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4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特朗普“留一手”,美国大选和政治天平要歪了?(组图)

新闻来源: 新民晚报/新华国际头条/东方网 于2020-09-27 4:10:48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9月18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就大法官空缺席位提名一事,两党开启一段“生死时速”般竞赛。

7天后,众议院民主党人提出新法案,旨在缩减大法官任期。8天后,特朗普提名保守派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为大法官人选,本就激烈的大选再掀党派之争的巨浪。

特朗普“留了一手”

这是“非常值得骄傲的时刻”,巴雷特“才智出众”、“对宪法不屈不挠地忠诚”,她将“完全基于对法律的公正解读”来工作。



当地时间26日,在白宫玫瑰园,特朗普介绍了巴雷特的教育和专业背景,提到了她的7个孩子,并称赞她与另一位已故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亚的关系,她曾为后者担任书记。

“巴雷特是我们国家最聪明、最有天赋的法律头脑之一。”特朗普对她的欣赏溢于言表。

“法官不是政策制定者,他们必须坚决搁置自己可能持有的任何政策观点。”巴雷特接受了提名并发表讲话。“我不会为了自己的圈子承担这个角色,当然也不会为了自己。”

实际上,在2018年填补最高法院大法官肯尼迪退休留下的空缺的候选名单上,就曾出现过巴雷特的名字。特朗普后来转而提名卡瓦诺,但当时他私下透露,“留着”巴雷特以备接替金斯伯格。

如果巴雷特的提名在国会参议院获得通过,48岁的她将成为目前最高法院中最年轻的大法官、美国历史上第五名女性大法官。

巴雷特此前是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也是七个孩子的母亲,其中两个由她从海地领养。丈夫杰西·巴雷特是前联邦检察官,现为私人执业律师。



1972年,巴雷特出生于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是一名“忠实的天主教徒”。跟目前联邦最高法院的其他8名大法官不同的是,巴雷特并不是常春藤盟校法学院的毕业生。

在获得印第安纳州圣母大学的法律博士学位后,巴雷特先后就职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并曾任已故大法官斯卡利亚的书记员。

2002年,巴雷特前往母校圣母大学教授法学课程,8年后被正式任命为法学教授。在圣母大学执教期间,巴雷特于2012年签署了“抗议声明”,谴责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颁布的《平价医疗法案》中的计生条款,认为其“不仅回避了道德问题,也没有消除对个人自由和良知的侵犯”。

2017年,巴雷特被特朗普任命为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自上任以来,她在拥枪权利、堕胎和移民等领域屡屡展示自己的保守派立场。

民主党“赢面”不大

提名消息一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就作出回应,特朗普选择巴雷特是“最佳决定”。共和党人将尽快推进这项提名在参议院获投票通过。

然而,民主党人恐怕将对此耿耿于怀。麦康奈尔2016年曾以时逢选举年为由,拒绝时任总统奥巴马提名候选人,接替当年去世的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

如今他坚决推动快速“补缺”,被民主党人批评“虚伪”。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讽刺道,麦康奈尔等参议院共和党人“似乎准备向全世界宣告,他们说话根本不算数”。

但共和党方面辩称“今时不同往日”,眼下白宫和参议院均由共和党把持,而4年前奥巴马政府已是“跛脚鸭”。



美国国会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将在10月12日至15日就巴雷特获得提名一事举行为期3天的听证会,格雷厄姆透露,应该可以在11月3日的总统选举前完成提名。

根据美国宪法,美国总统有权在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出现空缺时提名新人选。新人选须经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审查。审查通过后,经参议院全体会议进行投票表决,最终达到简单多数、即51张赞成票后,提名即获通过。提名大法官一旦被正式任命,可终生任职。

眼下共和党控制参议院,共和党占53席,民主党占47席。有两名共和党籍参议员先前曾表态,应由大选胜利一方提名大法官。

民主党人若想阻击这名保守派大法官,至少还需两名共和党籍参议员“倒戈”,因为即便支持与反对者各达50人,副总统彭斯仍有权投出关键一票。

从多名参议员的表态看,民主党胜算不大。《华盛顿邮报》分析称,假使出于某种原因,提名工作被迫推迟到大选后进行,那么即便共和党在11月大选后失去了在参议院的多数席位,由于新一届参议院要到2021年1月才上任,共和党仍有机会推动巴雷特的提名通过。

此前,美国最高法院的9位大法官形成了5位保守派和4位自由派的格局。而随着原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去世,其留下的空缺若被巴雷特占据,保守派将占据绝对优势。



最高法院最大的悬而未决的案件之一就是奥巴马时代的《平价医疗法案》。大选结束之后的一周,最高法院将进行辩论以决定这部法案的未来。

如果一位倾向保守的大法官及时就职,她的投票结果可能将导致整个《平价医疗法案》彻底崩溃。

最高法院人员构成会影响美国社会在堕胎、医保、持枪权、投票权、总统职权和死刑等诸多议题上的立场倾向。美联社称,如果巴雷特出任大法官,这将是美国最高法院30年来在意识形态上“最剧烈的转变”。最高法院趋于保守意味着即便特朗普输掉总统选举,共和党也赢得“持久胜利”。

25日,民主党人宣布将推出名为《最高法院任期限制与定期任命》的法案,以限制总统在任期内提名大法官的数量,并取消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终身制任期。

根据法案内容,民主党人希望将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期从目前的终身制修改为18年;与此同时,还需限制每位总统在4年任期内只可提名2名大法官。

押中美国大选

而相比未来几十年的政治生态,特朗普最关心的,显然是一个多月后的美国大选。

受疫情影响,预计今年将有约四成选票经邮寄投出。特朗普先前多次表示,邮寄选票可能导致选举舞弊,但迄今没有拿出证据。

一旦大选结果出现争议,最高法院很可能成为确认总统人选最后的“定音之锤”。特朗普的“小算盘”也早已拨响,他自己都承认,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总统之争,可能最终需由最高法院裁定。



25日,特朗普在一次竞选集会上表示,他支持11月大选后权力的“平稳过渡”,但他可能不会很快接受选举结果,并声称选举中的不公正行为是其败选的唯一可能。而就在23日,他还不愿承诺在大选日之后进行和平的权力交接。

目前,特朗普和拜登的选情胶着,两人在多个摇摆州的支持率不相上下。大选的最终结果难以预料,不排除在个别州会因邮寄选票等问题出现争议甚至诉讼。

20年前总统选举后的司法纠纷令两党记忆犹新。当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戈尔和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在佛州一些被淘汰的选票上争执不下,而最高法院的裁决让小布什登上了总统宝座。

美国各州以及州内各县对邮寄投票的规定不一样,很多选票将因为不符合规定作废。路透社以北卡罗来纳州和佛罗里达州今年3月两党初选的数据比例推算,大选中两州7.5万张选票可能作废。特朗普2016年以微弱优势入主白宫,而这些“前途未卜”的选票无疑将对美国大选产生巨大影响。

有分析指出,特朗普抓紧时间塞“自己人”进最高院,也是为自己寻找一面“司法防火墙”。

美国政治评论员布朗斯坦在《大西洋月刊》上撰文称,2000年民主党人仅在司法上挑战选举结果,没有通过街头抗议施加压力。不过针对这次选举后可能出现的争议,民主党人已经准备好举行大规模街头抗议。

不过,民主党的大规模抗议是否能压倒特朗普的“防火墙”,还将拭目以待。





一个让特朗普满心满意的女人与一个更保守的美国

可以肯定的是,围绕这位让特朗普赞不绝口的女性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当地时间9月26日,美国白宫的玫瑰园被多面巨幅国旗点缀。

1993年,联邦最高法院前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在这里获得时任总统克林顿的提名。27年后,现任总统特朗普把这里变成了保守主义的乐土——当天,他在这里正式提名艾米·科尼·巴雷特接替9月18日刚刚去世的金斯伯格。



提名现场。

作为一名女性,巴雷特几乎有令人羡慕的一切:体贴的丈夫、美满的家庭、成功的事业、总统的垂青……

而作为一名大法官,巴雷特却让几家欢喜几家愁:共和党人欢欣鼓舞,民主党人誓言阻击……

巴雷特能让特朗普美梦成真吗?可以肯定的是,围绕这位让特朗普赞不绝口的女性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特朗普最好的选择

“卓越才智”、“对宪法的忠诚”、“我国最杰出的法律人才之一”,特朗普在当天宣布提名时如此描述巴雷特,“你非常适合这份工作”,“你会很棒的。”

尽管曾因歧视女性言论而受到批评,但特朗普当天的溢美之词应该非常真诚。因为这位现年48岁的女性,的确是他当下最好的选择。



幸福的巴雷特一家,其中两名肤色较暗者系其领养。

自传奇般的前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后,加速提名新的人选就成为特朗普的当务之急。

但这并不容易。

这个人选,要有近乎完美的人设,以免被政敌刁难;提名时间还要从速,以赶在大选前完成人事布局。

特朗普有多着急?金斯伯格的悼念仪式25日刚结束,26日他就宣布了提名。

特朗普有多满意?与巴雷特交谈完毕后,特朗普直接取消了与另一位呼声很高的人选的面试。

巴雷特优势的确明显。

首先,正值壮年的巴雷特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且家庭生活和睦,育有七个孩子,其中两个还是由她从海地领养(政治正确啊…)。这样的家庭生活与美国传统的价值观高度契合,再加上女性的身份和领养的记录,着实让一般的美国人难以抗拒其魅力。

其次,巴雷特学术背景与工作经验丰富,资历相当亮眼。1997年,她获得圣母大学的法律博士学位,并曾在学校任教。之后,巴雷特还先后就职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和美国最高法院,并曾任已故大法官安东尼·斯卡利亚的书记员。2017年,巴雷特被特朗普任命为第七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

再次,巴雷特不加掩饰的保守立场令其受到共和党主流青睐,尤其是在拥枪、堕胎和移民等当下美国社会的热点议题上,多次为特朗普的争议政策进行辩护。实际上,早在2018年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退休后,候选名单上就有巴雷特的名字。

更重要的是,人家虽然立场鲜明,却还很会讲话。

在当天的发言里,巴雷特盛赞前任金斯伯格的杰出、伟大与哀荣,是全球女性的楷模,表示自己会时刻铭记她,哪怕自己已经实质上表明不赞同前任的一些做法和观点。



一家人在巴雷特获得提名仪式上。

这样的完美人设,你让民主党人怎么去口诛笔伐?攻击人家的政治立场,那只能让保守派政客与民众更加团结一致。

“双标”出口转内销

显然,直接瞄准巴雷特是不明智的,而共和党确实有软肋。

2016年2月,距当年美国大选还有9个月时(注意这个时长),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因病去世。时任总统奥巴马意图提名自由派大法官接任,但遭到以麦康奈尔(注意这个人物)为代表的共和党人以“提名距离大选太近”为由进行的阻挠,最后不了了之。

根据美国法律,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的提名权由总统掌握,其能否上任则取决于参议院是否同意。同时,由于最高法院是美国一系列法律问题的最终仲裁者,其裁决既能够对美国政治社会的方方面面产生深远影响,也能在总统选举陷入僵局时左右胜负。

因此,当奥巴马意图趁机改变最高法院内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力量对比时,就遭到共和党的坚决反对。作为一名颇为在意脸面与声誉的总统,奥巴马最后选择了妥协,把这项权力留给了特朗普。

但事实表明,在政治利益面前,美国政坛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君子协定。

金斯伯格去世之时,离今年大选只有短短1个半月。但几小时后,特朗普即要求尽快填补空缺,麦康奈尔则随后宣布,他将确保特朗普提名的大法官候选人在今年能在参议院举行听证会和投票。



麦康奈尔:别问,问就是不知道……

等等,“提名距离大选太近”的理由呢?美国政客看来记性是真的不好啊,“双标”也能出口转内销……

对此,民主党人虽愤怒至极,却没有多好的办法,只能想办法尽量拖延,最好拖至11月大选后参议院力量对比出现变化后。

因此,民主党前天宣布将于29日在众议院推出名为《最高法院任期限制与定期任命》的法案,法案将提出,把美国最高法院法官的任期从目前的终身任期改为18年,并限制每位总统每四年任期内只可任命两名法官。

由于特朗普在任内已经任命过两位法官,民主党人此举显然是给特朗普“量身定做”。

理想很美好,但现实很骨感。事实表明,当共和党真的就“双标”了时,在参议院是少数派的民主党只能隔空打打嘴仗。

但民主党也是活该,谁让佩洛西曾经放言“美丽的风景线”呢?

保守与衰退

无论从哪一点看,民主党阻击巴雷特的胜率都是有限的。

但放长远看,巴雷特进入最高法院非但不是纷争的结束,反而更像是美国社会撕裂长期化的开始。

第一, 党争利益面前,一切皆是虚妄。

民主党在参议院有47席。要想阻止巴雷特,必须额外争取4席,才能形成51:49的票数优势。然而,被民主党寄予厚望的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却在日前“叛变革命”。

罗姆尼素来与特朗普不对付,是共和党内具有一定号召力的反特朗普人物。无论是直接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还是批评特朗普种族政策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浪潮,罗姆尼都站在特朗普的对立面。

但是,在涉及党派利益的问题上,罗姆尼最终表态支持特朗普在大选前任命大法官,使民主党的希望基本破灭。

第二,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将空前保守化。

金斯伯格去世前,最高法院内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对比是4:4,另有1人基本中立。巴雷特就任后,力量对比的平衡就此打破,甚至可能滑向3:6。美国政治观察家称,这是自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保守气息最浓厚的最高法院。

联邦最高法院一直是美国社会一些重大问题的“战场”,包括性别平权、种族歧视、堕胎、控枪及医疗保险等热点问题。联邦法院的裁决,往往对这些社会议题的走向具有极大的影响力。再加上大法官的终身制,这样的力量格局将大大利于保守主义在美国社会的增长。

第三,最高法院政治化难以避免,司法独立性将遭进一步侵蚀。

三权分立曾被美国建国元勋们视为政治体系稳固的基石,司法权在其中的制衡作用至关重要。如今,移民、控枪、堕胎等问题无一例外地深刻影响着美国政治走向,而巴雷特在这些问题上的保守性无以复加,再加上特朗普的“知遇之恩”和政坛“投桃报李”的传统,谁能说最高法院还能超然独立于纷争之外呢?

蓬佩奥等美国政客可以对此装聋作哑,但弗朗西斯·福山等美国学者非常清楚——这,是美式民主的衰退。



(文中图片GJ、网络综合)

特朗普:我干了美国总统能干的“最大的事


当地时间9月26日,白宫玫瑰园中,靴子落地。美国总统特朗普自诩干了一件“(美国)总统所能干的最大的事”,甚至标榜自己这一步俨然“为美国未来四五十年定下了基调”。

美国传奇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德·金斯伯格病逝刚一个星期,特朗普26日当天宣布提名埃米·科妮·巴雷特填补空缺。



▲9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左)和美国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埃米·科妮·巴雷特出席在华盛顿白宫玫瑰园举行的提名公布活动。新华社/美联

如获批准,巴雷特将成为特朗普上台后任命的第三位最高法院大法官,也成为美国史上第五位女性大法官、目前最高法院最年轻的大法官。

“六比三”?看她了

金斯伯格9月18日病逝,这些天来给美国社会带来不小震动。遗体瞻仰活动先后在最高法院和国会举行。很多支持者以种种形式予以悼念。在美国大选临近的背景下,围绕应否迅速提名新的大法官填补其空缺,两党激烈争论,美国社会陷入争议。

据美国媒体报道,金斯伯格将于当地时间9月29日在阿灵顿国家公墓下葬。



▲9月23日,一名女子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联邦最高法院前悼念金斯伯格。新华社/美联

按照自己节奏,特朗普9月26日宣布对巴雷特的提名。他强调说,他此前提名巴雷特担任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时“获得了两党支持”,希望这一回参议院也能再度“迅速”批准提名。

巴雷特在接受提名时承诺说,自己将服务美国大众,而不是“圈内人”。

特朗普为何对这项提名如此看重,又如此着急?

巴雷特和金斯伯格同为女性,但政治倾向差别较大。依照美国政治光谱,金斯伯格被视为“自由派”代表,巴雷特则被形容为“保守派的宠儿”。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有9名大法官。当前最牵动美国社会神经的在于,如获批准,这一出一进将重塑“九人”格局,届时保守派和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为六比三。加之巴雷特比较年轻,意味着美国最高法院由保守派主导的局面或将持续较长时间。

特朗普为何选中她?

除了身为女性法官,巴雷特还有三大身份标签:学术精英、保守派、虔诚天主教徒。用美国媒体的话评价,这是“对保守派来说一名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所需属性的完美组合”。

巴雷特1972年1月28日出生于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市,是7个孩子中的老大,下有5妹一弟。父亲是壳牌石油公司律师,母亲是家庭主妇。



▲9月26日,美国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埃米·科妮·巴雷特出席在华盛顿白宫玫瑰园举行的提名公布活动。新华社/路透

学术精英—— 巴雷特从小是学霸人设。她本科在罗德学院学习英国文学并于1994年以优异成绩获文学士学位,被选入美国历史悠久的大学优等生之荣誉学会,获得全额奖学金进入圣母大学法学院,担任《圣母大学法律评论》执行主编,1997年以年级第一名成绩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她1998年至1999年为美国已故著名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担任助理,此后先后在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院和圣母大学担任教职。

保守派——巴雷特只有不到3年的联邦法官经验,其间撰写过100多份裁决意见书。在堕胎、医保、控枪、移民等一系列分裂美国社会和党争激烈的问题上,巴雷特均持保守立场。

对巴雷特被提名大法官,《洛杉矶时报》评论说:“巴雷特的履历让保守派满怀希望,让自由派感到恐惧。在未来几十年里,她将在从平权法案、枪支管制到移民等一系列问题上巩固保守派在法庭上的多数地位。”

虔诚天主教徒——巴雷特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与同样毕业于圣母大学法学院的丈夫共同抚育7个孩子,最小8岁,最大19岁,其中两个孩子从海地领养。

另据一些美国媒体报道,巴雷特可能属于一个小型保守宗教团体,其成员大约2000人,一些规定具有争议。

民主党拦得住吗?

美国宪法规定,最高法院大法官由总统提名任命,由参议院批准人选,而且投票只需简单多数即可通过。由于目前共和党占据参议院多数席位,民主党需要4名共和党参议员“倒戈”才行。目前只有两名共和党参议员反对在大选投票日前通过听证任命。

因此,美国媒体普遍认为,除非出现重大意外,民主党人拖延或否决巴雷特提名的手段有限。



▲9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左)和美国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埃米·科妮·巴雷特(前右)出席在华盛顿白宫玫瑰园举行的提名公布活动。新华社/法新

共和党掌控的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已宣布将于10月12日举行公开听证会。按照程序,预计司法委员会投票通过后,参议院将在10月底举行全体投票。即便参议院来不及在11月3日大选投票日前予以批准,鉴于新一届国会将于1月3日就职,而特朗普首个总统任期直至1月20日有效,只要共和党仍掌控参议院,就仍有可能在选举日后确认特朗普对巴雷特的提名。
网编:空问站

鲜花(1)

鸡蛋(1)
2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