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3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修宪完毕!再给普京12年,会有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吗(图)

新闻来源: 观察者网/南风窗 于2020-07-03 0:50:52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7月2日,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已完成俄罗斯宪法修正案全民投票全部计票,结果显示77.92%的选民投票赞成修宪,21.27%的人反对。

修宪公投的通过,意味着普京可以在2024年继续参选,并在当选后一直连任到2036年。



7月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俄联邦宪法修正案全国投票期间完成投票。图自俄罗斯卫星社


修宪三阶段

按照原计划,俄罗斯的修宪进程应该在4月22日公投之后结束。从前期的推进进程来看,这一计划可谓有条不紊、高效实施,也说明俄罗斯当局为此做了非常充分的前期准备。但是,突如其来的全球新冠疫情阻断了这一进程,不得不推迟最后的宪法修正案全民公投程序。稍稍回顾一下这次历时半年多的俄罗斯修宪进程,主要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总统普京1月15日在国情咨文中提出修改宪法的建议,主要包括:国内法高于国际法;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应有权确认总理人选(总统保留解除总理职务的权力),并有权批准副总理和部长人选;“强力机构”领导人应当由总统与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协商后任命;俄总统应保有对军队和执法机关的直接领导;议会应对组建政府承担更多责任。

同日,普京宣布组建修宪工作组,成员包括俄杰出的公众人物、议员、科学家、艺术家、运动员等共计75人,正式启动修宪筹备工作。

第二阶段:从1月17日持续至3月11日。修宪工作组面向社会征集修宪建议,最终收到900余条建议,修宪组还先后召开多次会议进行研究讨论,其中普京亲自参与三次会议的讨论。

期间,基于修宪组的建议,普京向杜马提交了首版修宪草案(1月23日杜马完成了第一次审读)。3月2日,普京再次向杜马提交修改完善之后的新版修宪草案,杜马拟在3月10日进行第二次审读,此次审读对于形成最后的修宪文本具有重要意义。3月11日进行第三次(最后)审读定稿。

第三阶段:3月12至4月22日(后推迟到6月24日)。3月12日,经杜马审读完毕之后的新宪法草案提交联邦委员会审读,通过之后随即发给地方议会审议。获得地方议会支持后(要求至少三分之二的议员同意),联邦委员会呈送总统签署。总统签署之后,启动全民公投的正式准备工作,并确定由俄中央选举委员会负责组织公投的各项工作。

因疫情的影响,公投不得不推迟到6月24日,与此同时,俄中央选举委员会还允许有条件的部分城市(莫斯科)进行网络电子投票,这既是疫情倒逼的结果,也是俄政治选举进程中的一次创新。

如果公投结果为多数民众同意修宪,那么总统随即签署,然后提交宪法法院审核之后立即生效;如多数民众投不赞成票,修宪进程就终止。普京此前已经表示,如果宪法修正案获得全民公投通过,那么所有权力机关的责任与义务,需要在公投结束后马上按照新宪法整改落实,而不是逐渐落实,更不是等到2024年总统选举之后。

这意味着修宪之后的俄罗斯政治转型前景面临一定的不确定性,如公投结束之后,刚组建不久的新政府是否面临再次重组,国家杜马是否提前选举,是否存在提前总统大选的可能性(修宪公投之前的6月21日,普京表示不排除在宪法修正案通过的情况下再次竞选总统的可能性)等等。



阿尔泰边疆区一选民带熊投票 图自俄罗斯卫星社


修宪的考虑、核心及创造性举措


首先,修宪的基本盘是维持总统普京一手打造起来的政治与社会体制(区别于叶利钦版宪法),使其能够较长时间的继续存在并发挥影响力。

修宪之后的俄罗斯依然是总统制国家,推出新版宪法的实质是:一,清除当前宪法中一些不合理内容,现有的1993年版宪法是在当时国家处于危机状态下所颁布的,而当前俄罗斯面临的国内外形势均发生变化,需要与时俱进,避免其影响总统与其他权力机关之间的权力关系;二,让俄罗斯变成更具主权性、更加社会导向性以及更珍惜本国历史和传统的世界强国。

修宪囊括三大核心内容,第一,对国家主权的巩固,新宪法中写入俄罗斯是强大主权国家、禁止任何分离领土的行为,国内法高于国际法——不允许干涉内政,强化政治精英的爱国主义——不允许双重国籍,写入“上帝”概念、维护俄罗斯在维护世界和平的贡献,不允许歪曲历史和否定俄罗斯人民在保卫国家中的巨大贡献——维护俄罗斯文化认同和精神统一。

第二,对权力体系的改良,指权力再分配与公共权力运作机制,其中权力再分配涉及总统、议会、政府、安全委员会、国家委员会、司法体系等权力机构之间的权限及其相互关系,公共权力则涉及到扩大地方自治,包括解决财政支持等问题,这是与老百姓直接打交道的基层权力机关。

普京可以干到2036年了,服不服?




作者 | 张建伟

7月2日,俄罗斯选举委员会宣布,已完成俄罗斯宪法修正案全民投票全部计票,结果显示77.92%的选民赞成修宪,21.27%的选民反对。

这一投票结果意味着,普京导演的年度修宪大戏正式谢幕。

尽管此次修宪涉及政治、经济等多方面的内容,但舆论焦点依然是现任总统任期届满后的参选问题。获得民意授权之后,普京可以松口气了,他的政治空间将变得更大,并且可以自主决定是否参加2024年及2030年的俄联邦总统大选,这也意味着普京干总统最长可以干到2036年。

但从时间的维度来看,普京和俄罗斯所面对的挑战并未终结。如何走出严重的经济衰退以及如何实现权力的平稳交接,都是普京今后亟需解决的现实课题。

7月1日,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工作人员在一处设于学校篮球馆里的投票站等待选民前来投票



修宪大戏的“中间时刻”

普京导演的修宪大戏自1月上演以来,已历时半年。

按照原定计划,俄联邦宪法的全民公投定于今年4月22日举行。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乱了上述既定安排。面对迅速发展的疫情,普京不得不考虑延迟举行修宪公投。

3月25日,俄罗斯新增新冠病例163例,累计确诊病例658例。当日,普京宣布全国放假一周并延迟修宪公投,但并未确定公投的具体日期。

之后,疫情的快速蔓延显然出乎普京的意料,同时也让其看到了潜在的威胁与挑战。据俄非政府调研组织列瓦达分析中心的调查显示,普京4月份的支持率从3月份的63%下降至59%,这是他从政20多年来的最低纪录。



据俄罗斯非政府调研组织列瓦达分析中心的调查显示,普京4月份的支持率从3月份的63%下降至59%,是他从政20多年来的最低纪录


强人普京不会坐视支持率的持续下降而不顾,因为一旦支持率跌破50%,修宪公投可能就没有指望了。按照规定,修宪公投的支持率要达到50%以上才能通过。虽然民间机构调查的总统支持率与修宪公投的支持率没有直接关系,但普京显然从中嗅到了民意的变化。

为此,当俄罗斯的新冠疫情仍在爬坡的时刻,普京在4月28日突然表示在两周内开始实施分阶段解封措施。

普京说:“我们已经设法减缓疫情蔓延,每天新发现的病例数量已经稳定下来,但这不应该让我们感到放心。情况仍然非常艰难,协助我们审视防疫计划和措施的专家和科学家说,疫情还没有达到高峰。”

普京命令各地区政府从5月12日开始,制定出分阶段解封计划,同时要求官员制定新的一揽子紧急措施,以支持经济。



6月23日,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一名戴口罩的男子搭乘公交车

除了通过解封来缓解疫情带来的民意压力之外,普京显然也意识到公投的时间不能再拖了,因为拖得越久,就越可能出现不想看到的结果。

而具体放在何时,则又颇费心思。

具体的决策内幕不得而知,仅从结果来看,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举行的阅兵活动是在6月24日举行的,而公投则被安排在6月25日至7月1日,走到了全年的“中间时刻”。二者在时间上的紧密衔接或许不是巧合,而是体现出普京团队的良苦用心:

让阅兵活动爆发出的能量来助力修宪公投。



6月24日,俄罗斯在首都莫斯科隆重举行纪念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阅兵式,俄罗斯总统普京(前右)在莫斯科红场举行的阅兵式结束后对受阅部队代表讲话



总统生涯的“中间时刻”?

如果普京顺利任职到2036年,那么今年恰逢其“总统生涯”的中间时刻:

2000年到2020年,除了4年总理任期之外,普京已经担任16年总统;

2020—2036,普京在理论上还有16年的总统生涯。

因此,今年可能恰是总统生涯的中点。

按照公投通过的宪法修正案,普京依然可以参加2024年和2030年的俄联邦总统大选。因此,从理论上说,普京可以一直担任俄联邦总统到2036年。



6月1日,在位于俄罗斯莫斯科州的新奥加廖沃总统官邸,普京与中央选举委员会领导层和宪法修正案起草工作组成员举行工作会议。当日,普京宣布宪法修正案全民公投将于7月1日举行

但这仅是理论上的推论,该推测的实现依赖于两个条件:

首先,在2024年本届总统任期届满之后,普京有意愿参加2024年和2030年的两次大选,且在每次大选中都能获胜;其次,在2036年之前,普京的健康状态不出现太大问题,能够有效地掌握政局。

然而,从现实来看,上述构想可能会面临一些变数。

首先,普京是否会参加2024年和2030年的两次大选,尚不能确定。

普京在6月21日接受电视台专访时曾表示,不排除在宪法修正案通过的情况下再次竞选总统。他说:“我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如果宪法中出现竞选可能性的话。看看吧,到时候会清楚的。”如此谨慎的表态,意味着普京掌握着是否参选的主动权。而普京最终是否参选,可能不仅仅取决于普京的个人意愿,还受制于国内情势与国际格局的演变。



7月1日,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一个投票站正在进行宪法修正案公投,普京抵达会场后向选举委员会成员出示了自己的护照


其次,自然规律是无法逃避的铁律。普京今年是67岁,到2030年普京就已经77岁了,到了任期届满就会达到83岁高龄。从国际比较来看,耄耋之年活跃在政坛上的政治家不乏先例,如在2014年底以88岁高龄成为突尼斯政局剧变后首位民选总统的埃塞卜西、在2018年以92岁高龄出任马来西亚第7任总理的马哈蒂尔。但考虑到男性平均寿命为67.5岁的具体国情,83岁还是显得有点挑战。

而且,即便彼时的普京身体尚健并成功当选,但这样的权力安排似乎又落入了苏联“终身制”的老路。

今年1月18日,普京在圣彼得堡与二战老兵座谈时再次表示,不会走苏联终身制的老路。普京认为终身制没有提供最高权力转换的必由之路,这是苏联国家落后、体制僵化的重要原因。

因此,普京是否会参选2024年和2030年的两次大选,目前来看尚充满不确定性。



百年转型的“中间时刻”?


普京在2000年上台之初曾喊出豪言“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

如果普京任职到2036年,那么普京掌控俄罗斯的时间就达到了36年。如果从20世纪90年代初算起,2036年正好接近后苏联时代俄罗斯百年转型的中点(2040年)。到那时,在总结普京的遗产对俄罗斯政治发展的意义与价值,或许更为合适。

为什么要以百年的时间来衡量政治转型呢?

包刚升老师在《大国转型的难题:从历史看未来》一文中曾提出一个重要的命题,即受制于自主性文明、国家复杂性、地缘性竞争,大国转型面临着更大的挑战。由包老师这个命题可以做出一个推论,正是由于挑战巨大,所以大国的转型之路可能更为漫长。



6月24日,士兵列队参加在俄罗斯莫斯科红场举行的阅兵式

1688年,英国光荣革命宣告议会主权、法治等现代政治文明要素确立的时候,其邻国法国尚处于宣称“朕即国家”的绝对君主的统治之下,对当时的法国而言,君主立宪不过是隔壁“小商贩国家”的“歪理邪说”;

1789年,法国大革命彻底地推翻了绝对君主制,现代政治的理念越过了英吉利海峡并在法兰西扎下根,而彼时的德国常处于若干分散的邦国状态;

1871年,德国实现了统一,但无论是当时西方(主要是英国)还是德国的知识精英都认定,德国不可能变成英国和法国那样的西方式的国家,因为德国根深蒂固的政治文化,与现代政治理念难以相容。在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悲惨教训之后,德国最终接纳现代政治的基本理念与原则,以1990年的两德统一为标志,而此时,俄罗斯的转型之路才刚刚开始。

以上述的历史坐标作参照来推测,俄罗斯的转型之路可能需要漫长的时间。



俄罗斯圣彼得堡,一名女士举着一块写有“我想生活在一个自由的俄罗斯”的标语

转型之初的俄罗斯曾天真地以为,只要制定了符合现代政治理念的宪法并实行市场经济,就可以很快地融入西方。

然而现实的复杂性很快就将这一单纯的幻想击碎。普京从叶利钦手中接过接力棒,按照自己的风格重新装修叶利钦搭建的房子。如今的修宪,只是对房子外形的简单修补,而房间的内部风格,早已不同于叶利钦时期。

无论如何,俄罗斯的转型之路已经深深刻上普京的痕迹,至于普京最终会将俄罗斯带向何方,还需要时间来观察。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2)
5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