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99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损失千亿 中国国造芯大败局:明星项目集体爆雷(组图)

新闻来源: 快刀财经 于2020-10-20 13:36:1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当“芯片”变“芯骗”,爆雷是必然结局。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这次被选中的,是“半导体”行业。 

随着华为制裁事件持续发酵,突围战迫在眉睫,国产造芯变得炙手可热。动辄千亿目标的集成电路产业规划、遍地开花的半导体产业园区、各地政府设立的高额补贴与奖励,声势之宏大,使得无数企业竞相涌入。

 

据统计,截至2020年9月1日,全国新设半导体企业6021家,9335家企业临时转产,21个省份落地半导体项目超140个,上半年落地项目总投资额已超3070亿元,形势一片大好。



▲图/21世纪经济报道

 

然而,事与愿违,预想中的高光时刻非但没有到来,反而深陷集体烂尾。仅一年多时间,江苏、四川、湖北、贵州及陕西共有6个百亿级明星半导体项目相继停摆,产品滥竽充数、创始人跑路、股东空手套等多种问题浮出水面。

 

当“芯片”变“芯骗”,爆雷是必然结局。

01国内造芯有多疯狂转产跟风荒唐连连

事实上,这已是“造芯运动”的第三波。

 

第一次出现在改革开放之初,国家引进数十条芯片产线,但因缺乏经验,仅有无锡742厂(后来的华晶)成为唯一成功者。

 

第二次是在世纪之交,结局同样不如人意,所有的官方项目,要么销声匿迹,要么被迫转型。

 

第三次转折在2014年,国务院印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各地政府纷纷响应,气氛推向高潮。

 

据CB Insights统计,仅排名前五的江苏、安徽、浙江、山东、上海,2020年上半年可完全追溯到的半导体项目投资金额已达到1600亿元。



▲2020年上半年江苏、安徽、浙江、山东四省半导体项目签约情况 图/智东西

 

地方上对相关产业的落地和发展,几乎是有求必应,只要造芯片就给钱,光拿补贴就能拿到手软。

 

如长电科技,2019年公司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866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29606万元,“吃补”频繁的长电科技,多年来正是依靠政府资金支撑业绩,扭亏为盈。

 

水涨船高,资本对半导体芯片的关注度扶摇直上。2020年上半年,半导体产业已经位居各行业投资同比增速之首,达到惊人的215%。



▲图/创业邦

 

躺着赚钱成了真实写照。投资机构们争先恐后地抢人抢项目,合同刚打出来,投资金额还空着就急着签字,有公司不到半个月收到了25亿元。

 

一时间,半导体芯片成了人人想分食的唐僧肉,大佬们相继下场。前有马云创立达摩院造中国芯片,后有京东刘强东高调入场,再有格力电器董明珠要花500亿进行芯片研究,以及富士康布局半导体设备。

 

比亚迪亦在今年启动了芯片项目,不惜打出“别人有的比亚迪敢做,别人没有的敢想,芯片是人造的,不是神造的”口号。



 

这些好歹还算得上本身对芯片有需求,但原本与此风马牛不相及的企业,包括建筑行业、建材批发、区块链,甚至医疗美容、跨境电商等企业也一哄而上,硬着头皮挤进赛道。

 

5月23日,先后做过水产、互联网游戏的*ST晨鑫披露公告称,将以2.3亿元现金收购芯片企业;

 

8月8日,以电磁线为主要产品的露笑科技公告称,其与合肥市长丰县人民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共同投资建设第三代半导体(碳化硅)产业园,投资总额100亿元;

 

9月8日晚间,上峰水泥宣布将投入5.5亿元进行新经济产业股权投资,投资范围主要面向半导体、芯片等行业。

 

讽刺又搞笑的是,一家名为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的机构,创始人竟写上了刘德华的名字,研究院三个副总裁分别是郭富城、张学友及黎明明(没错,正是香港四大天王)。

 

其官网显示,刘德华早年从中科大少年班毕业,之后便创立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并出任CEO(还能更扯点吗)。



 

举国芯片热下,原本为应对外部封杀而打造的壁垒,却在种种别有用心的操纵下斑驳腐蚀,一场场空手套白狼的圈钱大戏,很快在全国上演开来。

 

02投机分子大行其道百亿级项目皆烂尾 

白热化的竞争状态下,各地园区之间为求业绩,难免互相倾轧,以更优厚的条件吸引稀缺项目。

 

如2016年,全球第二大芯片制造厂格芯本已与重庆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却被成都临门一脚,半道截胡。

 

加上建设芯片门槛极高,地方政府在发展高端产业上存在局限性,又缺乏判断产业前景和团队实力的专业能力,成为投机分子眼中绝佳的“冤大头”。

 

今年7月被裁定破产的“南京德科码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德科码),其创始人李睿为便是深谙此道的套路高手,背后劣迹斑斑。

 

一切要从2015年12月说起,自恃在芯片产业有一定资源的李睿为,在南京成立南京德科码,号称与以色列TowerJazz合资,计划投资30亿美金,前景光鲜亮丽。



 

成功吸引到南京政府后,长袖善舞的李睿为又与淮安方达成合作,跻身为江苏省重大项目名单,出尽风头。

 

是马脚就会露出端倪。2016年3月,随着淮安项目的破土动工,按照原计划,李睿为需要出资4000万元,但李睿为却开始推诿耍滑,种种商讨无望,李睿为和当地关系破裂,淮安德科码停工。

 

但出局的李睿为另有后招,他马不停蹄地进行起诉,不允许淮安使用“德科码”名字,绑架政府割肉赔款,淮安德科码不得不改名为“德淮半导体”,而李睿为则顺利拿到了数百万补偿款。

 

西边不亮东边亮,在南京德科码,李睿为故伎重施。为显诚意,南京当地实缴2.5亿元,前期的工程建设费用、供应物料的费用,则全部由总包中建二局和供应商垫付,而李睿为本人,仅仅是从之前淮安的补偿款中挪出了100万,将以小博大的杠杆进行到底。

 

撒一个谎,需要更大的谎去圆。这个耍得所有人团团转的明星项目,从头到尾就是一个“三无产品”,一没技术、二没团队、三没人才,全靠引进。

 

2017年8月,南京德科码花了1800万美元购买TowerJazz的专利授权;2019年3月,又花了900万美元,用以支付TowerJazz的技术授权费,两次支付巨额技术费用,毫无疑问均由政府买单。

 

紧接着,南京德科码从全国挖来了100号人,包括原日本东芝团队,但资金流早已无法支撑。

 

内部员工惶惶不安,有不少人是携家带口来奔前程,却被拖欠了整整一年的薪水,苦不堪言,尽管政府多次补签,也是于事无补,德科码最终发布了“全体休假”通知。

 

2019年初,李睿为动身前往宁波,画下大饼后,轻松拿走700万元投资,不出意料,这个项目也黄了。



 

到了这步田地,“人间蒸发”的李睿为也不忘将自己摘个干净。“被执行人名下无银行存款、车辆、房产等可供执行财产。”南京市栖霞区法院评估后认为,因被执行人未支付相应工程款,其在建厂房未完工,等于没有处置价值。

 

目前,南京德科码涉及劳动争议类案件共有54个,建设工程案件1个,其他服务类案件1个,涉案金额共计3500余万元。





▲南京德科码厂区内外已杂草丛生 图/《瞭望》周刊

 

德科码的得手并非个例。最近面临清算的武汉弘芯半导体有限公司,规模更为巨大,一期总投资520亿元,二期投资总额760亿元。

 

和德科码相比,武汉弘芯同样没有技术班底,但后者的高明之处在于,请来了曾经的台积电技术大咖蒋尚义坐镇CEO。



 

表象再具迷惑性,内里都是同样的骗局。工商资料显示,弘芯半导体由武汉临空港经开区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0%,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持股90%。

 

注册资金为20亿元,武汉临空投的2亿元注册资本很快实缴到位,而大股东北京光量的18亿元实缴资本却始终为0。



 

细挖下去,光量蓝图甚至是在武汉弘芯开工前几天才成立,且最早发起人李雪艳、曹山毫无半导体产业背景,分明就是用来套钱的空壳公司,司马昭之心可见一斑。

 

资金链出现问题后,北京光量仍一毛不拔,而是选择将从荷兰进口才一个月,大陆唯一一台,价值5亿元,能够生产7nm芯片的光刻机,拿去银行抵押续命。



 

东窗事发前,曹山又在济南如法炮制,同样是拉着台积电研发部大将夏劲秋,同样宣称要做出重大突破,顺利薅到5.1亿元。

 

但人算不如天算,由于工程款不能及时支付,公司土地被法院查封,本以为能及时套取到下一阶段国家扶持基金,甚至成为“民族英雄”的投机分子们,美梦戛然而止。



▲曾经的宏愿VS如今的颓败

 

细思极恐的是,这不过是冰山一角。长沙创芯停摆被收购,陕西坤同高管尽数离职,贵州华芯通宣布关停……短短一年间,全国6个百亿级半导体项目皆烂尾。

 

骗子们所到之处,一地鸡毛。

 

03“虚火”催生泡沫行业风气亟待整肃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这些烂尾的项目,都有着共同特点:产品概念包装高大上,投资金额百亿起步,用多个马甲斡旋于多地园区,民营资本实际出资基本为0,大部分由当地政府承担。

 

项目启动后,因为国有资金的运用未曾得到有效监管,投机分子们趁机中饱私囊,捞完后销声匿迹,留下无法填补的烂摊子。

 

更令人痛心的是,浮躁之风盛行下,这些巨额投入不仅未能带来任何难题的突破,反而陷入了重复产能建设,以落后代替先进的怪圈。

 

如成都格芯的运营主体只是一座制造工艺为180纳米和130纳米的芯片代工厂。这座工厂接收了美国格罗方德公司在新加坡工厂的过期专利技术和二手设备。

 

陕西坤同在2018年宣布进入柔性屏领域,彼时国产龙头企业京东方和维信诺已实现第6代柔性屏生产线量产。

 

这场疯狂的“大跃进”里,最致命的问题在于,政府、项目方、投资人在急于求成的心理作祟下,匆匆拍板上马,丧失了基本的理性和判断。

 

甚至还被曝出官商勾结衍生出的腐败。在淮安德科码的几百封实名举报信中,相关官员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监察调查,德科码高层也被纪检部门约谈。



 

半导体行业并非互联网经济,从设计、制造、封装测试到设备和材料等各个环节,高端技术密布,这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坚持与积累,并无任何捷径。

 

此外,这亦是一个资金周转和成长周期较慢的行业,为追逐“一夜暴富”的短期利益而大量建厂的行为,已导致产能严重过剩。

 

很多地方政府重金投资的整机厂均处于半休克状态,原本可以用来弥补芯片制造、设备、原材料等短板的资金,就这样被浪费在无意义的生产线上。

 

正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所说:“做芯片不是捏泥丸,我们需要正视和许多发达国家之间的科技差距,既要仰望天空,也得脚踏实地。如果一味的喊口号,到了最后,也许就是一个彩色的泡沫。”

 

与其缘木求鱼,不如真正沉下心来退而结网,方是正道。

 
网编:和评

鲜花(5)

鸡蛋(2)
9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