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10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美媒报道刘慈欣 招致美国议员联名封杀《三体》(图)

新闻来源: 北美留学生日报/为你写一个故事 于2020-09-26 13:08:21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纽约客》对刘慈欣的报道,引来美国议员对《三体》的联名封杀

相信不少人都知道网飞(Netflix)买下刘慈欣《三题》的电影改编权这事儿。网飞还找来《权利的游戏》的主创团队,要让这部中国题材的科幻小说登上荧幕。

但就在两天前,美国5位共和党议员联名写信网飞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

要求停止改编刘慈欣的作品。



理由竟然是去年刘慈欣造访美国时接受《纽约客》的一篇采访。

你没看错。

因为这这篇采访文章,终于让他们抓住了“把柄”。



果然,被《纽约客》采访的中国名人基本都会遭遇麻烦,尤其是《纽约客》那几个臭名昭著的华人记者。

我一开始还纳闷呢,一开始我也纳闷采访一个科幻作家,为啥要问道新疆政策。

我一看《纽约客》这个报道的作者是华人,就全明白了。

原来他是被《纽约客》那个著名的华人记者下套了。



我们再看一眼《纽约客》那篇报道,是谁写的?



矮油!这不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樊家杨同学的大作么!

大家对纽约客的樊家杨应该印象深刻吧,



2019年,港毒闹事儿最凶的时候,《纽约客》向香港派出华裔记者想要采访游行示威者,派的就是樊家杨取得,没曾想她的一张“中国人”的面孔却引来了无数麻烦。

樊嘉扬在采访现场遭到了一群示威者的围堵,并且质问她的国籍,为什么长了一张中国人的脸?真的是来自西方吗?

“但是,为什么会说普通话?”

游行示威者始终不相信她来自美国,而且是一个记者,樊嘉扬在自述这次遭遇的时候,她用了“暴徒”(huge mob),而没有用“抗议者”。



不仅如此,樊嘉扬透露,这次她过来其实是帮助“暴徒”对付警方的催泪弹,但是却遭受到了如此盘问。

她随后拿出自己的护照、记者证明和名片,可是仍有一位老人不断的质问:

“为什么会说普通话?”

除此之外,她还被问美国立法来求得她的身份:

“如果你真的来自美国,那么请告诉我五项诉求和美国立法。你无权向我提问,如果你是记者,你知道答案。”‘




樊嘉扬7岁就跟随家人从中国重庆移民到了美国,在采访完香港示威者之后,她在自己的Twitter上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我的中国面孔已经成为累赘。”



在香港被港毒进行了一番民族身份认同和民主自由的“再教育”之后。

2020年,樊家杨又一次上了热搜,这一次受的教育是“你爱美国,美国爱你么”的再教育。

2020年4月,

樊嘉扬的母亲在美国一家医院内遭到了非人道对待,气得她在推特上发文痛陈此事。

樊嘉扬的母亲患有渐冻症,长期在医院里靠呼吸机治疗。

4月份纽约新冠疫情炸了,呼吸机就不够用了,医院的护士就把她妈的呼吸机和护工给撤走了,还不让樊嘉扬从外面请护工进来。

这可给樊嘉扬大记者急的啊,瞬间懂王附体,连发好几条大推特求助。





樊嘉扬求救说自己没有足够财力去支付她妈回家照顾的条件



樊嘉扬还发现医院护士医生都不洗手,提出意见却被医院那边嘲讽



医院每天只允许樊嘉扬和他妈通话5分钟



然而就是这短短的五分钟,樊嘉扬都认为,足以让自己充满活力、继续保持理智。疫情中的樊嘉扬再次拿起《三体》进行阅读,并重新思考人生:



大刘就是这个时候被坑的。

最后的一次通话中,她看到自己雇佣的护工被医院的保安强势驱赶,躺在病床上的母亲泣不成声。







而且保安在拉着护工的手要把她拖出医院时,甚至都没有让她穿好鞋子。即使这样,她还一直用中文安慰着病床上的母亲,说着“阿姨不哭,阿姨不哭”的话语。

再之后,樊嘉扬尝试打电话过去,完全无人接听。没有了护工照料的母亲,会不会因为一口痰卡在喉咙里而突然离世,她很担心。



以上就是 《纽约客华人记者往事的第二个童话:我爱美国,美国不爱我》的故事。



好了,我们说回来樊嘉扬这篇对刘慈欣的采访怎么个阴险吧。

一开始我也纳闷采访一个科幻作家,为啥要问道新疆政策。

这段原文是这么写的:



英文原文

来让我们学习一下百年历史著名媒体《纽约客》的写作技巧:

当樊嘉扬突然提起新疆政策的时候,大刘肯定是从正面真实的情况去回答,但大刘的回答马上在樊嘉扬笔下写成是:

He trotted out the familiar arguments of government-controlled media……

“刘慈欣马上抬出中国政府控制的媒体的常见说辞……”

哦,给你什么感觉?明示大刘通共,或者大刘被党收买了?

这就是《纽约客》《纽约时报》这类媒体的一惯用法,你明明在阐述自己的观点,但只要你的观点跟中国官方的观点一致或者接近,就马上跟上一句:这个观点就是中国官方的观点。



好,你学废了吗?

下面我们要开始练习造句了哦!

练习一:请将一名动物保护主义者和纳粹联系起来。

造句:A是一名动物保护主义者,他说:建立一套有效的动物保护体制是国家的责任。很多人都知道,早在二战之前,纳粹德国政府就在提倡动物保护主义,希特勒本人更是一名狂热的动物保护主义者。

练习二:请将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和死亡联系一起

造句:最近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在中国火热起来,但中国的奶茶的含糖量问题一直备受关注,长期高糖的饮食会导致糖尿病和高血脂,这是困扰中国人几大致死疾病之一。

好了,是不是听完之后感觉手里的奶茶不香了。

还有这一段,樊嘉扬问刘慈欣: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被洗脑了。



我觉得大刘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应该是一脸的:你这个愚蠢的凡人!



其实樊嘉扬只不过是想接着刘慈欣的嘴说出中国人是不是被洗脑的事儿。

结果她遇上的可是大刘啊,那个位面之子,二向箔职业大赛选手,西方腐朽制度的破壁人……

回头再来看樊嘉扬这种人,其实我们特别了解。

去年2月我们接受过《纽约客》一次采访,是另一个华人记者,叫张涵,采访之前说的可好听了:

哎呀你们在留学生圈子里影响力很大,做的很成功,大家都在看,想了解一下你们呀。哎呀我们想了解一下现在中国留学生的想法呀。

结果报道筹备了6个月,发出来的时候就彻底变味了,直接给我们定性成造谣假新闻制造者。

哦,所以啊,我们今年也虚心《纽约客》华人记者接受“假新闻”这个头衔,所以今年推出了芳芳·菲克纽斯的美国日记,我自己都说我是菲克纽斯了行了吧,满意了吧。



说一千道一万,《纽约客》华人记者张涵和樊嘉扬这种人啊,也挺无奈的。

你说美国媒体录用一个华人做记者,图什么?

不就是图她们对中国人的了解么?

必要的时候可以更容易接触一些要采访(或者要搞掉)的中国人或组织,取得信任,然后开始套话写文章。

樊嘉扬她们必须在写作上尽可能的取悦美国白人读者,那就必须充满对中国的偏见。

所以她必须,哪怕是十分突兀地问一个中国科幻作家怎么看待新疆问题,因为美国白人读者就喜欢看这个。

就像当初《纽约客》黑我们的稿子一样,一开始张涵3月份上报主编的时候用的是标题应该是《为啥中国留学生到了美国依然读中文媒体?》,言外之意就是中国留学生比较拒绝融入美国社会呗。

这个话题他们主编感觉没有爆点。就给搁置了起来。

5个月后,我们开始号召留学生走上街头对抗海外港毒的时候,张涵想起了那篇被搁置很久的稿子,赶紧多采访了跟我们不相关的人,比如如今因为支持港毒而已经被全网封杀的一些公知,改了一个标题《后真相时代的中文媒体》大意也改成中国留学生如今这么爱国是因为被一些类似留学生日报这种民族主义造谣媒体煽动的。

于是,她们主编火速发稿。



因为这篇故意套话,断章取义的报道,就打死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这手段太贱了。



要是大刘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跟她们没完!



相关报道:联名要求封杀三体的美国议员们,是想做什么?

01

可能很多人都知道netflix买下了刘慈欣《三体》的影视改编权,并且找来《权力的游戏》主创加盟,决定要把它改编成电视剧集。

David Benioff和D.B. Weiss表示《三体》是他们读过最雄心勃勃的科幻著作。



而刘慈欣本人接受采访时也用他一贯冷静克制的采访语言表示:

“未来的路,还有很久”



这件事在半个月前很火,上了微博热搜,一些网友觉得《三体》需要的特效,确实只有美国能拍,但也有网友觉得主创团队不靠谱觉得外国人理解不了《三体》的精神内核。我还有两个朋友,为此在朋友圈炒得不可开交。

然而,这件事现在有了新的变化。

前两天,5名共和党议员共同写信给netflix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施压,要求他们停止改编刘慈欣的作品《三体》。



理由是,《三体》的作者刘慈欣,曾经在2019年接受《纽约客》采访时表示:

“如果非要说(中国)政府做了什么,那就是帮助(新疆人民)发展经济、摆脱贫困。”

这被他们认为是在支持中国政府的涉疆政策。

他们说鉴于刘慈欣的言行,“网飞”如若继续改编他的作品,就相当于共谋,就相当于在把“罪行正常化”。

这个我们都熟。

叫做“扣帽子”。



02

这几个联名给NETFLIX施压的议员,也都是熟面孔了。

分别是:

曾联合发起议案,要求中国偿还1.6万亿美元旧中国债券的田纳西州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和亚利桑那州联邦参议员玛莎·麦克萨利(Martha McSally);

发起多项反华议案,如要求美媒拒绝转播北京冬奥会、禁止联邦雇员在政府设备使用TikTok的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

不久前,曾声称“中国可能利用TikTok干预美国大选”的北达科他州参议员凯文·克拉默(Kevin Cramer)和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汤姆·蒂利斯(Thom Tillis)。

反正都是想方设法反华并且把反华当作自己政绩的议员。

怎么说呢。

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国内都流行一个说法,我也曾相信那个说法,那个说法叫“让文艺的归文艺,政治的归政治”,要“把文艺和政治分离”。

然而后来越来越多的现实打脸后才认识到,这是几乎不可能的。

无论Tik Tok在美国被打压还是《三体》被这些议员施压不让改编,其实也都是政治的表达。

从人类发明文字以来,一切文学、艺术作品就从没也不可能脱离政治宣传,甚至于最应该纪实的史书,也往往由胜利者写就。

远的不说了,就说说近的。

比如很多人把去年HBO做的《切尔诺贝利》当纪录片看,觉得那就是历史的原貌。

然而美剧却有意无意掩盖了当时英国法国都对自己民众说谎,比如通过发布假的天气预报云图,来说明他们绝不会受核泄漏的影响。

美剧塑造了领导无能只会让基层送死的形象,却忽略了切尔诺贝利事故中,苏联政委、干部和党员也是冲在第一批救灾的事实。

苏联已经解体多年,而且切尔诺贝利确实是他们犯下的巨大错误,自然没办法反驳。甚至一些中国人,现在想到苏联,甚至想到的都是“僵化邪恶的帝国”,很难想象美国人会怎么看它。

乃至于有小伙伴向美国朋友科普说中国疫情已经控制住不少,我们的生活已经基本恢复正常,美国人拿出《切尔诺贝利》出来,说“你们被骗了。”

这就是由文艺承载的意识形态宣传。

如果你觉得美国人不在他们的作品里宣传价值观,也学那一套,那就是被忽悠瘸了。

很多人之所以觉得美国不在文艺作品里搞意识形态那一套,是因为他们做得足够好,结合得自然不生硬。你不会觉得他们在宣传“爱美国”,反而会认为那就是世界的真理,他们的价值观就是“人性”,反对他们的就是“反人性”。

我们真正要学习的,并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让“文艺和政治”分离,而是学会那一套润物细无声的结合方法,让人潜移默化的接受我们的价值观。

刘慈欣的作品,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踏板。

03

如果你读过刘慈欣的作品,会发现大刘的价值观,本身和美国这些年不停往外输出的价值观,是完全相悖的。

这些年,以好莱坞为首的全球电影作品中,总体传递的价值观是“人性的闪光点”,是“不能有任何牺牲”。

一个典型情节是,某为国家工作的特工正在进行一场拯救全人类的秘密任务,然而反派绑架了特工刚刚认识的女孩,于是特工为了救这个女孩,让全人类都在巨大风险中,最后有惊无险救下了女孩和地球。

他们把这叫做“有人性闪光点。”

然而在大刘的作品里,这种“有人性闪光点”的人,是最会被嘲弄的。

《三体》里,坚持“人类生存权利”的程心,放在大多数美国商业片里,绝对会被当成“有人性闪光点”的主角大书特书。但三体中,因为她个人的优柔寡断和“善良”,最后让全人类灭绝,留她自己一个,作为最后一个纯种人类,在宇宙中不断自责。

《流浪地球》原著中,讲述者的爸爸爱上了他的小学老师,准备搬去和小学老师一起住,讲述者的妈妈没有任何感情波动,只是说“去吧”,后来讲述者的爸爸又回来了,妈妈依然没有感情波动,只是说“哦”。

那会儿没有人关心这种小事,所有人关心的都只有两件事。

一个是天上的太阳什么时候爆炸,一个是他们什么时候会死。

在写到个体的喜怒哀乐时大刘总是一笔带过,甚至讲述者的爷爷被沸腾的大雨从上灌注,最后痛苦死去的时候,也没有半点煽情,只是一句话就带过了。

还有。

《球状闪电》里,林云为了保卫国家安全,能和自己的仇人成为朋友...

《全频段阻塞干扰》中,宇航员驾驶宇宙飞船冲向太阳...

刘慈欣最擅长的,就是造出一个非常宏大的世界观,在那些世界观里,真正的主角是民族和国家,是地球和整个人类。

师生恋也好,乱伦也好,亲人去世也好,在这样的尺度下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就像书里写的:

“而你,是那巨大宫殿板上的一个细菌。”

总结下来大刘写的是一个宏观尺度下一个文明的史诗,而这史诗中,刻着两行字:

前进,不择手段的前进。

生存,用尽一切办法生存。

这是典型的集体主义,也是典型的实用主义。而《三体》中的正面角色,也多半带着这种集体主义情怀的影子,比如罗辑,比如章北海。

事实上,如果拿电影版《流浪地球》举例,电影中的moss,才是这种精神的化身,可惜因为大多数人接受不了的原因,所以moss只能被吴京干。

这样谈还是太空了,再举个例子。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是,如果出现了一个天才科学家,他一个人能影响人类未来十年的科技走向。现在这个科学家和你孩子都挂在悬崖边,你只能救一个,你会选择救科学家还是你孩子。



知乎上的答主基本都选择了救孩子,这是人之常情。但在大刘世界中,主角不但会选择救科学家,还会把选择救孩子的,狠狠嘲弄一番。

这是基于一个很粗暴的逻辑判断,即孩子没了可以生很多个,但能凭借一己之力影响人类科技的天才没了就不一定有了。

如果把一种生物作为主角去写,如果假定这种生物都是理智的,确实是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但确实,“让人类始终保持理智,实在太难了。”

很残酷。

很不现实。

很没有人文关怀。

可这也是大刘世界独特的魅力。

尤其是在这个文艺作品中圣母过剩,人文关怀过剩的时代里。

04

集体主义,实用主义,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放弃少部分人的利益。

这些价值观,在美国“普世价值”深入人心的2020年,放在现实会被大批特批,然而在刘慈欣构造的小说世界观下,你会明白,长期来看,这是他们必然的选择,同时也是唯一的选择。

把这种价值观,和好莱坞那种“孤胆英雄”的价值观对比起来看,其实也是现在中美价值观冲突的缩影。如果美国小孩,能通过大刘的作品,理解我们的集体主义价值观,也许就能理解中国许多决定的依据。

包括中国许多富有争议的选择,包括武汉为什么要封城对抗疫情——在美国感染人数已经超过700万的今天,毫无疑问,会更有说服力。

这是中国叙事的节奏,也是那一套宏大叙事的节奏。

我不知道这些议员给NETFLIX施压针对大刘,有没有这层考虑。

但我只希望,《三体》最后改编出来,不要变成美国式超能力孤胆英雄拯救人类的电视剧才好。
网编:和评

鲜花(8)

鸡蛋(0)
110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