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3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圣索菲亚大教堂改成清真寺,土耳其为啥这么干?(组图)

新闻来源: 后沙月光 于2020-07-11 22:24:49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自2002年11月,以埃尔多安为首的正义发展党在土耳其上台执政以来,土耳其正在走向一条“去世俗化”的路线,由暗到明,慢慢实现。

2017年4月16日,土耳其修宪公投过关 ”完成了由“半议会半总统制”向“总统制”的转变,并取消总理一职,实现了埃尔多安长期掌权计划,正发党的理论导师、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甚至多次公开提及奥斯曼帝国荣光,“去世俗化”进程走上了快车道。



世界文化遗产-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成了“去世俗化”的新目标。

圣索菲亚大教堂对土耳其及欧洲来说,就着特殊意义,它既是历史又是文化,既是政治又是宗教。

1934年现代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将其改为博物馆,宣布不再作为清真寺使用,去除了它的宗教功能,向西方及苏联表达了“新土耳其”去世俗化道路的决心。反过来,世俗化也是西方接受土耳其的前提条件之一。

没想到八十多年后的今天,土耳其把车倒回去了。

7月9日,土耳其最高行政法院撤销了1934年关于将圣索菲亚大教堂改为博物馆的决定,在法律上为其重新改为清真寺铺平了道路。

接着,埃尔多安签署命令,批准将其改为清真寺,并允许穆斯林民众进入室内做礼拜,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此前表示,土耳其无须考虑其他国家的意见,自己有权改变博物馆的性质。

埃尔多安为何要折腾圣索菲亚大教堂?媒体有两种说法:

一、明年大选,他需要吸收更多的宗教保守派选票;

二、转移民众对疫情引发的经济危机的视线,显示政府的影响力和强硬风格。

不过,这些说法相对表面化。其实在政治上,明年大选,埃尔多安十拿九稳,反对他的政治力量都已逃离,像反对派领袖居伦就躲在美国。在经济上,土耳其只要不受到西方实质打击,短时间也垮不了。

博物馆--世俗;清真寺--宗教。土耳其未来方向已十分明显,正发党等政治势力就是要将土耳其推向神权化,欧洲有的媒体甚至将埃尔多安称为“苏丹”。

有趣的是,这一切是伊斯兰政党通过民主程序来一步步实现的,包括正义发展党上台也是如此。而土耳其世俗化路线最有力的保障--军队,已无力再发挥清理宗教党派的作用。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在公元532年,由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下令建造的,537年12月27日教堂建成并开放,它曾经在长达近1000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教堂。

1453年,奥斯曼帝国征服君士坦丁堡之后将其改为清真寺,并在边上修建了四座宣礼塔,以炫耀伊斯兰对基督教的胜利。

奥斯曼帝国覆灭后,如何对待圣索菲亚大教堂?关系到凯末尔政权能否与西方(基督教世界)友好相处。1933年纳粹在德国上台,1934年凯末尔宣布将圣索菲亚大教堂改为博物馆,虽然这两者没有直接关联,但有间接上的压力。

二战后,土耳其被美国纳入了首批“马歇尔计划”援助对象国。然后1952年土耳其加入北约,美国和欧洲帮助土军从一支装备落后的武装变成了拥有较强军事实力的军队,用来对抗苏联,抵御共产主义,甚至跑到了朝鲜战场。

在国际上,土耳其有个独一无二的身份:

它是北约军事联盟中唯一的伊斯兰国家;又是伊斯兰国家中唯一的北约成员。那么 ,当美国与伊斯兰世界矛盾激化时,土耳其怎么办?所以,这个国家一直给人感觉很别扭,它必须不断地寻找平衡,而平衡的基础是世俗化。

但作为伊兰斯国家,土耳其一直存在着宗教-政治势力,当这些宗教势力威胁到凯末尔政治路线时,军队就会出手干涉,也就是军事政变,成立军政府成了家常便饭。1980年9月政变,总参谋长埃伦夫取缔所有宗教政党,两年后颁布新宪法,严禁宗教介入政治,1983年军人退出,恢复政党活动。

90年代末,宗教政党又改头换面浮出水面,并进入了议会,这要感谢欧洲的压力,明明是军队挡住了伊斯兰力量,却被欧洲扣了顶“军事独裁”大帽子,威胁要制裁土耳其这种不“民主”行为,与其断绝联系。

同时,受到军政府打压的伊斯兰政党名字一改再改,从民族秩序党到救国党、繁荣党、美德党、幸福党、直到正义发展党。

埃尔多安早期加入繁荣党,1996年6月29日,繁荣党成为了该国历史上第一个伊斯兰政府。

11月6日凯末尔国家纪念日,“繁荣党”拒绝举行传统的“国父纪念活动”,军方非常不满。

1997年1月1日,辛詹市市长耶尔德兹呼吁成立土耳其伊斯兰国家,军队要埃尔巴坎总理制止“繁荣党”这种反凯末尔行为。

政府无动于衷,2月27日,凯末尔雕像被小学生排队吐口水,组织者是宗教人士。

5月2日,军方联合检察机关对“繁荣党”提起公诉,造成了一个世所罕见局面--执政党被法院取缔。军方找来祖国党,由他们组阁。

1997年,伊斯坦布尔市市长埃尔多安由于在集会上吟诵伊斯兰赞歌:

清真寺,你是我的营房,你圆顶是我的头盔,你的塔尖是我刺刀……

1998年4月,埃尔多安被判刑十个月,剥夺从政权利。

“繁荣党”被取缔后,又重新成立了“美德党”,埃尔多安也加入了“美德党”,2001年5月,美德党也被取缔。

2002年再改成两个党:一个是幸福党,党首居尔(后来的总统);一个是正义与发展党( 党主席埃尔多安,同时居尔又是副主席),双保险。



由于党的名字和标志更改随意,党徽也是随随便便,正义发展党的党徽是个大灯泡,象征光明。那还不如画个空调遥控器,象征冬暖夏凉。

没想到正发党却发达了,它的三点承诺:

一、走世俗化路线,民主政治;

二、淡化伊斯兰色彩;

三、力争融入欧洲。

这些政治烟雾弹,为它在国内合法发展提供了良好条件,并得到了欧洲的支持。

2002年11月正发党在议会获得绝对优势,副主席居尔成为总理。

2003年初,居尔推动修宪,解除了埃尔多安不得从政的法律禁令。同月,居尔内阁辞职,由埃尔多安出任总理。

2004年,正发党在全国选举中再次大获全胜,它们的伊斯兰保守主义和奥斯曼帝国画饼(泛突厥主义)令许多在经济困境中的青年人得到精神满足感。

2007年,居尔当选总统(非直选)。埃尔多安则一直担任党主席和总理,当时权力在内阁手中。

2014年8月埃尔多安当选总统(首次全国直选),恰武什奥卢为总理兼外长,并出任党主席。2016年恰武什奥卢辞去总理一职,正发党推动总统制。

在这些年中,军方一直在犹豫,军方是依靠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个机构介入政治,最有权力的组织是秘书处,一旦有情况,就可以直接行动。

秘书处成员全是军人,财政独立,只对国安委负责,不对总理负责。埃尔多安如果不把秘书处搞掉,就如同芒刺在背。

2004年5月,正发党提出了宪法修正案,针对的就是秘书处,修正案顺利通过,秘书处被改为文官制,秘书长变成内阁任命,脱离了军方。

军方又忍了下来,如果政变,欧洲制裁马上就到,政变者也不会有好下场。

军方特权逐渐被取消,2010年之前,司法机构不可以审判总参谋长。结果埃尔多安采取了最民主的办法-公投修宪,为抓捕和审判军事将领做好了准备。

接着,他以制造社会混乱为由,逮捕副总长塞甘、海军司令奥尔内克、空军司令弗尔蒂纳、特种兵司令阿兰共52人。2011年,埃尔多安又以网络攻击罪名逮捕了22名高级将领,总参谋长科沙内尔和三军司令集体辞职。



土军方直到大势已去,才在2016年7月15日仓促发动军事政变,不到24小时就被老谋深算的埃尔多安挫败,然后就是大清洗。

当军事力量这条世俗防线被突破后,埃尔多安已无须再用什么世俗主义来包装正发党,2017年起,土耳其宗教化色彩明显快速增强。

这次圣索菲亚大教堂事件,只是土耳其宗教化道路的一个试探。

欧盟的反应,7月10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普·博雷利发表声明,欧盟对土耳其决定将圣索菲亚大教堂博物馆改为清真寺深表遗憾。

欧盟连谴责都不敢,土耳其可是中东难民涌向欧洲的闸口,而欧盟又不能拒绝难民进入,否则圣母们闹起来可不得了。

只有希腊总理强烈谴责了土耳其倒行逆施的行为,并直接指出这是对基督教的公然冒犯。

欧洲说白了就是绥靖政策,美俄出于地缘政治利益考虑,也不会出头制裁土耳其,跟中国更没啥关系。

如果将来有一天,这支欧洲人数最多的军队,成为一支伊斯兰军队;



如果埃尔多安的梦想真的是成为新“苏丹”,那么欧洲就等着哭吧!欧罗巴斯坦不是梦!
网编:睿文

鲜花(4)

鸡蛋(0)
2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