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0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小说不能有自杀情节!网文平台:没人比我更懂开车(图)

新闻来源: 乌鸦校尉 于2020-07-10 23:46:0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大家好,我是乌鸦。

几天前,一位来自晋江文学城的作者,向她的读者们解释自己这几天可能要断更了,因为接到了一条晋江的奇怪通知——小说里不可以有自杀的情节。

所以,她只能先把前面的章节进行修改,然后再恢复日更。



啥?文学作品不允许出现自杀情节了?

此言一出,无论是平时看不看小说的吃瓜群众,都纷纷火速前来围观,来看看晋江到底在作什么妖。

有人讽刺道:“2020年,是2020年吧?”

很快下面就有人接茬:“1920年能写的都比这个多。”



有人十分疑惑,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难道是因为他杀会显得比较委婉?

下面立刻就有人告诉他,不可以,因为他杀涉嫌宣传暴力。



还有的人已经在写段子了,说穿越文里的主角穿到了乌江,遇到准备自刎的项羽,主角急忙拦住了项羽:

“大兄dei,你可不能自杀啊你要自杀了史记就是禁书了啊!”



“四面楚歌下,项羽万念俱灰,于江边横刀自刎,脖中献血哗哗流出,他却无论如何死不去。

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一旁的虞姬幽幽地说道:

大王,这里是晋江。”



“端午节吃着粽子看着赛龙舟,一边把屈原推下水!你们这些人没有心!”



的确,晋江这个不允许写自杀情节的规定实在是太离谱了。

很多文学作品里,都有主角为了崇高的感情自杀的桥段:

《孔雀东南飞》中,男女主角为了爱情,用自杀表达对封建礼教的反抗;

《西游记》中,唐僧的母亲在报仇成功后,从容不迫了断了自己;

《聊斋志异》中,一位为了按时赴朋友约的书生,立刻自杀让鬼魂前往,牺牲生命也要遵守诺言;

《哪吒闹海》中,哪吒割肉还父,剔骨还母,更是人所共知的经典……



历史上真实发生的自杀那就更多了:

屈原投江、伯夷叔齐不食周粟、介子推抱树而死、陆秀夫背着少帝投海自尽,十万军民跳海殉国等等等等……

如果按照这个标准,名著在晋江不得都成了禁书?

但没办法,晋江就要这么来。

这个要求让晋江的网文作者是叫苦不迭。因为这样一来,晋江有许多类型的文都没办法写了,什么救赎文、重生文等等。

一位作者在评论区问,自己的文章的逻辑是这样的,主角只有自杀才能救更多的人,如果主角不自杀,大家就都得死。

所以主角是秉承着悲悯的情怀奉献自己的,这样算负能量吗?

网友直接回复道:“该世界毁灭。”



晋江的作者论坛更是掀起了一场风暴。大家一个个愁眉苦脸,因为自己的文很有可能就要废了。



针对网络上传得沸沸扬扬的“禁止自杀”的事,7月9日,晋江文学城的官方微博,对此做出了解释。



这个公告总结一下就是说,什么殉国、舍己救人、剔骨还母等情节不属于宣传自杀。

晋江是不允许宣扬自杀,不是不让写自杀。

但这个“写自杀”和“宣扬自杀”的界限有点过于模糊,到底怎样才算违规?根本没有明确的标准。



一位晋江的编辑是这样说的:

“不要有侥幸心理,不要让自己后悔。”

大伙儿领悟来领悟去,怎么看答案好像都是:“千万别写!”



因为晋江早年禁止情色描写时候的,也是这个说辞,说要禁止色情内容,但并没有规定到底什么才是色情内容。

于是,作者们就慢慢摸索,到底什么可以写,什么不能写。

如果你的文章中的出格关键词一旦被审核到,立刻就会关进小黑屋,严重的没准连号都没了。

于是,作者们慢慢摸索出来了晋江的界线——“脖子以下不可以写”。



并且,晋江的机器审核极其奇葩,一些根本就没说什么的内容,也会被系统判断为是在开车。

为了方便作者修改,系统会把它认为作者在开车的部分标黑。

光是从这些标黑的文字中,就可以领会到作者到底多难了。

比如这个,“被托住肚皮的小猫,轻轻柔柔‘咪’了一声,然后乖乖由着谢因把它放在了荔宣怀里。”

养个猫撸个猫,在晋江不行,属于开猫车。

大橘表示很无辜。



“她是不是该悄咪咪下线?”

在晋江,你可以静悄悄下线,也可以悄悄地下线,但就是不允许“悄咪咪”下线。



“我愣了愣,在他床上坐下来。”

不管什么性别,两个人共处,怎么能动不动在床上坐下来呢?这样是不负责任的。



“日世理一脚就踹上了浦原喜助的屁股。”

由于屁股是脖子以下,所以不可以写。

浦原喜助从此以失去了揉自己屁股的权利。



莫名其妙的关键词修改,把作者们一个个搞得身心疲惫,心力憔悴,发出了绝望的呐喊。

“脚指头怎么了?晋江的人都没有脚指头吗?你被大锤砸到脚指头,还不能啊啊叫两声吗??!”



朋友,你不要忘了,脚指头可也是脖子以下啊。



“我的女主不开心在自己床上滚了一圈也被锁了!就一个人!两个人滚床单不行一个人都不让滚吗!”

你要知道,那可是床单啊!怎么能用来滚呢!坐都不行!



“侵犯、激情被屏蔽勉强能理解,暧昧和内裤也不让写了?行吧,晋江文学城的主角都不穿内裤。”

害,其实可以穿,只不过得穿四角的。



总之,作者们最终发现,晋江的审核根本就没有规律可言,让人防不胜防。

而且,一旦审核失败,就会被锁章。



锁章对于读者和作者来说都是个大麻烦。

如果章节被锁,读者就算是已经付费、阅读过的章节,也没有办法打开。

如果你是买了全本,遇到关键的章节被锁了,也不能打开。

于是,读者们也怨声载道,感情花钱看文都是一次性的,指不定哪天莫名其妙文就没了。



读者不高兴,谁还能花钱看文呢?

于是,哪怕晋江的审核如此奇葩,作者们也只能知难而上,想秃了脑袋修改被锁的文章,好让文章重新出现。

但修改也有一个问题——晋江不让作者修改的时候直接把原文删掉,而是要把字数补全。

又要一字不落,又要通过审核,还得不改变原文的意思,简直就是强人所难。

所以,在晋江,你经常可以看到驴唇不对马嘴的描述突然出现在章节里,因为作者改着改着已经疯了。



不多说了,隔着屏幕我都感觉到了那种绝望得无路可走又不得不逼着自己走的感觉。

尚有一丝理智存在的作者们,有的化身为指桑骂槐、明嘲暗讽小能手,将自己打造成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形象,为读者带来快乐。

“微微掀开被子,想往下看看,又怕过不了审。”



“之后的事情在这个网站不太好讲。”



想要知道作者在写些什么,必须要有充分的想象力。



又或者是及时悬崖勒马,既粉碎了读者心中的旖念,又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警醒。

“你刚刚,有点打晋江擦边球了。”



有的作者艺(狗)高(胆)胆(包)大(天),不光要开车,还要秉承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态度顶风开车。

什么种草莓、种红薯,那都不够高级,而且还毁气氛。

硬核作者直接开理工科的车,没点水平压根看不懂,车轱辘都碾脸上了还云里雾里。





还有的给你来一段文言文,一时之间让你忘记自己到底看的是小说还是语文书。



意识流作者们开车的水平,只有读者反复读上几遍,才能懂得书中深意。

然而,作者们很快又发现,很多时候作者费尽心机也不行,因为要论开车,不是针对谁,在晋江的审核系统看来,晋江的每一个作者都是弟弟。

就拿已经发出的文章来说吧,作者千辛万苦写好了,也发出来了,但其中一些关键词还是会被屏蔽,需要读者发挥出高考时候做完形填空的能力,才能贯穿上下文,通读其意。

更奇妙的是,晋江系统屏蔽的其中一些关键词,说实话,平时放在文章里,我想破了脑袋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比如“感情色彩”里面的“情色”。



又或者是“爱情事业双丰收”里面的“情事”。



一旦晋江把这两个字屏蔽掉,莫名其妙原来没问题的文章也变成了有问题,让人再也无法直视。

这种屏蔽,我还算勉强可以理解。但接下来的屏蔽,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比如这个“大麻烦”,硬是把“大麻”给屏蔽了,这有必要吗?



还有这个“量了下体温”,屏蔽前不觉得有什么,屏蔽后反而无法直视了。



更有这种,屏蔽完了还不知道往里填啥词的,着实让人头大,十分影响阅读体验。

究竟是“有这味儿”,还是“有内味儿”?



网友们纷纷搞起了艺术创作大赛,为大家展示同样一句话在其它网站和在晋江的区别。

比如“做演员好累啊,还是做爱豆简单。”

到了晋江,就成了“做演员好累啊,还是□□豆简单。”



深得晋江河蟹要素,将搞黄色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不禁让我怀疑,晋江的本意究竟是要搞黄色,还是不要搞黄色。



不过,哪怕作者和读者怨声载道,晋江的审核还是一路狂奔不肯停,因为近年来,网文的创作平台在审查上愈发严格。

就算是以清水文著称的晋江,也因为色情内容被约谈过好几回。

在整个大形势面前,对于网文平台来说,一个一个仔细甄别耗时耗力,有的就选择了宁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篇,通过自建严格的审核机制,把有隐患的东西通通清除,杂草和花一起铲了。



半个多月前,晋江文章立意的闹剧,在微博火了一次。

明明是恋爱等题材的少女文,硬生生开始弘扬各种精神。

种田文的立意,变成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玄学鬼怪类的小说,因为主线内容是主角兼职,立意成了“下基层弘扬劳模精神,赴一线日夜工作勤恳”。



恋爱小甜文,因为要爽,书名是《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立意直接成了“配合垃圾分类,争做文明市民。”



如果你实在想不出来立意写些什么,还可以写“丰富疫情期间广大少女业余生活”。



怎么看晋江,都是满满的求生欲。



好笑,但又不好笑。

网文一直被认为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作品,因为它们野蛮生长的这些年来,一直都有良莠不齐的弊端。

它们有的文笔出色,有的却有着淫秽色情等各种弊病。

然而这种弊病,不是立刻就能矫正过来的,而是需要更加科学的监管方式。

平台由于审核机制不够智能,再加上需要审核的量过大,所以常常会闹出啼笑皆非的笑话,甚至起到相反的作用:

作者觉得,就算是正常的表达,也没有办法继续创作,实在是消磨人的创作积极性。

而对于读者而言,自己的喜爱仿佛一文不值,被当成了傻子。

一位读者吐槽道:

“活在书里的人太痛苦了,不能有性生活,不能早恋,男孩只能爱女孩,女孩只能爱一个男孩,这么痛苦还不能自杀。

以前看小说是恨不得自己穿越成小说里的人物,现在看是恨不得把小说人物从书里救出来。”



文学作品处处画死线,还谈什么创作自由,谈什么百花齐放?

什么时候才能让他们明白,越不让提越会让人觉得不正常,这里面包括性,也包括死亡。

健全的审核制度的确无法一蹴而就,但“一刀切”只能把网文创作逼进死胡同。禁止描写,无异于釜底抽薪。

当给网文不讲道理的枷锁、镣铐越来越重,越来越沉的时候,扼杀掉艺术的发展,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参考资料:

微博等平台上,网友的发言与评论

晋江文学城

贾小凡:这样的“不可描述”越搞笑,我越笑不出来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0)
10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