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3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澳大利亚“分裂”在即?新总理新国歌都安排上了(图)

新闻来源: 地球知识局 于2020-07-14 0:52:49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西澳大利亚想要独立建国!

近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西澳大利亚州人民希望自己的州像英国脱欧那样“脱澳”,甚至提前自行确定了未来的总理、未来国歌的创作者以及国旗的样式。

对于这种举动,西澳州长嗤之以鼻,前外交部长也不以为意,毕竟类似行动历史上发生过不少次都无疾而终,本次也大概率又是一场自嗨式闹剧。

文 | 酸奶没泡沫


1、什么是西澳

西澳大利亚州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州,占了澳大利亚约1/3的土地面积,同时也是世界第二大国家分区,仅次于俄罗斯的萨哈共和国。



西澳大利亚州的规模极其巨大,简直称得上半个大陆,不过大部分区域为荒漠,人口集中在西南沿海。(底图:shutterstock@Anton Shahrai )

西澳的开发要从19世纪一批罪犯的抵达说起。

1770年,英国宣布拥有澳洲主权;1778年,英国航海家亚瑟·菲利普率领首批移民定居悉尼,在此地升起英国国旗,澳洲正式成为英国殖民地。



良港众多、气候湿润的东南沿海与内陆差异巨大,早期的几个殖民点如今都是澳洲海岸的关键城市。(澳大利亚-悉尼-植物学湾)(图片:wikipedia@Cnes - Spot Image)

此时,美国正在进行独立战争,而这间接促进了英国对澳洲的开发——此前的100多年间,英国一直将战争囚犯送往美国或加拿大的流放地。但在这个美国反英的战争时期,英国担心送到加拿大或美国的囚犯会联合美国来对付英国,因此英国在考虑另寻囚犯流放地,此后,澳大利亚便入了英国的法眼。



事实证明,无论严寒与酷暑,都难不倒久经考验的英国囚犯。(虽然伦敦的绅士老爷看不上这蛮荒土地)(图片:shutterstock@Alexander Gold)

(图片:shutterstock@Zorro Stock Images)


在以新南威尔士为中心的东南区域建立流放地后,19世纪初,英国又把目光瞄到了澳大利亚西部。这时,澳大利亚西部的三分之一都是无人居住的土地,出于对法国会抢先一步宣称占领这片土地的担心,以及扩大囚犯流放地的目的,新南威尔士州(英属)便派遣英国探险家埃德蒙·洛克耶少校以及23名罪犯,于1827年到澳洲西南部的乔治王湾建立了一个定居点。



虽然英国人先占了澳洲大陆最好的一块儿地,但对大部分区域仍然缺乏了解,而且暂时也没人没时间去管内陆地区了,优先占领大陆周边的依据土地方为要务。(底图:shutterstock@Anton Shahrai )



乔治王湾所对应的就是历史名城奥尔巴尼了。(图片:google map)

在后续对西部的探索过程中,天鹅河也被认为是个绝佳的殖民处。于是1829年5月2日,英国同意在在天鹅河设殖民地。



天鹅河对应的则是西澳大利亚首府珀斯了,真的是西澳宝地。(图片:shutterstock@Johnny Lye)

三年后,第一个乔治王湾定居点的控制权移交到了天鹅河殖民地,并被命名为奥尔巴尼;也是在这一年,天鹅河殖民地的人口达到1500人左右,名称也正式变更为西澳大利亚。

直到西澳大利亚发现金矿之前,该地的人口增长与经济发展都相对迟缓。



当然,发现金矿的不止西澳大利亚,东澳大利亚也有,不过对于荒凉的西部,这个消息显然更为重大。(1872年发现于新南威尔士州的大块儿黄金)(底图:shutterstock@travfoto )


1886年,西澳发现了金矿,刺激西澳开启了经济革新和自治运动,西澳的经济开始起步;十年后,首府珀斯新港口的完工,以及一条名为“金矿区供水项目”的管道的修建,大大促进了西澳的发展——该管道1903年完工,每天能够将23兆升的水运到西澳大利亚州的金矿区。(该工程至今仍在运行,为33000多个家庭、矿山、农场以及各企业的100000多人供水)。



矿业热潮也带动了内陆一众矿业城镇崛起。(西澳大利亚-卡尔古利露天金矿)(图片:shutterstock@Inc)

经过20世纪的探索与发展,资源富裕的西澳如今形成了以矿产资源开采(铁矿石、煤炭)为主,农牧业为辅(小麦等)的经济发展结构,为澳洲的经济做出了重要贡献:西澳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地,矿产和能源出口占据了澳洲出口量一半左右、总GDP产值的5%左右;该州的人均GDP也为全澳最高,为澳洲贡献了巨额消费税。



 澳大利亚出口结构中,矿产品比例是压倒性的,其次就是农产品,极少的人口坐拥一个大洲的资源,不富都难。(2017年澳大利亚出口,图片来自:wikipedia@OEC)

2、历史上闹的独立

西澳闹独立远非第一次了,自从1901年加入联邦开始,分裂主义就时不时出来刷一番存在感。

在1930年大萧条之前,西澳的主要出口商品是小麦。然而,随着经济萧条的来临,小麦价格暴跌,人民生活水平下降,首府珀斯的失业率都达到了30%。此时,分裂势力趁机崛起,各种自治团体涌现,并利用人民对大萧条的不满发表独立性和煽动性言论,要求独立的呼声一时甚嚣尘上。



失业大军汇聚在珀斯街头要找领导谈一谈。(图片:wikipedia)


最终在1933年,西澳举行了独立公投活动。结果显示,不仅首府珀斯有大量的独立拥护者,整个州也是一样——在237198名选民中,有68%的人对西澳独立投赞成票。



1933年要求独立的请愿书。(图片:wikipedia)


但即便想独立最后也没有成功,当时的澳大利亚还属于英国殖民地,英国政府拿出联邦宪法,一下子就把民意否决了——宪法写到,“(澳大利亚)同意在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的王室下建立一个不可分割的联邦。”

这起分离事件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团结在英国国王身边的各殖民地领导人们,虽然各个都执掌一国,但咱们是不可分割的。(图片:wikipedia)


40年后,一位大企业家又发起了一场分裂运动。

朗格·汉考克是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大亨,他在1974年时四处宣传独立思想,理由是他认为澳大利亚设置的贸易壁垒阻碍了该州主要的采矿业和小麦出口产,同时这两个产业也并未获得足够的国家支持。

然而,当时西澳州的经济正在快速增长,众多基本设施建设工程也在火热进行,处在前所未有的繁荣阶段,所以他的求独立声音并未引起什么波澜。



搬一车赚一车,赚多赚少都能赚,哪有时间考虑什么政治议题。(底图:shutterstock@travfoto )


西澳求独立的呼声达到高潮是进入21世纪之后。

进入21世纪以来,澳洲靠资源繁荣(resource boom)的现实得到了更广泛的认知,更加凸显了富于资源的西澳对澳大利亚经济的重要性,但西澳得到的国家资源仿佛难以匹配其对经济做出的贡献。

正如前西澳州总理在2008年演讲所言,(当时)西澳贡献了澳洲出口的35%,但得到的大部分收入都花在了首都堪培拉的经济增长上。另外该州占有全国人口的10%左右,为国贡献了超过10%的消费税,但获得的财政分配只有6%。而根据当年的预计,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到2020年时,西澳将只能获得联邦分配收入的5%。



西澳人民挖自己的矿,用自己的港口赚国外的钱,如果没有联邦政府收税,可能日子过得还更好?(西澳大利亚-珀斯港)(图片:google map)

当国家利用某地的丰富资源发展经济,而该地却未能分享发展繁荣的情况下,分裂主义再度出现就很容易理解了。

因此在情况并无改观的情况下,2017年9月时,西澳自由党州会议通过了一份“脱离澳洲”的提案,提案要求建立一个委员会,评估西澳在英联邦内变成一个独立的州的可能性,新的无党派西澳大利亚分离运动正式开启。



西澳大利亚这一众港口城市虽然相距甚远,但在出口致富这一点上是能达成共识的,单个港口的兴衰也不取决于远在东方的中央政府,只要有钱赚,为什么一定要留在澳大利亚呢?(底图:shutterstock@Anton Shahrai)


3、这次又是为什么


有了这么多次“前科”,西澳又想独立也其实不足为奇,那么这次又为什么呢?

首先还是基本原因:西澳人有骄傲的底气。西澳人口人均经济贡献达到了维多利亚州的31倍、新南威尔士州的4倍,“有钱”让西澳人“任性”起来,不愿意和其余地区的“穷人”分一杯羹。



其实澳大利亚已经是和美国、加拿大看齐了,但西澳大利亚要比澳大利亚人均再高出一截。(图片:google.com)

第二,西澳人还是认为自己对国家的贡献和回报不成比例。西澳为澳大利亚其他地区创造了无数的出口收入和消费税,但获益过少。从2006至2016年间,按人均计算,西澳州的居民每人为国家运转贡献了17299澳元(约合8.4万元),相比之下,北领地的居民每人能得到166000澳元(约合80.7万元)的补贴,并且除了西澳,只有新南威尔士人是同样为国家做贡献的。这搁谁身上谁也不愿意。



西澳人民仿佛被转移支付了。

当然此次独立运动的直接导火索还是疫情期间的边境封锁问题。

4月6日,为了遏制疫情发展,西澳对州际旅客关闭了边境,经过几个月的努力,该州疫情得到很大改善,重新开放也已经放在了日程。

但是,该州民众对此决定并不乐意,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我们近几周来已经重新回归正常,经济正在复苏,人们正重回工作岗位工作。我不想看到我们所有的辛苦白白浪费。”



《每日邮报》调查,超过一半人想要脱离澳洲。


为了给“独立运动”造势,各家媒体也纷纷出动,贡献了一波支持性质的神评论:“西澳的铁矿资源足以支撑一个全新矿产帝国!”,“我们本来就跟澳大利亚没有一分钱关系!”等等。



这一从上个世纪延续至今的目标,如果实现了,恐怕珀斯会是最大赢家?(中间的天鹅是指珀斯天鹅河?)(图片:wikipedia)


其实,根据西澳的资源优势和经济发展条件来看,假如西澳独立,未必会比现在发展得差,甚至有可能比澳大利亚州富裕得多。但即便如此,西澳独立的可能性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是很小,这主要是受到两个现实问题的牵制:

一方面,一个主权国家将要建立自己的国防军和外交部门,这需要资金和人才的投入,真的都自己搞起来成本很高;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当局当然也会不遗余力地阻拦任何形式的独立。



有可能么?(底图:shutterstock@Anton Shahrai)

这两个问题,任何一个解决起来都不容易。同时,现任西澳州的州长也并非西澳分裂的支持者,他还在多次呼吁民众不要冲动,应当理性考虑问题。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西澳想独立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

参考资料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8496129/West-Australians-British-style-WA-exit-amid-coronavirus-economic-downturn.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1933_Western_Australian_secession_referendu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estern_Australia

https://thewest.com.au/news/wa/171bcashcow-ng-b88596700z
网编:睿文

鲜花(4)

鸡蛋(1)
2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