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7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记者亲身体验屏蔽谷歌亚马逊脸书:根本不可能(图)

新闻来源: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于2020-08-01 11:07:0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议员们争论苹果、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是否为垄断企业时,一位美国媒体记者回忆了她试图在生活中避开这些公司的经历。

本周,这四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接受了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的质询,表面上是回答他们的权力是否过大,以及这样做是否会伤害消费者的问题。

这四家科技公司的老板通过视频会议出席了听证会,他们反驳了有关自己是“网络巨头”的质疑,称自家公司面临激烈竞争,消费者对他们提供的服务有其他选择。

但他们真的有竞争对手吗?去年,为了了解我们有多依赖这些公司,我为科技新闻网站Gizmodo做了一个实验,看看把它们从我的生活中剔除会有多困难。

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从我写过的关于数字隐私的文章来看,我知道这些公司是我们许多在线交流的幕后主使。我与一位名叫Dhruv Mehrotra的技术专家合作,他为我设计了定制工具——一个虚拟专用网络,通过屏蔽科技巨头控制的数百万个互联网地址,阻止我的设备向这些公司发送数据或接收它们的数据。

然后,我屏蔽了亚马逊、Facebook、谷歌、苹果和微软,一个接着一个,一下子屏蔽了六个多星期。迄今为止,亚马逊和谷歌是最难避免的公司。

把亚马逊从我的生活中剔除,意味着我无法访问任何由亚马逊网络服务托管的网站。亚马逊网络服务是互联网最大的云服务提供商。许多应用程序和很大一部分互联网都使用亚马逊的服务器来托管它们的数字内容,而当我对亚马逊说再见时,数字世界中的很多内容都无法访问了,包括亚马逊Prime视频的竞争对手奈飞(Netflix)。

在现实世界中,亚马逊也是难以避免的。当我在eBay上为我的汽车订购一个手机支架时,它是用亚马逊的签名包装送到的,因为卖家使用了“亚马逊完成送货”功能,即付钱给该公司来储存和运送他的产品。

当我屏蔽谷歌时,整个互联网对我来说都变慢了,因为几乎我访问的每个网站都在使用谷歌来提供字体、运行广告、追踪用户,或者确定用户是人类还是机器人。在屏蔽谷歌时,我无法登录数据存储服务Dropbox,因为该网站认为我不是真人。Uber和Lyft不再为我工作,因为它们都依赖谷歌地图来导航。我发现谷歌地图实际上垄断了在线导航。甚至谷歌的长期批评者Yelp也用它来告诉电脑用户哪里可以找到商户。

我开始认为亚马逊和谷歌是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提供者,它们如此深嵌在数字世界的架构中,以至于其竞争对手也不得不依赖于它们的服务。

屏蔽Facebook、苹果和微软也都带来相应的挑战。虽然屏蔽Facebook不会让我那么痛苦,但我非常想念Instagram (Facebook旗下公司),我不再从我的社交圈里听到新闻,比如好友的孩子出生了。几周后我打电话祝贺她时,她对我说:“我只是觉得,如果我在Facebook上发布了什么东西,每个人都会知道的”。我尝试了一个Instagram的替代产品叫“长毛象”(注:一个免费开源的分散式社交网络,它的使用体验类似Twitter),但是一个没有任何朋友的社交网络并不是很有趣。

我很难避开苹果公司,因为我有两台苹果电脑和一部iPhone,所以为了继续上网和打电话,我准备了一些全新的硬件。

苹果和谷歌的安卓系统垄断了智能手机市场。避开这两家公司,我最终得到一台非智能手机——诺基亚3310。我不得不重新学习在电话数字键上发短信的技巧。我还拿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它采用Linux操作系统,来自一家名为Purism的公司,该公司正试图创造 "道德的计算机环境",即帮助用户避开科技巨头。



在诺基亚3310的电话数字键上发短信:一点也不好玩

没错,科技巨头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也有替代品,但它们在市面上很难找到,使用起来也更麻烦。

微软这次并没有处于反垄断质询的尴尬地位,但它了解自己的感受,因为它很容易在消费者层面被拒绝。正如我的同事史蒂夫·洛尔所指出的那样,微软如今“主要是商业客户的技术供应商”。

但和亚马逊一样,微软也有云服务,因此有几个网站对我来说是用不了的,我经常使用的两家微软旗下的服务LinkedIn和Skype也是如此。无法使用科技巨头拥有的我喜欢的服务,是这个实验的一个风险:正如《华尔街日报》所指出的那样,这些科技巨头在过去10年里收购了400多家公司和初创企业。

批评大型科技公司的人经常被告知:“如果你不喜欢这家公司,就不要使用它的产品。”我从实验中得到的启示是,这是不可能的。这些公司不仅拥有以其公司名字命名的产品和服务,还控制着一堆更加鲜为人知的产品和服务,它们很难与我们日常生活所依赖的工具分开,无论是工作还是从A点到达B点。

很多人把我的做法叫做“数字素食主义”。数字素食者对他们使用的硬件和软件,以及他们消费和分享的数据都很慎重,因为信息就是力量,而有几家公司似乎越来越多地拥有了一切信息。

人们对这个故事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一些人说,这证明了这些公司对美国的经济是多么重要,它们对消费者是多么有用,这意味着监管机构不应该出手干预。而以纽约民主党众议员、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成员杰罗德·纳德勒为代表的其他人当时则表示,这个实验证明了这些科技巨头的垄断权力。

纳德勒说:“通过控制重要的基础设施,这些公司似乎有能力控制市场准入。从某些基本方面来说,这个问题与130年前我们面临的问题没有什么不同。当时,铁路改变了美国人的生活,既让农民和生产者进入新的市场,也造成了一个铁路垄断企业可以加以利用的关键瓶颈。”

如果我现在还在屏蔽这些科技巨头,我就不能在网上观看本周的反垄断听证会了。C-SPAN通过谷歌旗下的YouTube在线直播了这次听证会。

不过,实验结束后,我又重新用回了这些公司的服务。因为正如它们所证明的那样,我真的没有其他选择。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7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科技频道】【宠物情缘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