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5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卸任倒数700天,文在寅能打破青瓦台魔咒吗?(组图)

新闻来源: 乌鸦校尉 于2020-06-28 0:39:54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多年以后,面对不一定到来的行刑队,文在寅会回想起2020那个绝地反击的上半年。
 
如果说突如其来的新冠,让哪国元首成了最“幸运”的人,文在寅排第二,估计没人敢排第一。
 
直到朝鲜刚炸了朝韩联络处之前,整个上半年,文在寅就像开了挂一样。
 
从2月下旬感染人数明显上升,到4月下旬单日新增确诊降到个位数,韩国前后控制新冠疫情只用了2个月时间。即便是5月的梨泰院夜店疫情也很快被有效控制住。
 

 
凭借着1月底就迅速研发的检测试剂大规模投放、免下车十几分钟出结果的“得来速”检测站,还有外国入境人员必须下载“自我诊断”APP进行(GPS定位限制活动的)自我隔离等措施,韩国成了全世界除中国之外疫情控制得最好的国家之一。





得来速检测站



自我隔离APP




文在寅还给280万弱势家庭发放新冠纾困现金,一个4口之家能拿到100万韩元(约人民币5900元)补助。
 

 
也正因这些举措,文在寅的支持率一路飙升,到5月达到了70%+(也有说60%+的,调研机构出处不一)。
 

 

他打破了自1987年以来,韩国总统执政第3年时支持率的最高历史纪录(卢武铉27%,李明博43%,朴槿惠42%)。
 
4月,韩国还成了今年唯一在疫情中举行全民投票的主要国家,投票率超过66%。
 

 

而正是这届国会选举,让文在寅所在执政党成为“超级执政党”,300个国会席位占领了180个,是1987年韩国民主化以来第一次出现单个政党控制国会60%的局面。
 



 

这意味着,文在寅所在党派几乎可以“安排”任何法案进入“快速通道”,根本不用鸟反对党。
 
即便是他想要修改韩国宪法延长总统任期,也只要再拉来超过20票就足够了。
 
曾经叫得最凶的在野党党首、大反派黄教安因为国会选举一败涂地,个人在关键的地方选举上也惨败给文在寅前搭档、前总理李洛渊,灰溜溜地辞去了党首职务。
 

 
这种政治态势韩国财阀看得非常清楚。
 
6月,三星继承人李在镕公开道歉,承诺不会让子女继承三星管理权,被很多人看做是首度打破财阀“世袭制”的重要里程碑。
 

 

新冠没了、财阀怂了、国会我的、敌人倒了……这个上半年,文在寅看上去是春风得意。
 
但细数起来,文在寅的困难和成功其实是一样多。

就在半年以前,文在寅还处在地狱模式。
 
上任三年,经济上几乎毫无建树,竞选时原本最支持他的青年人表达了最大的不满。
 

 

去年10月曹国案爆出后,韩国爆发了300万人的游行示威,要求文在寅和曹国下台。
 

 
曹国被迫辞职,司法改革停摆,文在寅面临巨大的舆论压力,让他的支持率跌到了上任后的冰点——30%上下。
 
黄教安瞅准机会,想要一举击垮文在寅,早日特赦朴槿惠,于是搞了套“剃头+绝食+静坐”的组合拳。
 

 

今年2-3月,趁着疫情爆发,黄教安煽动民众在青瓦台发起请愿《敦促弹劾文在寅总统》,联名人数突破140万。
 

 

1月,韩国法院驳回了对Bigbang前成员李胜利的逮捕申请,7项犯罪嫌疑,却却因“难以举证”被驳回。
 

 
曾经发誓对张紫妍案和娱乐圈黑幕“赌上命运,也要彻查到底”的文在寅,竟然连一个李胜利都动不了?
 
而就在昨天,韩国检方建议,不公诉三星李在镕,终止调查。
 

 
三星财阀除了口头上服个软(不世袭),在法律上终又逃过一劫。
 
而更要命的是,朝鲜轰的一声巨响,让朝韩关系“一夜回到解放前”,文在寅辛苦推进三年的“南北和平”付诸东流。
 


金正恩妹妹金与正


 

如果单看这一系列正正负负的事件,文在寅的上半年喜忧参半,过五关斩六将这才到一半呢。
 
但实际上,文在寅在上半年还做成了一件事,一件改写韩国历史的大事。
 
而这件事,几乎勾连着以上除朝韩关系之外的所有事件。
 
而那多年以后“不一定到来的行刑队”,就藏在这里面。
 
 
01

 
2019年,轰动韩国的张紫妍案,留下了一份50页的恶魔名单,上面的权贵名流从娱乐圈延伸到政商两界。
 

 

警方整理证词达5408页,60万人在青瓦台留言板上为她伸冤,超20万人要求检方彻查。
 
文在寅甚至动用总统特权,延长公诉期2个月。
 
结果到了时间,检方说:牵涉众多,取证困难,罪证不足,未能翻案。
 

 

或许从那时起,文在寅才彻底明白:什么叫“灯下黑”。
 
想用娱乐圈黑幕直接牵连出政商界大佬,没戏。
 
为什么李胜利说放就放了?

为什么李在镕说放就放了?

为什么卢武铉说查就查了?

为什么李明博下台5年,说抓就抓了?

为什么曹国上任一个月就被轰下去了?
 
财阀一手遮天,新总统政治报复,固然都是因素。
 
但同时,这些东西背后还都藏着同一套逻辑:最大的问题不仅是作恶的财阀,还有办案的检察院。
 
韩国检察院——才是韩国最大的特权阶级,没有检察院的配合,财阀这些操作都玩不转。
而且,检察院一手遮天的问题,还是美国人给韩国留下来的。


 
在很多国家,比如中国,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的职能是明确分开的。就侦查来说,中国公安局负责侦办普通刑事案件,检察院负责侦办部分职务犯罪。
 
但是在韩国,检察机关是唯一侦查主体,警察归检方领导,而检察官可以操纵案件侦办,左右案件结果,还可以代表国家提起公诉,独立行使检察权。
 
说白了,检察院就是:
 
让警察搜查谁我说了算

让警察抓谁我说了算

(还可以先斩后奏,先抓人后批准)

让警察放谁我说了算

最重要的,起诉谁我说了算

还有判多少年,我给法院提量刑建议
 

 
有人说韩国这么逆天的机构怎么搞出来的?还得拜美国人所赐。
 
二战结束后美国在日韩主导了一系列“改革”,在日本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查处”,专门调查日本大佬,代表“政绩”就是扳倒了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老头到死都在打官司,后来这个部门演变成今天的“特搜部”。
 
而在韩国,美国人把检察院从司法体系里拎出来,成立了这个超越韩国政治体系的机构,想查谁自己说了算。
 
美国不需要频繁插手,只要留下这“两只眼”,就能把日韩内部搞个鸡犬不宁。
 
检察官一手遮天,可没人管检察官。
 
不仅韩国总统管不了总检察长,法务部长也管不了总检察长,总检察长还管不了下面的检察官,因为韩国的检方是“案子跟人”,一件案子由检察官一人负责。
 

 
即便官大一级,也无权干涉检察官的调查。
 
所以检察机关隶属法务部,但总检察长尹锡悦可以调查并扳倒法务部长曹国。
 




尹锡悦和曹国
 

有人说这不挺好的么,政府权力受到监督和约束。
 
问题是监督权力的权力不受监督,约束权力的权力不受约束。
 
如果检察官触犯法律,他的同事即便有理由指控,也完全可以选择不起诉他们。
 
更要命的是,检察机关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跟各方政治势力勾结、交易。
 
检察官也成了韩国贪腐、性交易泛滥的重灾区。


 

 
多数时候,保守派、财阀、检察机关,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比如文在寅任内,三星李在镕因为曾向朴槿惠行贿,2017年一审被判5年,二审两年半,缓刑4年,当庭释放。
 

 
因为韩国司法界有个“三五定律”,只要涉及财阀,一审5年,二审2-3年,缓刑五年,拍拍屁股走人,啥事没有。公检法就是走个过场。
 
李胜利夜店案证据确凿,而韩国警察厅宣布,经过“周密调查”,李胜利夜店没有违法犯罪现象。
 
李胜利拉过的皮条,不只有财阀,还有众多政法界大佬。
 

 
当财阀和保守派政客需要庇护的时候,检察院就是他们的最后一面盾牌。
 
你总不能让检察院指认自己同流合污、纵容包庇,铲除掉自己吧?
 
韩国特权阶级可以给自己提供的最高保障,不是财阀的金钱,不是总统的偏袒,而是司法体系对我的“忠诚”。
 
不“扳倒”检察院“司法独裁”的权力,韩国人想要的公平正义、社会进步都是白日做梦。
 
而文在寅让法务部长曹国搞的司法改革,动的正是总检察长和一众检察官的“蛋糕”。
 
所以检察机关第一件事就是要先把曹国搞下去。
 


 

在曹国案当中,因为曹国本人没什么可查的,所以去年9月份166篇相关报道,其中133篇都指向曹国家人,而其中一大半(75篇)出自检察院——“根据检察院调查”“检察院表示”……电视台报道也有67%来源于检察院。
 
300万人的倒曹游行示威,点燃第一把火的是检察院。
 

 
韩国政客分“保守派”和“进步派”两个阵营。
 
金大中、卢武铉、文在寅是进步派,主张亲朝鲜、反财阀、自主外交国防;

朴槿惠、李明博、黄教安是保守派,主张敌朝鲜、亲财阀、韩美同盟。
 
当保守派总统当政的时候,检察院会抓改革派前总统“表忠心”,比如为李明博抓卢武铉。
 

 
但检察官也不是保守派的“走狗”,他们只服务于自己,这才是他们最可怕的地方。
 
当改革派总统当政的时候,他们也会抓来保守派前总统“表忠心”。
 
为什么李明博等了5年才抓?因为朴槿惠跟他是一伙的保守派,检察院没必要“表忠心”,而文在寅因为恨透了李明博搞垮卢武铉,所以检察院正好可以“重启”对李明博的调查。
 

 

事实上,用自己和家人公司以权谋私的李明博,也根本禁不住查。
 
对于韩国检察官来说,想要飞黄腾达,最重要的就是办一件大案要案,而最大的案子无非就是“办总统”。
 
像黄教安就是如此,2003年还是个地方检察官,他都没“办总统”,只是侦办了一起“国家情报院监听”丑闻,突击搜查国情院,逮捕了国家情报院课长,就成了“明星检察官”。
 


 
接下来短短13年里,他“投靠”保守派,成为李明博、朴槿惠的马仔,一路高歌猛进,成为高等检察长、法务部部长、国务总理,直至韩国代总统。
 
上峰想让我“办大佬”,正好我自己也想办,这可真是美差一件呀。
 
文在寅授意检察院调查一年多,写了207页的起诉书,李明博二审被判17年。
 
而经办者尹锡悦也从首尔地方检察长,一步晋升为韩国检查总长。




 
表面上,这是大快人心的“文在寅的复仇”;
暗地里,李明博只是被检察院“雪藏”着、等着叼来给新主人“献媚”的一块肉。
 

 
在这场“猎杀游戏”里,两派政客迟早都是输家,只有检察院能永立不败之地。
 
等文在寅下台,什么时候保守派再上台,什么时候就是文在寅的死期,这是板上钉钉的事。
 
所谓的“青瓦台魔咒”没什么神奇的,有人怪青瓦台风水不好,其实都是体制的“人祸”。
 


 
再两袖清风的总统,也架不住你二舅姥爷拿人块名贵手表什么的。
 
能搞臭卢武铉的检察院,照样能搞垮文在寅。
 
但检察院万万没想到,这位新总统不光是来复仇的,他是来掀桌子的。
 


 

金大中和卢武铉都曾经努力想要挑战腐朽的检察系统,但都没有成功。
 
而在2020年1月13号,这项未竟的事业,终于在文在寅手上完成了。
 
那天,韩国国会表决通过了《刑事诉讼法修订案》和《检察厅法修订案》。
 


国会通过法案现场


检方对警方侦查活动的指挥权被取消,二者从上下级变为相互协作,警察有了一定的侦查权、结案权。
 
而针对政府高官的调查权也被单独拎了出来,不受检察院管辖。
 
下个月,“高层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就有希望揭牌,调查对象包括但不限于总统、总理、国会议员、大法官、检察官、高层警官……且总统不得干预调查处工作。
 
检察机关想办谁就办谁、想包庇谁就包庇谁的日子结束了!
 
文在寅和执政党为了推进这些法案的通过,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
 
去年10月14日,任职仅35天的曹国宣布辞职,而就在辞职前2个小时,曹国抢在最后一刻,发布了检察改革方案。
 



2020年1月2号

文在寅任命执政党议员秋美爱

为曹国之后的新一任法务部长官

其后,包括文在寅任命的检察总长尹锡悦在内的韩国最高检察机关公开反对,叫板国会,警告青瓦台“不要介入调查”,称这是重大的“毒瘤条款”。
 

 
反对党党首黄教安也再一次在国会全体会议大厅前绝食静坐8天,直到昏迷送医院。
 
文在寅顶住了所有压力,到1月10号,也就是法案最终投票前3天,授意法务部撤换了尹锡悦的5名负责指挥调查的大检察厅干部亲信,把他们远调到釜山和济州。
 

 

甚至在表决当场,最大在野党以集体缺席投票的方式想阻挠法案通过,但最终,赞成票依旧过半数(165票),历史前进的车轮没有被阻挡。
 


表决现场

 
因为调查高级公职人员犯罪的权力被划拨给新的调查机构,文在寅所推进的司法改革,不仅有可能打破前总统“不得善终”、全部遭政治清算的局面,也可能保护改革派不再出现类似“曹国案”这样借“家人过错”阻挠执政党官员推进重大改革的事情发生。
 
怎么保证警方和新调查处不会成为总统的“猎犬”或任何势力的附庸,这是后面要细化完善的事。
 
但韩国的历史书上,终究要为文在寅记上一笔。
 

 

打破检察机关的垄断,韩国人等这一天已经等了65年。
 
如果说要投票选出韩国上半年最重要的一件事,从长远影响来看,这比控制疫情、朝韩变脸、三星承诺不“继承”来得都更重要。
 
有了这一前提,权色交易、财阀脱罪、政治清算、改革受阻等问题都会出现新的转机和突破口。
 
但从现在算起,文在寅在任还有不到700天的时间。
 
除了司法之外,文在寅在其他领域,还面临着更严峻的挑战。
 
而在这些方面,他还能像司法改革一样“逆天改命”吗?

 

 
 

02
 
众所周知,韩国最大的社会民生问题,是就业问题和分配不公。
 
如果算上打零工、临时工的年轻人,韩国有超过100万年轻人失业,每4个年轻人就有一个没有稳定工作。


 
在文在寅任上,韩国中产以下的人群,人均可支配收入也进一步萎缩。
 

 
可能文在寅就像他的大哥卢武铉一样,人权律师出身,在搞经济方面并不在行。
 
卢武铉时期特别在意地区经济的平衡发展,但他的主张就是“迁都”,将过于臃肿的首尔都市圈进行疏散,结果遭到了激烈的反对,被判定违宪。
 

 

迁都不成,卢武铉又提出政府搬迁,设立世宗特别自治市,想打造新的行政中心,把国务总理室等几十个政府部门搬到了首尔100多公里之外的世宗。
 
但迁入世宗市的局长部长,经常要回首尔参加青瓦台和国会会议,在两地间奔波。
 

 

没有高铁,坐火车从首尔到世宗,来回一趟就要200分钟。每年公务员的差旅费为此增加几千亿韩元。
 
十年过去了,世宗市到现在也没发展起来,世宗市中大型商铺空置率为14.3%,整个城市就像一个“烂尾”工程,人口约是首尔都市圈的1-2%,更没有带动周边经济发展。
 


人迹冷清的世宗市(2019)

 
跟卢武铉搞横向的“区域经济平衡”异曲同工,文在寅一上任就主张纵向的“阶级经济平衡”,注重低收入群体保障,推出了所谓“收入主导型的经济增长”,一边大幅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涨幅达到16.4%,另一边要求“加班文化”盛行的韩国企业每周工作时间降到52小时以下。
 

 
结果就是,2018年韩国工作岗位增加率是-3.8%,减少的工作岗位中有27%因急剧上调最低工资而消失。
 
特别是最低工资上调导致低收入阶层依赖的日结工资工作减少了75.5%。
 
这几乎是经济学上的经典反面案例了:收入增加是劳动生产率提高、物质财富增加的自然“结果”,怎么会是带动经济增长的“原因”呢?
 
韩国的劳动生产率平均每年增长只有0.28%,几乎停滞。
 
在生产力没有明显提高的时候,大幅提高用人成本,企业只会干一件事:裁员。
 
为了保障低收入群体的“人权”,结果让更多低收入者失了业。
 
在去年底一场面对民众的座谈会上,文在寅自己都坦言:
 







 
文在寅执政3年,老百姓最不满意的就是他的经济政策,在就业、投资、出口、拉动消费上做得的确不够好。
 
2019年韩国GDP增长仅2%,创十年来新低;而今年更有可能转为负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是-1.2%),不过今年全世界因为疫情都不咋地就是。
 
而在后疫情时代,文在寅除了照顾底层,他的经济政策也必定是“不自由”的。
 
因为每一次经济衰退危机时期,韩国总统都只能更紧抱住财阀的大腿。
 

 
韩国人开玩笑说,他们可以生活在一个只有三星的世界当中:用三星发行的信用卡购买三星生产的电视机,摆放在三星建造的公寓里,看三星旗下棒球队的比赛。
 

 

《福布斯》杂志统计,韩国前十大财阀一年“贡献”韩国GDP的81.2%。
 
这并不能说明财阀独占据韩国80%的财富。
 
稍微严谨一点的说法是,销售终端产品的韩国财阀,加上为财阀服务的上游供应商,共同创造了韩国全年80%以上的GDP。
 

 
任何一个中小企业,如果涉足财阀的产业领域,还想跟财阀对着干,最后结果就只有被消灭和吞并的结局。
 
反过来,这也说明泛财阀产业链对带动韩国经济增长、解决就业问题有多重要。
 

 

2018年,从监狱里放出来半年的李在镕陪同文在寅参观工厂,文在寅一句话,不出一个月,三星宣布招聘4万新员工,间接创造70万就业岗位。
 
所以虽然文在寅一边在严审李在镕,另一边三星每建一个新厂,文在寅就过去站台剪彩一次,去年至少站台3次。
 


三星显示器去年10月举行亚洲工厂的投资签署仪式
 

文在寅说:“感谢为国民带来了好消息的李在镕。为我们三星大胆的挑战加油,为革新努力而祝贺!”
 
而就在之前,文在寅还是总统候选人的时候,他还在脸书上写到:
 
“随着李在镕被拘留,我们度过了惩处垄断国政、清除财阀积弊的难关。现在要重新开始。”
 
韩国总统可真不是超级英雄。
 
经济上对内要看财阀的脸色,对外还要看中国的“脸色”。
 
2019年,韩国经济的对外依存度(进出口总值/GDP)达到61.9%,而中国是31.8%,日本是27.3%。
 

 

而韩国第一二大贸易伙伴就是中国香港和中国大陆,占韩国总进出口的1/3以上,2019年对华贸易顺差(从我们这赚钱)达591.33亿美元。
 
韩国三星经济研究所分析指出,中国GDP每下降1%,韩国对华出口增长率就会下跌2.5%,韩国GDP就会下降0.15%。
 


世界银行预测今年韩国GDP


所以韩国经济界有人说:“中国市场打个喷嚏,韩国经济就得感冒”。
 
照今年疫情形势对国际贸易的影响,韩国的外贸经济形势非常严峻。
 
而在外交上,文在寅同样“不自由”。
 
朝鲜最近的激烈举动,并不是因传单事件一时兴起,而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朝鲜并不想跟韩国谈,他们也知道韩国人自己做不了主,朝鲜想跟美国谈。
 

 
自从2018年签署《板门店宣言》以来,韩国看美国的眼色,在支援推动朝鲜经济建设方面几乎毫无建树。
 
文在寅跟特朗普签署新的《美韩自由贸易协定》以后,美国没有放松对韩国的约束,尤其是朝韩合作,连朝韩间勘察铁路线路都需要经过美国的同意。
 






金正恩妹妹痛骂文在寅

 
朝鲜方面在去军事化、去核化方面落实了很多,苦等了两年,去年在越南的“金特会”无果而终,现在又被侮辱李雪主的传单事件一激,炸个楼也就不难理解了。
 

 

有人说这是朝鲜不得已的举措,目的是刺激韩国推动美国改善对朝政策。
 
直到4月底,文在寅还在“幻想”疫情为朝韩合作提供新机会,说朝韩是“生命共同体”,即将走向“和平共同体”。
 
但他在外交“姿态”上的长袖善舞,大于他实质性推动外交建设的能力。
 

 

卢武铉当政时就主张南北和解,民族自主,不要完全依附于美国,文在寅继承了他的衣钵。
 

 

但他俩都并没有掌握推动朝鲜半岛和平的真正权力。
 
因为韩国想要的另一项关键权力握在美国人手里,就是战时军事指挥权。
 
文在寅想要在2022年卸任前收回战时指挥权,这代表着韩国的军事独立和国家尊严。
 
但向美国要这个的同时,又要南北和平,几乎是不可能的。
 
特朗普现在狮子大开口,张嘴就要韩国每年支付美国的军费翻五倍,达到50亿美元。
 

 
文在寅不仅不给50亿,还要美国就军事基地破坏污染韩国驻军当地环境赔偿8亿美金。
 
既然你不听话,那交权就拖到2023年以后再说,到时候下一任韩国总统上台,一切可能都要重新谈。
 


15年了……
 
所以双方就在这上僵着。
 
朝鲜半岛这点事就是:
 
韩国想要朝鲜别闹

朝鲜想要跟美国谈

美国想要韩国出血

韩国既不想出血又想要指挥权
 
这样锁死的局面下,文在寅能做啥呢?大概也就是发展一下军工、减少对美国武器的依赖,给未来的指挥权交接铺个路了。
 


 

4月底,韩国国防采办计划管理局发布《2020年至2034年核心技术计划》,为今后15年韩国核心军事技术发展指明方向。
 
但军工领域的垄断比民营经济更甚,发展军工产业,基本上又要依赖财阀来推动。
 
这就是文在寅在2020年这个特殊节点上的成就和困境:
 
一次成功地指挥抗击疫情

一次成功地推动司法改革

一套失败的经济平衡政策

一段对财阀只能“拉拢重于打压”的后疫情时期

一场虎头蛇尾的朝韩外交和解

一个遥遥无期的军事独立前景
 
而他最大的困境,就是时间。他只有剩下不到700天了,韩国积弊已久,短短几年的总统任期是不够的。
 

 

即便是接下来,他推动宪法修改,把总统5年1任改为4年可连任一次,按他之前的表态,以及国会通过的可能性(之前他修宪被否决一次了),他也很可能并不谋求2022年连任,而是从下一届总统开始生效。
 
如果他在接下来两年里能“奇迹般”稳住韩国经济形势,不爆发任何丑闻、弹劾案,或许他所在的执政党成员(比如正在竞选党首的前总理李洛渊)能在下一个4-8年里,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李洛渊可能会是下一任韩国总统
 

但如果接下来两年韩国陷入经济动荡,失业率进一步高涨,或许2年以后,韩国又会成为保守派的天下,而文在寅方兴未艾的司法改革,不一定又会变成什么鬼样子。
 
这就是文在寅的“命运”:他想做的事情太多,可留给他的时间和自由度都太少了。
 
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报道,因为压力过大,文在寅在整个青瓦台工作期间,总共掉了12颗牙。
 

 
或许这就是一个原本就没想当总统的男人。或许他完成复仇后所背负的一切,原本也没有多少是他想做的。
 


文在寅在自传中对已逝的卢武铉说:

“您现在已经摆脱了命运,获得了自由,

但我却依然要在您所留下的课题中小心前行。”
 
卢克文说,当年他写下的那篇《文在寅的复仇》之所以那么火,归根结底打动人的是一个“义”字。
 
面对坠崖的卢武铉,文在寅要还一个情义;

面对死去的张紫妍,文在寅要讨一个正义;

面对底层艰难的百姓,文在寅要搏一个公义。
 
做人权律师的时候,文在寅经手的最著名的一个案子,是1996年震惊中韩的“佩斯卡马号”海上仇杀案,6名中国船员不堪韩国船长的百般凌辱折磨,最终杀死了包括船长在内的11人。
 

 
6名中国人全部被韩国法院一审判处死刑。
 
文在寅知道,在这个案子里为杀人的中国人辩护,是要被所有同胞戳脊梁骨的。
 
跟文在寅合作的中国律师赵峰对他说:“如果你不愿意接手,可以把这个案件交给其他律师”。
 
文在寅只是略微想了想,说:“我愿意做,我会全力以赴”。
 


文在寅律师与赵峰律师


 
在法庭上,他充满激情地向法官呐喊:“人有像人活着的权利,这是作为法治国家应该保障的一点!”
 
最终,由于文在寅专业有力的辩护,中国船员6人中有5人由死刑被改为了无期徒刑。
 
或许想要解开文在寅的一生,萦绕在他种种决策上的,正是“人权”二字。
 
无论是财阀巨贾,还是检方势力,

无论是他国船员,还是本国黎民,

当位高者权力僭越,盛气凌人时,

当位轻者权利不保,贱如蝼蚁时,

权与位错配,便是不义。

在文在寅的眼中,无论是权利,还是权力,都该各安其位。
 
这是文在寅最硬的铠甲,或许也是他作为韩国政治家最大的软肋。
 
剩下的两年,我们不知道,被束住手脚的文在寅还能不能挣开铁链做成些什么。
 
他是不是一个好总统,他的功过是非,都将留给后人评说。
 
但我希望面对后疫情时代,韩国上下左右扑面而来的压力和困境,他还能昂起头说出那句:
 
“我愿意做,我会全力以赴。”



参考资料:

[韩] 文在寅:《命运:文在寅自传》,352页

[韩] 张夏成:《韩国式资本主义:从经济民主化到经济正义》,488页

詹小洪:《韩国为什么与众不同》,315页

卢克文工作室:《文在寅逆天改命》

血钻故事:《文在寅和三星的较量》
网编:睿文

鲜花(2)

鸡蛋(0)
5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杂论闲侃】【博论天下】【军事纵横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