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38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加拿大风平浪静 美国疫情却飙升 到底差哪儿?(组图)

新闻来源: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于2020-06-30 10:06:43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对于美国人而言,2020年是跌宕起伏的一年,新冠大流行、“弗洛伊德之死”动乱、警察改革、总统大选……在这场“全球抗疫”大片中,美国俨然成了最受关注的仔。这不,“黑人生命也珍贵”的剧情才刚接近尾声,新冠大流行的“续集”又开始了。眼下美国面临着一个新挑战是:经过3个多月的努力,重灾区纽约的疫情好不容易被遏制住,新一轮大流行风暴又来临了。



上周五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花园的Hard Rock体育场外,成排的汽车在冠状病毒测试现场等候。

随着美国南部和西部大部分地区的疫情局势持续恶化,截至6月29日,美国新冠病毒确诊人数超过268万,死亡人数超过12.8万。不仅佛罗里达州、内华达州、南卡罗来纳州等几个州的新增确诊病例在上周末创下了历史新高。美国单日新增确诊也创下了历史新高。6月26日,美国报告了38672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刷新了迄今为止的最高日感染总人数。仅仅一天,这一数字迅速被打破。6月27日,美国新报告了47195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

相比之下,北边的邻居加拿大却是另一番景象。6月29日,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对加拿大 COVID-19 病例和死亡人数的下降表示乐观。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在最新简报中说,加拿大的疫情蔓延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控制。



就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来看,自5月份以来,加拿大新增确诊人数呈逐渐下降趋势,到6月中旬单日新增已控制在500人以下。而美国从6月8日开始新增确诊人数呈波动上升趋势,单日新增长期维持在1万人以上,最近一周更是持续在4万上下徘徊。

比较每10万人死亡率,加拿大约为22人,美国则已经高达39人,差不多是加拿大的两倍。

同样都是在疫情波动期选择重新开放,为何美国和加拿大交出的成绩单差距如此悬殊?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抗疫大战中,美国和加拿大相比到底差在哪里?

一、经济重要还是人命重要?急于重启经济的川普与共和党州长们

当疫情使美国和加拿大面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时,特朗普说:“你或许会因为流感而失去许多人,但让一个国家陷入大规模衰退或萧条,你将失去更多人。” 

美国不能说关门就关门,因为“美国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伟大、最成功的国家”,病毒会在温暖的天气中“奇迹般地”消失。

然后4月16日,在新冠病毒已经杀死3万多美国人的时候,特朗普告诉各州州长:你们可以在5月1日或更早之前重新开放经济了。

几乎同一时间,加拿大的经济复苏计划也提上了日程。不过和特朗普相比,特鲁多对经济重启的态度则要谨慎的多。

4月15日的简报发布会上,特鲁多表示,虽然“恢复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但他警告每个人都必须“坚持到底”,因为加拿大尚未度过大流行第一关。“我们必须分阶段进行,必须保持警惕,直到找到针对COVID-19的疫苗。”

显然,在经济重要还是健康更重要的问题上,这两位国家领导人想法并不一致。除此之外,美国和加拿大各联邦政府在经济重启的利弊权衡上,也存在明显差异。

5月初,加拿大的疫情形势逐渐向好的情况下,各省都在谈重新开放经济和社会活动的问题,但从公布的信息来看,除了萨斯喀彻温省、新布伦瑞克省和安大略省等个别省公开了重启计划,加拿大的多数省为了防止疫情反弹,前功尽弃,大都选择了按兵不动。

即便是安省顶着压力发布了解除限制的指导方针,保守党政府福特省长也在反复强调:“省民的健康与安全永远是第一位。”

特鲁多原本宣布于7月21日开放加拿大和美国的边界,考虑到美国目前的疫情状况,福特表示:“这还为时过早,我认为我们现在还没有准备好。看看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我可不想成为那些州。”



安大略省省长道格·福特(Doug Ford)

在疫情更严重的美国,同样面临全国失业率飙升的压力。5月初,美国有一半以上的州选择了重新开放部分经济体。

可问题是,这些在特朗普看来“处于非常好的状态”的州,大多数都未达到联邦政府建议的重启经济的标准。(特朗普政府建议各州在已记录的冠状病毒病例或阳性检测百分比呈下降趋势时,可以考虑重新开放。)



因为疫情形势恶化,6月26日得克萨斯州休斯顿的冰屋酒吧老板Petros J. Markantonis在其酒吧外的灯牌贴上了“再次关闭”。

目前,美国疫情反弹最严重的几个州是加利福尼亚、佛罗里达、得克萨斯、亚利桑那。这四个州里面,除了加利福尼亚是民主党的州长以外,其他三个州都是共和党的州长。这也就不难理解,他们早在5月就急于重开经济的原因——向特朗普效忠。

目前,亚利桑那州的疫情已经失控,该州现在是全球人均新增感染率最高的州;德克萨斯州连续六天每天报告5000多例新的冠状病毒病例;佛罗里达州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比例,已经从5月的3%上升到今天的12.4%,最近两周内新病例更是增加了五倍。



纽约州的情况则恰恰相反。纽约州曾经一度是美国疫情的中心,面对特朗普重开经济的“命令”,民主党的纽约州州长科莫一再表示自己“不干”。当疫情缓解时,纽约州重开经济的策略也是特别小心谨慎。如今,作为曾经的“震中”的纽约州疫情已经得到了大大缓解。进入6月以来,单日新增病例已经从1000+下降到了不足400人。4月疫情最严重的时候,纽约州单日新增曾经几度破万。

对比加拿大和美国在重启经济的利弊权衡不难看出,两国最大的不同在于,加拿大的开放是建立在“健康和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基础上。这一点加拿大副总理克里斯蒂亚·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也曾强调过,“政府的首要任务是,保护加拿大人的健康和安全。”

反观美国,尽管卫生专家一再警告,过早重启经济会有疫情加重的风险,但是特朗普仍然呼吁尽早重启经济,而最终那些响应特朗普号召的州,恰巧住满了特朗普的支持者。

一边是重启经济带来的疫情风险,一边是封锁经济对于其大选带来负面的影响。特朗普的抉择,一目了然。

二、防疫政策的科学性:总统亲自鼓励民众注射消毒水可还行?

如果说美国政府在经济和安全之间的抉择,是导致疫情二次爆发的重要原因,那么防疫政策的科学性问题或是导致疫情失控的根源。

显而易见,在防疫这条路上,特朗普极少有和专家意见达成一致的时候,甚至某些做法与科学背道而驰。比如,早在3月份特朗普提出“希望在4月12日复活节前重新开放国家”时,专家警告说,如果企业继续关闭并且人们尽可能多地留在家中,病毒传播速度可能会放缓。

特朗普却无视这一警告,多次在公共场合强调“新冠病毒并没有比流感更危险。”



善于表情管理的福西,面对特朗普也有失控的时候。

还有经常出现的经典一幕是,特朗普和美版“钟南山”福西博士的隔空互怼。比如3月19日,特朗普在记者会上称,氯喹治疗效果喜人,可以帮助美国抗疫“力挽狂澜”,并表示氯喹已经过批准,将尽快投入使用。福奇博士当即接过话筒澄清:“目前没有针对新冠肺炎的奇药。药物效用必须经过严格的对照组实验才能下定论。”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该药物也没有成为特朗普口中可以帮助美国“力挽狂澜”的抗疫神药。相反,临床实验、学术研究和科学分析均表明,羟氯喹并非安全有效的COVID-19用药,还会引起心律失常和其它副作用。

当特朗普提出要在4月12日复活节前重启经济时,Fauci博士的建议是:“我们需要知道美国没有明显爆发的地区的情况。”然而,特朗普的回应是,他没有通过任何监测数据得出这一结论,选择复活节开放“只是觉得那是个好日子。”

除了看心情选日子,鼓励大家吃未经实验的药物,特朗普做过的更离谱的事情还有建议民众给身体注射消毒液杀病毒。

4月23日,因为美国国土安全部官员在白宫记者会上提了一句:“部分消毒液成分对杀死新冠病毒有较明显效果。”

不知为何在特朗普的解读下变成了:“我注意到消毒液在一分钟内就消灭病毒,仅用一分钟。有没有办法给身体内注射消毒液,让它进入肺部清洁,这种方法应该值得一试。”



特朗普这种对科学毫无敬畏之心的防疫态度,映射到美国经济开放的指导方针上,靠谱指数有几分?可想而知。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的传染病医师,资深学者阿梅什·阿达利亚博士在分析美国大流行二次爆发时表示,目前美国病例数和住院人数的迅速增长,首要原因就是在没有建立适当的病例追踪和治疗系统的前提下,贸然要求重新开放州。 

他认为:“人们开始社交互动时,是否会增加感染,这从来不是一个问题”,重新开放经济的关键在于“我们是否可以使这些感染的发生速度保持在可控范围内?”

“显然,那些目前处于压力之下的州,没有为这些做足够的准备。”阿达利亚说,在封锁期间,这些疫情本不严重的州浪费了很多升级医疗保健系统的机会,也没有提高面对感染病例激增的应急能力。

正是由于在美国大流行初期,幸免于COVID-19大爆发的美国部分地区错误地认为,取消封锁措施后他们不会受到重创,有足够的能力处理新增病例。再加上一些州毫无限制的开放(比如内华达州不仅过早开放了酒吧,还打开了赌场的大门)使人们在摆脱规则束缚后,没有意识到病毒仍然存在,以至于在感染人数激增的情况下,加大了病例联系追踪的工作难度。

相反,在加拿大特鲁多宣布的经济重启标准和措施中,前三条都着重强调了对病毒传播的控制能力上,即重新开放经济的省需要满足:1、COVID-19的传播受到控制,新增病例需要被保持在我们的卫生保健系统可以管理的负荷范围内。2、有足够的公共卫生资源来测试、追踪、隔离和控制病毒的传播。3、现有的医疗护理能力得到了扩展,可以满足包括COVID-19和非COVID-19患者在内的所有需求。

在发布经济重启措施前,特鲁多也曾在记者会上强调:“我们的经济重启将是渐进、谨慎并将以科学为指导的。”

真正开始步入开放阶段后,不管是第一个吃螃蟹的萨省,还是邻省P.E.I.爱德华王子岛,或安大略省,这些重新开放的省都是在新增感染病例一段时间内持续下降的情况下,才开始逐步推进。

而且因为各省有极大的自主权,再加上不同身份不同地区的COVID-19曲线演变不一样,各省省长也都会根据疫情变化及时调整策略,将抗疫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这也是加拿大抗疫成效显著的重要原因之一。

三、当防疫服务于大选的时候,一切都变味了

要说这场北美抗疫大战中,加拿大PK美国优势在哪里?毫无疑问,在政策执行的一致性上,加拿大几乎完胜美国。

虽说美国和加拿大的经济重启指导方针都是非强制性的,各州(省)也都有自主决策权,但两国最大的不同在于,加拿大为了保障经济重启计划的顺利进行,不仅保留了各省、地区的自主开放权,总理特鲁多还与各省长共同制定了一份经济重启的联合声明。

该联合声明指出,各省和地区可以根据各自的情况,在不同时间、以不同方式重启经济,但在重启计划的同时,需要遵守一些继续控制疫情的共同原则:比如对工作场所的操作规范进行监督;在公共场所保持社交距离;如果身体社交距离难以维持,建议戴口罩,组织和企业也可以要求客户戴口罩等等……

这份联合声明,对于各省经济重启工作而言,相当于一座灯塔,即使各地区执行政策存在差异,但也不至于偏离航向。

美国在经济重启和防疫这件事儿上,则一直处于分裂状态,没有统一的方向。尤其随着美国总统大选之期将近,党派政治已经严重影响了美国的防疫政策。

根据英国BBC报道,美国民主党主要聚居在人口密度较高的城市地区,那里是疫情高危区域。共和党人则多居住在较偏僻的乡村地域,在第一波疫情中未受到疫情严重影响,同时也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虽说大流行对民主党造成了严重的打击,但相比之下封锁政策对经济相对落后的共和党伤害更大。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当特朗普提出重启经济的计划时,大多数已经遭受重创的民主党不愿贸然开放经济,而支持特朗普的共和党所在的州却积极响应。

正是因为利益诉求不同,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大家各自为盟,各走各路。



除了在重启经济上的问题上达不成一致外,在口罩的问题上,也是形不成统一的意见。特朗普曾在多个场合嘲讽戴口罩的政客和记者,自己也不在公开场合戴口罩。最近在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举行集会中,就有不少特朗普支持者拒绝戴口罩,甚至在集会举行之前,撕掉了座椅上为了让大家保持社交距离的“勿坐”贴纸。

因为党派之争,在美国北卡罗莱纳州戴口罩可能会成为违法行为。一些由共和党领导的政府甚至拒绝强制戴口罩,拥有共和党多数的海牛县委员会就颁布了禁止公共场所佩戴口罩的地方法令。

相反,大多数发布了口罩新规的社区则由民主党控制,因为那里的冠状病毒更为流行,社区居民也更愿意接受戴口罩的人……

这样看来,美国之所以在抗疫这条路上被加拿大远远地甩在身后,并非毫无道理。至少在美国政党们还在为是否应该戴口罩大打出手时,加拿大首席卫生官谭咏诗已经能够自信地说出:“加拿大拉平曲线的速度比其它国家快得多,而且做得更好。”
网编:和评

鲜花(1)

鸡蛋(0)
38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