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2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网红神医称“中国病人被巴黎医院耽误”遭怒斥(组图)

新闻来源: 欧洲时报 于2020-07-02 11:31:2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今天(7月2日)法国卫生部长接受采访时表示:自法国解封以来,已发现200多起聚集性感染,不过总的来说,疫情还在可控制范围。法国也在尽全力做准备,防止再出现大规模封城。其中一项重要措施就是:

政府将要求企业为员工准备10周口罩!



▲ 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属下国务秘书帕尼埃-鲁纳歇女士(Agnès Pannier-Runacher)在7月1日表示,为了应对可能到来的第二波疫情,政府将要求企业为员工预备10周的口罩库存。她解释说,她已经为此签署了一份文件,接下来会得到劳工部长佩尼戈和卫生部长韦朗的签字。

一边,法国疫情风险还未完全解除,另一边,各路专家、医生就“法国疫情防控失误究竟谁之过”的问题已经打起嘴炮。

网红专家被批“作伪证”

近日,法国网红医生拉乌尔又惹上麻烦。



▲ 拉乌尔医生近日在法国国民议会新冠疫情调查委员会听证会上狠狠地批评了一顿法国抗疫方式,完全不留情面。截图为听证会现场。

在致国民议会议长费朗(Richard Ferrand)的信中,巴黎公立医院集团(AP-HP)管理局局长马丹·伊尔什(Martin Hirsch)指责马赛传染病学家拉乌尔(Didier Raoult)在国民议会新冠疫情调查委员会听证会时“作伪证”。同时,还有为法国政府应对新冠疫情提供建议的法国科学委员会13名成员中的12人直接署联名信给国民议会议长费朗,指责拉乌尔“诽谤”、“有利益冲突”。

拉乌尔到底说了什么激怒巴黎公立医院集团?

总结下来,主要是以下两点:

1、拉乌尔当时质疑了巴黎医院的医疗水平,他的原话是:“巴黎重症监护室的死亡率为43%。我们(马赛)那边是16%”。

2、拉乌尔在听证会上还提到了一名80岁的中国游客最初未能受到检测(法国首例新冠病亡案例)。拉乌尔认为,负责其病例的巴黎医院没有处理好这一病例。

巴黎、马赛医生为死亡率撕破脸

首先,关于死亡率,事实上,据BFM新闻台报道,一份日期为4月14日(法国疫情高峰期)的文件显示,巴黎公立医院(AP-HP)的重症监护死亡率的确为43%。

但是,Ambroise-Paré医院的麻醉师Antoine Vieillard Baron对这一数据的相关性提出了质疑:



谈总死亡率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死亡率与患者的病情严重程度相关。越是在重症接受救治的病人,其预期死亡率就越高。在没有对患者进行分类的情况下,我们无法比较两种死亡率。



 

事实上,这并不是拉乌尔首次因“忽略患者入院时的病况”而受到批评。他还曾提过,和马赛相比,巴黎的死亡率要高5倍。

前法国国家药品和保健品安全局(ANSM)药品上市授权委员会副主席伯格曼(Jean-François Bergmann)也对这一数字提出了质疑:



在马赛,他们对人们进行了筛查,以查明他们是否患有新冠,感染者得到了治疗,但这些人都是健康的年轻人,死亡率更低的原因是他们没有什么病史。(...)当我们比较养老院和初中的死亡率时,(前者)死亡人数更多是正常的。



 

BFMTV健康顾问Alain Ducardonnet也表示:“ 43%这个数字是真实的,但我们看法国其他医院时,这一数字是41%、非常接近。而我们在研究中找不到拉乌尔说的(马赛死亡率)16%,这是他的个人数据;在文献回顾中,也没有马赛和巴黎的比较研究。”

没有定论的“嘴炮”

巴黎公立医院Lariboisière医院急救科负责人Bruno Megarbane表示,目前尚无可靠、官方的数据:“疫情相关数据,尤其是大巴黎重症监护病房的死亡率,目前都尚未公开。我们所有的数据都被保存在一个名为'Covid ICU'的数据库中、由Schmidt教授进行管理,但这些数据都尚未公布。我们必须等待疫情结束,才能给出可靠的数据。”

中国病人病情究竟被延误了吗?

拉乌尔在听证会上提到的80岁中国游客最初未能受到检测,拉乌尔指出法国公共卫生部门的说法是,因只对有发烧和咳嗽症状、来自武汉的人进行检测,所以,当时病人回去了,7天后再回来,还感染了他的女儿,最后他死在同一家医院。

伊尔什指责拉乌尔的说法不准确:“拉乌尔教授指的这位80岁中国患者于2020年1月25日被乔治·蓬皮杜医院接诊。他从未被送回家。”

BFMTV还回顾了1月底乔治·蓬皮杜医院急诊科主任Philippe Juvin所介绍的治疗过程:“首先,我们将他留在急诊病房,隔离到第二天早上。第二天早晨,他开始出现令人不安的呼吸道症状,于是我们将他转移到重症监护病房。转移后的第二天, 我们做出了诊断”。



▲ 乔治·蓬皮杜医院急诊科主任Philippe Juvin

前卫生部长指责医生们“很傻很天真”

此外,国民议会的调查委员会本周质询4名前任卫生部长,主要追查一个问题:法国曾有大量口罩储备,但年初新冠疫情在欧洲爆发时,法国口罩储备却严重不足。口罩去了哪里?

周四,曾于2007-2010年任职的巴什罗(Roselyne Bachelot)也接受了质询。



▲ 此前,法国在2009年的H1N1流感疫情中曾“防卫过当”,时任卫生部长巴什罗备受批评,因为她订购了9400万支疫苗,结果实际只使用了600万支。

巴什罗也因语出惊人而上了“头条”:她表示,全科医生们有时候有些天真了、指望从“上头”(seigneur du château)那获得一切,特别是防疫物资方面。

我们来品品原文:



我听到一个医生工会的代表说,'我们诊所没口罩了'。但是,医生的诊所里,怎么会没有备口罩、防护服的库存?在路易·巴斯德诞生的国家,怎么是这种情况?[…] 大家是等省长、大区卫生局(ARS)负责人推着口罩的小推车来(解困)吗?



 

前卫生部长被骂“不会说话就闭嘴”

法国全科医生联合会主席、曾感染新冠的哈蒙(Jean-Paul Hamon)对这些话反应不小,直言“气死了”:

“她认为我们诊所没口罩、没防护服,这我不稀奇:早在2009年H1N1流感期间,她就认为全科医生诊所里没有冰箱”。

哈蒙显然还不解气:“与其在国民议会前扮小丑,巴什罗不如闭嘴。”

“坦率地说,我们有一个月的免洗洗手液库存、几盒口罩,但却没有足以应对一个月疫情的储备。当我们意识到将需要它时,就联系通常的供应商,但那时啥也没有、订不到货了”。

哈蒙还强调了医生的困境:“我们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应对了这次疫情。51名医生死亡,其中包括46名自由执业医生。超过5000名自由执业医生被感染”。他补充道,希望巴什罗能“放尊重一点”。

(欧洲时报/ 靖树 编译报道)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0)
2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