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66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高考被顶替的苟晶被官媒痛批 到底得罪谁了?(组图)

新闻来源: 智谷趋势 于2020-07-06 14:04:3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被冒名顶替的苟晶,终于等到了一个公道。官方通报的公告显示:

经过调查,苟晶1997年高考成绩达到济宁市中专(理科)委培录取分数线,但本人未填报志愿,其个人身份、高考成绩等被邱小慧冒用。

换句话说,最核心的问题,冒名顶替确实出现了。

怎料调查结果公布后,舆论开始将枪口转向苟晶。

不少网友纷纷表示,苟晶举证夸大、矫饰,实际上只能考出中专成绩的她,是在卖弄学霸人设,欺骗公众。

一时间,苟晶从“受害人”变成了“骗子戏精”,那个被偷走人生的悲情学霸人设,彻底坍塌了。

然而,此事真的出现反转了吗?



调查结果出来后,“中专”两个字显得尤其刺眼,这成为苟晶备受质疑的最大原因。


不少网友为此表现出愤恨,认为两次分数都是中专,这算哪门子的“学霸”,这不摆明了是欺骗公众吗?

这个问题非常值得细究,我们分两个维度看。

第一个问题,苟晶的成绩真的是学渣吗?

根据调查结果披露的具体细节,我们仔细捋一捋。



调查公告截图

1997年,苟晶高考成绩551分,在济宁市任城区1588名理科生中,排名为308名。换算下来,这样的名次进入了全区19.4%。

1998年,高考成绩为569分,在济宁市任城区1710名理科生中,排名为265名。

换算下来,这样的名次进入了全区15.5%的比例线。

也就是说,苟晶这样的成绩放在全区,至少是中上水平。

但整个区肯定不只有一所高中,如果能在全区位列前20%,有中上的成绩,那么苟晶在所在的济宁实验中学,排名只会更靠前。

这就好比你在全校是前10,在全区很可能就只有前30,毕竟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我们再来看苟晶的公开表述,她说当年在济宁实验中学就读,班级排名在前10名左右。

以两次高考成绩来看,这一表述并不违背事实。

第二个问题,苟晶的中专,能算好学历吗?

这一点,显然是以2020年的视角去审视97、98年的高考大环境了。

网上太多年轻网友,并不了解“中专”在90年代意味着什么。

据公开信息,1997年苟晶第一次高考,分数达到了中专委培分数线,但苟晶没有填报志愿,选择了放弃。

因为这个“中专委培”不等于“中专”,还需要额外交钱,这在那样一个物质并不算充沛的年代,带来的家庭负担并不小。于是,苟晶选择了复读。

很多人会问,苟晶为什么不上高中,读完高中再考大学不香么?

事实上,现在看起来顺理成章的事情,在当时其实不算主流。如果读了高中,又没有考上大学,损失只会更大。

因为当时国家对中专毕业的学生包分配(直到97年取消,但并未完全降温)。考上了只需读三年,就有了一份铁饭碗的工作,农村户口变成城市户口,可以吃商品粮。

在那样一个年代,铁饭碗的诱惑有多大,已经不言而喻了。拿到铁饭碗工作机会,相当于农家子弟鲤鱼跳龙门,改变了命运。

于是报考中专,成了那个年代,家境贫寒学子趋之若鹜的选择。

彼时,中专报考竞争异常激烈,录取分数是以0.5分为跨度计算的,多0.5分可能够到录取线,少0.5分则名落孙山。

能胜出,实属运气。

直到1999年开始的大学扩招,中专热才彻底降温。

在1999年之前,大学录取率基本都在10%以下,当年的大学生“万里挑一”,被称为“人中龙凤”并不为过。

现如今,年年扩招,本科学历变得越来越不值钱。2012年左右,大学录取率还在30%左右,2019年就达到了51.6%。

而山东2019年的一本录取率则达到了19.63%,如果按这样的比例来推,苟晶当年的15%,可相当于去年的一本水平。

那些口口声声说苟晶不过是个学渣只能考个“中专”的人,又是否考虑过这层因素?

先考过苟晶的15%之后,再来喷人家学渣吧!



很多人对苟晶的恨,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有媒体总编辑跳出来指责苟晶“污染互联网道义空间”,还有人称那些对苟晶进行人肉、到她直播间辱骂的行为,是“人民的起义”。

这可真是人类历史上最痛快而轻松的起义了。

这背后其实掩藏着一个事实:公众总是苛求“完美受害人”。

没损失就应该算了不计较?这和强奸别人,怪人家姑娘衣服穿得少有什么区别?

诚然,在公众情绪极易被挑拨的当下,大家痛恨反转。

于是每每在这种触及每个人痛点的公共事件上,很多人会不自觉呈现出苛求的“完美受害人”倾向。

这里的“完美”,不是指人格上的完美,而是指作为受害者的处境的“完美无瑕”“没有槽点”。否则,事件里的受害人反而容易遭遇舆论反噬。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到,许多关于幼童、小孩的事件,公众情绪会更猛烈,因为单纯的小孩,是最接近“完美受害人”的角色。

但问题是,并不完美的受害人,难道就不是受害人了吗?

苟晶有没有被顶替?命运有没有被改变?我们围观此事,想争得的最大公理是什么? 难道不是追求教育公平,而是拥有一个完美受害人? 如果是追求教育公平,那事实证明顶替确有其事,一连串的人被依归处理,我们的所求已经得到了程序上的认可。 

图源苟晶微博“前世是天使2001”

我们应该花更大力气敦促相关机构反思,以儆效尤三,甚至让他们拿出永绝此患的措施。

毕竟,在山东这样的教育大省,以窝案的形式违背教育公平,且没有被证伪,已经让人不寒而栗了。

这背后,其实还有更多没有勇气发声的“苟晶们”,和他们背后令人揪心的故事。



事情演变至此,实在滑稽。

那些发现苟晶存在夸大、不是“完美受害人”而转而痛骂的网友,和当初被她的故事打动、在网上为她呼吁奔走的人,说不定是同一波。

他们真正关心的,是站在道德高地的自己。

被感动的时候,证明自己是正义的一方;

发现“被骗”,加倍谴责苟晶,不仅要洗刷自己被骗时的智商受辱感,也要让自己的正义感加倍。



然而,你不得不为这样的狂欢感到担忧。

因为置身这一过程,最初那个追问消失了,忘了“顶替”本身才是最大的问题所在。

就像出了个丑闻,最好的洗白方法就是放大另外一则无足轻重、但让人喜闻乐见的新闻,大家就会忘了丑闻本身。

毕竟,吃瓜群众擅长遗忘。

事已至此,关注点之所以失焦,也是因为许多人没有意识到权力结构作恶的更大代价。

当两个个体出现矛盾,可以各打三十大板;当权力结构和个体出现矛盾,就不能各打三十大板,得首先批评公权力和制度——因为这是现代政治文明的基础常识。

分不清个体之恶和权力结构犯罪的区别,避重就轻,是糊涂;一开始就把受害个体偶像化、完美化,等到发现并非如此、被欺骗,是愚蠢。

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在当初山东媒体集体缺席、各相关方无一表态的情况下,苟晶替了多少不敢站出来、没机会站出来的被顶替学生发了声。

如果这也算利用舆论,我希望舆论多被这样利用几次。

今年是被疫情改变却无法重启的一年,高考推迟了一个月。

苟晶事件背后代表的不是简单的个人,更是事关所有明天进考场的学子。

对这个事件的持续追踪和发声,也是希望明天踏上考场的后浪们,不再面临同样的悲剧。
网编:和评

鲜花(9)

鸡蛋(7)
66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学习园地】【爱子情怀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