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8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江西决堤 中国多省洪灾告急 超历史最高水位!(组图)

新闻来源: 央视/上游新闻/澎湃新闻/法广 于2020-07-11 14:47:3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国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在当地时间7月11日12时,继续发布长江中下游干流九江至湖口江段、鄱阳湖湖区洪水红色预警,继续发布长江中下游干流城陵矶至汉口江段、洞庭湖湖区、大通以下江段、水阳江洪水橙色预警。受洪水影响,长沙橘子洲景区按上级指示和防汛工作要求,于11日下午2时启动紧急闭园措施。

受持续强降雨影响,长江中下游干流监利以下江段、洞庭湖七里山站、鄱阳湖湖口站水位持续上涨。该部门预计称,未来几天,城陵矶附近江段仍有0.2米左右的涨幅,莲花塘站水位将接近保证水位;汉口至大通江段仍有1米左右的涨幅,九江至湖口江段将超过保证水位。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提请长江中下游干流沿线、洞庭湖湖区、鄱阳湖湖区、水阳江等地有关单位和公众注意防范。

此外,湖南省水文水资源勘测中心10日晚间再次发布洪水橙色预警指,受流域降雨及水库下泄流量的共同影响,未来12小时内洞庭湖南县河段出现超警戒水位0.4米左右的洪水、湘阴河段出现超警戒水位1米左右的洪水。受洪水影响,长沙橘子洲景区按上级指示和防汛工作要求,于11日下午2时启动紧急闭园措施。据悉,橘子洲是湘江下游众多冲积沙洲中面积最大的沙洲。

报导指,截至11日10时,湘江长沙段水位已达35.92米,离警戒水位只有0.08米。目前,橘子洲头的亲水平台被全部淹没,亲水平台至洲头广场的部分台阶已被淹。受洞庭湖顶托和上游来水影响,预计湘江长沙站11日夜间出现洪峰。

另据消息显示,连日来,位于江西省东北部、鄱阳湖东岸的鄱阳县遭受持续强降雨袭击。受此影响,鄱阳湖水系昌江流域水位迅猛上涨,发生超20年一遇洪水,导致鄱阳县鄱阳镇问桂道圩7月8日晚发生漫溃。7月9日晚,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由于长时间浸泡也发生溃堤。

根据江西省应急管理厅统计江西各地上报,截至7月11日17时统计,7月6日开始的洪涝灾害有南昌、景德镇、九江、上饶等10个省区市和赣江新区社会事务局共98个县(市、区,含功能区)521.3万人受灾,紧急转移安置43.2万人,需紧急生活救助16.7万人。官媒央视报导指,该省农作物受灾面积455.7千公顷,绝收75千公顷,倒塌房屋403户988间,严重损坏房屋783户1940间,一般损坏房屋3405户6515间,直接经济损失64.9亿元,灾情还在进一步统计核查中。

江西鄱阳问桂道圩堤决口120米,洪水淹没村庄,村民划船出行

7月11日,江西省鄱阳县防汛应急响应由2级提升至1级。

此前的7月8日,鄱阳县鄱阳镇问桂道圩堤再次决口,溃口长达120米致使上万亩农田受灾,这是该堤63年以来第二次出现决口。

7月11日,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在问桂道圩邓家村段看到,整个邓家村几乎全被洪水浸泡,浅则一两米,深处则有的房子仅仅冒出房顶。

鄱阳县官方通报称,据初步统计,截止7月11日23时,全县受灾情况:受灾人口625886人,紧急转移安置71012人;农作物受灾面积50.2万亩;直接经济损失55242万元。

正在问桂道圩堤参与封堵的中国安能第二工程局南昌分公司现场指挥员马艳光介绍,截至11日18时,决口进占填筑约39米。目前现场分成两班连续作业,问桂道圩堤预计在13日凌晨实现封堵。



▲7月11日,江西鄱阳县问桂道圩溃口处封堵现场。图片来源/中国安能南昌分公司

被洪水淹没的邓家庄

问桂道圩堤长达120米的溃口来得并非突然。

经过前一天的降水,8日早上9时许,53岁的邓家村村民邓良泉前往问桂道圩下查看自家田是不是有被水淹时,发现圩堤下方有一处直径约30公分的水流带着泥沙直冲他家稻田。

“出大事了。”邓良泉逢人便告知。随即,当地政府派人组织运力封堵,一车车砂土被倒入溃口处。村民们记得,直到当日晚间6时许,溃口被堵住了。

村民们介绍,堵住溃口没多久,口子再一次被冲开,水流不断上涨。有一台货车在装土过程中连同司机一块冲进了洪流中,万幸的是,司机凿开货车玻璃逃生。

当晚8时许,邓家村的村民家中陆续进水,生活用电也停掉了,村民们被通知紧急转移。有的转移到问桂道圩堤上,有的上楼避灾,有私家车的家庭则开车投靠亲友。

邓家村村民邓国林介绍,他承包了近100亩农田,“包括种子、化肥、农药、田租等这些,直接投入进去的钱就有6万多,全没了。”

7月11日,上游新闻记者在问桂道圩邓家村段看到,几乎整个邓家村被洪水浸泡,浅则一两米,深处则有的房子仅仅冒出房顶。

邓良泉说,这是他出生以来见过的最大的洪水,也是问桂道圩时隔63年第二次溃口。

鄱阳县官方通报称,截止7月11日23时,据初步统计,截止7月11日23时,全县受灾情况:受灾人口625886人,紧急转移安置71012人;农作物受灾面积33498公顷;直接经济损失55242万元。



▲7月11日傍晚,江西鄱阳县问桂道圩决口处作业现场。摄影/上游新闻记者肖鹏



▲7月11日,江西鄱阳县问桂道圩溃口处封堵现场。图片来源/中国安能南昌分公司



▲7月11日,江西鄱阳县被洪水淹没的邓家村,部分村民家的房屋仅房顶可见。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肖鹏



▲7月11日,江西鄱阳县被洪水淹没的邓家村,部分村民家的房屋仅房顶可见。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肖鹏



▲7月8日晚,江西鄱阳县问桂道圩溃口后,几乎整个邓家村被洪水浸泡,这是7月11日村民划船出行。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肖鹏

专业队员连夜封堵决口

据中国安能第二工程局南昌分公司党群工作部工作人员介绍,在接到险情后,该公司出动150余名专业队员,60余台套主战装备,于7月8日中午从高安、鹰潭方向,分兵增援鄱阳。

10日12时,救援队伍开始对问桂道圩决口处进占填筑,工作内容为修筑作业平台、会车平台、抢筑裹头和决口封堵填筑等。

截至7月11日10时,完成自卸车卸料1042车,填筑土石方5439方,决口进占填筑约31.7米。截至11日18时,决口进占填筑约39米。

中国安能第二工程局南昌分公司现场指挥员马艳光介绍,现场分成两班连续作业,问桂道圩堤预计在13日凌晨实现封堵。

据鄱阳县官方通报,受安徽、景德镇等上游降雨及水库泄洪,以及县内降雨的影响,鄱阳县域内河流、湖泊水位暴涨。7月11日13时:鄱阳站水位22.53m(超警3.03m),古县渡站水位22.28m (超警2.78m),石门街站水位24.11m,石镇街站水位22.53m(超警2.53m),湖口站水位22.16m(超警2.66m)。

目前,鄱阳多数圩堤警戒水位已超1998年洪灾警戒水位。

“鄱阳县与周边县还有点不一样,全县就像一座环水的江心岛,不仅面临鄱阳湖水的压力,还受到上游的洪水顶托,使得目前面临的抗洪抢险压力巨大。”鄱阳县官方人士介绍。

江西省委书记刘奇:全省防汛工作已进入战时状态



7月11日,江西省启动防汛一级应急响应。省委书记刘奇来到九江市鄱阳湖、长江圩堤检查防汛工作,并在省防指主持召开全省防汛工作调度会,他强调,全省防汛工作已经进入战时状态、关键时候。各地各部门一定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从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的政治高度,始终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全力以赴做好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救大灾工作,坚决做到思想认识到位、预警预报到位、撤离救助到位、应急处置和各项保障到位,切实以战时状态打好防汛抗洪抢险救灾攻坚战。

赵力平、吴亚非、胡强、徐云飞参加活动。

永修县九合乡九合联圩位于修河尾闾地区,保护耕地5万多亩、人口2万多人。来到九合联圩,防汛军民正合力封堵一处泡泉群。作业现场,筑围堰、建反滤围井,层层推进、有条不紊。刘奇仔细察看封堵情况,要求科学施工、及时处置,确保大堤无虞。刘奇强调,要严格落实24小时应急值守、巡堤查险等,特别是加大对超警戒水位险工险段的巡查排险力度,确保险情早发现、早处置。各级党组织、党员干部要站前列、勇担当,团结带领广大群众同心协力、保卫家园。要积极发挥当地老干部、老党员、老水利、老把式情况熟悉、经验丰富的优势,强化防汛一线干部的实战能力,大力提升防汛救灾的及时性、科学性、精准性。



当日,长江九江站水位达22.50米,离1998年历史性水位相差仅半米多,且还在持续上涨。刘奇乘坐渡轮前往长江江心岛——柴桑区江洲镇检查指导防汛工作。在船上,刘奇凭栏远眺,察看长江水情水位,询问长江江西段防汛工作。他指出,长江防汛,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闪失。根据目前态势,长江江西段水位超历史在即,我们的防汛工作面临更大的挑战和困难,要以极端负责的精神,严格落实巡堤查险排险等各项制度,坚决扛起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救大灾的责任。要坚持全流域一盘棋思想,坚决听从水利部、长江委的指挥调度,为长江防汛尽好江西之责。

江洲镇的各条圩堤上,军民正挥汗如雨、热火朝天加紧构筑防汛子堤。在空军某部、武警九江支队的构筑现场,刘奇向奋战在一线的指战员表示慰问,他说,每到关键之时,人民子弟兵都冲锋在前、奋战在先,发挥了中流砥柱、定海神针的重要作用。省委、省政府感谢你们,人民群众感谢你们。刘奇反复叮嘱当地干部,要用心用情做好后勤保障,确保官兵能够全身心投入战斗,确保官兵身心健康、生命安全。刘奇听取了江洲镇防汛工作汇报,他强调,要始终把人民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科学有力防汛救灾,果断及时转移危险区域群众,扎实做好养老院、福利院等场所防汛工作,确保人民群众生命安全。







在省防指,刘奇听取了气象、水文、应急等部门工作汇报,视频连线了南昌、余干等市县防指。他强调,防汛工作人命关天、责任重大,检验担当、体现水平。要以战时标准、战时状态、战时纪律,强化党政同责、一岗双责、齐抓共管、追责问责,层层压紧压实责任,确保各项工作不折不扣落到实处。各级党委、政府要按照属地管理原则,严格落实防汛工作责任制,主要领导要深入一线、靠前指挥、亲自督战,确保各项责任措施落实到岗、落实到人、落实到位。

刘奇强调,战时状态,军令如山。各地各有关部门要坚决服从省防指的统一调度指挥,主动担当、各尽其责、密切配合,切实形成强大合力。要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广泛动员群众、紧紧依靠群众、一切为了群众,用实际行动践行初心使命、勇于担当作为。战时状态就要严明战时纪律,纪检监察部门要强化执纪监督,对责任不落实、组织不到位、措施不得力、指令不执行的,要严肃追责问责,造成重大影响和损失的,一律依法依规严肃查处,切实以铁的纪律倒逼责任落实和工作落实。

江西饶河鄱阳站水位突破1998年历史极值,比预测提前16小时

今天,江西饶河鄱阳站水位突破1998年历史极值,比预测提前16小时!并且还将上涨!防洪!愿平安!



安徽芜湖全线超警 武警专业救援部队紧急驰援

连日来,安徽省芜湖无为市多地持续强降雨,无为市内河连续全线超警戒水位100毫米,降雨量累计已超过600毫米,最大降雨量达970毫米,长江江心洲、外滩圩防汛抗洪形式严峻。



7月11日,武警第二机动总队某支队立即启动抗洪抢险预案,45分钟内,200名官兵,49台大型机械装备、11艘舟艇、500套救援器材完成集结装载,采用摩托化机动的方式迅速奔赴一线。与此同时,指挥组积极对接当地政府防汛指挥部门,及时了解洪峰最新走势。



目前,官兵正根据当地防汛部门部署,担负姚沟镇江心洲和泥汊镇江堤子坝的构筑任务,确保洪峰过境时,最大程度降低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和安全的威胁。(总台央视记者 李屹)

湖北富河超历史最高水位!直击开闸分洪现场

7月11日6点,湖北阳新富河水位达到23.7米,超过1998年23.69米的历史最高洪水位。7时,富水水库停止向富河泄洪。17时30分,当地已经打开连接富河与网湖的闸门进行分洪,以降低富河的水位,缓解富河的防汛压力。跟随记者直击分洪现场。

分洪前,记者眼前的富河如同“悬河”,水位距堤顶不足2米,水面开阔,流速较慢;堤内,是地势较低的良田和村庄。北面,是一望无际的网湖。



网湖是富河流域第一大湖,也是富河下游干流第一分蓄洪区,设计库容3.99亿立方米,分洪库容2.49亿立方米。分洪闸建成后,汛期可开闸分洪,降低洪灾损失。分洪闸设计分洪流量每秒1000立方米。



分洪前,网湖水位18.14米,富河水位23.72米,落差5米多。分洪后,网湖水位将抬升1.5米达到19.5米,水面从现有7万亩扩大到8万亩左右。网湖内分隔的鱼塘将冲毁,沿湖农田将淹没,沿湖村庄也将进水。



据富河下游指挥部指挥长刘晨介绍,当地已经制定了周边农民转移的预案,“分洪到哪个水位,预计会对哪些农民产生影响,我们就会提前进行转移,确保农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今年入梅以来,阳新县出现5轮强降雨过程。据城东观测站监测,6月8日至7月10日8时期间降雨量为713.8毫米,比历史同期多172.4%,是2019年同期的5.14倍。受长江高水位顶托,以及富水水库泄洪下压的影响,富河防汛形势异常严峻。



阳新县已将防汛应急响应由Ⅱ级提升至Ⅰ级,要求各地、各单位进行24小时值班值守,动态掌握本地区雨情、水情、汛情、险情和灾情信息,全力以赴做好各项防范应对工作。



方方:今天之后的武汉,似乎还有一周的雨要下

我惟有努力写作,用更好的作品来回报所有的朋友,也用我最好的生活状态让关爱我的朋友们放心。——方方

今天之后的武汉,似乎还有一周的雨要下

文/方方

(来自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今天的武汉,又是晴天。不过,今天之后,似乎还有一周的雨要下。

很多朋友发来信息,询问武汉是否安全,也询问我是否无恙。真的让人感动。



网上有些视频,显示武汉到处积水,马路淹没,地下通道和地铁站都无法通行。朋友们都担心着。实事求是地说,几年前武汉的确一下大雨就淹得厉害。



但近几年通过强力治理,排水能力大大提升。尽管今年的雨大水多,积水情况却并不算严重。好些以往必淹的道路,都没多少积水。人们看到的那些视频,替武汉人不安,实际大多不是今年的。今年的武汉大街看不到“海”。即便雨势最大时,会有积水,但雨势一小,水即刻就退。下水系统的改造,效果很明显。



武汉人每到夏天都有去江湖看水的习惯。今年长江的水位真是很高,江滩已然淹没,湖泊也都水满。前晚看到汤逊湖附近的桥面已然积水,小车均不敢行。



只是昨天太阳一出,水也迅速下落。我住的地方,地势略高,前几年更大的雨,也没有淹到我们这里。所以,我也没有搬家。只是这里蚊子太多,无法与邻居们在露天下喝茶聊天。



多年来,我们都习惯了夏季长江水位升高的信息。也很清楚知道,武汉的安全,应能确保。1998年的大水,武汉都没事。二十多年过去了,防洪硬件已今非昔比,今年的武汉应对洪水,应该更没有问题。



所不同的是,武汉周边城镇以及邻省,水灾以及垮塌情况似较严重。或许以前也严重,但没有抖音和微信,大家看不到。现在有了这些快捷的传播渠道,人们得以看到四处淹没的村庄和田园,实在很让人揪心。说起来,治理是门大学问,无论对乡村或是城镇,如果只会做足表面文章,而忽略深层次的东西,灾难的巴掌还是打到自己脸上。武汉以往走过一条弯路,现在这条弯路似乎其他城镇也在复制。



在家看书,没怎么上网,又听到有人说我被处理了或是我正瑟瑟发抖之类,造谣成癖者,甚至说我在搬家,对我的惩罚,会如同谁谁谁。这些蠢货,对我污名化了这么久,所说的哪一条是真的?大别墅?六套房子?贪污公款?现今靠编谣言对我攻击,大概也割不了多少韭菜了吧?我早就说过多次,我从来不怕被人举报(有几个在背后当黑手操纵的同行应该很怕吧?)。我更希望相关部门把那些举报我的内容,每一条都细查一番。



不查还有人会相信谣言,查了才知道他们是怎样在胡说八道。我甚至很高兴那些举报。看上去他们举报的是我,实际上他们举报的是自己。因为他们相当于告诉监察部门:他们举报我的每一件事都是自己瞎编的。他们为了诋毁我,一直用谎言在玩弄这些部门。



看到极左势力和环绕他们身边的脑残粉,天天气极败坏的样子,天天打探方方有没有被处理,还有人想通过湖北的关系来运作。见他们如此急吼吼的样子,硬像是电视连续剧的悬念始终没给他们解扣。等着呗。但是我得承认,你们还是赢了,因为几个月过去了,没有任何人再提追责。今天我顺便提一下:不追责是不可能的!不追责也是犯罪行为。



不得不说,极左势力真的强大,而且顽强。眼前他们拉开的架式,有如背水一战。其实,也不必这么全体上阵虚张声吓死人的样子啦。极左势力其实就是中国身上一个脓疮,一长多年,现在越发坚实罢了。疫情期间,这脓疮自己开始穿头,脓流不止。



我本以为疫情过后这些脓就该流完了的,没料到一直流到现在,还不停止,可见脓疮之大。脓腥摊得一地,没人冲洗,臭气冲天,反倒是从中生长出一条条全新的”蛆块链“。唉,原以为能看到寸草不生的景观,岂不料竟是粉蛆四横的现场。



对了,又收到读者们的鲜花和礼物。非常感谢。特别感谢南开大学的老师和同学,感谢你们的支持和关爱。此外,有热心的朋友听说我患有糖尿病,给我送去血糖监测仪,委托我的邻居转交给我。真是受之有愧。我惟有努力写作,用更好的作品来回报所有的朋友,也用我最好的生活状态让关爱我的朋友们放心。
网编:和评

鲜花(2)

鸡蛋(1)
5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