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03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全线告急!特大洪水会再现?千万别以为与你无关(组图)

新闻来源: 国是直通车/新京报/凤凰网 于2020-07-13 9:54:1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全线告急!多图直击鄱阳湖东西两岸决口抢险

连日来,受持续强降雨天气影响,南方多地遭受洪涝灾害侵袭。7月11日10时,江西省将防汛应急响应等级由Ⅱ级提升至Ⅰ级。12日零时,鄱阳湖水位突破1998年历史极值。13日10时,江西省水文局继续发布洪水红色预警。



△ 7月11日,江西省鄱阳县油墩街镇G351国道漳田渡大桥由东向西方向通往九江的道路被淹没。



△ 7月13日,江西省昌九大道(南昌⇆九江)永修县路段部分被淹。



△ 7月13日,受洪灾侵袭的江西省永修县红旗村。



△ 7月11日,江西省鄱阳县油墩街镇,处于桥头中学附近的一溃口处,一位村民划船回家搬运东西时路过被水浸泡的房屋。

新京报记者从

鄱阳湖东西两岸

带回抗洪救灾现场报道。



△ 示例图截自百度地图。

西岸:九江市永修县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7月12日19时40分,江西省九江市永修县三角联圩新建区大塘坪乡防汛责任段出现溃堤险情,永修县三角乡14个村委会5万余亩耕地,2.6万余名群众受到威胁。



△ 7月13日,永修县三角联圩新建区大塘坪乡防汛责任段溃口处,洪水仍大量涌入三角乡区域。



△ 7月13日,江西省昌九大道(南昌⇆九江)永修县路段部分被淹。

险情发生后,142名消防指战员携带救援设备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组织挨家挨户排查、疏散,同时利用消防车和各类民用车辆将村民送至安置点。



△ 7月13日,消防指战员乘坐抗洪救灾船前往永修县三角乡红旗村排查、疏散村民。



△ 7月13日,永修县三角乡,消防指战员转移被困村民。



△ 7月13日,永修县三角乡,消防指战员背着村里的老人涉水至集合点,准备前往安置点。



△ 7月13日,永修县三角乡,消防指战员转移被困村民。

截至13日10时,已成功转移1000余人,疏散2000余人。目前救援工作仍在进行。

东岸:上饶市鄱阳县

位于鄱阳湖东岸的鄱阳县抗洪形势也十分严峻。



△ 7月11日,鄱阳县油墩街镇,通往受灾村的主干道。



△ 7月12日,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决口处,圩堤出现了长约170米(图左)的缺口。



△ 7月12日,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决口处,中国安能第二工程局厦门分公司抢险救援大队正在加固决口并修建会车平台,以保证7月13日大型工程车辆能顺利进出。

7月8日晚,鄱阳县昌江问桂道圩堤漫决。

7月9日晚,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堤漫决。

7月11日凌晨,鄱阳县双港镇圩堤决口……

截至7月12日15时,鄱阳县全县共发生险情209处,其中问桂道圩堤、昌洲乡中洲圩、双港镇圩堤相继出现漫决,数十个村庄被淹。



△ 7月11日,鄱阳县油墩街镇被淹的村子。



△ 7月11日,鄱阳县油墩街镇西河上,村民乘船回家收拾行李。



△ 7月11日,鄱阳县油墩街镇,黄先生在荻溪村经营一家超市,当日雨停后,他从早晨六点开始将超市内的物品转运出来。



△ 7月11日,鄱阳县油墩街镇,村民自制木筏前往长丰村投靠亲戚。

为应对水情,鄱阳县防汛应急响应已提升至Ⅰ级,中国人民解放军第72集团军某旅、江西省武警总队、中国安能建设总公司第二工程局等多路队伍赶赴现场,数千人在鄱阳湖沿线集结,参与抗洪抢险,数百台机械在中洲圩、问桂道圩决堤口昼夜不停施工,封堵堤坝决口。



△ 7月12日,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由于周边道路狭窄,满载石块的运输车排队等候进入决口处。



△ 7月12日,第72集团军某旅正在饶河联圩筑堤防止水进入鄱阳县城。



△ 7月12日晚,鄱阳县饶河联圩,奋战十几个小时的第72集团军某旅官兵交替下来吃晚饭。据鄱阳报社官方微信公众号“鄱阳发布”消息,该旅此次援鄱共出动上千名官兵、百余辆军车,携带8艘冲锋舟、近千套锹镐等救灾器材。



△ 7月12日晚,鄱阳县饶河联圩,武警江西总队机动支队的官兵和民兵正在用铁丝制作大沙包。这些大沙包将用于加固防护,防止饶河河水倒灌。



△ 7月12日晚,鄱阳县饶河联圩,第72集团军某旅官兵夜间继续筑堤。

7月13日,新京报记者从中国安能第二工程局获悉,江西省鄱阳县问桂道圩堤决口封堵已进入最后攻坚阶段,截至13日15时,累计填筑土石方19215方,决口已进占96.8米,只剩最后的30米,抢险人员按12小时一班轮流作业,每日两班,确保“人歇机不停”,预计14日可以将决口处封堵。

此外,中洲圩堤决口封堵自今天10时开始后,也正有序展开,截至13日下午15时,填筑土石方2443方,决口进占3米。



△ 7月13日,鄱阳县问桂道圩堤,抢险人员采取 “堤头裹头保护、石碴戗堤进占、水上分层碾压、黏土抛填闭气”的机械化单向立堵战法,进行封堵作业。图/通讯员徐迎华、曾明洋



△ 7月13日,鄱阳县问桂道圩堤,抢险人员利用GPS测量仪、雷达流速仪掌握决口处水位流速变化,确保封堵作业的高效组织和有序展开。图/通讯员徐迎华、曾明洋



△ 7月13日,鄱阳县问桂道圩堤,由于漫决处上游公路被洪水淹没,封堵只能选择在下游这一方进行。图/通讯员徐迎华、曾明洋



△ 7月13日,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为抵挡水流对堤防正面冲刷,抢险人员采取从堤头迎水面至背水面处抛填土石方的方法对堤头进行“裹头”保护,增强堤头的稳固性,防止险情进一步恶化。图/通讯员徐迎华、庄良智



△ 7月13日,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抢险人员运用“水下抛填推进,水上分层碾压,双向对进封堵”的方法进行机械化进占立堵。图/通讯员徐迎华、庄良智



△ 7月13日,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封堵由上下游堤头按原堤线方向开始进占。图/通讯员徐迎华、庄良智

与决口抢险同步展开的,

还有对村民的转移安置工作。



△ 7月11日,鄱阳县油墩街镇,浙江台州红豹救援队正在转移村内的孩子和老人。



△ 7月11日,鄱阳县油墩街镇荻溪村街口,上饶消防员将受灾村民转移出受灾区域。



△ 7月11日,鄱阳县油墩街镇的防汛指挥部设在荻溪村街口,救援力量在当地向导带领下进行地毯式搜救。



△ 7月11日,鄱阳县油墩街镇,上饶消防员将一批批受灾村民转移至荻溪村街口。该镇把防汛指挥部设在荻溪村街口(临时码头)。



△ 7月11日,鄱阳县油墩街镇,浙江台州红豹救援队队员俯身从电线下穿过。由于村内电线和被淹围墙较多,地形复杂。



△ 7月11日,鄱阳县油墩街镇,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将物资运往长丰村,长丰村与外界道路被洪水淹没,只有依靠船运送物资补给。

10日晚间,鄱阳县油墩街镇就已开放了两个临时安置点,安置300多名受灾村民。其中,桥头中心小学内安置受灾的160余名村民。据介绍,教室内搭上简易床供受灾群众休息,每间教室可容纳20余人。11日,新京报记者从油墩街镇政府获悉,镇内全部危房和低洼地区的村民均已被安全转移。下一步会增开临时安置点,供转移群众暂住。

据鄱阳县政府初步统计,截至11日23时,鄱阳县紧急转移安置71012人,集中安置1508人。



△ 7月10日晚,鄱阳县油墩街镇桥头中心小学安置点,村民黄先生给小孙子喂水。



△ 7月10日晚,鄱阳县油墩街镇桥头中心小学安置点,黄先生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双胞胎孙女正在做暑假作业。

我国即将迎来“七下八上”防汛关键期

新京报记者13日从水利部获悉,目前全国共有43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3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长江、黄河上游、珠江流域西江和北江、太湖先后发生1号洪水。目前,长江干流监利以下河段及洞庭湖、鄱阳湖和太湖水位仍处于超警状态。其余大江大河水势平稳。

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介绍,6月以来,我国南方地区暴雨洪水集中频繁发生,部分地区洪涝灾害严重。我国即将进入“七下八上”(七月下旬至八月上旬)防汛关键期,当前长江、太湖流域防汛形势严峻,预计后期雨带将北抬,北方河流可能发生区域性较大洪水。

国家减灾委员会秘书长、应急管理部副部长郑国光在今日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介绍,今年我国降雨总量大,局部强度大。6月以来,全国有27省(区、市)3789万人次受灾,141人死亡失踪,倒塌房屋2.8万间。

1998年特大洪水会再现吗?




△7月12日,航拍位于鄱阳湖东岸的江西鄱阳县珠湖联圩,一侧为清澈的鄱阳湖内湖,一侧为因暴雨变浑浊的鄱阳湖外湖,呈现一堤之隔泾渭分明的景观。中新社记者 刘占昆 摄

长江中下游暴雨持续,长江水位持续上涨,鄱阳湖面积进一步扩大,多条大江大河告急,多座城镇变成“水乡泽国”……

基于对当前防汛形势日益严峻的判断,13日,国家提升防汛应急响应等级提升至二级。

启动二级应急响应的标准(满足其中之一):

(1)大江大河干流一般河段及主要支流堤防发生决口;

(2)数省(区、市)多个市(地)发生严重洪涝灾害;

(3)数省(区、市)多个市(地)发生严重干旱或一省(区、市)发生特大干旱;

(4)或大中城市发生极度干旱。

今年洪涝灾害到底有多严重?类似1998年的情形会重现吗?

多地降雨突破历史极值!

6月2日至7月12日,中央气象台连续40天发布暴雨预警,成为2007年我国开展暴雨预警以来历时最长的一次。6月以来,75个县(市)日降水量突破极值。

其中,长江流域降水量最为集中,明显偏多于常年。6月1日至7月9日,长江流域平均降水量达到369.9毫米,较1998年同期偏多54.8毫米,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第一多。

水利部副部长叶建春在13日召开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6月以来,强降雨主要集中在长江、太湖等流域,累计降雨量比多年平均多5成到1.6倍,其中江西婺源6月降雨量达1966毫米,等于北京三年的雨量。

433条河流超警!

鄱阳湖面积逼近第一大湖



△7月13日,武汉市汉口江滩公园内,江水已经蔓延至28.8米一级亲水平台。随着长江水位不断上涨,武汉市长江、汉江两岸江滩已于7月11日上午8时许实行封闭管理。中新社记者 张芹 摄

6月以来的持续暴雨造成433条河流超警,其中109条超保,33条超历史。

叶建春表示,今年洪水较为集中,主要发生在南方河流,集中在长江和太湖流域。由于降雨集中,重庆綦江在8小时内水位上涨10米。近日长江和太湖洪水并发,长江中下游干流监利以下全线超警,太湖超警4.45米,预计水位还将持续上涨,甚至有可能超过太湖的保证水位4.65米。

据中国气象局12日消息,气象卫星监测显示鄱阳湖主体及附近水域面积已为近10年最大。7月8日18时,鄱阳湖主体及附近水域面积较7月2日扩大352平方公里,达4206平方公里,较历史同期平均值(3510平方公里)偏大两成,逼近第一大湖泊青海湖的面积(4583平方公里)。

7月12日零时,鄱阳湖水文站星子站水位漫过“1998年洪水位22.52M”标志,意味着鄱阳湖突破有水文纪录以来的历史极值。鄱阳湖对长江中下游地区来说有着重要的调节洪峰作用,关系着下游地区的洪水形势,未来三天,该区域仍将有暴雨,防汛形势更加严峻。

1998年洪水灾害会否重现?

有评论指出,今年的大洪水堪比1998年,灾害影响巨大。专家表示,今年的洪涝灾害与1998年有类似之处,也有所不同。

首先,影响区域和强度有所不同。

国家气候中心副研究员翟建青表示,从区域上来看,1998年暴雨过程覆盖长江以南大部分地区,而今年暴雨过程位置偏北,集中在江淮、江汉东部、江南大部及重庆、贵州等地。

叶建春表示,从水情看,虽然鄱阳湖部分站点水位已超过1998年,但目前长江中下游干流主要控制站点水位低于1998年。

应急管理部副部长郑国光表示,1998年是雨带北抬之后又回到长江中下游,一直延续到8月下旬,持续时间非常长,长江大堤长期被水浸泡,抢险难度很大。从气象角度来说,今年后期雨带会北抬,出现1998年那种持续两个月集中降水的可能性不大。

此外,成灾程度也有很大不同。应急管理部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国有27个省区市3873万人次受灾,造成人员死亡失踪141人,倒塌房屋2.9万间,直接经济损失861.6亿元,200多万人次紧急转移需要安置。

回顾1998年,那场特大洪水对全国29个省(区、市)造成不同程度洪涝灾害,受灾人口2.23亿人,死亡4150人,倒塌房屋685万间,直接经济损失达1660亿元。

对比来看,今年洪涝灾害造成的损失,尤其是人员伤亡远远小于1998年。

郑国光表示,1998年之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水利工程建设,现在我国防洪调度能力远比当年强得多,国家防总指挥调度机制也逐步完善。和1998年相比,中国防洪抢险能力已经更强。

数据显示,今年入汛以来虽然降雨连连,但全国洪涝灾害受灾人口、死亡失踪人数、倒塌房屋数量和直接经济损失,与近5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了7.3%、51.2%、69.3%和9.4%。

后期防汛形势更加严峻!



△7月13日,一名男子带着孩子在街上涉水行走。中新社记者 刘冉阳 摄

目前中国已进入“七下八上”的防汛关键期,除了一直盘桓在长江中下游的强降雨,东南、华南沿海一带的台风也即将“登场”,随着雨带北抬,北方河流也将出现洪水,后期防汛形势更加严峻。

郑国光表示,必须看到,当前全国正处于防汛关键时期,防汛抗灾形势十分严峻,抗洪抢险救灾任务十分繁重。要全力做好长江中下游和太湖流域洪水的防御,确保长江干流和主要支流堤防,太湖大堤不出问题,确保大中型水库安全;提前做好淮海、海河、松辽、黄河流域防御大洪水的准备;防范西南、华南、东南、西北、华北等地局地强降雨可能引发的中小河流洪水、山洪、滑坡、泥石流等灾害,避免群死群伤;做好东南、华南沿海台风防御工作,防范强台风、暴雨和高潮可能造成的叠加灾害。

据统计,入汛以来,国家防总、国家减灾委先后14次启动应急响应,共派出25个工作组,商财政部共下达11.55亿元中央救灾补助资金。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先后出动4.7万人次进行防汛抗洪抢险救援。

郑国光表示,面对7、8月份防汛关键期,要进一步压实防汛责任,盯紧薄弱环节,做好中小河流洪水、山洪、滑坡泥石流以及城市内涝等灾害防范,全力排查灾害隐患风险,及时发布暴雨、洪水、地质灾害预报预警信息,提前转移危险区民众。当前最突出的还是长江中下游和太湖流域堤防的巡查防守,要及早发现险情征兆,快速抢险处置,同时妥善做好灾后救助工作。

长江、洞庭湖、鄱阳湖超警水位分布图来了

截至7月13日,全国共有43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3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目前,长江干流监利以下河段及洞庭湖、鄱阳湖水位仍处于超警状态。一图看懂长江、洞庭湖、鄱阳湖重点水位分布。



千万别以为南方暴雨与你无关




熟悉中国地理的朋友应该知道,中国最大的淡水湖是鄱阳湖,而中国最大的湖泊则是青海湖:



然而,现在有一个让人心慌的冷知识,那就是在连日暴雨之后,鄱阳湖的水位已经突破1998年的历史极值,来到了鄱阳湖有水文纪录以来的最高点:



从卫星图可以看到,在这样极端水位下,鄱阳湖的面积也急剧增长。

事实上,鄱阳湖的面积已于7月8日达到4942.6平方公里,超过了中国第一大湖,青海湖的面积。



现在,鄱阳湖才是实际上的中国第一大湖,而它的面积每天都在创造新的纪录。

尽管没有人想要这个“新纪录”。



然而暴雨的阴霾,还在继续:





让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鄱阳湖的历史性高水位,不是没有理由的。

本来今年,南方梅雨就已经偏强,到了上周末,再度升级。

那几天,上海、杭州、苏州、南京的朋友应该有印象,天就像漏了一样在下瀑布。

一小会街道积水成河,开车和开船一样,就算是缓缓开过去就能激起一层层厚厚的波浪。



而比这更夸张的超大暴雨,更是从安徽到江西湖南,覆盖了一大片区域。

尤其是江西的许多区域,最近10天的降水,更是超过了往年7月整月的降水量。

以南昌为例,7月1日-7月10日的降水量,竟然是往年7月正月降水量的4倍!



局部地区,甚至达到了两天800毫米的极限夸张降水量。

今年南昌就是巴厘岛的图片在网上疯传的时候,有人评论说小地方的排水系统就是不行。



但其实在这样的降水量下,没有任何排水系统能支撑,毕竟排水系统再好,也有极限,也得有地方可以排。

当周围所有水系的水位都超过历史临界点时,不出现倒灌,已经很不错了。

这样的洪水,是历史级别的,是很严肃的事情。这种时候,还是少说点风凉话,少说点段子为好。



鄱阳湖受灾严重,但有风险的,远远不只鄱阳湖。

更大的隐患,来自长江干流。

长江是全世界第三大河,也是全球季风区域里最大的河流。



长江不但水量大,流域长,而且沿着长江而建的大城市,靠着长江生活的居民极多。可以说长江流域,是我国最重要的经济、人口聚集区之一。

重庆、武汉、南京、上海...

只不过以往,因为长江足够长,所以上中下游的汛期一般会错开来,也就不会发生全流域的大洪水。

然而今年,中下游流域的梅雨季特别长,比如上海南京都已经下了近一个月的雨了,这就留下了隐患。

比如7月11日,南京下了一天雨,这天,长江南京段的水位已经高达9.92米,离历史最高水位只有0.3米:



江边的许多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泽城。



而根据金陵晚报报道,因为长江上游要泄洪,今天南京地段的长江水位,将可能超过10米:



而同样的情况,在长江中游的武汉,更为明显。

比如武汉江边,有一个黄花矶亲水凉亭,它平时是这样的:



每逢长江水位上涨,它就会被淹掉一部分。

今年它渐渐变成了这样:





还有:



看着有趣,其实无一不透露着今年洪水的凶险。

如果副热带高压不走强,继续和北方冷涡在长江流域上方缠斗,那降雨就还会继续——内裤洗了干不了的问题,可以用烘干机解决,但长江水位上涨带来的洪水问题,则会让更多同胞受灾。



事实上,暴雨从5月底开始,已经有很多地方,受灾了。

在广东,这位一米八的大哥,在水里用尺子量水深,水位已经淹没到他的脖子处,在刻度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水深将近一米七。



在广西,阳朔县城内涝严重,城市主干道甲秀桥几乎全部淹没,只有最高的部分露在外面,桥上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车辆避难。



如果这个还不够直观的话,可以看看桂林象鼻山,正常情况下,是这个样子。



而暴雨造成的洪水,把象鼻山淹了大半,完全看不出这就是课本中所说的“桂林山水甲天下”。



在重庆江津,李市镇降雨达到大暴雨级别,暴雨导致当地一条小河水位猛涨,河水倒灌街道被淹,紧急转移2000余人。



在江西,连续性暴雨导致很多房屋倒塌,很多城市发生了严重的内涝,污浊的洪水把城市四分五裂。



在贵州,也出现了暴雨、大暴雨和特大暴雨天气,其中从江县加勉乡最大降雨量达到269毫米。



在广东,韶关、广州、清远、河源等多地发生内涝,道路桥梁冲毁,农作物全部被淹,多人被困。



在安徽,宣城境内最大的古桥,400年前明代石拱桥乐成桥昨天被冲毁,原本11个桥孔只剩4个。



黄山一座将近五百年的明代石桥被山洪冲毁,很多本地人在评论区哭诉:“没了老大桥的屯溪,就不是原来的屯溪了!!!”



一个个例子背后,就是一群受灾的人,以及一个个被无情洪水冲毁的家园。

因为这场大暴雨,很多地方出现严重内涝,厂房车辆浸泡在洪水中。



很多人的家里也都被水淹没,冰箱、家具、桌子被水浸泡之后无法使用。



很多工厂也因为暴雨停工,机器设备存货受损严重。



水灾甚至一度让安徽歙县的高考延期,这是很多人无法想象的事情:







真的。

真的希望雨不要再下,不要再有更多人受灾了。



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之前有一篇很火的文章说,洪水严重,但媒体却不报道。

这真的是冤枉媒体们了。

据我观察,有新闻报道资格的媒体,大部分都报道了洪灾。不但央视天天报,官媒光这周就报了十几次了,澎湃、新京报、财新...稍微大一点的媒体都一直关注,更关心的还都有专题:





那为什么很多人,可能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情?

那就不得不提到一个词,叫“信息茧房”。

它指的是人们的信息领域会习惯性地被自己的兴趣所引导,从而将自己的生活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的现象。

目前的互联网状态大概就是这样。

你越关心的东西,它就越给你推送。你越不关心的东西,它就越让你和它隔绝。久而久之,你就离那些你认为 和你无关 的“新闻”、“消息”越来越远。

关于暴雨和洪水的报道不是没有,只是经过你的兴趣、还有互联网算法的筛选,最终呈现在你面前的信息,会变得越来越单一。

一个人一天的时间只有24个小时,抛开工作和休息,空闲出来的时间也就八个小时。

以前看电视,电视台不会以你的兴趣为导向更换节目,但现在,微信、微博、抖音、知乎一个个应用把你的时间分裂开来,只给你提供你喜欢的轻松愉快的信息。

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每个人都被困在自己的“信息茧房”里,以为这个世界就是如此。

所以这次的洪水灾害,很多人根本没意识到有多严重,只觉得这是茶余饭后的段子消遣。

乃至于突然看到了“乘船去考场”,还会觉得莫名好笑。



然而对于真正在灾害的人来说,这实在不是什么能笑出来的事情,那是真真切切的痛。

失去家园、农田毁坏、高考影响,甚至因此丢掉了生命。

别再觉得暴雨和你无关,也别再觉得暴雨、洪涝是茶余饭后的笑谈。

这次的暴雨洪灾,远比你想象得更加严重。

手机屏幕后面的世界,也远比你看到的更加真实、冰冷。

而那些,也都是你的同胞。

洪灾无情,洪灾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而且它最终会和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0)
10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