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7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法媒:中国成功遏制新冠疫情 却让病毒受害者家属闭嘴

新闻来源: 法新社 于2020-09-17 9:43:09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拒绝受理司法诉讼,施压,恐吓律师:如果中国当局成功遏制新冠疫情,现在它正试图让那些要求法院追究疫情传播责任的病毒受害者家属闭嘴。

法新社从武汉发回的报道讲述了;多位武汉居民要求追究疫情传播责任的经历;退休的钟女士在今年二月经历了老来丧子的悲惨噩梦;她的儿子在武汉首批大规模感染新冠病毒中,不治身亡。此后,这位67岁的退休者一直想起诉武汉地方当局,她指控地方当局在病毒最初出现传播迹象时反应迟钝。

但是追责过程充满陷阱:钟女士和多位病毒受害者家属的投诉都被拒绝受理,并看到为了避免提起诉讼,其他数十人遭到恐吓。

至于想为这些家庭提供帮助的律师,则遭到会有报复的威胁。

那么这些家庭到底对当局有何不满呢?主要是当局在病毒发现初期掩盖了居民不知道的这一疾病的出现。

法新社指出;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在武汉已经导致近3900人死亡,全球的死亡人数高达九十多万人。

钟女士表示:当局“说这种流行病是自然灾害。但是严重后果是人为造成的,必须确立责任。”另一位负责协调联络上诉家庭的张先生宣称,至少有五宗投诉已提交武汉中院,他的父亲死于新冠病毒。

每位原告要求赔偿人民币200万元(25万欧元)并且公开道歉。

在美国的中国维权活动人士杨占清指责武汉法院以程序理由驳回了追责申诉,他负责协调大约20位秘密为上诉家庭提供法律咨询的律师。

武汉法院则拒绝就此回答法新社的提问。

张先生认为自己的父亲是在住院期间染上新冠的,他指责当局目前正在采取一切方法损害他的名誉,散布谣言说他想欺骗病毒受害者家属;并渗透进网上在线讨论小组里。张先生说:“他们知道,如果我成功采取法律行动,那么其他很多人也会提起诉讼。”

武汉市政府也没有回应法新社的置评请求。

在第一次申诉被驳回后,张先生计划向省法院提起诉讼。尽管存在风险,他说他已经准备好一直上诉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

相关报道:

武汉受害者家属诉讼遭驳回

二月,被新冠病毒夺走儿子性命的武汉退休人士钟汉能(音)经历了每位父母最惧怕的噩梦,她希望能与其他亲戚一同起诉当地的地方政府。但是据诉讼有关人士指称,他们的诉讼突然被驳回,许多人遭受当局施压,要求不予起诉,律师被警告不要帮助他们。


这些家属指责武汉和湖北省政府,在去年底首次爆发新冠肺炎时隐瞒了一切,并且未能向公众发出警报,没有做出适当应对,任由新冠肺炎全面失控。迄今为止,新冠肺炎导致了武汉近3,900人死亡,以及全球900,000多人死亡。

67岁的钟汉能表示:"他们说这种流行病是自然灾害。但是,这些严重的后果是人为造成的,必须要找出是谁的责任。" "我们的家庭崩溃了。我再也无法幸福了。"

新冠肺炎受害者家属代言人和发言人张海表示,至少已经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五起诉讼。他的父亲也死于新冠病毒。原告各寻求约人民币200万(合29.5万美元)的赔偿和公开道歉。目前居住美国的中国资深维权人士杨占青表示,法院以不明程序驳回了诉讼。

杨占青正在与中国十几名律师合作,暗中为中国受害者家属提供咨询,他表示,诉讼驳回仅透过简短电话通知,而不是透过合法的官方书面解释,显然是为了避免书面询问。

武汉法院的工作人员不愿接受法新社做出的回应请求。

去年12月,新冠病毒在武汉出现,市政当局拖延时间,并且逼迫欲举报的医生保持沉默。

共产党持续淡化责任,甚至质疑病原​​体是否起源于中国,同时大肆宣传后来中国防疫方面的成功。上周,中国政府在北京举行了盛大的仪式。习近平主席在声明中宣布,中国已经以迅速且透明的应对通过了"非凡的历史性考验"。


3月时武汉仍是疫情中心

他们悲惨的故事

但是钟汉能描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到1月下旬,传染病在武汉迅速蔓延,官员们仍未发出全市性的警报。当时接近农历新年,钟汉能和她当小学老师的39岁儿子彭毅(音)却还在拥挤的商店里开心地购物。数以百万计的人离开武汉度假,将感染带到了全球。

钟汉能告诉法新社:"我们当时不知道公共汽车上充满了病毒,所以每天都出去,甚至都不知道戴口罩。" 1月24日,武汉最终开始封锁,她和儿子生病了。她很快的康复,但儿子却恶化了。

恐惧充斥着他们的家庭,其中包括钟汉能的丈夫,彭毅的妻子和他们七岁的女儿。

在接下来痛苦的两个星期中,他们在负荷超载的医院里度过了漫长的时间,他们乞求让彭毅住院未果,医院缺少检验工具,一再被拒之门外。彭毅终于在2月6日得以住院。

但是他的家人再也没见到他。两周后,他死于呼吸衰竭。

"他当时一定很害怕、很伤心,又没有家人陪伴,我无法想象他有多难过。" 钟汉能说,"他有试着呼喊过母亲、父亲吗?我不知道。"

张海认为,他的父亲在治疗期间因不相关的疾病在武汉一家医院被感染。他说,当局正在发动一个抹黑他的运动,并中止了他的社交媒体账号,还散布谣言称所有的诉讼都是骗局。

张海指责武汉政府,有其他人也收到了官方的恐吓,受害者家属群聊也已经被警察渗透。他说:"他们知道如果我成功提起诉讼,其他许多家庭也会群起效仿。"

武汉市政府不愿接受法新社做出的回应请求。

张海说,数十名受害者家属已经在群聊中结成联盟,但大多数人都不敢采取行动。由于在武汉市的初审被驳回,张海最近向省级法院提起诉讼。钟汉能也打算这么做。

资深维权人士杨占青认为,虽然公开道歉难以想象,但政府最终很有可能会悄悄满足一些家庭的要求。在此之前,张海打算不顾个人风险,一路向中国在北京的最高法院提起上诉。他说:"父亲是我的动力。"
网编:和评

鲜花(2)

鸡蛋(10)
57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