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4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站在背后挣大钱的苹果 你知道有多努力吗?(组图)

新闻来源: 市界 于2020-09-27 12:59:01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苹果代工产业链悄然进入变革前夜。最新的标志性事件是,9月16日的“科技界春晚”没等来iPhone 12,却传来比亚迪电子将代工iPad的消息。

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任何大陆工厂能为苹果核心产品代工,以鸿海为首的台湾工厂一直牢牢掌控着苹果手机、iPad的组装代工。

今年7月,立讯精密以33亿元人民币收购纬创两家全资子公司100%股权,台湾纬创正是苹果iPhone的主要代工厂之一。




这似乎都意味着,苹果产业链已在主动和被动之间悄然变迁。

而大众熟知的比亚迪形象,是一家国产车企。给iPad做代工,让不少人困惑。

这轮变革中,为什么苹果会选择比亚迪?




比亚迪“不务正业”?


比亚迪为苹果代工,看似有点不务正业。

车企们今年已给外界不少意外:五菱汽车卖起了螺蛳粉;吉利公开招聘火箭总师;比亚迪用24天时间一跃成为世界最大的口罩制造商。

跨界买卖对车企来说并不新鲜,比亚迪更是跨界鼻祖。这家成立于1995年的老牌企业,从来不是单纯的车企。

从眼下的版图来看,比亚迪业务布局涵盖电子、汽车、新能源和轨道交通等多个领域。如回溯历史,发家于电池,延伸至电子与汽车,才是它的成长轨迹。

1987年,移动电话来到中国,因体型大、价格贵,获得“大哥大”称号。当时手拿一个大哥大,在身份、地位上大有加成,尤其在商务谈判方面大有帮助。

到了1993年,日本宣布本土将不再生产应用于手机的镍镉电池。因为镉污染问题,日系电池制造商开始将制造基地陆续向海外转移,中国电池行业迎来一次重要发展机遇。

作为电池专家的王传福,注意到了移动电话兴起和电池产业链转移的趋势,相信其中可以大有作为。

1994年11月,王传福下定决心,从国有企业总经理职务上辞职。三个月后,他便带领20多人,在深圳一家旧车间开启了制造电池的创业之路。比亚迪由此诞生。

1996年,比亚迪取代日本三洋,成为台湾无线电话制造商大霸的电池供应商。1997年,比亚迪镍镉电池销售量达到1.5亿块,排名上升到世界第四。

以手机电池起家,之后比亚迪进入手机代工领域。自2003年起,比亚迪开始涉足生产手机显示屏以及手机外壳、模具业务。

到2006年,比亚迪进一步提供手机组装服务,完善整合生产工序。当年,其手机部件业务销售收入达到51.34亿港元,同比增长169%,首次超过传统的二次充电电池业务。




2007年12月,比亚迪将此部分业务成功分拆为比亚迪电子(国际)有限公司,于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独立上市。

当时,作为一站式手机部件供应商,比亚迪生产的手机零部件已经涉及塑胶外壳、手机键盘、液晶显示屏、柔性线路板及相机摄像头等诸多领域,并提供手机组装服务。

因此,比亚迪并非忽然入局数码产品代工,而是早有经验。就比亚迪整体而言,手机部件及组装业务一直是驱动公司发展的重要力量。

比亚迪财报显示,在2020年上半年,公司实现收入约人民币605.03亿元,同比减少2.70%。其中,汽车及相关产品业务实现收入约人民币320.72亿元,同比减少5.62%;而手机部件及组装业务实现收入约人民币233.80亿元,同比增长0.24%,占据了几近半壁江山。




在此次代工iPad的消息传出前,比亚迪电子已经为华为、三星、小米、vivo、OPPO等终端品牌厂商提供研发、设计、智能智造、物流、售后等垂直整合的一站式服务。




为什么选择比亚迪?


实际上,比亚迪与苹果之间早有联系。

从2015年起,比亚迪电子已经开始为苹果代工键盘、充电器、AirPods塑胶机壳等产品,累积起大量生产组装经验。只不过,并未涉及到苹果核心产品。  


而此次比亚迪代工iPad,与苹果自身的考量不无关系。

长期以来,富士康的名字总与苹果关联在一起,两者相互成就。早先,全球各地的iPhone和iPad几乎全都出自富士康的组装线。

从2010年开始,苹果便有意分散订单。2011年,中国台湾企业和硕首次拿下一小部分iPhone订单,2012年起,又开始涉足iPad mini平板电脑的生产。

当时有媒体指出,和硕的崛起终结了富士康多年来对苹果公司移动产品的生产垄断。

文章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苹果公司之所以转变战略,一方面是面对三星电子等对手的激烈竞争,决定扩大产品线;另一方面是在富士康生产故障导致iPhone 5的外壳划痕问题后,苹果决心分散风险。

对苹果来说,并不缺好卖的产品,但如何将这些产品稳妥而及时地生产出来,送到消费者面前,是一个持续不断优化的课题。特别是今年,疫情的冲击,让苹果决定进一步规避风险。

回到比亚迪代工iPad一事,背后也有类似考量。艾媒咨询CEO张毅向市界表示:“任何一家品牌选择代工厂,如果只集中一家的话,就没有竞争力。”

在9月16日的发布会上,iPhone 12没能应用户期望到来,供应链的关系很大。

此前,苹果首席财务官Luca Maestri表示,由于疫情对供应链形成干扰,预计iPhone 12的供货时间将比往常延后几周。

目前,苹果核心产品组装玩家包括富士康(即鸿海)、和硕、纬创等台企,其中大部分份额长期被富士康拿走。

最为重要的 iPhone 产品主要组装厂商为富士康,其次为和硕、纬创等厂商。Mac 产品主要由广达组装,苹果在爱尔兰和德州亦有组装工厂。至于iPad,主要组装厂为仁宝。




长江证券分析,苹果希望通过引入其他厂商以减少以制衡台企,而全球具备短时间内承接苹果产品组装业务技术与产能实力的厂商,首选中国大陆企业。

实际早在今年1月,知名苹果分析师郭明錤便预测,比亚迪电子很有可能在今年成为iPod touch的独家组装供货商。同时,比亚迪电子也很有可能获得至少10%–20%的iPad组装订单。

郭明錤还提到,如果比亚迪电子在2020年能够顺利生产iPad,将在2021年获得更高版本iPad的组装订单。

此外,iPad系列产品对苹果的重要性提升,也与比亚迪电子介入其代工产业链有一定关联。

艾媒咨询CEO张毅指出,最近苹果的利润受到挑战,iPhone销量遭遇瓶颈,而iPad、Mac的需求增加,所以苹果会更寄望于后者的销量。




受疫情影响,今年春节过后,网课需求暴增,同时供应链产能迟迟不能恢复,iPad全线产品陷入了供货紧张的局面,一些地区甚至断货。据亿欧网报道,成都一位分销商估计,仅2到3月的iPad销量就超过同期30%–40%。

根据7月31日苹果发布的2020财年第三财季业绩显示,来自于iPhone的净营收为264亿美元,同比增长2%;iPad营收66亿美元,同比增长32%。

中信证券分析指出,iPad定位娱乐性电子设备以及便携式生产力工具,叠加疫情催生远程教育/办公等需求,预计2020年销量有望回暖达到5000万部,同比增长10%。

如此情形下,从产能角度考虑,苹果也需要扩充代工产业链,确保iPad的正常供货。




挑战富士康?


汽车业务长期以来是比亚迪最主要的业务,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过半。不过,眼下汽车市场的情况并不乐观。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汽车产销量分别为1011.2万辆和1025.7万辆,同比分别下降 16.8%和16.9%。其中,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39.7万辆和39.3万辆,同比分别下降36.5%和37.4%。




比亚迪今年8月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5283辆,本年度累计销量为91060辆,累计同比大降49.11%。

相比之下,手机部件及组装等业务的营收贡献和毛利率水平虽然更低,但在傍上苹果公司这棵大树后,能够为比亚迪的发展带来更强劲的动力。

作为一家市值接近2万亿美元的巨无霸,苹果是一台庞大的造富机器。能进入其产业链条,几乎等于进入了一条发展快车道。

在获得iPad代工业务后,比亚迪电子将成为少有的既获得苹果主力产品组装业务,同时具备结构件垂直一体化能力的大陆公司。

这将打开比亚迪电子的长线增长空间。

8月31日,比亚迪电子举办中期业绩公布投资者推介会,董事会主席王传福、CEO王念强、CFO 周亚琳就苹果代工问题做出解答。

实际上从去年起,比亚迪电子被苹果作为未来的培养对象进入核心产品线,便开始布局iPad 零部件一体化整合。比亚迪电子预计,最迟到今年 12 月份,全部产线要达到量产指标,月产量可达250万-300万台。

比亚迪电子认为,明年公司就可能成为 iPad 组装的核心供应商,并争取未来几年在苹果另外几条产品线也成为核心供应商。

招商证券报告分析,比亚迪电子的iPad 组装业务有望在今年第四季度放量,在未来几年相对台系厂商迎来明显的份额提升。加上手表零部件及潜在组装业务的拓展,可能会带来数百亿元收入和几十亿元利润的长线增量。

           


           疫情冲击下,比亚迪的多元化业务布局提高了自身风险抵抗力。如果能够进入到iPhone等其他苹果核心产品的代工业务,即便新能源汽车市场景气度偏低,比亚迪依然会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虽然愿景是美好的,但富士康等原有代工厂不可能任凭对手进击。而富士康与比亚迪之间,早有嫌隙。

2003年到2008年间,进入手机代工领域的比亚迪,数次传出非法获取富士康商业机密的丑闻,双方陷入长期的商业及诉讼大战。郭台铭甚至曾写信给巴菲特,质问他为何投资“偷窃富士康商业机密的比亚迪”。

在比亚迪代工iPad的消息传出后,有声音认为,比亚迪即将取代富士康。不过眼下来看,这种可能性还不存在。

一方面,双方在电子代工经验上积累不同,体量差距极大。2019年,富士康营收为5.34万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23万亿),净利润为1321.85亿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305.52亿)。

而比亚迪电子在2019年实现营收约530亿元,净利润约人民币15.98亿元。母公司比亚迪在2019年实现总收入约人民币1277亿元,净利润为16.14亿元。与富士康比较,整个比亚迪的营收仅为其十分之一,利润为其二十分之一。

据彭博市场调查机构统计,富士康在2019年电子代工服务领域排名为全球第一,全球市占率达到41.1%。

另外,双方发展策略并不同。对比亚迪来说,新能源汽车、城市轨道交通业务,仍是集团发展中更重要的战略方向。




苹果代工厂格局酝酿变革


不管比亚迪能否取代富士康,大陆厂商都已经具备重新划分苹果产业链蛋糕的能力。

今年7月,立讯精密宣布将以33亿元人民币收购台湾纬创两家全资子公司100%股权,预计于今年年底前完成交易。

纬创曾是全球领先的信息通讯产业ODM厂商,主要客户为苹果、惠普等。其智能手机业务从2017年后全力转为苹果iPhone组装,业务主体在昆山纬新工厂。后者正是此次交易的标的之一。

从2017年起,昆山纬新工厂的业绩逐年下滑,立讯精密则因在AirPods等组装业务迎来高速发展。在此次交易完成后,立讯精密将成为iPhone在中国大陆的首家代工厂商。




长江证券分析认为,中国大陆厂商在零部件方面展现的精密制造实力处于全球领先水平,积累了多年精密制造技术与经验,具备从零部件向组装跨越的禀赋与能力。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表示,现在比亚迪有机会代工iPad,未来就有可能代工iPhone。“苹果为了获取高额的利润,还在拼命地压缩供应链成本,比亚迪的代工成本可以说肯定比富士康低”。

同时他也认为,将来其他大陆厂商介入苹果核心产品代工的可能性非常大。

孙燕飚指出,无论是平板层面,还是在手机层面,苹果面对的国内厂商竞争都在加剧,需要降低生产制造成本。比亚迪进入苹果的视野,是一个“从0到1”的开始。未来像闻泰、华勤等大陆厂商,都有可能进入苹果的代工供应链。

实际从全球来看,苹果每年公布的200 家核心供应商中,国内供应商数量占比呈现逐年提升的趋势,有更多的大陆厂商进入到苹果的产业链中。




据苹果报告披露,2019年,30家中国大陆公司入围了苹果200大供应商名单,其中有为人熟知的蓝思科技、立讯精密、歌尔股份,也有吉林利源精制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石伟业科技、深圳正和集团等新入围而不为大众所知的企业。

概括而言,苹果核心产品组装的大部分份额长期被富士康占据,出于对供应链安全以及维持议价能力考虑,苹果也希望通过引入其他厂商以减少对台企的过度依赖。

比亚迪电子代工iPad,不仅对其自身而言是一次里程碑事件,同时也意味着,大陆代工厂商在苹果代工体系中话语权逐渐提升。

当然,站在背后挣大钱的,永远是苹果。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2)
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数码家电】【电脑前线】【手机数码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