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1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多维:为争议仲裁铺路 川普力争选前任命新大法官(图)

新闻来源: 多维新闻/华人生活网 于2020-09-24 22:11:1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美国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在美国总统选举前46天因胰腺癌离世,犹如一颗重磅炸弹,打乱了两党布局和竞选节奏。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最快将于9月26日宣布补位人选。根据目前舆论,芝加哥第七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似乎是最优可能的大法官提名人。



2018年5月,巴雷特出席圣母大学法学院的演讲。她是最高法院大法官热门人选。(AP)


但就提名的听证会和投票时间表,共和党领导层尚未确定。他们的总体态度是速战速决。共和党当前在参议院占53票,民主党占47席。无论是选前还是选后的权力过渡时期,民主党要想阻止投票,就至少需要4名共和党人倒戈,因为在投票持平的情况下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作为“参议院议长”也有关键一票。


在11月参议院35个席位的改选中,共和党需要力保的有23个,稍有闪失就有可能会失去参议院控制权。最早敢于站出来反对选前投票的共和党参议员柯林斯(Susan Collins)属于温和派,席位风险大,原因是她曾支持特朗普对保守派大法官卡瓦诺(Brett Kavanaug)的提名,选区选民对此持反对态度。为了连任,她支持由11月3日大选的胜出者提名大法官。另一位反对选前提名和投票的共和党参议员是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她今年没有选举压力,但支持女性堕胎权力。

参议院最大摇摆票之一的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Mitt Romney)9月22日决定支持就特朗普的提名人投票后,民主党在大选前阻碍投票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右翼参议员柯顿(Tom Cotton)更是主张在大选投票前通过投票。

也有共和党人主张在选举前举行司法委员会听证会,选后再进行投票。对于这一方案,党内有人担心因为大选和参议院选举结果而改变投票意向。比如,假如拜登(Joe Biden)胜选,共和党失去参议院控制权,某些温和派共和党人为了在“拜登政府”任职,或者出于其他利益的考量,可能会改变投票意向。



2020年9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北卡罗来纳州费耶特维尔参加竞选活动。当时他已获知金斯伯格去世的消息。(Reuters)

在如此接近大选之际推进提名并投票,还是100多年来首次出现。1864年大选前27天,当时的首席大法官托尼(Roger B. Taney)去世,寻求连任的林肯(Abraham Lincoln)等到大选连任后才提名新人选。根据国会研究服务处(CRS)的数据,自1975年以来,参议院审核并通过大法官提名所需时间平均在70天左右,最快的一次是1993年金斯伯格的提名,花费了43天。奥巴马(Barack Obama)和特朗普任内的提名人审核也平均花费了70天时间。


现在距离大选前仅仅剩下30多天的时间,加上国会尚有疫情救助议案、政府开支议案等处理,参议院对特朗普提名人选的审核难免被指仓促。但共和党领导层“等不及”,深知大选前景晦暗不明,特朗普民调持续低迷,且丢掉参议院的风险高,只能利用共和党控制参议院和白宫的天时地利,尽快通过提名人选。如果特朗普败选,共和党借助跛脚鸭期也有可能通过保守派提名人。

从特朗普的连任利益角度考虑,他提名后也希望共和党加速提名审核,利用自己掌权优势通过提名,促使新的保守大法官在大选前上任。一旦此次大选结果充满争议,最高法院介入后将做出有利于共和党的裁决。这也是特朗普最关心的选项

坑也要跳!川普任命大法官,是民主党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自从上周五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以来,美国政坛和选举中最大最受关注的事情就是川普能否在在大选之前就提名新的大法官,并且获得参议院的投票通过,让提名的法官顺利就任。



 
朋友们,我在上周三的节目中已经强调了联邦最高大法官的重要性。

说实在的,谁当大法官,比谁当总统更重要。不但对这个国家来说很重要,对于你我这些普罗大众和你们的子孙后代的影响更是长期的、决定性的。一届总统顶多祸害4年,但一个总统任命的大法官,他是终身任职的,他的影响是40年。


 
美国的最高法院其实是宪法法院,她并不直接审理案件,只是对下级法院的审理做出是否宪合规的决定。而且这些判例一旦形成,所产生的效应就是几十年。
 
本来最高法院的法官不应该卷入的政治中来。美国是一个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权分立的国家。你们看每年初的电视上国情咨文



(不站起来,不鼓掌)三权分立


他是来听你做的怎么样,不是来表扬你的。

宪法和修正案就写在那里,合不合规照着宪法解释即可,但在现实中,由于法官的政治理念不同,他们会对宪法有不同的理解。

虽然这也不算错,但有一些法官,会把自己变成某个政党的理念的推手和打手。很遗憾,这在自由派也就是支持民主党的法官里发生的更多。
 
而且,很多自由派法官的判例,激进到违背基本的社会公序良俗,和基本价值观的程度。
法官自己变成了整治活动家和正式宣传家,做的的判例让人匪夷所思,不是在维护法治,而是在破坏法治,破坏基本的社会道德。
 
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这是一个真实发生的案例。这个案例是有关大家很关心的移民问题。这个案例叫United States v. Sineneng-Smith。我们姑且成他为史密斯案。



在美国的民法(INA)l里有这么一个条款,他说引诱或者鼓励人们以非法的途径移民美国,是一项刑事罪。也就是说,不是罚款了事,是要进监狱的。



我们的主人公史密斯小姐,在北加州的圣何塞开了一个移民顾问事务所,她甚至不是个律师。从1990年到2008年的将近20年里,她帮他两刚来的菲律宾以的移民申请劳工证,向每个人受将近7000块钱。但2001年开始,美国实际上已经不再受理这类劳工证,但他依然鼓吹她可以帮客户填劳工证申请赚钱,并且说最后能拿到绿卡。


 

2010年,她就被大陪审团批准逮捕了,罪名之一就是违反了移民法我们刚才说的那一条,任何人不得故意引诱或者鼓励外国人以非法的方式进入或居住在美国。而且他知道这种移民方式是违法的。
 

这个案子初审呢,北加州的联邦法庭就判史密斯罪名成立了。史密斯不服,就上诉到了位于旧金山的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庭。



这个法庭,是美国最极左,自由派最喜欢的一个法庭,这个法庭几乎拦下了所有川普有关移民政策,几乎是不论对错,全部判输。我们这里暂且不表,以后再细说。

这个史密斯小姐案,到此为止就是一个普通的移民新式案件。但到了极左的第九巡回上诉法庭之后,案件发生了离奇的事情。三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越俎代庖,不但干法官的活儿,还干上了检察官的活儿。大家注意,这三位法官,两位是民主党的科灵顿总统任命的,一位是奥巴马任命的。
 
法官找了几个和此案完全没有关系的鼓吹非法移民的组织,把他们邀请到法庭上参加辩论,而且法官们不管原告被告怎么想,自己给这个案件增加了一条是否合乎宪法的辩论。



也就是,移民法里的那条法规,是不是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也就是,禁止故意引诱别人当非法移民,是不是违反了公民的言论自由权?
 
这个问题是法官自己提起来的,法官自然就赶紧宣判,确实违反了斯密斯小姐的言论自由权。
 
朋友们,当你们听到这里,是不是觉得很匪夷所思?如果联邦第九巡回法庭的这个判例成立,那么从此以后,华人区的那些骗子移民中介,是不是就可以肆无忌惮的骗你了?

他们明知道你办不下来身分,却还让你化好几万骗你,让你白白等10几年,甚至这些骗子们拿了钱就跑的无影无踪,你想告他们,他们却可以拿着这个判例当挡箭牌,自己逍遥法外。
 
而且,推而广之,这个判例之后,骗子们会不会越来越多,反而正经移民律师讲话慎重一点,都被当成无能,而没有人愿意请她帮忙?烈逼驱逐量比的状况?
 
这难道是我们所希望的法治国家吗?

这是我们想象中的依法治国吗?

难道这就是我们希望的美国未来吗?

难道这就是你希望你儿孙生活的国家吗?

显然,这不是我们希望的看到的国家,这不是每一个良知善存、有起码的道德底线和法制观念的普通人所看到的美国的未来图景。
 
这个案子最后送到了最高法院。但因为太离奇,连极左的大法官金斯伯格都看不下去了。由她主笔的判例中写道:
 


法官的职责是判案,而不是制造案件。

只有原告和被告的律师,才知道以哪个法律方向为切入点,才对自己的客户最有利。而不是法官来提起一个切入点。
法官们自己不能每天去盯着社会事件摩拳擦掌主动干涉,法官只能判断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案子。法官也不能邀请原被告之外的人,参与其中并且干预结果。
 
朋友们,现在你们知道,那些所谓进步派自由派的法官,可以进步到越俎代庖的地步,而保守派的法官,很少会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
 
而刚过世的金斯伯格本人,虽然在这个案例中说了句公道话,但作为一名左翼法官,她4年前也曾经越俎代庖,公开批评川普,并且认为川普不适合当总统。

司法体系的最高代表,干涉行政体系的最高代表。三权分立就如此被她的进步派思想给破坏了。当然,她后来为自己的言论向社会道了歉。
 
而今,又到了提名和任命大法官的时候。现在参议员的民主党显然已经无法阻拦川普和共和党的提名。但这是他们几年前自己造的孽。为什么这么说呢?
 


参议员一共有100位议员。每个州两名议员。

在2013年之前,参议院想要确认任命大法官,必须有60位议员投赞成票才可以。但2013年,当时民主党在参议院是多数的时候,当时的民主党籍参议院领袖Harry Reid在奥巴马的撺掇之下,把规则改成了简单多数同意即可任命。



也就是,只要有51票就行了。

当时,奥巴马想要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联邦巡回上诉法院任命三个他喜欢的法官。民主党和奥巴马为了达成目标,就修改了议会规则,变成了简单多数。当时那三位法官顺利就任。当然,这种乱改规则对民主党的后果和代价也是很高昂的。
 
2016年,共和党成为参议院多数党,多数党领袖麦康纳尔就直接用简单多数原则成功任命了川普提名的大法官Neil Gorsuch。
 


而今天,麦康纳尔还是可以用这一条,帮助川普在明年之前就搞定这一次任命。现在参议员有53位共和党籍议员和47位民主党籍。
 
共和党手里的票数足够了。就算有三个共和党反水,便车给了50对50,这种情况下,副总统麦克彭斯还有一票,就足够了。
 
所以,民主党自己挖的坑,当年获得了一点政治利益,但现在也只能含着泪往自己挖好的坑里跳了。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1)
11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