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18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拜登称当选就取消中国关税 民调大跌 助手忙改口(图)

新闻来源: 南风窗/环球时报 于2020-08-08 14:58:56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作者 |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 谢奕秋

泡沫终究是泡沫。拜登仍可能当选总统,但已经没那么神气了。

在5月的一项民调中,超过六成的拉美裔和超过三成的非洲裔选民,对“白人男性”拜登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表示失望;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甚至比拜登更受少数族裔选民欢迎。

6月以来,在特朗普选择威胁使用军警镇压少数族裔抗议活动后,主流民调显示,超过六成的拉美裔和超过七成的非洲裔选民表示,将投票给拜登。

但如今,由于连番失言和拒绝认知敏锐度测试,拜登的选情开始疲软,从7月26日到8月5日短短10天内,其全国平均民调领先度从9.3个百分点锐降到6.4个百分点,跌幅在三成以上。

廉颇老矣,不能饭了?

杜卡基斯第二?

选举专家丹尼尔·J. 弗林,将拜登的选情与1988年挑战老布什的马萨诸塞州州长迈克尔·杜卡基斯相提并论。

基于总统选举的民调,当时的专家和专业预言家都认为,杜卡基斯将以轻松的优势击败副总统老布什。

那个大选年的7月底,盖洛普和哈里斯这两个主要的民意调查,显示杜卡基斯分别领先老布什17个和18个百分点。同时,媒体一向将副总统描绘成愚蠢的弱者,并称赞马萨诸塞州州长是一位超能力的技术官僚。

仅仅90天后,老布什以7个百分点的普选得票优势,以及426票对111票的选举人票优势,完胜了大选。



1988年11月,老布什在总统大选中击败杜卡基斯后,加入了休斯敦支持者的庆祝行列

从表面上看,拜登和杜卡基斯似乎没有什么共同点。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一些令人惊讶的相似之处。杜卡基斯在民意调查中的自由落体,始于有关延缓释放其病历以及是否接受过精神疾病治疗的质疑。

正如美联社当时报道的那样,里根总统在当年8月3日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到这一点,并随口回答:“杜卡基斯今天被问到他是否遭受过抑郁症,他说:‘没有。’问他是否曾咨询过心理医生,他说:‘没有。’”

但这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媒体对杜卡基斯的质疑。仅仅一周之后,州长在盖洛普民意调查中的17个百分点领先优势,缩小到仅7个百分点。

32年后,新闻界一直不愿质问拜登的认知能力。在极少数情况下,记者提出了这个问题,前副总统的反应是防御性的。

例如,在本周播出的一次采访中,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记者埃罗尔·巴内特问这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是否接受过测试以衡量其认知敏锐度。拜登开始骂人:“不,我没有参加测试。我为什么要测试呢?得了吧,伙计。”他反问巴尼特:“你是一个瘾君子吗?”



当地时间7月19日,福克斯新闻周日脱口秀播放了一期专访特朗普的节目。特朗普在节目中炫耀自己在一项认知测试中得到高分,还称“我敢保证拜登回答不出这些测试问题”

记者提的是一个愚蠢的问题吗?请问拜登,你6月份是不是讲过“美国新冠死了1.2亿人”?

难道,因为曾单膝向弗洛伊德之死下跪致哀,拜登就具有了道德上不容置疑的地位?不要忘记拜登不是特朗普,跟记者缠斗不符合他的人设。

“佐格比”机构最近的一项民调发现,对于拜登是否处于痴呆的早期阶段,接受调查的选民中有55%认为“不止如此”或“颇有几分相似”。拜登最担心的是,大约60%的18~29岁的年轻选民和61%的拉美裔选民认为,他可能患有早发性痴呆。好消息是,只有43%的黑人怀疑拜登的心智能力。

在同一系列的采访中,拜登又说漏嘴,很可能已经破坏了他对非裔选民的脆弱掌握。跟上次他形容“不选我的黑人就不是黑人”(把黑人当民主党的投票机器)一样,这次他夸赞拉美裔,却再次暴露内心的真实想法:

“与非裔美国人社区不同,除了显著的例外,拉美裔社区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多元化社区。”

拜托!你是乔·拜登,是提及少数族裔时嘴上该抹蜜的民主党人,怎能向特朗普看齐?

这种过失可能会降低他在黑人和拉美裔选民中的受支持度,这是拜登和杜卡基斯选战的共同点。



除了单膝跪地道歉,拜登还曾当众表示如果自己当选总统,会给予美国的黑人14万亿的补偿

拜登或许比杜卡基斯得民心些,但他俩也面临相同的几个问题:处理总统职位的精神适应性,与少数族裔选民的联系困难,以及动辄为任何敢于提出“法律与秩序”的反对者,烙上种族主义者的烙印。

几周前,拜登在RealClearPolitics网站的大选民调平均值中,以两位数领先于特朗普。截至周四傍晚的最新平均民调中,他的领先优势为6.4。特朗普有可能超越并彻底击败他吗?到9月开学季,大致就明朗了。

BLM蹭鼻子上脸

一些人指摘说,特朗普没有关于第二任期的详细竞选承诺安排。

这话没错,但可以理解的是,疫情重压下特朗普民调不利,他即便有心思规划第二任期,又有多少舆论买账?他的竞选主轴从“再次伟大”变成“法律与秩序”,便凸显了当前棘手事务将延续到大选后。



6月时特朗普手持圣经出现在圣约翰圣公会教堂(该教堂曾被美国总统使用了一个多世纪,但在弗洛伊德事件抗议活动中被部分烧毁)

也有人认为,特朗普将以300多张“选举人票”高票连任。这种“迷之自信”认为,乌克兰的检察官正在挖掘乔的儿子亨特的潜在刑事责任,而存在认知障碍的乔·拜登,被伯尼·桑德斯的马克思主义纲领束缚了。

不仅如此,“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示威迁延日久,走向了矫枉过正。拜登所说的“和平抗议者”,不久前在西海岸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一家联邦法院外,焚烧《圣经》和美国国旗。

上周,《华盛顿邮报》刊登了一篇标题如下的文章:“特朗普派联邦部队平息波特兰的抗议活动。一旦他们离开,混乱就结束了。”这是不诚实的尝试,将针对联邦法院大楼的袭击归咎于白宫,而不是安提法/BLM骚乱者。

《华盛顿邮报》肯定知道,联邦部队是对波特兰混乱的回应,而不是原因。毕竟,混乱早于联邦干预,从5月20日就开始了。特朗普直到两个多月后才派遣联邦部队。但出于对安提法/BLM暴民的同情以及对特朗普的仇恨,《华盛顿邮报》希望掩盖这一现实。

现在联邦部队已离开,波特兰情况如何?当地报纸《俄勒冈人》报道,该市连续数日存在骚乱,警察局宣布必须使用催泪瓦斯驱散暴乱者。



2020年7月25日凌晨,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马克·奥·哈特菲尔德美国法院举行的抗议中,联邦官员向一群示威者推进

最新的暴动,与导致联邦部队进入该市的暴动存在差异。根据俄勒冈州的说法,“警察与抗议者之间的对抗,已经从市中心转移到了整个城市的警察大楼,那里的抗议者派系现在每晚都在聚会”。

似乎,暴徒不想激怒特朗普总统,以免他再调联邦部队过来,因此他们满足于袭击警察大楼。

《俄勒冈人》网站试图在骚乱中尽可能展现本地好的一面:

“多数人高呼,少数人开始从建筑物外表卸下胶合板,露出玻璃窗和门。有些人在街上推垃圾箱,形成路障。”

“在建筑物入口附近,有人用金属工具反复击打玻璃窗。警方说,示威者砸碎了该区的玻璃门。不久,有人在入口旁的垃圾桶里纵火。”

但根据俄勒冈州的说法,8月4日晚上,“有些人闯入了(警察联合会)大楼,并在内部造成了破坏”。波特兰的非洲裔警察局长说:“我们这里每天晚上都发生暴力事件,他们向警察扔石块和商业级烟花,这些无理的伤害警察和摧毁警察设施的企图,是应受谴责的,需要制止。”

美国国土安全部常务副部长肯·库奇内利日前在国会作证称:波特兰的示威者发射激光,已灼伤了113名联邦执法人员的眼睛,他们当时在守卫联邦法院。

够了,右翼评论家伦纳德·托博罗夫认为,暴徒中的年轻人是因为上大学负债累累,被左翼教授们灌输了激进思想,因此应该用全国性“特许学校”的立法,来重造教师队伍。

但拜登的解决方案——完全不同:

政府给低收入区发3倍于其他地区的经费;学校不再强调分数,而要更像社区中心那样,提供各种免费服务;

收入12万美元以下家庭的小孩,上大学免费;低收入家庭的小孩,从出生开始每月政府给存2000美元,直到18岁。每月补贴多少和收入挂钩,收入12万美元大致就没有了。

看到这里,你还以为选拜登的意义,仅仅是“他不是特朗普”吗?



有网友称,拜登因为个人魅力不足,必须借助占党内约四成的激进势力支持才能当选,所以成了他们的驯服工具。他被操纵的竞选方案如此激进,如此包罗万象,以至于它将把美国“变成一个完全无法辨认的东西”。

美国的少数族裔人口已经在不成比例地增长,按照拜登发布的总统执政计划,“美国的安史之乱”是不是也不远了?

一些选民表示,如果特朗普不再过多地谈论自己,而将重点更多地放在使美国人团结在一起的问题上,他们将更愿意给特朗普“机会”。

有民调显示,大多数选民(约55%)相信特朗普将在选举中击败拜登。随着时间的推移,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的优势相当稳定。

这个有关“谁将赢得指定选举”的选民期望值调查,与另外一些指标,如“工作认可度”(Job Approve)调查、“受欢迎率”(Favorable)调查一样,都不是直接的大选民调,后者是就选民将为谁投票问题进行的调查。

特朗普的全国大选民调从未突破50%,但他的即时“工作认可度”在比较偏共和党的拉斯穆森调查中,偶尔达到59%,而各个机构的民调平均下来,这项数值就与他的大选支持率趋于一致。

所以,关于“谁将赢得指定选举”的民调是不是足够中立,还需要多番观察。

通常来说,进入美国9月劳动节之后,当民调公司用“大概率投票选民”取代“注册选民”之后,选举民调的准确度更能被信赖。

民粹时代方兴未艾

在一个民粹时代,文化精英告诉你的东西,都要被反复打量。

譬如,“黑大个”弗洛伊德到底怎么死的?

你会想,难道不是被警察“跪压”死的吗?

如果有人告诉你,涉嫌二级谋杀的德雷克·沙文警官是被冤枉的,你会不会觉得告诉你这话的人,脑子不正常?

但是该案的物理、科学和电子记录的证据表明,沙文警官和他的同事们,在造成弗洛伊德之死方面,没有任何实质性作用。

取而代之的是,最新流出的警方视频记录显示,当乔治·弗洛伊德首次遇到警察时,他正因自己过量服用毒品而死亡。此外,证据还表明,被告对弗洛伊德的病情表示担忧,并两次要求紧急医疗服务。

由警察佩戴的人体摄像机记录的证据最终证明,在警察将他限制在地面上“之前”,弗洛伊德一再抱怨说,他无法呼吸。

正如尸检和毒理学报告所记录的那样,他呼吸困难的原因,不是后来他的后颈部或背部所承受的膝盖压力,而是因为他的血液中“达到潜在致死极限3倍以上”的芬太尼。他的体内还含有少量的甲基苯丙胺,可能引起妄想症、呼吸窘迫、昏迷和死亡。

除这些发现外,他的尸检没有发现任何可能导致他死亡的其他身体伤害。

大选年,一切戏剧化事件都可能被利用。所以,对剧情反转要多一点耐心。

就像很少人知道,希拉里曾至少6次收受特朗普的捐款,2016年又为特朗普被共和党提名而“鞍前马后”地帮他扫除劲敌——当时她以为,他是她最容易对付的大选对象。后来她还收买“黄金浴”假情报,找人间接递给情报部门,让他们窃听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引发了后来浪费几千万美元的“通俄门”调查。

此一公案更耐人寻味的细节,可以参阅新书《重新认识美国》。

美国是一本厚厚的大书,两三百年的积淀让它充满现代隐喻。一般人对美国的兴趣,可能集中在9·11事件后,以及特朗普开始竞选后这两个时段。为什么是这两个时段?可能是察觉到一种划时代的气息——前者开启了反恐时代,后者开启了民粹时代。

反恐时代在“9·11”15周年后,也就是2016年特朗普冲刺大选的时候,差不多就接近尾声了;等到特朗普上台第一年的年底,“伊斯兰国”就基本上Over了。所以说,反恐时代和民粹时代,前赴后继,而两者最开始的时候,所掀起的国际剧变,让普通人都印象深刻。

如果说,反恐时代主要是对外的,那么民粹时代就主要是对内的——别看美国政客现在对中国攻击多厉害,特朗普天天看的福克斯新闻里面,提到中国的次数屈指可数,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美国自己的“窝里斗”。



美国能不内斗吗?“全世界80%毒瘾者在美国”,全球31%的枪击案发生在美国。半个世纪里,超过150万美国人死于枪支暴力。3年前一场乡村音乐节上,一下子就打死打伤将近600人。同年一次游行集会上,有人故意“驾车碾压”导致对方35人死伤。

从特朗普开始竞选,时代感不一样了。

反恐时代,小布什的7年,加奥巴马的8年,是两个党派执政,但现在看来,是一个派别执政,就是建制派。

特朗普对这15年是接近全盘否定的,当然,他也把之前的克林顿时期给否定了,但那不重要,主要是否定美国眼光朝外的这15年。

奥巴马虽然从伊拉克撤军,但在阿富汗仍有增兵,在巴基斯坦、叙利亚、利比亚也投入了很大精力;而特朗普,主要就是杀了伊朗的特工将军苏莱曼尼,再就是靠伊拉克人和库尔德人帮忙,干掉了恐怖大亨巴格达迪,而两次空袭叙利亚政府军设施,都是点到为止——他在军事外交上并没有投入太多精力,如果到明年任满之前没有意外,他将是美国近年来首位没有卷入对外战争的总统。

是吧?里根跟苏联在全球打代理人战争,也入侵过几个小国,空袭过利比亚和伊朗;老布什打了海湾战争,克林顿打了南联盟;小布什更不用说,新保守主义就是原来的左派激进主义变体;奥巴马也在幕后发动了利比亚战争。而特朗普,委内瑞拉都闹成这样了,他连马杜罗的小指头也没动。

对于伊斯兰激进主义,特朗普的对策就是不准战乱国的穆斯林进来,他用这个笨办法,不去趟中东地区的浑水。

疫情刚缓过一阵时,他去西点军校,重申“美国不当世界警察”。他在里根时期就有从政志向,曾自荐为老布什的竞选搭档,还曾角逐改革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看够了五任总统没完没了地对外用兵,他自己厌倦了,也知道选民厌倦了。

民粹时代方兴未艾,起码是在美国。与其说“特朗普的4年”是个插曲,不如说“拜登可能的4年”是个插曲,而且,现在的拜登,是不是还是8年前、12年前的拜登,也还要再看。



特朗普那边说,乔·拜登被极左派控制了,只会是一个自动签名笔似的总统,一个激进议程的特洛伊木马。可能没有这么严重,但看看现在拜登宣布的政策,好多是多年前不敢想象的。

因为美国国内的矛盾已经激化到一定程度,领导人不得不眼光向内,集中精力去解决了。特朗普从一个方向去解决,引起了相当大的共鸣,也激化了不少矛盾,拜登就从一个反方向去尝试。但他俩其实有一点很像,就是都宣扬“买美国货”,要实行经济上的民族主义,甚至因为拜登更懂得执行的细节,他会在保护国内制造业上,比特朗普走得更远。

拜登30岁就当联邦参议员,曾长期担任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比担任司法委员会主席的时间还长,到现在78岁,从政近半个世纪,是根正苗红的建制派。但是,经过特朗普这4年,他也在改变。原来他不怎么会用社交媒体,现在也准备用视频连线接受提名,他是被新的时代推着走。

民粹时代,一个标志就是社交媒体取代精英媒体,还有个标志是名校学历贬值。不是吗?

老布什是耶鲁学士,克林顿夫妇都是耶鲁博士,小布什是哈佛硕士、夫人也是硕士,奥巴马夫妇都是哈佛博士;到了特朗普这里,宾大本科,他夫人是大学肄业,说白了就是高中文凭;然后,拜登夫妇都是不知名大学的博士。从这一点看,美国似乎是盛极而衰。但美国的反智主义也有悠久的历史,是民主的一种自然回潮。

自反恐时代转到民粹时代,美国的政治机器也表现出“外轻内重”、从集权走向分权的特征。特朗普上台伊始能遥控国会众议院,但很多时候指挥不动司法部,中期选举后则颠倒过来了。

从杜卡基斯“漠视犯罪”导致选情大跳水,到拜登的“种族平权经济政策”大跃进,从弗洛伊德的过量吸毒死,到波特兰的BLM蹬鼻子上脸,你是不是隐隐有一种感觉:

不断收编人马、等着“躺赢”的约瑟夫·拜登,会不会成为那个“终极大Boss光环加身”、却被小姑娘一刀秒的“夜王”?

拜登称当选将取消对中国加征关税?其助手又说……

6日,拜登在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他若当选将取消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并批评特朗普引以为豪的中美首阶段贸易协议“正走向彻底失败”。



6日,拜登在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他若当选将取消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当主持人加西亚问道:“有人说特朗普对抗中国影响的观点挺好,那你会继续征收关税吗?”拜登回答:“不会,谁说特朗普的主意好了?美国制造业已陷入衰退,农业也损失了数十亿美元,美国纳税人不得不为此买单。”

不过拜登的一名助手迅速对《华盛顿邮报》澄清说,目前拜登还没有做出当选后将取消对中国加税的最终决定,称拜登的意思是将“重新评估关税”。美国《福布斯》杂志7日则评论称,拜登有充分的理由取消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以及美国盟友增加的关税。在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下,制造业的表现并不好,而特朗普政府的钢铝关税反而让美国减少了就业。

互批“对华软弱”也是拜登与特朗普角力的焦点。拜登5日批评特朗普引以为豪的中美首阶段贸易协议“正走向彻底失败”,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发言人立刻做出反击,称其在担任副总统期间对中国采取“无力的姑息政策”。特朗普6日再次大力度攻击中国“做了一件可怕的事情”,污蔑北京“限制病毒在其国内传播,却允许它传播到世界其他地方”是一种“耻辱”。
网编:和评

鲜花(5)

鸡蛋(13)
11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