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2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大选时间定了!川普被曝多次感叹“没人喜欢我”(图)

新闻来源: 环球网/全现在 于2020-08-02 23:01:31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距离美国11月3日大选只剩下3个月,在这一背景下,总统特朗普和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都在摩拳擦掌,为争夺选票争分夺秒。在进行战略调整后,特朗普竞选团队将从3日起发起夏季广告攻势,将目标瞄准提前投票的几个州,其竞选经理直言,每一天都很重要。与此同时,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也在紧锣密鼓地寻找竞选搭档,并将在8月17日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举行前公布其名单。

夏季广告瞄准提前投票州


特朗普竞选团队最近“大换血”,斯特皮恩成为新竞选经理。据美国政治新闻网报道,特朗普竞选团队上周停播电视广告,并对夏季电视广告战略进行重新评估调整。调整后,特朗普和斯特皮恩决定将广告重点投放地区定为几个提前投票州。虽然特朗普的顾问拒绝透露将在哪些州花大力气,但佛罗里达、密歇根、北卡罗来纳和宾夕法尼亚州从9月底起将开始投票,而且这些州是关键州。新广告将把拜登塑造为只对自由派负责的“华盛顿内部人士”。特朗普上周五在推特上说:“我们针对瞌睡乔发起的新广告选战即将于周一铺开。他远比桑德斯还要左。”

自上任以来,斯特皮恩改变了特朗普竞选团队之前的结构,赋权几名副经理与员工直接沟通。每天早上8时,斯特皮恩都会与一小部分核心高级顾问开会。随着特朗普在民调中不断落后,斯特皮恩开始要求竞选团队接受这样的观念:每一天都很重要,要考虑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否能够争取到更多选票。他的重点任务之一是确保竞选团队有钱大规模投放秋季电视广告。一家分析公司称,特朗普竞选团队今年已经在电视广告上花费近9400万美元,在选举日之前还计划再投入1.46亿美元。据美国《新闻日报》1日报道,特朗普将于8月8日在南安普顿举行竞选筹款活动。知情人士透露,“门票”每人5万美元,捐款10万美元将获得参加圆桌讨论以及和总统见面的机会。

拜登即将公布副手


拜登7月28日宣布,将在8月第一周选出竞选搭档。在非裔男子弗洛伊德被“跪杀”后,多方人士建议拜登选择非裔女性作为副手,以此争取非裔选民的支持。据路透社报道,拜登可能将在未来几天与几名候选人面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7月31日(CNN)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11位女性都在拜登的考虑范围之内,其中加州联邦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以及加州联邦众议员卡伦·巴斯三位非裔女性获选可能性最大。今年66岁的巴斯尤其被看好,她是美国国会黑人党团会议主席。外界认为,风格低调朴实的巴斯,因擅长扮演桥梁角色,所以异军突起。巴斯在众议院的一些同事正在为其进行游说,其中包括一些很有影响力的民主党人和金主。几周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表示,巴斯不应该被忽视。

随着外界猜测巴斯可能成为拜登的竞选搭档,共和党阵营1日加大对她的批评力度,指责巴斯过度推崇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据美国《国会山报》1日报道,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代理主席卢比奥表示,如果拜登成为总统、巴斯成为副总统,她将成为美国政府历史上最高级别的“卡斯特罗同情者”。佛州副州长努内斯则表示,投票给拜登与巴斯就等同于掌掴所有流亡在外的古巴异见人士。佛州是关键的摇摆州,有大量的拉美裔移民。巴斯对此进行了回应,否认她此前有关卡斯特罗的讲话是对其过度恭维。她还表示,美国需要重新与古巴建立关系。

特朗普多次感慨“没人喜欢我”

“没人喜欢我”,CNN1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特朗普因为觉得自己无力控制新冠肺炎疫情而情绪低落,在过去几个月中演绎出各种版本的“没人喜欢我”。报道称,这位美国总统为自己的支持率暴跌而哀叹,不明白什么出了错。特朗普的助手表示,在距离大选不到100天的时候,特朗普已经意识到他给自己造成的极端政治危险。知情人士称,总统和朋友交谈时怨气十足,但他改变局势的意愿和能力都非常低。美国广播公司和益普索近期联合进行的民调显示,近2/3的美国人不赞成特朗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反种族歧视抗议浪潮以及美俄关系的方式。

和特朗普同样担忧的还有部分选民。俄亥俄州多家地方媒体联合制作了一档新闻节目《你的俄亥俄州之声》,在大选前和全州各地的选民进行在线对话。节目内容显示,该州的选民不知道该信任谁,是媒体还是政府?他们对自己和其他美国人的经济安全表示担忧,不知道疫情期间如何举行大选,希望能够出现“诚实的”领导人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报道称,来自各阶层的选民既担忧,又充满希望,认为反种族歧视抗议让人们看到系统性的种族主义、改革的必要性和他们需要什么样的领导人。

美国共和党人想靠这五大组织 把特朗普从大选中拉下马?


“如果你的房子着火了,你会在意消防员是谁吗?”美国《华盛顿邮报》8月1日的一篇文章开篇写道。这是该文主题“林肯计划”——一群共和党选战精英成立的政治组织——的基本理念,其目标就是在今年大选中把现任总统特朗普拉下马。对特朗普和共和党而言,这无疑是“背叛”,但走上“背叛”之路的却远不止“林肯计划”一个。过去几个月,还有数个颇具影响力的政治组织出现,他们决定宁可支持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也不能让特朗普连任。在不少观察家看来,这样的情景前所未有。这些“背叛者”都是些什么人?如今距离大选仅剩约3个月,他们的活动会给这场大选带来什么变数?

“他们成功地攻入总统的精神世界”

早在2016年特朗普参加总统竞选时,就有一些共和党人对他颇有微词,当时一些共和党人和其他保守派人士发起一项名为“永远不选特朗普”的运动。特朗普当选后,这项运动又将目标改为在2020年大选中击败特朗普。随着大选年到来,共和党内部对特朗普执政能力和政策评价的分歧越发严重,“林肯计划”就是由多名颇具影响力的共和党人成立的反特朗普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PAC)。

“林肯计划”成立于2019年12月,唯一的目的就是阻止特朗普连任。该组织的核心成员是曾负责共和党前总统参选人麦凯恩2008年竞选的史蒂夫·施密特,主持麦凯恩2000年总统竞选活动的约翰·韦弗和媒体顾问里克·威尔逊,以及现任总统特朗普顾问凯莉安·康威的丈夫乔治·康威,他们中有人也做过老布什、小布什、罗姆尼的选战顾问。另几名联合创始人也都是知名人士,比如共和党活动组织者詹妮弗·霍恩,政治顾问和营销策略师罗恩·史特斯洛,独立政治顾问里德·盖伦,加州共和党前政治总监迈克·马德里等。

据“林肯计划”官网介绍,该组织以美国历史上首位共和党总统林肯的名字命名,是因为林肯终结了美国南北分裂,而当前的美国再次陷入由特朗普带来的分裂中,只有击败特朗普才能治愈美国的政治创伤。“林肯计划”反对特朗普的主要方式是在电视台和视频网站投放批评特朗普的广告。当拜登锁定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后,“林肯计划”宣布支持拜登。

“它们以闪电般的速度制作出来,迅速引起公众讨论,直击特朗普本人最脆弱的环节(例如,质疑他是否有足够的精力、体力,是否牵扯到腐败中等)”,《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鲁宾评论说,“林肯计划”的广告在很大程度上针对的是特朗普本人的言行,该组织的创始人都是非常有经验的共和党竞选组织者,他们可以用民主党不太熟悉的方式制作最有效、最令人难忘的攻击性广告。

“林肯计划”反对特朗普的广告开始集中投放是在新冠疫情席卷美国之后。今年3月和5月,该组织发布广告批评特朗普对疫情的处理。6月1日,“林肯计划”发布名为“背叛的旗帜”的广告,抨击特朗普在种族问题上的记录,强调特朗普支持者在集会中使用的是南方邦联的战旗。6月17日,该组织发布两则广告,一则针对特朗普在西点军校演讲的表现,称“特朗普(身体)不太好”,指他喝水时手抖,走路不稳;另一则指责特朗普在发生过种族屠杀的地点举行竞选集会。

针对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林肯计划”在6月18日发布的题为“西那”的广告中称:“他们知道唐纳德·特朗普是谁,软弱、腐败、可笑的人。”6月下旬至7月初,“林肯计划”先后发布题为“赏金”和“出卖”的广告,称特朗普在得到俄罗斯向塔利班激进分子支付赏金以杀害驻阿富汗美军的情报之后没有任何反应。7月底,该组织发布的广告名为“回忆”,聚焦过去3个月美国人民失去的美好时刻,比如毕业典礼、开业庆典和婚礼。

从2019年底创建到2020年3月,“林肯计划”筹集了260万美元的捐款,其中140万美元用于制作投放广告。尽管初期的筹款额度和支出远少于其他政治活动组织,美国《政治杂志》称,“林肯计划”成功地攻入特朗普的精神世界,每个成员都拥有数十万社交媒体关注者,广告制作紧跟时事,专注于在特朗普能看到的电视台播放时段投放广告。

对此,特朗普作出反击,称“林肯计划”的创始人是“失败者”和“名义上的共和党人”。他的回应却使“林肯计划”提高了知名度,获得更多曝光。“林肯计划”表示,在特朗普反击之后,他们又获得140万美元的筹款。从4月1日到6月30日,该组织获得约1700万美元筹款。

随着“林肯计划”的影响力逐渐扩大,共和党内有人出手了。前不久,加州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代表哈米特·迪伦表示要将参与“林肯计划”的两名党员开除党籍,因为他们越过了红线。“共和党人可以不投特朗普总统的票,但公开支持对手是破坏党派纪律、分裂党派的行为。”迪伦称。

重叙“1964年故事”


“我叫乔希,住在北卡罗来纳州,(2016年)我投了特朗普的票……”,在一段上传到“反对特朗普的共和党选民”(简称“RVAT”)网站的自拍视频中,一名男子说,今年11月将是他这一生首次投票给民主党人,“如果拜登退选,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推出一个番茄罐,我会投票给那个番茄罐,因为我相信这个番茄罐带来的伤害会比现在的总统少”。

拆特朗普台的,不只是“林肯计划”,比如今年5月成立的RVAT。它的发起人是共和党活动家、出版商莎拉·朗威尔,主要成员有保守派时事评论员、前副总统幕僚长克里斯托尔,小布什弟弟杰布·布什的前幕僚蒂姆·米勒。RVAT收集共和党选民现身说法的材料,用于进行反特朗普宣传。

RVAT最初的计划是筹措1000万美元,在知名媒体上投放广告,号召共和党选民投票给拜登而非特朗普,从而让特朗普败选,其重点针对区域是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密歇根等著名摇摆州。“4年前特朗普骗取了宾州、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约7.7万张票,就赢得了大选,如果今年他们倒戈,特朗普就必输无疑。”朗威尔说。

7月26日,福克斯新闻宾州台率先播出RVAT的广告,翌日,宾州首府哈里斯堡有媒体表示其电视和数字平台将持续投放一周的广告,内容都是让RVAT成员现身说法,大谈让特朗普再干四年的危害。RVAT在宾州的负责人蒂姆·米勒表示,相信拜登可以借此“占领”宾州,从而把特朗普赶下台,因为2016年特朗普在宾州只赢了不到一个百分点,但根据“赢家通吃”原则,他获得该州全部选举人票。

RVAT还援引“1964年故事”为自己的“背叛”行为辩护:那一年,许多憎恶总统林登·约翰逊的共和党人在《华盛顿邮报》上刊登广告,号召共和党支持者投票给约翰逊的民主党对手。当然,那次没有成功。

相比RVAT,6月成立的“正确一方”(Right Side)的最大特点是,发起人清一色曾在特朗普手下干过——有被特朗普一脚踢开的俄亥俄州共和党前主席博尔赫斯,有曾为特朗普“西翼”心腹、当过10天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的斯卡拉穆奇。博尔赫斯说,“正确一方”是“林肯计划”的补充。相比“林肯计划”专注电视广告,“正确一方”将更多精力放在数据和选民身上。

“正确一方”的口号是“为了共和党的未来,请投票给拜登”“如果特朗普连任,未来共和党会成为一代美国人的在野党”,但考虑到让共和党选民投票给民主党人有难度,他们退而求其次,主要鼓励支持者不投票。由于缺乏经费,“正确一方”主要通过电邮和打电话等方式展开活动,针对目标同样是前述摇摆州的共和党选民。

号召共和党选民抵制特朗普的“拜登43校友”,7月1日由原小布什政府一些官员和选举团队成员组成,召集人是原小布什团队资深义工柯克西。“43”源于小布什为美第43任总统。该组织成员主要是共和党内偏中间派的“建制派”以及一些曾在两个布什政府中工作的温和民主党人和无党派者。

“拜登43校友”的骨干之一法纳对媒体表示,许多共和党建制派对特朗普当政以来“白宫日渐丧失荣誉和正直”“美国的领导资格和道德权威败坏”感到沮丧,他们希望让共和党恢复“林肯党和里根党的本来面目”。该组织表示“不会和其他党内反特朗普派别合作”,“真诚相信一个共和党和民主党充分合作的政府对美国是有利的”。由于组织中充满政治老手,“拜登43校友”在媒体号召力方面令人瞩目,他们第一次活动就吸引了路透社和CNN的关注。

“英勇项目”在反特朗普组织中知名度最低,它由比特朗普更保守的“茶党”活跃人士、前伊利诺伊州众议员乔·沃尔什发起。沃尔什曾是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在特朗普任内几次参选都得不到党内足够支持,愤而参加共和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初选。

无足轻重还是“四两拨千斤”?

“这么多共和党内的势力在大选年反对自己的候选人,这是相当罕见的。”美国克里斯托弗纽波特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孙太一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首先是因为特朗普自身是依靠反建制派才得以上位的,虽然上位之后不少共和党人将党派间的矛盾认定为主要矛盾,而党内矛盾变为了次要矛盾,转而在表面上拥护特朗普,但这种思路、理念上的差异一直都存在。

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调显示,自3月至6月,特朗普在共和党或倾向共和党选民中的支持率下降了7个百分点,至78%。7月26日,即距离大选整整100天时,美国多家媒体公布的民调显示,特朗普在佛罗里达、亚利桑那、密歇根等关键州都落后于拜登。与此同时,有美媒称,特朗普的政治立场已经可怕到那些花了多年时间避免对他的行为发表直接评论的共和党人也忍耐不住,例如,众议院前议长保罗·瑞安对特朗普的支持率下滑直接表示失望,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罗姆尼和共和党籍前国务卿鲍威尔则宣布将不会投票给特朗普。

孙太一说,在共和党内,反对特朗普的有三类人:有人鉴于特朗普的民调全面落后,认为共和党最有希望保住的是参议院,于是做出“保车弃帅”的举动;也有一些人看不惯整个共和党被特朗普绑架,价值取向被带歪,希望帮助共和党重返正轨,“林肯计划”就属于这一类。该组织的政治广告投放方式看上去主要是为了刺激特朗普,他们知道特朗普每晚看电视,而且看福克斯;还有一类人则可能是前两种情况的基础上与特朗普有个人恩怨,比如罗姆尼此前是唯一投票弹劾特朗普的共和党参议员。共和党前总统参选人、俄亥俄州前州长卡西奇据说准备在民主党大会上发表支持拜登的讲话。

不过,对于来自内部的批评甚至“背叛”,不少共和党人以及分析家不以为然。一方面特朗普在共和党选民中的满意度长期徘徊在高位,另一方面,前述反特朗普的政治行动委员会究竟有多少号召力还不得而知,相关人等被认为是党内边缘人物,其筹款能力也不被看好。“这些组织最终将对选民产生多大影响仍不清晰。在他们试图将现总统拉下马时,第一个障碍就是资金。”美国《时代》杂志写道。

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教授沈逸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共和党内,特朗普其实是代表着一个极少数派别的力量,而其他共和党的所谓建制派本质上是脱离群众的,没有特朗普这么能吸票。因此,有一段时间,共和党变得特朗普化,尤其是中期选举期间。但这种情况现在正在发生变化。

在沈逸看来,靠那些“背叛者”现在就把特朗普给“撬掉”不太可能,但这些人很有可能在选举时,把他们所代表的相对中间偏温和派的选民推到民主党那边去,或者至少不出来选特朗普。“今年的选情肯定会非常胶着,这些反特朗普团体已经公开、高调地表明了身份,只要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控制不住,只要美国的经济继续下行,这些团体的活动就会更加高调,这可能会使特朗普的支持者变成干巴巴的基本盘,即支持率稳定在31%到37%之间。”沈逸说。

特朗普民调一路落后,他一定会输掉总统大选吗?





距离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只有3个月时,特朗普的民调依然大幅落后于对手拜登。

7月26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发布由SSRS公司为其进行的民调,显示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在密歇根州、佛罗里达州和亚利桑那州的支持率均超越了现任总统特朗普,分别领先12、5和4个百分点。

这个数据非常具有指标意义,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就是在这三个关键州获胜,最终当选了总统。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特朗普的民调一直大幅落后于拜登。即便是报道立场通常倾向于共和党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做的民调中,特朗普也处于不利局面。在7月19日“福克斯周日新闻”播出的一段采访中,主持人克里斯·华莱士(Chris Wallace)对特朗普说,民调显示拜登在全国范围内领先他8个百分点。

美国民调分析网站FiveThirtyEight综合考虑了多家机构的民调质量、样本量和发布时间后认为,自2020年2月底开始,全国范围内的支持率民调显示,拜登一直领先特朗普,优势均在3.4个百分点以上。两人的差距自6月初进一步扩大,当时拜登领先特朗普6.2%左右,7月29日这一差距是8.3%。

民调上的领先,让很多人以为拜登会在今年会稳赢。民主党人、前参议员艾尔·弗兰肯(Al Franken)在发表于CNN的文章《拜登如何取胜》(How Biden wins)中说,鉴于特朗普没有能力承认错误,也没有能力从错误中吸取教训,他非常可能会继续崩溃,直到11月3日。

可是特朗普似乎对民调毫不在意。当被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华莱士逼问民调落后时,特朗普对他说:“我没有输,那些是假的民意调查。在2016年是假的,现在更假了。”特朗普说,由于民意测验者没有采访足够的共和党选民,调查结果被歪曲了,而且他的竞选团队内部的民调显示,他“在每个摇摆州都领先”。

那么问题来了,美国大选期间的民调到底可信吗?特朗普在民调上一直落后,就一定会输掉大选吗?



FiveThirtyEight综合了多家民调机构的结果,7月29日,拜登领先特朗普8.3%。


拜登何以走到今天?

在民主党初选时,就有许多机构发布民调,供候选人制定竞选策略。

2018年10月,拜登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还未宣布参加民主党总统初选。但CNN在采访中向桑德斯展示了一项自家进行的民调,桑德斯落后于拜登。但桑德斯给予了非常模糊的回应,称要专注于中期选举。

当时的各种民调显示,如果拜登和桑德斯竞争,拜登还是稍占上风。比如路透社/益普索(Ipsos)在2018年底做的一项民调显示,如果拜登和桑德斯参加初选,拜登的支持率达到29%,桑德斯以22%紧随其后。

即便自知落后,桑德斯还是在2019年2月19日率先宣布参选。

此时拜登还没下定决心。2019年3月,拜登公开表示,他担心自己无法像桑德斯和德州前参议员贝托·奥罗克(Beto O'Rourke)那样,在网上立刻成功筹集到许多选举资金。

尽管有这样的担忧,但民调的优势显然为拜登增加了信心。4月25日,拜登宣布参选2020美国总统。

民主党初选还有许多其他人参加,但他们的民调都并不突出。截至2019年6月底的民主党首轮电视辩论之前,有20名竞选人符合辩论资格。

华裔竞选人杨安泽从2019年春天开始,引起了一些华裔社区的关注。不过,他在2020年1月份之前,民调支持率一直停留在个位数的低水平,从未对拜登和桑德斯有过实质性的挑战。

即便更具实力的人物加入战局——担任过三任纽约市长的布隆伯格2019年11月宣布参选之后,也没有改变民主党内拜登和桑德斯两强竞争的格局。

布隆伯格参选半个月后,昆尼皮亚克大学的(Quinnipiac University)民调显示,布隆伯格未带来太多冲击,拜登仍旧领先,在民主党和倾向于民主党的选民中,他的支持率为29%。紧随其后的是桑德斯,得票率为17%,而布隆伯格仅获得了5%的支持。

随着其他候选人渐渐退出竞争行列,民主党最终还是拜登和桑德斯两强对决。

桑德斯在今年民主党初选中初期表现抢眼,接连拿下新罕布什尔州、内华达州等地方。然而,他始终无法将非裔选民揽入麾下,特别是在3月3日“超级星期二”多个州初选中失利,这客观上印证了民调的大致合理性。

桑德斯于4月8日退选,两个月后,拜登正式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不过,早在桑德斯停止竞选活动后,各大民调就已经集中在拜登和特朗普二人的对决上。



2020年2月29日,拜登在南卡罗来纳州的选举之夜上与支持者一起庆祝。

拜登对特朗普的民调表现,并非一直保持很大领先优势。根据FiveThirtyEight的数据,在今年4月中旬时,拜登仅领先特朗普4个百分点,但是到了7月25日,拜登和特朗普之间的差距扩大到了8个百分点。

NBC新闻7月23日指出,新冠病毒大流行和乔治·弗洛伊德死后的抗议活动,是导致选民对特朗普最近支持率大跌的原因。

民调的可信度如何?

美国发布民调的机构有很多,比如非营利机构皮尤研究中心,专业民调公司盖洛普,民主共和两大政党,以及主要电视台和报纸等等。

FiveThirtyEight在2018年和2020年公布了民调机构评级,什么机构做的民调更可信,一目了然。

在2020年的数据中,知名媒体的民调可信度最高。ABC新闻/华盛顿邮报、锡耶纳学院(Siena College)/纽约时报Upshot、CBS新闻/纽约时报、NBC新闻/华尔街日报等媒体机构的民调,综合评分都非常高。

日常报道中倾向于共和党的福克斯,也做过很多民调。特朗普最近说福克斯的民调是“最差的”,但在这份评分中,福克斯的民调获得了A-的综合评分,表现不俗。



除了媒体机构,美国很多大学也发布民调,比如马瑞斯特学院(Marist College)、蒙茅斯大学(Monmouth University)、爱默生学院(Emerson College)等等,从2020年的数据看,它们的综合评分都很靠前。

排在第一位的马瑞斯特学院民调成立于1978年,是美国最早的基于大学的民意调查机构之一。凭借在2016年大选期间的预测,它也被彭博政治(Bloomberg Politics)评为准确率最高的民调。排在第二位的蒙茅斯大学民调,则要年轻一些,成立于2005年。

从立场来看,每个民调机构都获得了FiveThirtyEight不同的倾向性评分,即它们在历史数据中是否高估了某一政党的表现。立场明显偏向共和党的有TCJ Research,这一民调机构被FiveThirtyEight屏蔽。此外还有拉斯穆森报告(Rasmussen Reports)/Pulse Opinion Research等也偏向共和党。偏向民主党的有Survery Monkey和新罕布什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等。

在评分中,质量最差的是新罕布什尔大学调查、谷歌调查(Google Surveys)和SurveyMonkey。新罕布什尔大学在2016年的大选民调中完全偏离了目标:在新罕布什尔州和缅因州的民调中,它将民主党的表现平均高估了近9个百分点。

谷歌调查和SurveyMonkey是更新潮、更具实验性的在线民意调查机构。谷歌调查采用了有些怪异的方法,它在本应展示广告的时候,向人们展示一个民调,然后根据受访者的网络浏览习惯,推断人口特征。不过尴尬的是,使用该技术的民意调查通常非常不准确。

在2016年,SurveyMonkey对全美50个州进行了民调,包括总统选举、州长和参议院选举。可是结果也不好,平均误差为7.3个百分点。(这里的误差指,如果民调认为民主党领先1个百分点,结果显示共和党领先3个百分点,则有4个百分点的误差。)

总体而言,在线民意调查(除了YouGov和Lucid)在近年来的选举中都相当不可靠。



逐年下降的回复率

民意调查始于美国大萧条时期,契机是1936年总统大选。

当时美国《文学文摘》(Literary Digest)杂志邮寄了1000万份问卷给读者,回收了230万份,它们此前也搞过类似的读者问卷,并且准确预测过5次总统选举结果。

这一次,回信的读者让杂志社认为,罗斯福的对手、共和党候选人阿尔夫·兰登(Alf Landon)会胜出。

不过,另外三个美国人盖洛普、克罗斯利和罗珀,只用了5万个样本,却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果。最终,盖洛普等人的预测与结果一致,这导致预测失败的《文学文摘》不久便宣告破产。

原来,《文学文摘》是按照电话号码本选出的这1000万个调查对象,但在当年的美国,能装得起电话的往往都是较富裕阶层、持保守立场的共和党选民,而支持罗斯福的工人群体基本被排除在调查范围之外,由此在样本上造成了偏差。

盖洛普等人采用的办法是分层随机抽样。分层随机抽样,可以避免对样本来源集中于某一群体,能够更客观地反映全体投票者的倾向。



1968年,纽约,乔治·盖洛普

从那以后,美国的专业民调机构越来越多。很长一段时间,美国人都很乐意参与民调,人们认为这是公民义务。接受电话调查的人数占被询问人数的百分比,即回复率,甚至一度超过了90%。

Pollster.com的马克·布卢门塔尔(Mark Blumenthal)回忆说,在20世纪80年代,当他工作的公司的回答率下降到大约60%的时候,办公室里的人问,“如果只有20%怎么办?我们就没法做生意了!”

到了21世纪,民调的回复率通常是个位数。原因之一是美国人越来越不相信民调。回复率越来越低,民调的可信度也因此打了折扣。2013年的一项调查发现,四分之三的美国人怀疑民意调查存在偏见。

这是因为,网络民意调查变得越来越容易,比之前的电话民调更省钱和方便。同时,电话民调已经明显落后于时代,因为现在接电话的人往往是老年人,他们的立场一般来说也更保守。

法国政治学家罗兰·凯罗尔在分析这一问题时指出,通常情况下,互联网意味着更多男性网民,他们更多来自中上阶层,与总人口相比,他们的生活方式有更多的文化活动。一些网民也喜欢隐藏真实属性。

总体来看,民调机构面对的状况要复杂了很多,他们有些时候需要依靠“加权”来修正初始样本。但是仍然有民调出现重大偏差,比如盖洛普在2012年总统大选期间的预测结果。

在2012年大选时,在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第一轮辩论发挥不错后,参与民调的支持者热情高涨,导致盖洛普的样本中共和党的支持者比重显著上升,结果是盖洛普出现高估罗姆尼的误判。

2016年大选也是一次受人诟病的民调机构的集体失败——选前大多数民调都预测希拉里会胜出。

《大西洋月刊》在分析2016年美国大选民调失败时指出,自从手机广泛使用以来,找到随机的选民样本一直困扰着民调机构;通过固定电话,越来越难以找到好的样本,手机通常不公开号码,这使得寻找具有代表性的样本变得越来越难。



未对教育属性进行调整,也是低估2016年特朗普支持率的原因之一。

在一些关键州,教育程度较高的选民更倾向于投票给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然而,一些民意调查机构(尤其是州一级的民意调查机构),在他们的调查样本中,大学毕业生的比例过高,他们并没有在权重中对教育属性进行调整。这导致了对特朗普支持率明显低估。

特朗普该怎么办?

2020年大选的情况,与四年前完全不一样。

今年夏天,特朗普在几乎所有的摇摆州民调中都落后。昆尼皮亚克大学最近的一项民调显示,自今年3月以来特朗普的支持度创下最低点。

这项民调显示,6月特朗普在处理美国经济问题上的支持率急剧下降,只有44%的人认可特朗普处理美国经济的方式,而5月这一比例为52%。此外,只有35%的选民赞成他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应对,62%的人表示反对。

为了挽救自己的民调,特朗普已经在做最后的冲刺。他在早些时候宣布,将用比尔·斯蒂平(Bill Stepien)取代竞选经理布拉德·帕斯卡尔(Brad Parscale),此前后者曾多次试图扭转支持率下滑的趋势,但均以失败告终。

Politico在7月22日分析指出,特朗普的一系列对华动作与大选紧密相关。他密集公布了一些措施,包括威胁赶走在美国上网课的留学生、限制中国留学生赴美签证、关闭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等等。

据NBC新闻8月1日报道,针对下滑的民调,特朗普的最新策略是,他的竞选团队将于8月3日开始在密歇根州和北卡罗来纳州等提前投票的州,发布新的攻击性广告。

可以想见,只要美国大选还没举行,任何在民调上的变化都会牵动着特朗普和拜登竞选团队的神经。



在美国,为回避民调对选票的影响,从而限制选举前发布民调的法律是不存在的——但这在其他国家相当普遍。

选举知识网络(Electoral Knowledge Network) 是一个联合国支持的网站,他们跟踪了216个国家的选举规则,发现有92个国家有选举封锁期,其间不公布民调。这些国家的法律大多基于同一个前提:民调可以影响选票。

如果浏览已发表的关于民调的研究,会发现民调影响选举现象有一个专属名词,“乐队花车效应”,即引起部分选民投票给“民调获胜的”候选人。

“人们还会发现,一篇又一篇论文都在试图弄清楚乐队花车效应是否真的存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University of Amsterdam)的社会与行为科学教授汤姆·范德梅尔(Tom van der Meer)2019年对FiveThirtyEight说,“很难看出并分离出这种效应。”

事实证明,民调结果对候选人和党派确实有价值,它们会帮助竞选团队制定策略。通过民调,候选人和所属党派可以了解选民最关心什么,以及什么样的议题会激发选民的积极性。民调还可以塑造候选人的形象,并找出自己的优势和对手的劣势,等等。

有一个数据可以凸显民调的重要性:从上世纪90年代末到2012年,美国1200个民调机构通过拨打超过30亿次电话,进行了近3.7万次民调。

虽然在经历了2016年的“黑天鹅”事件后,许多人已经不敢完全信赖民调的预测。但是,今年3月,美国知名政治预测专家内特·西尔弗(Nate Silver)对《大西洋月刊》说,在特朗普时代,民调仍然是衡量选民情绪的重要工具。

《纽约时报》著名政治分析记者内特·科恩(Nate Cohn)7月16日指出,假如选举在今天举行,哪怕民调结果与四年前一样出现问题,拜登也将赢得总统宝座。

科恩表示,原因很简单:现在,拜登的领先优势远远超过希拉里当年的优势,即便像2016年一样崩溃的民调卷土重来,也不会将这种优势完全抵消。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1)
22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