普10年没缴税的《纽约时报》又发力,突然曝出特朗普在中国有一个“从未公开的个人银行账户”。

特朗普的律师立即回应,该账户是特朗普集团早年计划开拓中国酒店业务时,为在当地缴税所设。由于相关业务交易从未落地,账户在2015年以后被闲置,且从未有过其他用途。

《纽约时报》20日称,他们通过分析获取的特朗普税务记录,发现了一个后者在中国银行机构开设的个人账户。该账户是首次被公开,因为挂靠在“特朗普国际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的企业名下,因此没有出现在美国总统的公开财务信息中。

文章称,并不清楚账户是设在哪家中国的银行,也查不到其中的资金明细。

值得一提,特朗普仅在中国、英国与爱尔兰开设了海外账户。后两个账户的持有者是运营特朗普集团在当地高尔夫球场的公司。根据美国国税局的记录,他们每年在英国、爱尔兰的营收约数百万美元。

而上述“特朗普国际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每年在华营收仅数千美元。不过2013至2015年,该公司曾经为营业执照相关的协议在中国缴纳共188561美元(约合141万人民币)税款。

特朗普集团律师艾伦·戈尔滕(Alan Garten)回应报道称,集团曾在中国设立一家办公室以“调研开拓亚洲酒店业务的潜力”,之后在一家有美国分支的中国银行机构开户,准备扩张在华业务后用于在中国缴税。

不过,“相关的合同、交易与其他商业活动从未成型。2015年以后,这个办公室也不再运作。”戈尔滕强调,那个银行账户依然存在,但“从未被用于任何其他目的”。

《纽约时报》借这篇报道继续炒作美国大选的“中国议题”热度,带着放大镜检视特朗普集团的在华业务、在海外与美国国内同中国有关的生意往来。而这也不是美媒第一次这么做了。

今年4月,美国“政客”新闻网曾刊文称,特朗普欠下中国银行数千万美元贷款,将在2022年到期。文章宣称,特朗普在大选期间指责拜登“对华软弱”,自己却被发现与中国还有生意往来,由此质疑特朗普的立场。

中国银行随即澄清,该行在2012年交易后就出售了这笔债务,目前对特朗普集团的任何资产都没什么兴趣。“政客”最终对报道进行勘误。

有美国网民质疑,在共和党攻击拜登与中国关系的同时,《纽约时报》这篇针对特朗普中国银行账户的文章,发布时机“很有意思”,似乎有转移注意力之嫌。

还有人吐槽,特朗普“在中国交的税比在美国还多”。



9月底,《纽约时报》爆料特朗普钻税法漏洞,10年没有交过一分钱所得税,上任总统的头两年,他每年分别仅交税750美元。特朗普则以“假新闻”相否认。
网编:空问站

鲜花(1)

鸡蛋(1)
3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经济观察】【谈股论金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