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5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国安法咋判?在美最高死刑!美国制裁弄巧成拙?(组图)

新闻来源: 观察者网/环球网/多维新闻 于2020-06-30 1:21:4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陈浩天(左)、黄之锋(中)、周庭(右)/资料图


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港版国安法”草案条文还未公布,其中刑罚的尺度备受关注。在许多西方国家的法案中,都有多条有关“叛国罪”的法例,查询各国法案发现,美国叛国罪的最高刑罚为死刑,而英国、加拿大、法国、澳大利亚、德国的叛国罪最高刑罚为终身监禁,西班牙叛国罪则最高囚禁20年。

在美国,《1787年宪法》的第3条第3款明确定义了“叛国罪”(treason),这是宪法中唯一明确定义的罪行。美国宪法明确规定,“叛国罪”适用于理应对美国效忠的美国人,并限于两种行为:1、对美国“发动战争”;2、支持美国的敌人,给予他们援助。



美国宪法条文截图

根据美国《刑法》,犯了叛国罪的美国人将被处以死刑,或者监禁不少于5年并罚款不少于1万美元,且不能在政府中担任任何职务。



美国刑法截图


英国的“叛国罪”载于《1351年叛国罪法案》(Treason Act 1351),这是至今仍在生效的最早的英国法令之一,不过其法令条文已经经过了多次修订。

根据该法案,英国“叛国罪”包括策划杀害君主、“发动战争”或“依附君主的敌人”等。在原有法律中,“叛国罪”最高可判处死刑,不过,1998年对法例条文的修订正式废除了叛国罪的死刑,把最高刑罚改为终身监禁。

据BBC报道,1945年,纳粹宣传者威廉·乔伊斯(William Joyce)成为最后一个在英国因叛国罪被处死的人。

加拿大《刑法》46条将“叛国罪”分为“高度叛国罪”(High treason)和“叛国罪”(treason)。“高度叛国罪”包括杀害国家元首、向加拿大宣战,以及协助与加拿大交战的敌人,须判处终身监禁。

“叛国罪”包括使用武力或暴力推翻加拿大政府或省;非法泄露文件草图危及加拿大国家安全等。其中涉及推翻加拿大政府或省的叛国罪将被判处终身监禁;涉及泄密的行为,在加拿大与另一国家之间处于战争状态时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存在战争状态时判不超过14年的监禁。

法国《刑法》第411-2条至第411-11条也规定了叛国罪,如果“将属于法国部队或国家的全部或部分军队移交给外国势力、外国组织或受外国控制的组织或其代理人”,则构成叛国罪,将被处以终身监禁和75万欧元罚款。

澳大利亚《刑法》将《1914年犯罪法》中叛国罪的刑罚从死刑改为终身监禁。根据法例条文,叛国罪包括杀害国家元首、发动战争、协助敌人对澳发动战争等。

德国法律也区分了“高度叛国罪”和“叛国罪”。根据德国《刑法》第81节定义,叛国罪是指企图以武力改变德国宪法或任何一邦宪法者,可判处终身监禁或至少10年刑期,在情节较轻的情况下,判处1-10年监禁。

西班牙《刑法》第581-588条规定,叛国罪包括诱导外国势力对西班牙宣战、帮助敌人进入西班牙等,最高可判20年监禁。



西班牙刑法截图


卖港卖国者需要识时务,顽抗必遭惩


我们要在此正告少数顽固分子,不要幻想制定国安法只是与去年香港政府推动修订逃犯条例“差不多的事情”,只要动员足够多的人上街示示威就能把它推翻了。这一次修法的是全国人大,整个国家的力量都会支持国安法通过后在香港发挥实际作用,14亿中国人的力量和意志决不会让它落空。

港区国安法有望近日通过,香港社会已经提前出现反应。最具标志意义的是“反中乱港”头面人物之一、香港政务司前司长陈方安生宣布退出政坛,李柱铭在接受采访时公开批评“港独”,此外“香港独立联盟”召集人陈家驹出逃欧洲,提出“香港城邦论”的陈云宣布“退出香港社运”,等等。有人嘲笑道,面对正在到来的国安法,香港的卖港卖国势力正在“鸡飞狗走”。



港区国安法肯定会成为香港局势一个新的起点,但是较量仍会有,我们期待的效果不会全部自动到来。包括香港社会在内的整个中国社会要做好准备,坚决支持国安法通过后在香港的全面落实。要法办几个继续作恶的危害国家安全的顽固分子,打几场彻底击退美国等对港干涉的硬仗,把国家安全的防线在香港真正建立起来。

我们要在此正告少数顽固分子,不要幻想制定国安法只是与去年香港政府推动修订逃犯条例“差不多的事情”,只要动员足够多的人上街示示威就能把它推翻了。这一次修法的是全国人大,整个国家的力量都会支持国安法通过后在香港发挥实际作用,14亿中国人的力量和意志决不会让它落空。

中国有句老话,识时务者为俊杰。香港已经回归中国,少数极端分子却甘做美国等反华势力的棋子,把后者的支持作为自己在香港呼风唤雨、谋取政治利益的资本,出卖香港,出卖国家。他们显然下错了注,现在到了他们悬崖勒马的最后关头。



国安法不会改变香港老百姓的生活方式,也不会剥夺那里人们的任何合法权利,包括言论自由、和平示威的权利等。但是那些煽动“港独”、推动外国势力“制裁”香港等恶毒表现在老百姓的常识中就属于“叛国”,它们与港人正常生活所需的各种自由毫无关系,它们是政治野心家们一旦发现就会极力利用并欲无限扩大的法治漏洞。

在即将发生的斗争中,反国安法的势力毫无胜算,因为国安法是正义的,其政治和法律上的正当性都经得起历史考验。支持国安法的力量有着充分的道义纵深,会越来越被动员起来。而反对它的力量从本质上说是机会主义的,很容易动摇。

华盛顿向香港投入斗争资源的意志是有限的,与北京要捍卫“一国两制”不跑偏的决心不成比例。换句话说,当港区国安法与美国专门用于干涉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形成对抗时,两部法律的真实硬度将很快见出高下,港区国安法将把后者压弯,让其显出华盛顿虚张声势、色厉内荏的原形。

美国被新冠疫情缠住,种族问题空前发酵,那个国家根本没有能力向中国的核心利益发动旷日持久的高投入攻击。香港局势的发展必将由中国主导,在基本法的大框架下逐渐回归正常轨道,香港决不会成为一个美国说了算的城市,在香港生活的所有人都必须看清这一点。

所有逆这一趋势而动的人和力量都将输掉,迅速做出尊重港区国安法的调整方为他们的上策。

美国取消香港特殊待遇 西媒称一意孤行弄巧成拙

在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6月30日全票通过“港区国安法”前,美国宣布将取消对香港特殊待遇。西媒援引分析人士的话称,对美国来说,完全终止香港的特殊待遇可能会弄巧成拙。中国专家分析北京为何推出“港版国安法”。

为抗议“港版国安法”,香港一些民众6月28日举行大规模示威活动:













中美针锋相对


北京时间6月30日上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以162票全票通过“港区国安法”。

稍早前,美国宣布停止向香港出口防卫产品,并在科技贸易方面实施新限制,以回击中国推进“港版国安法”立法。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6月29日宣布,停止向香港出口防卫产品,并将对出口香港的军民两用科技产品实施新的贸易限制,与出口至中国大陆的相关产品同等对待。

几乎同时,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发表声明,宣布停止给予香港不同于中国其他地区的、包括出口许可证豁免等在内的经贸特殊待遇。

美国商务部称,作为政策的一部分,将暂停允许对香港提供特殊待遇的规定,包括出口许可证例外。


罗斯补充说:“消除(对香港)差别待遇的进一步行动也在评估之中。”但他没有提供细节。

香港《南华早报》30日称,在“港版国安法”获得通过的前一天,北京宣布对在香港问题上“行为极其恶劣”的美国官员实施签证限制。

由于香港长达一年的抗议活动和“港版国安法”,北京和华盛顿陷入了不断升级的外交纠纷。

美国早些时候誓言要剥夺香港的特惠贸易地位,并对被认为对破坏地方自治和自由负有责任的中国官员实施签证限制。

美国或弄巧成拙

英国《金融时报》29日评论称,此举在很大程度上具有象征意义,因为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数据,去年美国仅向香港发运了价值140万美元的防务产品。

英国路透社报道,分析人士说,对美国来说,完全终止香港的特殊待遇可能会弄巧成拙,因为美国一直受益于香港的营商环境。

美国彭博社称,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将通过“港版国安法”,将冒着激怒美国的风险,可能会导致美国的报复,以及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吸引力。

彭博社称,取消香港特殊待遇,美国的利益也会在争端中受到损害。美国2018年最大的贸易顺差来自于香港的311亿美元。那一年,约有290家美国公司在香港设立了地区总部,另有434家公司设立了地区办事处。

美国《纽约时报》称,北京将通过立法的时间点选在7月1日之前也颇具政治意味。此外,美国宣布停止向香港出口国防和高科技产品,这一举措被认为是对香港新国家安全法的回应。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美国对香港的出口量在2018年占美国总出口额的2.2%,涉及防卫及军民两用高科技产品在其中并不占多数。

但对于需要从美国进口相关设备与技术的跨国公司来说,这一限制意味着它们需要重新审视在香港的发展前景。

分析指出,受影响的跨国公司或会撤离香港,搬至新加坡等区域内的经贸中心。


香港怎么了

据中国媒体“观察者网”30日报道,中国旅法学者、上海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宋鲁郑撰文指出,那些反对“港版国安法”的国家,不是因为中国做错了,而是因为反对符合它们自己当下的国家利益。

过去香港主要扮演东西方交流的角色,但现在更多的是成了对峙的场所。这就是为什么西方这一年一再把香港称之为西柏林:即香港是对抗、颠覆中国的基地。在这种情况下,已经耐心等了23年的中国中央政府才不得不启用《基本法》第十八条,制订“港区国安法”。

宋鲁郑强调,一个地方如果不能保持政治和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就成了空谈。毗邻香港的澳门,早在中国恢复对澳门行使主权十周年之际就已经实现了国安立法。1999年,澳门人均GDP只有1.5万美元,明显低于香港的2.5万美元。到现在澳门人均GDP突破9万美元,名列世界第二,远远把香港甩在身后,几乎是香港的两倍。

更重要的是,澳门国安法立法之后的11年间,没有一次使用过。国安法不但不影响澳门的经济高速发展和在全球的特殊地位,也和中国中央政府建立了良好的信任互动关系。

宋鲁郑强调,如果以澳门为例,香港确实有很多教训。所谓的泛民和西方显然有三个错估:错估了中央政府的善意,错估了香港的特殊性,错估了西方的力量。
网编:睿文

鲜花(7)

鸡蛋(2)
55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