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1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心机BOY”文在寅?博尔顿新书让青瓦台晕倒一片

新闻来源: 纵相新闻 于2020-07-05 8:19:15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撰稿 |记者 冯茵伦

  2018年6月12日的“特金会”前夕,特朗普在飞往新加坡的“空军一号”上幻想着各国媒体的镁光灯会如何聚焦在自己身上,那里是“好戏即将上演”的最棒舞台……在圣淘沙嘉佩乐酒店会面时,特朗普被金正恩连连赞美后,洋洋得意,不能自己……

  上述如小说般的情节,来自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6月23日发售的新书——《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

  

  谁都没有想到,被前老板特朗普“开除”后,这位留着一撮银白色胡子、头发略显蓬乱,一贯把谈判桌视为战场的华盛顿超级鹰派,会以“揭露白宫秘史”畅销书作家的身份回归大众视线并掀起舆论热潮。

  这本共15章、厚达578页的新书,尖锐描述了博尔顿担任特朗普国家安全顾问一职17个月的经历,囊括美国与多国的外交机密。该书仅上市一周就售出78万册以上,即将印刷第11版。除了问鼎亚马逊、《纽约时报》等美国当地的畅销书排行榜外,也在英国、澳大利亚等多国卖脱销。

  

  “但没有哪个国家,会像韩国这般关注博尔顿的新书。”资深韩美问题专家、韩国太平洋二十一研究所所长刘敏镐撰文写道。

  据韩媒粗略统计,书中与韩国相关的内容,约有70页,占全书的15%左右。博尔顿以还原对话等方式,生动展现了朝美韩三国首脑会晤过程中的诸多幕后细节,是其最为浓墨重彩的外交话题。除特朗普外,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名字在书中出现次数最多,达 109次。

  然而,博尔顿对文在寅政府穿梭于各方之间的促谈作用大加贬损嘲讽,引发韩方的强烈不满。近期,青瓦台怒斥其歪曲事实,要求白宫出面制止,但博尔顿反驳称“句句属实”。

  “传单事件”引发的“6月危机”还未平息,质疑文在寅对朝政策及和平成果的声音仍然不绝于耳。博尔顿的这把火,是否会令文在寅政府再次陷入泥潭?

  

  1

  博尔顿笔下的半岛“野史”,文在寅被讥“精神分裂”

  

  2019年6月30日下午15时45分许,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从“板门阁”向南,美国总统特朗普从“自由之家”向北,双方在板门店共同警备区的朝韩军事分界线停下脚步,双手紧握。

  这是朝鲜半岛进入停战状态66年来,朝美最高领导人第一次在板门店会面,也是美国现任总统第一次踏足朝鲜领土。对这个高光时刻,特朗普称是 “历史性的、传奇的、伟大的一刻”。

  

  美朝领导人会面大约6分钟后,此前短暂消失的文在寅才再度露面,加入其中——这是美、韩、朝三方领导人在历史上首度同台聚首。现场媒体捕捉的画面中,三人神情轻松愉悦,氛围融洽。短暂交流后,三人共同走入“自由之家”,进行了时常约1个小时的首次三方会谈。

  在这被朝中社称为“超越历史的世纪会面”期间,韩国各大媒体全程直播,文在寅总统以低调且识趣的“绿叶”姿态,赢得了韩国各界及民众的好评,为其增色不少。在当天下午举行的记者会上,文在寅将会晤的促成归功于特朗普,而特朗普也高度评价文在寅政府所做出的努力。

  然而,这一被外界熟悉的“桥段”,却在博尔顿的笔下,以另一种面貌呈现——

  书中写到,河内朝美峰会流局后,文在寅做出提议,建议特朗普和金正恩在韩朝分界的板门店、或一艘美国军舰上再次举行会晤,并称这种戏剧性的会面,“可为朝美谈判带来动力”。

  博尔顿还爆料,韩朝双方都不希望文在寅强行介入板门店“金特会”。会晤当天,特朗普原计划独自前往非军事区,跨越分界线与金正恩会面,但文在寅方面表示“先一起去板门店内的观测哨所”,执意要求同行。

  博尔顿语带讽刺地写道,“对文在寅来说,真正重要的是强调他可以加入金正恩和特朗普的行列。”他认为,文在寅关切的仅是朝美会面的形式,而不是实质。

  

  博尔顿的这本回忆录,几乎囊括两年多来的历次朝美首脑会晤,以及朝美韩三方在谈判期间的各类外交内幕。文在寅在他笔下,呈现一个与现实截然不同的形象。

  博尔顿认为,朝美首脑峰会这一“外交闹剧(diplomatic fandango)“,实际是韩国炮制的一场局——不是金正恩向韩国总统特使团团长郑义溶表示愿意与特朗普直接会谈,而是“郑义溶提议金正恩去见特朗普”。他质疑,文在寅撮合美朝只是为了他的“统一朝鲜半岛”大计,并非意在半岛无核化进程。“与其说这关乎金正恩或关乎我们(美国)的严肃战略,不如说更多是与韩国的‘统一’议程有关。”他这样写道。

  2019年2月在河内举行的第二场“金特会”,因美朝双方围绕无核化步骤的分歧显著,最终不欢而散。博尔顿写道,据郑义溶透露,文在寅虽认为特朗普拒绝金正恩提出的,美国逐步解除对朝制裁和朝鲜分步骤无核化的“行动对行动”提案是“正确”的;但另一方面,文在寅又说,金正恩提出愿意拆除位于宁边的核设施,已是朝向“不可逆转的无核化迈出的非常有意义的第一步”。

  博尔顿讥讽其摇摆的看法和立场,像“精神分裂症患者(Schizophrenic)”。

  

  2

  博尔顿助攻下,“6月危机”或成新机遇

  博尔顿的冷嘲热讽,激怒了青瓦台。

  6月22日,在书中被反复提及的韩方官员——韩国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公开谴责博尔顿,称书中“有相当一部分内容遭到歪曲”,并表示书中论述“基于博尔顿个人偏见和先入为主的观点,而非准确的事实”。

  郑义溶指出,博尔顿单方面公开政府间磋商细节的做法,“有违外交的基本原则,会严重损害未来双边谈判的诚意”。这种“不适当的”行为,可能破坏韩美双方为发展同盟关系、保护共同安全利益所付出的努力。与此同时,韩方也向美方郑重传达了郑义溶的声明立场:希望美国政府能采取适当措施,防止类似的“危险事件”再次发生。

  

  “博尔顿对文在寅有这样的描述和评论,并非是偶然现象。”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向东方网·纵相新闻指出,书中内容除了基于博尔顿的个人评估,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保守派政客(特别是极右翼的强硬派),对韩国进步主义政党人士执政所持的一贯看法:负面,甚至含有嘲笑成分。无论是对朝实施包容政策的金大中,还是继承者卢武铉,与时任美国政府的交往过程也并不融洽。

  韩国统一外交安保特别助理文正仁在近期的一场座谈会上透露,博尔顿是前总统金大中最讨厌的人之一,认为他是引发第二次朝核危机的“罪魁祸首”。文正仁还直言,“从我们国家利益的角度来看,最坏的是博尔顿,相对好一点的是特朗普。”

  

  当地时间6月23日,博尔顿在与福克斯新闻的面谈中,反驳了青瓦台的控诉。他表示,回忆录中有关韩国的内容是"真实记录的情况"。而当被问到“白宫任职起的笔记本已被销毁,如何写出这500多页?”这一问题,博尔顿回答:“因为天生就有绝好的记忆力。”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所薛晨博士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表示,博尔顿的爆料可谓火上浇油,对如今这样一个高度复杂、利益交错的东北亚安全格局,起到一定的破坏作用,也将会影响尚未结束的朝韩、朝美对话。

  

  刚刚过去的6月,半岛局势急剧恶化,文在寅政府如履薄冰。朝鲜以韩国一侧的脱北者团体在边境地带散发反朝传单为由,向韩国接连发难。反对派“未来统合党” 断言:“文在寅的对北温和政策以失败告终”。

  一直以来,美国坚持向韩国表示南北交流合作应与无核化同步进行,阻止韩国单独对朝活动。文在寅虽就驻韩美军防卫费等问题上与美国展开拉锯战,但其战略是在履行对朝制裁的前提下,开拓南北合作渠道。薛晨指出,韩国的自主空间相当狭小,并非是其自居的“不可或缺的仲裁者角色。“只有当朝美都有对话意愿时,韩国才能发挥作用。”

  “6月危机”集中展现了韩国在推动半岛和平进程、各方角力中的处境和困窘,但也为文在寅政府提供了反思和调整的新机遇。薛晨认为,虽然前方困难重重,但文在寅仍然会坚定保持他一贯的对朝理念,以更加积极的姿态去寻找突破口。

  

  眼下,韩国方面已经开始行动——7月3日,文在寅重新调整安保班子,敲定主管统一国安事务的三个部门和机构的首长人选。韩联社指出,提名人选均曾在韩朝首脑会谈或朝美首脑会谈中起到推动作用。

  《韩民族日报》的一篇社论写道:“韩朝关系在朝鲜战争70周年前夕,再次陷入危机。博尔顿的回忆录从反面证明,只有扎扎实实地推动韩朝关系,才能不被美国牵着走,促进半岛的和平进程。”

  “越到下半年,各种变数就越大。希望以外交安保阵营的换血为契机,令我们的仲裁和斡旋努力再次重新发光。”韩国朝鲜大学院教授梁茂进如是期许道。

  来源:东方网·纵相新闻
网编:鼠来宝

鲜花(0)

鸡蛋(0)
11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杂论闲侃】【博论天下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