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1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文在寅亲信自杀,朴槿惠入狱,韩国的诅咒还在继续(图)

新闻来源: 带你游遍英国/界面新闻 于2020-07-10 22:58:2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话说,

昨天韩国传来首尔市长朴正淳留遗言失踪的消息震惊各界,

就在今天凌晨,朴正淳的死讯也随之传来,他的遗体在森林中以上吊的姿态被发现,警方初步判定其是自杀。

这位市长抗疫功绩赫然,十年任期作为不断,被誉为2022年韩国总统最有力的竞争人之一,如今却突然神秘消失,一心求死,



市长失踪前一天,曾为他工作的前秘书前往警局报案,控告市长在2017年对她不轨。

更让人同样震惊的是,朴正淳当年正是凭一己之力打赢了韩国第一起女性性骚扰受害者案子的律师,是韩国人心中“反性侵”的“第一人”!

这个一同出现的神秘情节,已经引起全球媒体和群众的不断猜测——是对这个名号的讽刺,还是另有内情?

这不是韩国今天唯一的大新闻,在今天,韩国前总统朴槿惠被宣判了受贿、闺蜜干政等罪行的刑罚——入狱20年。



这个结果,也完全印证了韩国总统们“非死即入狱”的“魔咒”。



一时间,“韩国总统高危职业”的话题又挂到人们的嘴边。

而对于眼下的韩国总统文在寅来说,他的结局是会如出一辙,还是打破魔咒,带领韩国人民走向一个新纪元?

首尔市长出事,给这个问题画上了一个更大的未知问号。



【首尔市长留下遗言,被性丑闻缠绕,案件成谜】


首尔市长突然离世的消息震惊了韩国政坛,今天更多案情细节曝出。

市长办公室发现朴元淳手写遗书,根据遗书的指示,这份临终遗言被公诸于众:

“我对每个人深感抱歉,并感谢所有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人。我永远对不起我的家人,我只为他们带来痛苦。

请火化并将骨灰撒在我父母的墓。”



没有太多实质信息,但字眼中流露出来的悲观和决绝很明显。

随后生前最后录像也流出,







接下来,朴元淳性侵案也传来了更多细节,前秘书指控朴元淳在2017年多次对自己发生集体接触,并用手机聊天软件发送性骚扰信息。

随着朴元淳的死去,韩国法律规定此案也自动结案。接下来调查与否还是个谜。

从秘书揭秘,到市长自杀,这中间不过经过短短一天。

很难相信,这魔幻情节真的在现实中上演。

曾经,朴元淳是大众心中的“最好市长”代言人,连任三届,躬身体察民苦,不惜和妻子搬进拥挤炎热的楼顶小屋,只为能颁布更利于首尔市平民的市政政策。



人权律师出身的他,新冠期间更是以强硬姿态提告“新天地会”首脑李万熙,并最终迫使李万熙当众磕头道歉,配合首尔检察机关的调查。

他也扛住了首都圈疫情蔓延的趋势,保全了首尔。



同时,他在1993年作为第一位为女性性骚扰受害人打赢官司的律师,第一次让韩国民众认识到性骚扰是一种犯罪,被称为将性骚扰这个概念带入韩国的人。

但是如今一切都魔幻反转了,

性侵丑闻一出,真假和真相似乎都随着朴元淳一同死去,留下来的,只有永久的骂名。

韩国政府决定为其举办5日国家市长级厚葬的仪式,已经被气愤的反性侵活动人士围堵抗议,



青瓦台反对情愿一日之内多达20万网友签名:“不要厚葬性骚扰嫌犯!”



是拿自己的名誉去保全更重要的东西,还是想用死亡来结案停止更深入的调查,两种呼声,谁也不愿意原谅谁。

但韩国政坛失去一股重要力量的现实却发生了。



【文在寅亲信三年内三次出事】


朴正淳出事前,4月份,文在寅所在执政党内的一位杰出政治家同样因为涉嫌性侵落马。

在记者会上,前釜山市长吴巨敦主动承认性侵女职员,要求辞职。



据报道,受害女子向釜山市性暴力咨询中心求助,说4月中旬和市长的会面有“严重骚扰”行为,咨询中心随后向吴巨敦多名助理核实细节,吴巨敦则立即承认确有其事并同意满足受害者要求。

而受害者的要求,就是吴巨敦4月底前辞职并说明辞职原因。

2018年,文在寅所在执政党内另一位年轻的优秀政治家,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被指控性侵女下属,并于去年锒铛入狱。



自此,被誉为“文在寅接班人”的多位重要政治人物都跌落政坛,背负上性侵犯的恶名…



一场比韩剧更精彩,荡气回肠的大剧,却是真实存在的大韩剧。

首尔市长的惊变,是不是这暗流之下的一次大涌动?没人知道。

【朴槿惠获刑20年】

众所周知,文在寅总统的上马,和前总统卢武铉跳崖自杀的悲惨命运密切相关,



两人如在世伯牙与钟子期,相知相遇,互相扶持,卢武铉在幕前,文在寅就在他身后为他保驾护航,卢武铉卸甲归田,文在寅也与之同往。





李明博总统对卢武铉“清算”,朴槿惠的弹劾,亲人的污名,最终让这个韩国最受民众欢迎的总统选择了结自己的性命,



只留下韩国民众对他的怀念,和恶意诋毁了无证据的真相。



文在寅卧薪尝胆近十年,忍辱负重,把握时机,“清算”李明博,瞄准步步皆错的朴槿惠,终于走到今天。





于是,这两人也成为了名单上结局不好的韩国总统之二。



但值得一提的是,朴槿惠现年69岁,已经服刑3年,按照现在的判决,她有机会在89岁高龄时活着走出监狱。

这应该是朴槿惠案的终审判决,

20年虽长,但这个结果比起检方提议的30年刑期减免了很多,后者注定朴槿惠没有重返社会的那一天。



这细微的改变,又是法外开恩还是朴槿惠方不言不语的胜利?

首尔市长死了,朴槿惠有了“一线生机”,两个处于同一时间轴的重要事件看似没有关系——

朴槿惠的时代过去了,尘埃落定,文在寅总统如今抗疫功绩在手,还有2年任期,前途一片大好。

但韩国政坛从来都不是一潭静止的水洼,双方角力较劲,你奔我跑,永不停歇,拿着显微镜在对手身上找把柄,如同暗夜海浪。

如今正在漩涡之中,意气正盛的文在寅总统,能否突破韩国总统的魔咒,带领韩国走向不一样的结局呢?



ref: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476354

https://new.qq.com/omn/20200629/20200629A0SNS300.html?pc

https://www.sohu.com/a/302616713_168465


首尔市长身亡震动朝野,韩国官场有着怎样的耻文化?





图片来源:《中央日报》记者 | 肖恩




对于政府官员来说,名誉更是关系到自己的一生,是个人价值的体现。



今年64岁的首尔市长朴元淳在被举报性骚扰第二天神秘身亡,巧合的时间点引发外界猜测:他会是以死谢罪吗?

为了保护隐私,首尔警方并未透露朴元淳的死因,但在10日公布了朴元淳留下的亲笔遗书中,其中写道:“一直我都感到对不起我的家人,我只给你们带来痛苦。”

首尔市长在韩国被视为仅次于总统的二号人物。在担任市长之前,朴元淳是韩国著名的人权律师和人权活动家,在1990年代打赢韩国历史上第一起性骚扰案件。随后他参与成立韩国最大的人权组织,并积极投身于韩国“慰安妇”的维权行动。

2011年,他作为没有从政经验的无党籍候选人以压倒性优势意外获选首尔市长。有评论称,朴元淳的当选,意味着韩国人民已经厌倦传统政治。作为市长的朴元淳积极推动改革,并在2014年和2018年两次连任,成为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任市长。

他的第三次市长任期将于2022年结束,同时被认为是下届韩国总统的热门候选人。10日上午,在安置朴元淳尸体的首尔大学医院门口,有大批朴元淳的支持者聚集,大喊“我们爱你,朴元淳!”。

这样一个形象正面、仕途光明的政治家,却在上升期被秘书起诉性骚扰。朴元淳前任秘书在他失联的前一天状告市长在过去3年中屡次对她进行性骚扰,包括身体接触和用聊天软件发私照等,且受害者不止她一个。据韩国SBS电视台报道,该事件已经上报至警察厅长等警方高层,但首尔市政府称尚未确认被诉的消息。

《韩民族日报》报道称,朴元淳在8日晚曾与其他官员商讨该问题的对策,期间提到过辞职可能。《国民日报》则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朴元淳曾向友人表示自己被冤枉。根据韩国法律,如果接受调查的嫌疑人死亡,检方将以无公诉权为由不起诉。

除此之外,朴元淳在近几年因为过于激进的城市重建计划受到非议。批评者称他强制征收旧商业和住宅区,驱逐付不起高额房租的住户。

朴元淳的死是否与这起桃色纠纷有关仍不明确,但韩国政坛乃至整个社会的“耻文化”早已有迹可循,“以死谢罪”成为丑闻缠身的官员挽回名誉的选择。

1997年韩国陷入经济危机后,自杀率大幅上升。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给出的数据,韩国自杀率在OECD成员国中高居第一位,2017年每10万人中就有23人自杀身亡,2009年韩国自杀率一度达到33.8/10万人。而政府官员则是高危群体之一。

如果朴元淳被证实为自杀,他将是2009年前总统卢武铉以后自杀的韩国最高级别官员。

2009年,卢武铉因被李明博政府指控受贿跳崖自杀。出身清贫的卢武铉学历仅有职高,却自学通过司法考试成为法官,被称为“草根总统”。在位时树立起的清廉形象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标签,却在离职后被卷进贪污事件,调查发现其妻儿涉嫌收受钱款约合600余万美元。但卢武铉坚称对此并不知情。



卢武铉。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他最终选择自杀以证清白。卢武铉在遗书中写道:“受惠于很多人,却让很多人因我而受难,往后将还有承受不完的痛苦。剩下的余生只会是别人的累赘。”

和东亚邻国日本一样,韩国社会长期受耻文化影响,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成为一种选择。

类似的事件在韩国屡见不鲜。议员鲁会灿在2018年因涉嫌收取非法政治资金4000万韩元而跳楼自杀。他也在遗书中向国民谢罪:“一切都是我的错……希望大家能够爱护正义党。”

今年2月底韩国疫情高峰时期,一名防疫官员跳江自杀,外界普遍猜测是因为疫情防控不力;2014年韩国岁月号沉船事故后,获救的涉事学校校监因内疚上吊自杀;同年一名京畿道地方官员因一起重大坍塌事故引咎自杀,16人在该事故中丧生。

2016年发表在期刊《社会学研究》上的文章《耻感与面子: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中提到,在耻文化中,人会因犯罪等不妥行为感到强烈的懊恼,可能无法通过忏悔和赎罪感到解脱,尤其是当这种行为被曝光,舆论的指责更能激发人内心“愧对于自己的良心、家人或天地”的耻感。与之相对的则是以道德的绝对标准为基础的罪文化。

对于政府官员来说,名誉更是关系到自己的一生,是个人价值的体现。

韩国嘉泉大学社会政策研究生院副教授杨斗志(Yang Doo-seok)则表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后,韩国社会追求成功的功利风潮更盛,也是自杀率攀升的原因之一。

《中央日报》指出,如果朴元淳被坐实性侵,将成为执政的共同民主党第三个出现类似问题的重要成员,势必将对党内造成巨大冲击。在他之前,前忠南知事安熙正、前釜山市长吴巨敦均因性骚扰下台。

《纽约时报》称,长期以来韩国民众一直认为共同民主党等自由派政党的道德站位要高于保守派政党。

而从过往的经历也可以看出,朴元淳本人具有强烈的道德感。韩联社3月披露,朴元淳的财产是负6.9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03.5万元),在高层公职人员中排名倒数第二。他还曾在家书中屡屡表露对妻儿物质方面亏欠的内疚感。

首尔市政府10日公开了朴元淳的亲笔遗书。以下为遗书全文:

向所有人说声抱歉

感谢在我生命中与我同行的所有人

一直我都感到对不起我的家人,我只给你们带来痛苦

请将我火化后(的骨灰)洒于父母的墓地

各位保重

韩国政坛对朴元淳的死讯表示震惊和哀悼,并取消了10日的大部分政治活动。10日下午起,首尔市政厅前设焚香所,供民众悼念。首尔市政府表示,将为朴元淳举办为期5天的市长追悼会,并启动应急计划,副市长徐正普暂代市长职务。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0)
11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