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欧亚爆发新战争 死伤惨重 卡戴珊急呼救救自己母国…

新闻来源: 英国报姐 于2020-09-29 12:29:5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两天前(2020年9月27日),一场全新的战争在欧亚大陆爆发。直接参战的双方都已经开始了全国动员,前线炮火连天,伤亡惨重…



(图源:foreign policy)

长达上千年的历史纠葛,和3个周边大国的巨大影响力,让这场战争有着不可估量的后果。这不只是两个国家之间的对抗,更是两个文明板块的剧烈摩擦。

目前,这场战争并没有得到媒体和网友们的足够的重视,但它很有可能是近十年来爆发最为重要的一场战争,而它的结果将会直接影响接下来一百年欧亚大陆的地缘政治环境。



(图源:CNN)

战争的一方是亚美尼亚,另一方则是阿塞拜疆。

他们都是位于高加索地区小国。北邻俄罗斯,南邻伊朗,西面是土耳其,是三个大国之间的中心地带,也是北约、俄罗斯、和伊斯兰世界的交叉口,名副其实的兵家必争之地。



苏联解体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作为独立的国家只存在了20多年。亚美尼亚是基督教国家,而阿塞拜疆则是深受土耳其影响的穆斯林国家。这两个国家甚至在还没独立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斗。



(图:亚美尼亚首都)

争斗的焦点,是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以下简称纳卡地区)。这个地区名义上属于阿塞拜疆,但人口90%以上是亚美尼亚人。从前,当这两个地区都从属于苏联,所以关于领土的冲突可以被压制下来。

1991年苏联解体,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两国独立。阿塞拜疆境内的纳卡地区寻求和亚美尼亚合并,种族冲突不断加剧,最后爆发了第一次纳卡战争。战争的结果是亚美尼亚获胜,纳卡地区事实上从阿塞拜疆独立,和亚美尼亚保持紧密关系。但是国际社会主流依然把纳卡地区看作是阿塞拜疆的主权领土。



(图:90年代的纳卡战争)

过去几十年来,彻底解决两国矛盾的努力一直没有成功,而边界上的摩擦则是愈演愈烈。

两天前,双方的摩擦升级到了战争。根据亚美尼亚方面的报告,当天早上8点,阿塞拜疆军队开始对纳卡地区首府炮击,攻击平民。而阿塞拜疆方面则表示自己先受到了袭击,才开始进行回击。



阿塞拜疆士兵(图源:NYT)

两国随后都宣布开始动员军队。阿塞拜疆宣布国际航班全部暂停,除了来自土耳其的航班。



随后阿塞拜疆国防部宣布已经攻占了纳卡地区前线的一些村落,还发布了使用无人机击毁对方武装力量的视频。根据多方报道,两国都有大约500人的伤亡。



(图源:forbes)

作为突厥同胞,土耳其总统表示将会是阿塞拜疆最坚实的盟友,并且向阿塞拜疆派去了4000人的部队作为增援。



而亚美尼亚本身就有一个俄罗斯的军事基地,将在亚美尼亚本土遭到侵略的时候支持亚美尼亚…



(图:俄罗斯在亚美尼亚的军事基地)

战争开始之后,第一个死亡的就是真相。我们肯定无法从参战双方那里获得真正的战况。但根据外媒分析,这一次战争的发起方应该是阿塞拜疆,主要有几个原因。

首先,亚美尼亚是上一场纳卡战争的胜利者,事实上控制着纳卡地区。他们对于现状是满意的,没有理由扩大战争。而对于阿塞拜疆来说,过去几十年的和谈已经让他们知道了亚美尼亚固守纳卡不肯松口的决心,所以有转而使用武力解决问题的倾向。



(图:纳卡地区)

其二,从阿塞拜疆方面发布的战况来看,目前是阿塞拜疆军队主动进攻(当然,这也有宣传战的嫌疑)

其三,也就是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的国力差距,其实不小。

两国在刚刚独立的时候国力差不多,亚美尼亚人口少一些,但人均GDP高,民族凝聚力也更强,这让他们赢得了1992年的战争。但是接下来几十年时间,阿塞拜疆凭借石油产业赚得富得流油(这个地区原本也是苏联的主要石油产地),宗教的加成也让阿塞拜疆人口稳步增长到了近1000万人。



(图:阿塞拜疆首都巴库)

与此同时亚美尼亚不但经济没有起色,人口还出现了负增长,到今天只有大约300万人。

经济和军力的增强,让阿塞拜疆民族越来越自信,也越来越无法接受第一场纳卡战争的结果。纳卡地区的丧失,一直是阿塞拜疆人心里的一道坎。2020年,可能就是他们认为时机成熟的一年了吧。



(图:阿塞拜疆的俄制战机)

但这也不是说亚美尼亚就是必输。当双方军备都在同一个等级的时候,战争就归结到了人员的素质上,而任何人都不会低估亚美尼亚人保卫纳卡的决心。

亚美尼亚在高加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罗马共和国时期,是最早的基督教国家,有自己独特的文化、语言和书写体系。几千年来不论是伊朗人、土耳其人还是俄罗斯人都没能把他们从自己的土地上消灭。



(图:历史上的亚美尼亚帝国)

今天的亚美尼亚三面被伊斯兰教国家包围,像是一把匕首一样隔开了土耳其和阿塞拜疆这两个突厥兄弟,唯一的盟友是不接壤的俄罗斯。能在这么险恶的政治环境下维持独立,甚至还打赢了战争,让他们获得了高加索的以色列人之称。



过去20年,虽然亚美尼亚本土的人口一直减少,但纳卡地区的人口却一直增加。纳卡政府鼓励妇女多生,最好是五六胎,因为他们知道每一个纳卡人在未来都是抵抗外敌入侵的士兵。

看到过一个纳卡亚美尼亚人的采访,他说纳卡有14万人口,也就有14万军队和土耳其-阿塞拜疆对抗。



(图源:sputik news)



当然,这一次纳卡冲突之所以重要,不是因为这两个国家本身,而在于他们身后大国的较量。

20年前,美国著名国际关系学者布热津斯基就在他的《大棋局》一书中把阿塞拜疆地区划归为了一个“支轴国家”。支轴国家,也就是在地缘政治上的关键地区。



如果说一流国家是棋手,二流国家是棋子,那么支轴国家就是棋盘,是大国角力的主要战场,其他支轴国家还有乌克兰和朝鲜半岛等。

阿塞拜疆这个地方有多重要呢?布热津斯基把它比作了一个“瓶塞”,谁能拿下阿塞拜疆,谁就可以掌握东边从里海到中亚的富饶资源。所以这个地方一直都是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争夺的焦点。



(图源:《大棋局》)

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丧失了对于阿塞拜疆的控制权。阿塞拜疆完全倒向和自己文化和人种上都非常相似的土耳其。两国好到什么程度了呢?这两个国家把他们的关系描述成“ two states, one nation两个国家,一个民族”,基本上任何外交事务都协调同步。

“独立的、讲突厥语的阿塞拜疆使俄罗斯不能独霸进入该地区的通道,这样也就剥夺了俄罗斯对中亚国家政策的决定性的政治影响力。”————《大棋局》



(图:土耳其与阿塞拜疆领导人)

2005年,阿塞拜疆-土耳其石油管道建成。阿塞拜疆原本石油都得通过俄罗斯才能运往国外,现在他们得以绕过俄罗斯,直接向土耳其与欧洲运送石油,这让俄罗斯彻底丧失了在这个地区的话语权。



(阿塞拜疆-土耳其输油管道)

但阿塞拜疆-土耳其联盟有一个问题,就是两国并不接壤,中间隔了亚美尼亚。俄罗斯在1992年的纳卡战争中帮助亚美尼亚取得胜利。战后,俄罗斯在亚美尼亚获得了一个军事基地,保持对阿塞拜疆的战略威胁。这也是土耳其一直以来如鲠在喉的点。

所以目前纳卡冲突中,土耳其毫无保留地支持阿塞拜疆,甚至有网友怀疑,阿塞拜疆之所以主动出击,就是得到了土耳其的授意。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图源:middle east monitor)

土耳其目前处在一个非常奇怪的位置上。他作为一个中等强国,却有着世界大国的野心,干预几乎所有动乱的地区: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也门…真可谓是南征北战。现在这些地方的战乱没有一个解决,埃尔多安就急急忙忙地又入侵阿塞拜疆。

任谁都能看出土耳其的国力不可能支撑起这么长的战线。



唯一的解释,或许是埃尔多安对自己的外交实力非常自信,想要通过挑起新的战争作为谈判的筹码,来解决旧的冲突,也就是玩火。

如果处理不当,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势必将会陷入永无止境的战乱。阿塞拜疆是俄罗斯战略扩张的首要目标(布热津斯基语),俄罗斯是不太可能会放弃亚美尼亚这个盟友的。而且俄罗斯目前自诩为东正教首要国家,出于道义也会想要保护基督教小国。



(图源:Massis Post)

亚美尼亚的背后不但有俄罗斯,还有全世界各国的亚美尼亚移民。这一点亚美尼亚和以色列人也非常相似,亚美尼亚在俄罗斯和美国有大量的移民,海外移民比本土亚美尼亚人还多。海外的亚美尼亚人非常团结,并且非常愿意去帮助自己的母国。

在美国的政治圈内,亚美尼亚势力就有很强的政治能量,在诸如【承认土耳其对亚美尼亚大屠杀】这些议题上影响美国国会。而对于西方国家来说,亚美尼亚这样的基督教国家显然比阿塞拜疆更有天然的好感。



(图:卡戴珊带着孩子们在亚美尼亚)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卡戴珊作为亚美尼亚人,也对自己的母国非常上心,在推特上为自己的国家摇旗呐喊

“我们需要国际调查,需要国际政治和外交的努力来防止冲突升级。使用链接向白宫和国会上书。”



“呼吁巴库(阿塞拜疆首都)停止所有的攻击行为,停止美国对阿塞拜疆的军事援助!警告土耳其不要向巴库派军!”



侃爷也发推说为亚美尼亚祈祷:





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处在一个非常敏感的地区。

按照《文明的冲突》的说法,他们处在不同文明的“断层线”上,在北约、俄罗斯和伊斯兰世界的夹缝之间,是最容易发生战争的地方。

断层线上的战争,本质上是两个文明之间的战争。但是两个文明的核心国家(如俄罗斯、美国等)并不是直接参与战争,而是通过一层又一层的代理人展开战斗。



书中对第一次纳卡战争的描述也可以套用进这一次的战争:

“在另一场东正教徒与穆斯林之间的断层线战争中,第一层次的参与者是纳戈尔诺一卡拉巴赫的亚美尼亚人和阿塞拜疆政府及人民,前者是为从后者中独立而战。第二层次参与者是亚美尼亚政府,第三层次参与者是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

此外,在西欧和北美的大量亚美尼亚族在外散居者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土耳其和其他穆斯林国家支持阿塞拜疆,俄罗斯则支持亚美尼亚人,并利用它对亚美尼亚人的影响抵制土耳其在阿塞拜疆的势力。”

断层线上的战争很难结束,因为参战两国的意愿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俄罗斯和土耳其的态度。



(图源:ap news)

遥想苏联时期,乃至这个地区被伊朗统治的年代,阿塞拜疆人和亚美尼亚人处在同一个国家的统治下,双方之间并没有敌意,只是生活方式的差异。定居点犬牙交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没有人在意民族,也没有人心怀仇恨。

直到帝国分崩离析,各国各自为政,才开始考虑自己的国土疆界,从前的邻居朋友,一夜之间变成了死敌。这样的故事,历史上已经上演了很多很多次了。



现在看来,1994年战争结束之后,这个地区能享受20多年的相对和平,已经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了。金融危机、阿拉伯之春、疫情爆发…只要国际形势稍有风吹草动,这种脆弱的和平就会被打破。

出生在一个大国博弈的棋盘之上,是他们最大的不幸。
网编:和评

鲜花(3)

鸡蛋(0)
2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