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7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澳中关系撕裂 澳洲华人移民忠诚度面临质疑?(图)

新闻来源: ABC中文网 于2020-09-18 17:18:08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澳中两国关系近来持续恶化,那么与中国有着或多或少联系的华人移民对澳大利亚这个国家的忠诚度是否会因此而面临质疑?

本周的《直播澳洲》节目请到了三位嘉宾就何为“忠诚度”、祖籍国与居住国间的矛盾以及忠诚度与自由间的关系等问题展开讨论。

何为“忠诚度”?



三位嘉宾就华人忠诚度是否面临质疑的问题各抒己见。

(ABC News)



澳大利亚华人史、澳中关系学者刘路新博士表示,忠诚度的问题不仅存在于华人社区,“印度、希腊社区都会存在忠诚度的问题,而华人在这个问题上招致怀疑是有历史原因的,” 刘路新说。

“中国文化中讲‘父母在,不远游’、‘落叶归根’,而且澳大利亚经历过‘白澳政策’,华人在那段时间里居留比较困难,还有以前大多数华人移民文化程度较低,找工作比较困难,这三个因素导致华人一直有一种‘客居’的心态,而这种心态会产生忠诚度的问题。”

“现在这种情况正在改变,现在的华人社区中绝大多数不存在这种忠诚度的问题,” 刘路新说。

前维州多元文化大使、华裔政治评论员、马来西亚移民赵捷豹先生对所谓“忠诚度”的概念不以为然,他认为澳大利亚从未强调过忠诚于国家的概念。

“澳大利亚人的民族英雄叫奈德·凯利(Ned Kelly),那是真正的‘反动派’,对国家和法律完全无视,但他却成了人们心中的民族英雄,” 赵捷豹说。

赵先生认为,澳大利亚允许双重国籍,且奉行多元文化,只不过最近联邦政府对于忠诚度的议题更为关注,才使得身为少数族裔的华人移民开始感到担忧。

澳大利亚执业律师,马来西亚移民许耀汉同意赵捷豹的观点,即澳大利亚没有对于国家忠诚的很强烈的要求和概念。许律师通过澳大利亚公民的入籍誓词对所谓的“忠诚度”做了诠释。

澳大利亚公民在入籍时会宣誓忠于澳大利亚以及澳大利亚人民,共享民主理念,尊重其权利自由,维护与遵守其法律。

许律师说,誓词后面的三句很重要,华人的忠诚度受到质疑的一方面因素就是华人是否共享、理解和熟悉民主的程序和理念。

“为什么很少有人质疑美国、英国移民的忠诚度?因为他们所信奉的民主理念是与澳大利亚一致的,” 他说。

“还有就是要尊重宪法赋予的权利和自由,并遵守法律。只要这三点做好,就没有什么忠诚度的问题,也不需要担心谁会说我不忠诚,”许律师说。

爱澳大利亚与爱祖籍国是否矛盾?

澳大利亚与祖籍国难道只能二者选其一?

赵捷豹表示,二者可以兼顾。

“我来自马来西亚,对马来西亚很有好感,很喜欢那个国家,” 他说。

“华人心怀原籍国的情怀是可以理解的,这也是澳大利亚多元文化的精髓,移民之后就让他们忘却从前是不可能的事情。为了能让他们安心,所以才实行了这个多元文化政策。但是移民是一个长期规划,等到了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之后还会维持对原籍国的怀念吗?这是不可能的。”

刘路新博士表示,中国大陆移民由于从小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因此在这个问题上的表现会比较突出,这是由成长和教育环境所导致的。因此在处理祖籍国和居住国的关系时可能会面临一些困难。

但是他也认为,华人社区中大多数人都能够处理好这个问题。

“联邦议员廖婵娥在刚刚当选时也被媒体质疑她和中国统战部之间的联系,但很快就没有了。西澳的[工党议员]杨帅也被质疑过忠诚度的问题,到现在已经没有了。但是还是有一些问题,比如黄向墨的问题,但并不代表整个社区”。

刘路新说,华人社区近年来出现的一个好现象是人们渐渐从“落叶归根”转向了“落地生根”的生存理念。

“大家很多都在这边接受过教育,有好的工作,能够在这里安居乐业,因此对澳大利亚的忠诚度和三十年、五十年前完全不一样了,” 他说。

墨尔本大学中国问题专家,来自新加坡的卓少杰博士在接受ABC中文采访时表示,20世纪六七十年代,在东南亚一些新独立的国家中也存在所谓的“第五纵队(Fifth Column)”的情况,这些国家中的华裔也被质疑到底是忠心于该国还是忠心于祖籍国中国。

卓少杰博士承认,自己的祖辈对中国有着深厚的情感,即便是成为新加坡公民之后也有“落叶归根”的想法,因此忠心的方向不那么确定。

“但是,对于在海外出生的华人来说,中国情绪都是比较淡的,”卓少杰博士说。

与政府意见相左是不是不忠诚?

许耀汉律师认为,澳大利亚社会推崇的民主程序和理念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言论自由,而这意味着政治言论不一定要与执政政府保持一致,甚至可以完全相反。

“比如我在外交政策上可能与外交部长和总理有不一样的看法,我有权利提出。但是大前提是我提出意见是从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出发,而不是受外国或者外力驱使,或是[为外部势力所]服务,” 许律师说。

澳大利亚2018年出台《外国影响力透明法》(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Scheme Act 2018),许律师认为,这部法律并未阻止人们提出不同意见,而是规定在提出意见的时候必须声明是自己的看法,还是在为外国效劳来游说澳大利亚政府。

刘路新表示,忠诚度与自由并不矛盾。

“《外国影响力透明法》在华人社区当中产生了一些误解。其实在澳大利亚,你完全可以代表外国政府、组织或个人,唯一的一个条件就是要登记,需要透明。这也保证了你的言论自由,” 他说。

我被质疑“不忠诚”了怎么办?

一名观众在《直播澳洲》节目期间发表了一则评论称:“什么叫忠诚度?一份工作,一份税收,遵守法律,这就是忠诚”。另一名观众说:“其实澳大利亚不要求什么忠诚,平时也没人管你忠诚不忠诚,更没有人把效忠挂在嘴边,否则人家会觉得你神经病。在澳洲就要守法和纳税。 守法和纳税就是忠于国家,其他的都无所谓”。

还有观众提问,如果忠诚被政治化了,影响到华人在澳大利亚的工作和生活,应该如何做?如何维权?

许律师建议,如果面临这方面的质疑,必须要求对方给出证据。

“如果有人说你不忠诚,他必须要告诉你为什么,不能说你长得像中国人,你就不忠诚。这是莫须有,” 他说。

“如果因为肤色而歧视你,这就不是忠诚的问题了。如果拿这个作为借口来做一些不合法的行为,比如工作上遇到这样的问题,那么有劳动法可以保护你,可以找公平工作委员会(Fair Work Commission),公平工作专员办公室(Fair Work Ombudsman)投诉,学生在学校里面,因为来自中国,因为口音被歧视,有这种感觉的时候马上要寻求帮助,包括向学校学生会、投诉机构来投诉。”

“一个最重要的原则,澳大利亚是遵守法律的一个国家,不能以一种政治[意识]形态来标签一个人,而因此让他得到不公平的对待,” 许律师说。
网编:鼠来宝

鲜花(0)

鸡蛋(4)
57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