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8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印媒披露王毅与印通话分歧 中方撤军另有原因?(图)

新闻来源: 多维新闻 于2020-07-07 17:17:07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印边境局势7月6日开始有所缓和,双方都从一些对峙点撤走军队。而此前一天,中印两国官员7月5日曾通话,这次通话促成了这次撤军。但是印媒认为,解放军撤军另有原因。(相关新闻:港媒揭现场照流出内幕和被俘中方人员身份现状[图]、美情报机构估算中国伤亡数字 印媒披露更多细节)

中国外交部7月6日发布声明说,中印边界问题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同印方特别代表、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Ajit Doval)通电话。

班公错湖局势依然紧张,解放军在那里大搞基建,印度不满:

















声明还说,双方就缓和当前两国边界事态坦诚深入交换了意见,并达成积极共识。双方欢迎近期两国军事和外交会晤取得的进展,同意继续保持对话磋商,并强调应抓紧落实两国边防部队军长级会谈达成的各项共识,尽快完成双方一线部队脱离接触进程。

声明还指出,王毅在通话中表示,前不久中印边界西段发生加勒万河谷事件的是非曲直十分清楚,中方将继续有力捍卫自身领土主权,维护边境地区和平安宁。

印度News18网站7月6日也指出,两军7月6日从加勒万河谷(Galwan Valley)、基阿姆温泉(Hot Springs)和高格拉(Gogra)等地的巡逻点脱离接触。

不过,《印度斯坦时报》7月7日报道称,谈话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对于谁应该为对峙和6月15日的暴力事件负责,各方存在分歧。

报道还指出,印度将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有限撤离采取谨慎态度。解放军已开始从加勒万河谷的三个对峙地点撤出军队,并正在拆除班公错湖(Pangong Tso)边“4号指”(Finger 4)上的一些建筑。


一名印度军事指挥官说,截至7月6日晚间,“4号手指”的撤军人数较少,速度也慢于其他地点。他说:“我们需要跟踪班公错湖的动向,以便得出任何可靠的结论。”

这名军官表示,解放军在加勒万河谷、高格拉以及基阿姆温泉处于不利的军事地位。但是在班公错湖,中国在将一条道路修到“4号手指”后,就占据有利的地位。

报道称,分析人士坚持认为,多瓦尔与王毅会谈能否成功的试金石是能否恢复印度在班公错湖北岸的巡逻权。


《印度时报》和《印刷报》7月6日也指出,班公错湖的对峙局势仍然没有突破。

《今日印度》7月7日报道称,班公错湖的局势并没有太大改变,虽然解放军拆除了一些建筑,但是并没有撤退。

报道称,在班公错湖,后撤2公里到3公里对印度来说是不可接受的,这可能仍是症结所在。这将意味着从一直处于印度控制之下的“4号手指”撤出,印度的主权声索一直到达“8号手指”(Finger 8)。


王毅深夜敲定中印和解协议 对消美国恶意曲解

根据中国官方消息,7月5日晚,中印边界问题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同印方特别代表、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A K Doval)通话,就缓和当前两国边境事态坦诚深入交换了意见,并达成积极共识。印度《经济时报》7月6日援引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军队从加勒万河谷对峙地区后撤了1至2公里,印军也相应后撤,双方部队建立了一段缓冲区。

至此,双方再次通过外交手段缓解了新一轮的边境冲突。



2018年11月24日,中印边界问题中方特别代表、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同印方特别代表、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举行第二十一次边界问题会晤。(中国外交部网站)


如果回顾近1个月的中印边境紧张局势,美国官方态度和媒体报道很多情况下都将中国列为“麻烦制造者”或者“入侵者”。对于中印边界冲突中孰是孰非,美国官方即便存在“事实核查”,也不会在公开表态中表现出来。印度也紧盯美国官方表态,竭力将美国官方表述同自己的立场结合起来,集中对中国开展舆论攻击。

白宫幕僚长梅多斯(Mark Meadows)7月6日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表示,对于印中之间或其他任何地区的冲突,美军将继续保持坚定的立场。美方不会坐视不管,任由中国或任何国家成为地区最强大的主导力量。《印度时报》对此解读认为,白宫此番表态暗示美国军方将在印中冲突中站在印度一边。

无论印度媒体如何解读,美国近来的官方表态很显然偏向印度。比如,白宫发言人麦肯阿尼 (Kayleigh McEnany)7月2日说,美国正密切监控事态发展,支持和平解决当前争端。但是,她继而强调,中国在印中边界的“侵略立场”更大层面讲符合中国在其他地区的“侵犯”模式。这种行为再次凸显了中国共产党的真实本性。白宫这一说法被很多印度转述和报道。



2020年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印度期间,印度总理莫迪曾给予特朗普“竞选集会式”的待遇。(Reuters)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有关中印争端的表述中,也都将其包装为“中共的问题“。比如,在6月下旬哥本哈根民主峰会(Copenhagen Democracy Summit)视频会议中,蓬佩奥就曾指控中国军方加剧了中印边境紧张,认为中共“敌视民主价值观”,在周边地区是“流氓行为者”(rogue actor)。

这种指控充满意识形态歧视色彩。除了特朗普政府,美国国会也将更多矛头对准中国。

7月1日,在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有关中美关系和新冠肺炎(COVID-19)的听证会上, 民主党众议员希夫(Adam Schiff)也表达了类似的态度。他说,过去一个月,中国在实际控制线(LAC)开展了致命的冲突,导致了数十名印度士兵死亡的悲剧,中方也有伤亡,但具体情况不明。

在该听证会上,受邀出席的一位布鲁金斯学会印度问题专家马丹(Tanvi Madan)指控中国军方“单方面改变LAC沿线现状”,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这些因素都将影响印中关系。她说,现在,印度国内几近达成一个共识,希望重新评估和调整对华关系。


此类美国听证会很少邀请真正了解中国立场或者“亲中派”的专家出席。议员们辩论的视角大多是将中国视为问题源头。

所以,美国政界整体上有意夸大中印边界冲突中的中国角色,这符合华盛顿当前对中国的政治戾气。现在,为了围绕新冠肺炎疫情、香港版国安法及台湾和新疆议题继续打中国牌,特朗普团队不惜把和中美议题毫不相关的中印边界冲突纳入考量,将中国包装为“不透明、不守规则、占别人便宜和欺负周边”的国家。


而印度借助在英文报道方面的宣传优势,也博得了美国舆论的“同情”。比如,《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就称,此次边界冲突似乎很有可能将印度推向美国一边。

不得不承认,在美国主导的西方舆论话语体系中,中国在周边领土争端中一直被认为是“侵犯者”(aggressor)。“以大欺小”或“对外扩张”是美国看待中国南海、东海等领土争端时惯用的外交辞令。这种舆论偏见、或者特朗普政府那种意识形态化的解读,短期内都不会改变。

应对这种偏见的最有效手段就是中国通过外交渠道,一对一解决周边领土争端。此次在中印双方看来“正常”的边境对峙,最终都会通过外交手段得以化解。这是对美国恶意解读的最好回击。
网编:睿文

鲜花(8)

鸡蛋(2)
5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网际谈兵】【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