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5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科恩新书再揭川普猛料:觉得与艳星婚外情很酷(组图)

新闻来源: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于2020-09-09 10:03:59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直到今天,我仍然关心特朗普。过去,我对他有很深的感情,现在仍然如此。”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的回忆录《不忠》周二开始发行,他在书中将自己对特朗普的忠诚比作一种精神疾病,但这并不妨碍他将这位前老板描述为一个性侵者、种族主义分子以及操纵大师。

一、多次替特朗普扮演“让女性闭嘴”的角色





特朗普与色情女星斯托米·丹尼尔斯

科恩说,在他为特朗普工作时遇到的所有危机里,没有一个比色情女星斯托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向特朗普提出婚外情指控,更令人恼火。

虽然特朗普曾对此表示抗议,但他仍然批准了在2016年大选前向丹尼尔斯支付13万美元“封口费”,理由是如果婚外情被闹大,他将不得不向他妻子支付多得多的钱。后来,特朗普又以“法律费用”为名目,找科恩报销了这笔钱。

根据科恩的说法,特朗普称:“虽然说永远不要用钱解决这些事情,但是很多很多朋友都建议我付钱。如果这件事被公之于众,我不知道会对我的支持者有何影响,但我打赌他们会觉得我和一个色情明星上床很酷。”

这并不是科恩第一次替特朗普善后,扮演让女性闭嘴的角色。早在2007年,科恩首次加入特朗普集团时,《国家询问者(National Enquirer)》的负责人David Pecker 就打电话给科恩,要求他处理化妆师Jill Harth 向特朗普提出的性侵指控。

科恩指,Pecker的原话是“这与真相无关,特朗普先生让我给你打电话,说你和我将共同努力,共同解决这些问题。”

Harth的前夫声称,在20世纪90年代初,特朗普曾在佛罗里达州他的度假村MaraLago性侵哈思,“他把她推倒在伊万卡的床上,试图压在她身上,抓住她的下身。”

前夫想把这个故事卖给《国家询问者》,Pecker收到了风声,称特朗普试图掩盖事实。

当特朗普竞选总统时,这一指控再次浮出水面,科恩引用特朗普的话说,“她当时真的很漂亮”。他在书中写道:“正如特朗普某次在录像带上吹嘘他对女性一贯的所作所为一样,他毫不怀疑特朗普‘把手伸进了她的双腿之间,并动手动脚’。”

书中还写,特朗普的助理Rhona Graff保留了一个文件柜,里面装满了女性指控特朗普性侵她们的文件。但特朗普否认性侵过女性。

事实上,这一整本书都贯穿了特朗普对待女性的方式。书中描述了,已婚的特朗普如何在环球小姐选美大赛上,对参赛者抛媚眼,并吹嘘如果他愿意,他可以“拥有所有的参赛者”。科恩声称,他曾看见特朗普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把女性逼到墙角并强吻。

类似的事情甚至还曾发生在科恩的女儿身上。2012年,特朗普在其新泽西的高尔夫俱乐部里,对当时只有15岁的科恩的女儿抛媚眼。科恩写道,当他告诉特朗普,这是他的女儿时,特朗普说:“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性感了?” 特朗普甚至对这个15岁的女孩说:“你最好小心一点,因为再过几年,我就要和你的朋友之一约会了。”

二、嘲笑黑人、西语裔,嘲笑支持他的工薪阶层



科恩与特朗普

科恩在书中说,特朗普公开嘲笑被他哄骗,进而支持他的美国工薪阶层。他说,特朗普崇拜财富和权力。按照特朗普的想法,地球上除了统治阶级以外,每个人都像一只蚂蚁,他们的生活毫无意义,总是屈服于这个世界真正的统治者们的一时兴起。一个宇宙大笑话是,特朗普让中西部大量工薪阶层的白人相信,他关心他们的福祉,但事实上他根本不在乎。

书中说,特朗普通常对所有黑人都评价很低,从音乐到文化到政治:他曾说已故南非总统、反种族隔离运动家曼德拉“没有领导能力”;他还说:“告诉我,哪一个由黑人治理的国家不是粪坑?”

科恩写道,在2015年特朗普发表竞选宣言之后,他的三个大一些的孩子来到科恩的办公室,要求他说服他们的父亲退出竞选,因为他的言论“扼杀了公司”。特朗普在宣言中提及来自墨西哥的美国人是强奸犯和杀人犯。

但特朗普并不担心自己的生意会受到任何损害,他还说:“另外,我永远也得不到西语裔的选票,和黑人一样,他们太蠢了,不会投票给特朗普,他们不是我的人。”

在科恩的描述中,特朗普很崇拜俄罗斯总统普京,因为“他能够掌控整个国家,就像管理他自己的公司,实际上就像特朗普集团一样。”

特朗普曾在2016年竞选期间称赞普京,因为他认为自己会输,并希望确保自己能够从俄罗斯方面借到钱,用于他的房地产帝国。特朗普还派科恩,尝试在莫斯科建一座特朗普大厦。那是一座120层高的建筑,里面有一个免费的空中别墅供普京使用。

还有2008年,一位俄罗斯寡头以将近2倍买入价的价格,购置了特朗普位于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豪宅,特朗普因此获利5000万美元。特朗普当时认为,是普京在背后秘密资助了这笔交易。

科恩还说,在维基解密(WikiLeaks)披露民主党邮件被黑客攻击之前,他曾听到特朗普与儿子讨论在特朗普大厦招待俄罗斯人的话题,“看起来是共谋行为,但实际上是不折手段伤害希拉里的利益共同体,汇合在了一起”。爱国和叛国在特朗普脑海中都变得无关紧要,他在利用竞选为自己赚钱。

三、不喜欢他的女婿,用他只是因为听话



特朗普与女婿贾里德·库什纳

这本回忆录的另一重头戏是关于特朗普的家庭。科恩描述了特朗普长子小唐纳德·特朗普和他的弟弟埃里克·特朗普(Eric Trump)因为共同的爱好狩猎,而当面争执的情形。

书中写道,弟弟对哥哥咆哮:“你有病吧?你以为自己是坐在岩石上的大人物,然后砰地一声。你究竟杀了什么动物?你把你的兄弟也拖下了水。你为什么要发这样的照片?滚出我的办公室!” 后来,小唐纳德一言不发,垂头丧气地走开了。

科恩称,自己与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的关系基本上是友好的,但他指“特朗普不是特别喜欢伊万卡的丈夫贾里德·库什纳,容忍他是因为他会按照别人说的去做,行事谨慎,这是特朗普在其他顾问身上找不到的。”

“事实是,三个孩子都渴望得到父亲的爱,他们被自恋的父亲抛弃,并因父亲公开欺骗他们的母亲而蒙羞,现在三个孩子永远陷入了寻求父亲关注的恶循环。”

小唐纳德、埃里克和伊万卡是特朗普和第一任妻子伊万娜·特朗普的孩子。这三个孩子把特朗普的第四个孩子蒂芙尼·特朗普(Tiffany Trump)称为“红头发的继子”。蒂芙尼的母亲是特朗普的第二任妻子玛拉·梅普尔斯(Marla Maples)。书中说,特朗普和伊万卡曾嘲笑蒂芙尼的外表。

特朗普的第五个孩子、14岁的巴伦·特朗普(Barron Trump),其母亲是现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科恩说,她不在乎人们对她丈夫的绯闻说什么或者写什么,她什么都知道,但不像大多数妻子那样,非要弄个水落石出。而特朗普并不担心梅拉尼娅离开他,他说“他总能再娶一个妻子,如果她想走,她就走吧,这对我来说没问题。”
网编:和评

鲜花(6)

鸡蛋(2)
15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