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9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吃人的印度整形业,剥削着尼泊尔少女的人皮(组图)

新闻来源: 人人公益 于2020-08-01 3:24:11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蒲松龄的《聊斋志异》中,有一篇名为“画皮”的故事,讲述一个丑陋的恶鬼,披上用彩笔绘画的人皮,装扮成貌美女子,耍弄各种欺骗手段,剖人腹、食人心,但最终死于道士的剑下露出原貌。



在天马行空的志怪文学当中,人皮只需恶鬼的画笔便可模拟。



但是在物欲横流的现实中,人皮是不可能凭空生出的,只能从一处移植到另一处,或者从这个人移植到另一个人身上。

我们曾经讲述过,在邻国尼泊尔,数以万计的女性从小就被迫卖身为奴的残酷现实,所幸女奴制度已经在2013年被尼泊尔政府废止。

青天白日下的罪行虽然已经被明令禁止,但是除了女奴之外,黑暗角落里的女性人口贩卖,却依然猖獗,每年有超过10000名少女被卖到印度,绝大多数是卖到红灯区。



▲印度-尼泊尔边境检查站旨在阻止妇女贩运的宣传展台,但人贩子并不经过检查站,而直接从边境线丛林里的漏洞通行。

在这些地方,妓女卑贱如泥是不必多言的,稍有不从,被屠杀弃尸都没人知道名字。

而且在这样黑暗的角落里,还隐藏更为黑暗的交易——

少女消失的皮肤

一位尼泊尔女性在晚上11点后,与几位男性朋友结伴进入了加德满都的酒吧。

街上到处都是“皮条客”,大多数是十四五岁的少年。



她以某位烧伤的有钱亲戚准备结婚为由,问中介有没有皮肤可以提供。

中介说:“先付5万卢比订金(约5千人民币),可以安排。”

中介要求她提供病人照片,以确保肤色匹配,还要求提供血型和病历,以确认她是真正的买主。

她拿出提前准备的伪造照片和病历给他。两天后,中介联系她说皮样找到了,不过要交了订金才能看。

这个购买人皮的女人,是尼泊尔记者索玛·巴苏。

她之所以来到红灯区,是因为一个妓女。



2014年,少女塔帕从印度孟买的一家妓院逃了出来,回到了尼泊尔的一个小村庄。

回到家后她才发现自己背上有一大块奇怪的伤疤,但她没太在意,因为起码她活着回家了。

一年后,她偶然遇见了另一名有类似疤痕的女性,她开始隐约意识到,背部的疤痕并不单纯是被下药后,因为某个嫖客的变态虐待癖或某些意外造成的……


▲印度某红灯区

她假装不经意地询问那个女人。

女人回答说:

因为家里太穷,她把身上20平方英寸(0.012平方米,约成人巴掌大小)的皮,以1万卢比(约1千人民币)的价格,自愿卖给了一个中介。

中介告诉那个女人,取下的人皮会交给另一个中介,最后会用于制作某种整形手术的材料,供富人丰胸丰唇所用。在得知塔帕的经历后,女记者巴苏开始对这项红灯区的黑暗交易展开了调查。

红灯区-人皮养殖场



后来,巴苏在一家精神康复中心采访到一位被取肾并被卖到加尔各答红灯区的妇女。

据她描述,那些别有企图的嫖客会加钱,以尝试某些变态刺激的性游戏为借口,给妓女注射镇静剂,然后趁机将不省人事的妓女绑在床上。

当受害者醒来,往往没有意识到自己被割掉一块皮,只顾疯狂逃跑,当她们反应过来后,一般都以为是男人变态的性癖,而不会想到是某种黑暗的交易。

“我们已经看不到生命的希望了。我亲眼看见那些拒绝招待嫖客或试图逃离的女人被杀,尸体被丢进了排水沟里。一个嫖客用香烟烫伤了我两岁儿子的舌头。以致于他现在七岁都不能正常说话。”她痛苦地回忆着红灯区的日子。


▲名为Kusum Shrestha的40岁女性把自己的皮肤以低廉的卖给了中介

除了如妓女那样被下药后强行取皮的,其实更多皮肤是来源于像塔帕遇见的那位妇女那样,因为家庭贫困,而不得已出卖皮肤,器官维持生计的良家妇女。

贩卖皮肤的一般是女性,因为她们不抽烟不喝酒,皮肤和器官都比男性更为健康。

而之所以选择对妓女下手,主要是因为她们更容易受摆布,而且她们根本不会也不敢向警察求助。

从受害者到人贩子

在尼泊尔与印度之间的器官黑市,有一张十分紧密庞大的网络。

巴苏在尼泊尔Kabrepalanchowk地区的监狱里采访了一位器官贩卖者巴斯盖。

他介绍说,一个中介负责将妇女带到边境,第二个中介则把她从边境带到印度,第三个中介负责安排取皮。在印度德里和孟买,一块100平方英寸(约0.064平方米)的皮肤售价为5万-10万卢比(约5千-1万人民币)。

出卖皮肤的人还要签署一份“自愿捐赠”文件。

因为尼泊尔是禁止销售人体器官的。2014年印度的《人体器官和组织移植条例》也禁止在印度出售组织和器官,规定只能从登记的捐助者中获取移植器官和组织。但是,在印度和尼泊尔都能很容易伪造捐赠文件,部分伪造者还是大学生群体。


▲一处印度-尼泊尔的边境关口

交易链末端的中介,会把这些皮肤卖给小型病理实验室,经过处理后,再提供给大型实验室,并获得了向美国出口生物衍生品的许可证。

在美国,这些衍生品被开发成人工真皮Alloderm之类的产品,用于各种整形外科手术,如阴茎增大,隆胸和丰唇……



巴斯盖为下一手中介提供样品可以赚到3万-5万卢比(约3千-5千人民币),不过他只会给出卖皮肤的人5千卢比(约500人民币)。

因为暴利,而且需求不断,所以始终有不少人愿意铤而走险从事器官贩卖。

尼泊尔Kabrepalanchowk地区警察局长表示,目前器官贩卖的网络已经层层叠加,仅当地就有大约300个肾脏被贩运,但目前登记在案的只有3例。


▲尼泊尔的Kabrepalanchowk,Nuwakot,Sindhupalchowk等村庄是器官贩卖的主要货源地。

出卖皮肤的女性表示,中介拥有强大的网络,如果有人敢去警察局举报,早晚会被报复。

“虽然我们试图对此采取措施,但根本无从下手,因为人们都噤口不言。”当地非盈利机构Shakti Samuha的工作人员表示。

通常,这些家庭还得靠那些中介介绍一些零散的工作维生。



而且,那些器官被卖的人往往会转型为贩卖者。巴斯盖就是其中之一,他和妻子都卖掉了一个肾脏,当他们发现到出卖器官可以有那么多钱后,就开始游说身边的人,说一个肾脏就足以生存。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出卖器官的“生财之道”意味着什么……

整形经济与人肉交易

在2005年至2007年间,全印度整容手术行业的估计规模大约为1.1亿美元。

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市场。

“与众所周知的实体器官(如肾脏)贩运相比,越是贫穷的国家越有可能向黑商出售人体细胞和组织,这些细胞和组织一般都输送给高收入国家或新兴国家的私人诊所?”P-H-A-G-E(国际噬菌体生态组织)联合创始人Jean-Paul Pirnay教授在他的一篇论文中提到。

印度一位匿名的人体组织衍生品企业员工表示,美国的人体组织加工商之间存在很多竞争,他们通过不同渠道采购组织。



他们从尸体,各种组织库或者某些国家的病理实验室或生物技术公司获取。印度只有两家医疗机构拥有组织库,但这些组织库的材料主要用于治疗严重烧伤之类的疾病,所以资源相对匮乏。

“原材料从印度流向美国,经过加工后又从美国转售回印度。这就是市场的运作方式。”他说。



和大多数器官移植手术一样,植皮手术对于皮肤的保存环境十分严格。

英国组织库协会要求,供体为16~70岁,临床死亡后24~48小时以内的新鲜尸体皮;而南斯拉夫皮肤保存中心则要求死亡时间小于12小时,年龄为18岁以上,无癌症、HIV等传染性疾病史。

此外,英国皮肤保存中心认为,在取皮和加工的过程中,虽然皮肤供体处于死亡状态,但不能将皮肤本身视为无菌,仍要按照无菌要求进行操作。稍有不慎,就会影响皮肤质量,无法达到临床移植要求。

高要求的标准注定供体来源稀少,因此,才催生了印度与尼泊尔的黑色产业链。

红灯区的女性明显不是最佳供体,除了活体取皮手段残忍之外,还因为红灯区女性长期在环境卫生恶劣的条件下进行性工作,健康与卫生条件显然达不到标准。



而且皮肤组织取下后,还要用电动取皮刀处理以保证皮肤厚度均匀,然后对皮肤进行脱细胞、去除免疫性等处理,以免产生排异性。取出的皮肤先放入转存液,再放入低温保存液中。

红灯区的居住环境,别说无菌,连干净都算不上。

如此环境下被活体取皮,不仅皮肤质量难以保证,供体感染的风险还会呈指数型增加。



取下来的皮肤经过几手倒卖,活性与感染等问题也让使皮肤可利用价值大打折扣。

但是,对于这样的事实,那些红灯区里被活体取皮的女性,以及那些被生活所迫主动出卖皮肤的女性,根本一无所知。

器官移植,是一项非常严谨的技术。之所以被禁止贩卖,也正是为了避免过多不规范的商业操作酿成恶果。

稍不注意,卖器官就会变成卖命……

恶鬼是凭借妖术变成人样才去吃人,而现实中的黑商,在盗取人皮时,就是以人的身份,啃食着另一个实实在在的人。

然而贫穷的尼泊尔农民别无出路,我们只能祈祷,来自政府的强制力量能早日打破贫穷与无知形成的死循环,让他们从根源处摆脱贫穷。

网编:空问站

鲜花(0)

鸡蛋(0)
9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史海钩沉】【百家论坛】【历史天空】【女性频道】【魅力时尚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