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7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拜登民调领先,川普还能像击败希拉里那样逆袭吗?(图)

新闻来源: 纽约时间 于2020-07-03 21:41:3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今年的总统大选年与以往任何一年都不一样,一个又一个黑天鹅飞出(新冠第一次爆发,新冠在东北部广泛传播,新冠最近一个月悄无声息地达到峰值,以及乔治·弗洛伊德事件),令选举的势头不断受到冲击。



虽然现在无论哪个主流民调都显示,乔·拜登(Joe Biden)在全国范围内遥遥领先,其中周四蒙茅斯大学(Monmouth University)的民调显示拜登领先现任总统12个百分点,CNBC/Change Research显示拜登领先8个百分点,但川普的许多最狂热的支持者似乎相信,由于他在上次大选中成功大变戏法,赢得了一场即便在第一轮投票结束时似乎也不可能获胜的竞选,他能够而且将会再次获胜。他们坚称,民调和权威人士都错了,川普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可以挑战政治引力和所有的专家。

而在另一方面,许多民主党人和川普的激烈批评者同样不自信,他们对自己在2016年输掉了一场胜券在握的竞选,至今心有余悸。他们担心,甚至相信川普能再次翻转局面。

不过如果将数据再深挖一下就会发现,拜登目前的民调领先虽然看似是2016年的昔日再现,但2020年不同于2016年,拜登也不同于希拉里——倒是川普,依旧是那个“稳定的天才”,平均支持率自2016年到目前一直稳定在40%-44%之间。



拜登的表现比希拉里好得多

希拉里·克林顿在2016年大选的多数民调中也处于领先地位,这是事实,但当时希拉里的领先优势要小得多,这就导致了最后在选举人团中遭到逆转,而今年的拜登形势要好得多。

在2016年夏秋两季,克林顿从未像拜登现在这样在全国民调中大幅领先。在大选前4个月,她的平均领先优势为4个百分点,而在选举日前夕,她的平均领先优势也为近4个百分点。今年在拜登获得提名后,他的支持率平均领先川普6个百分点,而在乔治·弗洛伊德去世以及随后数周的抗议活动之后,这一优势已经上升到近9个百分点。

虽然很多人认为民调靠不住,比如有人推测在接受电话访谈时,人们未必愿意坦诚地表示自己将把票投给川普,但回过头来看,2016年的全国民调基本是准确的。美国公众意见研究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Public Opinion Research)委托的一个专家委员会进行了一项调查,基于RealClearPolitics在大选最后两周全国民调的简单平均值计算,发现希拉里在民调中领先川普3.3个百分点。而在全国大选中,她以2.1个百分点的优势在普选票中领先,也就是说,实际结果跟选前民调之间的误差为1.2个百分点——这个差距相当小,自1992年以来,误差平均值为2.0,最差的那年是2012年,达到2.4个百分点。

而目前,RealClearPolitics的计算显示,拜登在全国平均领先川普为8.8个百分点。

假设当前的民调误差与2016年相比相差更大,按照2012年最差值来算,如果将目前的民意调查在支持拜登的方向上下调2.4个百分点,拜登的领先优势仍将是6.4个百分点。

当然,川普成为总统是因为虽然他输掉了全国普选,但赢得了选举人团。但是全国民众的支持率并不会完全脱离各州的投票。在现实世界中,拜登以6.4个百分点赢得全国普选并失去选举人团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是零,而是微乎其微。

相比之下,选举专家计算发现,希拉里以2个百分点的优势丢掉选举人团的几率约为30%。

再仔细看各州表现,到今天为止,拜登在一些摇摆州取得了领先优势。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根据目前高质量民调所做的预测时,目前民主党的选举人团票为268张,较赢得大选所需的270张非常接近;相比之下共和党为204张。这是因为拜登看来争取到了一些对于选举人团非常关键的摇摆州。



6月25日,《纽约时报》和锡耶纳学院(Siena College)联合发布了针对六个关键摇摆州的高质量民调,从中可以看到这种动态。四年前,川普正是在这些白人工人比例较高的战场州取得胜利,让他在失去普选票的同时赢得了选举人团。调查显示,总统在这些相对较“白”的战场州表现仍然好于全国范围内的表现,但也已经普遍落后于拜登。

在这六个战场州中,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领先10个百分点(10张票),在亚利桑那州(11张)、佛罗里达州(29张)、密歇根州(16张)、北卡罗来纳州(15张)和威斯康星州(10张)则领先6到11个百分点。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川普在白人选民中独步天下的优势几乎消失了,据《纽约时报》报道,在这六个州,拜登在白人大学毕业生选民中拥有21个百分点的领先优势,而总统在北方三个战场州的白人选民中正在失去支持——虽然幅度不大,但他在2016年曾以近10个百分点占得上风。

此外,2016年川普在最年长的选民群体中领先了7个百分点,而最近在多项全国调查中,拜登都在这个群体中获得优势,而这有望在退休胜地佛罗里达带来关键的不同。不过需要明确的是,对于民主党赢得佛罗里达州的能力仍然需要打个问号,就连佛罗里达民主党的执行董事最近也对《华盛顿邮报》说:“在佛罗里达,我们一直有着临门一脚失误的历史。”但他接着说,“我不认为我们今年会这样做。”理由是民主党的组织工作有所改善,而且民主党在通过邮寄登记投票的选民中的优势越来越大。



拜登不是希拉里

自3月1日以来,拜登的平均支持率从未低于46.8%,而希拉里在2018年整个夏天的平均支持率都低于46.8%。这就是解读现状的关键:美国选民对希拉里有一种强烈的反感,而对于拜登,无论川普团体如何给他起绰号、发动竞选攻击,人们都对他保持着好感,或者至少没那么讨厌。保守派新闻媒体《华盛顿观察家报》(Washington Examiner)的政治版主编撰文概括说,“川普碰到的最大的麻烦就在于,拜登不像克林顿女士那样招人恨”。

为什么拜登没有希拉里那么不受欢迎?其中一个因素似乎是信任。2016年6月昆尼皮亚克大学(Quinnipiac University)的民意调查问及她和川普哪个“更诚实、更值得信任”时,44%的选民选择了川普,39%的选民选择了希拉里。

但2020年6月昆尼皮亚克的民调要求选民评估每位候选人的诚实度时,拜登的支持率轻松超过了川普。而在皮尤调查(Pew Research Center)的调查中,拜登在这个个人特质上超过了川普12个百分点。



民调专家分别比较了2016年6月对希拉里和2020年6月对拜登的正面评价。纳入了蒙茅斯大学、昆尼皮亚克大学、《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福克斯新闻(Fox News)、美国广播公司新闻(ABC News)/《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NBC新闻/《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这些主流民调机构的结果。通过对比他们2020年和2016年的数据,我们可以衡量拜登和希拉里之间的差距。

希拉里的分数糟透了,大多数受访者对她持负面看法。在五个反映对她反感程度的民意调查中,39%非常不喜欢她。川普的得分更低。但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不喜欢川普的人还是投了他的票,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他们更不喜欢另一种选择。

拜登的支持率更高。过去一个月里,在上述民意调查中,大多数受访者对他的看法并不负面。他的“净”支持率——喜欢他的受访者的百分比减去不喜欢他的百分比——比希拉里高15个百分点。而他的“非常不受欢迎”评分——非常不喜欢他的人的百分比——只有大约30%。这给了他更多的发挥空间。

就目前而言,这些数字传递出一个明确的信息:拜登的处境比希拉里好得多。当川普在2016年赢得选举人团时,选民们愿意把对川普的不安放在一边,不惜一切代价只为击败他的对手。这一次,他们没有如此负面的感觉。



2020年也不是2016年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自2016年以来,政治格局已经发生了多大变化。人们现在看到的是不同的民意调查,不同的美国,不同的领导人的不同竞选活动。

美国民众对川普的性别歧视、本土主义和种族主义愿景的每一个元素都持有持续、坚定和证据充分的反对态度。事实上,公众对川普主义的极度厌恶,解释了拜登为何在民调中如此领先。

就在川普就职一天后,女性开始游行,表达对川普的反对,而且这种反对从未停止过。在2018年的国会选举中,民主党赢得了拥有本科学历的白人女性的支持,而且优势达20个百分点。尽管受过大学教育的女性在反对川普的浪潮中占了很大一部分,但占选民五分之一的未婚白人女性的态度可能更为重要。民主党在2012年和2016年都以2个百分点的差距失去了这些人口。而今年的战场民调显示,拜登以57%对43%的优势赢得了她们。

对川普的前景更具破坏性的是,在白人工人阶层中占多数的女性选民的支持率正在下降。没有这些选民的大力支持,川普就无法获胜。

川普作为总统候选人存在的理由和使命就是阻止移民。他承诺要对墨西哥人建一堵墙,对穆斯林实行禁令,并阻止合法和非法入境。然而,在川普任期内,美国人变得更加支持移民。川普就职时大约一半的美国人认为移民对美国是有利的;现在这样认为的人占62%。随着川普强调美墨边境200多英里长的隔离墙,民意调查显示,美国人反对修建隔离墙的比例大幅上升。

最后,在乔治·弗洛伊德被杀后,大多数 美国人强烈反对川普的分裂、不宽容和种族主义。皮尤6月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美国三分之二的人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现在,大多数美国白人认为,乔治·弗洛伊德之死是“警察对非裔美国人过度暴力的一部分”。这使得总统与他的白人民族主义支持者成为了少数派。

川普还让共和党开始流失选民。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NBC News)和《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自称是共和党人的比例从川普上台时的39%下降到5月底的36%,现在则只有33%。

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很多事情可能会让拜登目前的优势地位面临风险。拜登有时会在采访中出现说话不连贯的问题。他可能会冒犯某个群体。年轻选民和桑德斯的初选选民似乎对拜登不太感冒。要求撤资警察的呼声暴露了民主党内部的真正裂痕。

不过,哪种可能性更大:是拜登会在未来几个月说漏了嘴,疏远他需要的女性选民,还是川普会表达对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支持,疏远几乎所有人?是经济在几个月后突然高速运转,还是数百万人仍处于失业状态?是美国控制住了冠状病毒,还是一个州接一个州爆发新的疫情?不断增加的感染和住院人数正在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的郊区县造成严重破坏,而这些县正是川普的票仓。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6)
27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