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64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加州ACA5议案顺利推进 恐惧,阴谋与谣言浮现(组图)

新闻来源: 正义补丁 于2020-06-17 23:00:27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篇首语:

6月17日,旨在恢复平权法案的加州ACA5议案在加州参议院劳工、公共就业和退休委员会以4票支持,1票反对的绝对多数票通过,继续向前推进。预测将在6月25日前通过参议院全体投票,进而放在11月的选票上。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今天的听证环节上,不少来自华人的反对者声称他们代表着几千乃至上万的美国华人来反对平权法案。但是,参议员们对此却保持了分外的冷静。

背后到底有什么故事?几天前,有着“打假斗士”的方舟子,移民加州后换了推特的平台继续营业,他发了这样一条消息:



感觉信息量巨大,但不管如何,华人的反对目前都收效甚微。

6月10日, ACA5议案在众议院以60票的绝对支持通过了公投。

更耐人寻味的是,在众议院的投票中,来自硅谷的华人议员罗伦达(Evan low)明知自己选区的大量华人反对ACA5,在深思和挣扎之后,宁愿冒着被选民投下去的风险,还是选择“忠于对自由和正义的宣誓”而投出了支持票。就连硅谷距离很近的旧金山华裔议员邱信福,也宁愿背负着被这部分硅谷华人形容成“出卖华人利益的汉奸”的骂名,坚定的投了支持票。

到底谁是打着华人组织招牌的某些华人?为什么内不被自己的华裔领袖支持,外被其他少数族裔点名谴责却仍“孜孜不倦反ACA5”?方舟子说的与白人种族主义勾结,背后的故事又是什么?

这篇文章就是要尝试理清这些问题,并用数据和事实来验证其真实性。

( 一)ACA-5到底是什么


记着第一次到美国的那个下午,从旧金山机场出来后,顾不得时差和疲惫,直奔硅谷。

 迫不及待的想踏上这块传说中的科技圣地,这块盛传为了改变世界,为了真理和美,可以“大胆做梦,任性痴狂”的地方。

几年后,有人问我,住在硅谷最吸引你的地方是什么。我的回答是,这里的人真的好多元,好有意思啊!室友是俄罗斯人,同事里有美国人,也有意大利人和非裔……日常生活里充满了有趣的文化碰撞。

 当然,朋友最多的还是华人。硅谷华人圈和别的地方有些不一样,有句段子开玩笑说:“如果你没有一个名校博士学历,在硅谷都不好意思坐下来跟人吃饭”。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误以为硅谷的华人都是安心做大厂码农,或继续拿博士,博士后就很开心了。对政治这种事情是不太关心的。

 一直到ACA5引发的巨大网络争议,才赫然惊觉,什么时候硅谷华人组织已经站到了政治议题的C位了。

当然,如果单看方舟子帖子里黑人民权组织和华人组织双方互相攻击的口水仗,是没有多大意义的,让我们来客观的看下其他学者和媒体对平权法案和ACA5的分析: 

 ACA5在大学录取上究竟影响几何

翻看微信上反对ACA5的文章,会发现他们反对的主要理由是,“会伤害亚裔尤其是华裔上学”,我们来看下其真实性。

ACA5恢复平权法案后,确实意味着加州政府可以在公立教育,政府合同和公务员录取领域考虑族裔和性别因素。但是,这个考虑族裔和性别因素究竟是什么意思,占多大权重?学校具体如何实施?

平权法案是在60年代推出的,具体在公立教育领域如何实践,早已在争议和官司下发展的相对成熟和固定:一开始的目标是修复结构性种族主义,慢慢走向了增加校园多元性这条路,又逐渐被限制为只能作为众多因素之一。美国沃克斯VOX 新闻网的资深记者Alvin Chang对这个过程用漫画的形式做了解释:

“当最高法院在1978年对加州大学诉艾伦·巴克(Allan Bakke)案,也是第一次对平权法案进行判决时裁定,平权法案不能以牺牲其他学生的利益为代价具体帮助非裔和拉丁裔学生,这次判决也判定了种族配额是违法的。

然而,如果这种做法是 "相对具体 "的,以服务于 "令人信服的 "利益,学校可以考虑种族因素。法院裁定,纠正结构性种族主义的目标还不够具体。于是只为平权法案留下了一条可行的道路:种族只能被考虑到在校园中创造多样性。



图片翻译自VOX新闻网,原创版权属于VOX原作者,以下同风格漫画适用

从那时开始,每一次针对平权法案的裁决都进一步限制了对它的应用。

在2003年的 Grutter与Bollinger案中,大法官Sandra Day O’Connor写道,总体而言,种族因素应与 "可能导致学生群体多样性的所有因素一起考虑"。

这意味着学校在对学生的申请进行 "全面 "评估时,只能将学生的种族作为众多因素之一进行考量。它本质上把种族变成了一个外围特征,和你是否擅长体育运动这样的因素并列。



到了2013年,法院对何时可在全面评估中使用种族因素又作出了严格的规定,进一步限制了平权法案:



到了最近,在一份2016年的判决中,法庭进一步收紧了对种族的考量。

大法官Anthony Kennedy写道,它只能是 "一个因素中的一个子因素"。

让我们来看一个学校想要寻找一位有很强领导力特质的学生,同时一位申请者列出了其基于种族身份的领导经验。只有如下这样,学校才能考虑他们的种族因素。



归根结底,这就意味着学校在招生时对种族因素的考量方式受到严重限制。

重点总结:宪法1978年已经判定不能使用种族配额,只能是为了提升校园多元性;即便这样,种族因素也只能是众多学生申请的因素之一,是 "一个因素中的一个子因素;即便这样,学校要申请考虑这个子因素,也先需要有充足的理由来证明只有用平权法案才能达到多元化的目标。

这么看来,即便ACA5通过,加大要指望用平权法案来提升校园多元性,恐怕还没有人家已经推出的,“取消SAT,自主开发招生录取体系”更有效,用起来更顺手方便。毕竟,这么多法律条文和民权组织在盯着。

当然,衡量平权法案的去留是否真的会影响亚裔录取率,重要的还是看数据。

对此,Alvin Chang和很多其他学者都引用了对亚裔美国人与平权法案颇有研究的 OiYan A. Poon教授的研究数据,她指出,一度曾有一个观点认为,加州禁止平权法案后,在加州竞争最为激烈的高校,比如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中,亚裔入学人数有所增长,这误导了很多人。



数据来源:加大伯克利分校, Cal Answers,通过学校的公平与包容项目和计划与分析办公室


当OiYan A. Poon教授关注亚裔的录取率时,她发现,这只是看到了入学人数,而不是录取率。亚裔录取人数的增加是更多因为过去20多年里亚裔整体移民人数在迅速增长。

当平权法案被禁止后,亚裔在加州多个公立高校的录取率实际上是下降的。



数据来源:“Do Asian Americans Benefit From Race-Blind College Admissions Policies”政策解读,教育研究者OiYan A. Poon, 科罗拉多州立大学

目前为止,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可以证实废除平权法案后,亚裔可以受益。

相反,2017年,学者Jennifer S.Fang 和 Jason Fong 对2006到2015年,招生中实行平权法案的佛吉尼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耶鲁大学和康奈尔大学的亚裔录取率与禁止实行平权法案的加州UC公立大学的亚裔录取率做了对比,采用平权法案的几所大学的亚裔录取率明显要高。   政府合同和公务员领域ACA5又能改变什么

ACA5议案此次更值得关注的是,它将允许政府在公务员和政府合同领域考虑族裔和性别因素,目前的公开数据显示,这似乎也只会对亚裔更有利。

马里兰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美国华裔移民中80.4%的人属于工薪阶层,主要在私人企业工作。13.2%的美国华人是在政府机构或是政府支付薪水的部门就业,6.1%的美国华人是自己开业当老板。后两项数据都低于美国平均水平。

伯克利大学法学院一项关于209法案的研究数据显示,209法案通过后,少数族裔拥有的政府合同都在下降。细分数据显示,加州公共交通部门,在209号法案之前,会跟超过3000家少数族裔的企业签合同,其中,784家是亚裔小企业主。209法案通过后,跟少数族裔企业签合同的数量降低了一半,只有281加亚裔小企业生存了下来。



对为什么会在209法案后少数族裔的政府合同出现这么大的下降,《旧金山纪事报》今年3月份的一篇评论里提到:“这里是关键点:209号法案不是说真的就能消除所有公共合同,公共就业和教育领域对种族和性别的偏好,它是非常有效的专门针对(禁止)那些给历史上代表性不足有色人种和女性提供机会的项目”。

“实施20多年来,加州209法案没有禁止大学录取时对那些校友父母因素的考虑,(实际上这部分Legacy的录取占的比例很高)也没有禁止大学对地理多样化的平衡,或有运动、音乐或其他特长的因素的考虑,这些因素都跟学生的学术潜能没有关系。209法案也从没有阻止过市和县政府对本地企业竞标优先权的考虑,更没有阻止过民选的政府官员出台一个有利于自己的竞选捐助者或同盟的法案”。

这么多不公平都不禁止,偏偏禁止一个为了增加校园多元性适当照顾少数族裔的ACA5,何况恢复平权法案还会在公务员和合同领域有对亚裔的新机会,反对ACA5的账本算下来好像很不划算。

为什么是硅谷华人组织:恐惧,阴谋与谣言
                                          

 恐惧:读一流大学改变命运是信仰


罗伦达(Evan low)作为硅谷的华人议员,显然很清楚自己的选区是此次华人反ACA5的大本营和总指挥部,他收到了几万封反对ACA5的邮件和电话,他在6月10日的公投前很清楚自己的选民会怎么说:你难道不是黄种人吗?为什么要逆背自己人的意思投票?

但他很帅气的说,我来做议员可不是为了自保。



1996年过去很久了,世事变化太多,用早就公开出柜的罗伦达的原话说,他当时还在跟女生约会呢,加州的移民结构和来源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这些硅谷华人反对的声音,罗伦达倾听了,他也尝试去理解他们:“这些人很多是新移民,他们不了解其他少数族裔面临的挑战。最重要的是,他们害怕,他们深深的恐惧,自己努力读书考大学和努力工作就能获得好的生活的信念和‘权力’会有任何可能的动摇或威胁,他们对教育的价值观,是一件融在文化里的事情”。

罗伦达不仅看到了自己选民疯狂反对背后的恐惧,也很清楚其中也有误解。他在演讲里指出,这部分华人新移民对历史没有充足的了解,甚至提出应该设置每个人都必须要去读少数族裔研究的课,至少这样可以弄清楚平权法案跟排华法案以及其他排除外国人的法案到底有多大差别。

罗伦达说的新移民有什么特点呢?据2018年美国社区调查的数据,2010年到2018年,中国移民的数量达到了245万,而这个数据,在2010年还是180万。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占比为59.5%,居住最多的地方是加州。但即便加州内部,旧金山唐人街的华人与硅谷的移民又有着巨大差别,唐人街的华人很多是60年代到80年代,甚至更早的“老移民”,至今说粤语。而硅谷新移民则很多是2012年前后的大陆高材生。

很多来到硅谷的都是科技人才,一篇对中国码农在硅谷的调查中显示:“能够来到硅谷的中国码农,几乎都是最为精英的计算机人才。他们的人生经历也大同小异:在中国的一流大学毕业之后,来到美国各大名校就读硕士或者博士,毕业来到硅谷的科技公司工作,从此就留在了这里”。

“谈到国内的大学,他们可能来自清华、北大、复旦、浙大、武大、北邮等知名院校;谈到美国的大学,他们可能毕业于斯坦福、伯克利、卡内基·梅隆、南加州大学等一流学府”。

当然,以硅谷华人组织为中心,这批精英中产阶级又召唤到了圣地亚哥、洛杉矶等加州其他地方华人新移民聚集重地的支持者。

但是, OiYan A. Poon教授在2014年华人反SCA-5之后,对反对的华人群体进行了调查分析,她指出,这些人不仅比公开的资料实际数量要少,也更加同质化。她在2017年采访了36位支持或反对平权法案的亚裔美国人后发现,那些反对平权法案的人几乎都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新移民,也是在微信上花时间的群体。他们往往很富裕,受过良好的教育,但也在无形中隔绝于其他族裔。他们在以白人为主的地方工作,所处的社交空间又以华人为主。

对这部分精英华人来说,靠好的成绩读一流的大学简直就是人生信仰一样的至高武功秘笈,任何风吹草动可能对此带来的威胁都很容易被他们形容成“灭顶之灾”。

 阴谋:保守派从80年代就玩的很溜的“种族吉祥物”策略


方舟子推特里所说的:“以前某些华人以个人名义与白人种族主义者勾结反对平权行动也就算了,例如被白人种族主义组织指使去起诉哈佛,现在居然打着华人组织的招牌,真是丢人”,是信息量巨大的。

了解背后故事的人马上就知道某人是赵宇空。

在Alvin Chang 2018年以《亚裔美国人再次被利用反对平权法案》的文章里,回顾了与赵宇空有关的亚裔反平权往事。他指出,平权法案自从推出后,就受到了白人保守派的反对,而这些反对者们一次又一次地利用美国各种族间紧张的气氛,寻找代言人和傀儡,利用亚裔美国人作为政治道具并不新鲜。

1980年代中期,亚裔群体开始调查和关注亚裔在大学录取中是否存在录取不公。最终,像斯坦福大学和布朗大学这样的顶尖学府承认,他们当时的录取政策中确实有针对亚裔的偏见。

当时的里根政府看到了“机会”,时任司法部民权处负责人William Bradford Reynolds,同时也是一个平权法案的长期反对者,在他1988年的一个演讲中说,帮助其他少数族裔的结果就是亚裔美国人面临着歧视:

“我们可以理解的是,大学官员们不愿意承认他们歧视合格的亚裔美国人,讽刺的是,拒绝这些申请者似乎是受大学的 "平权法案 "政策的影响,这些政策是偏向其他少数族裔的平权法案。”

但当时的亚裔美国人领袖们对自己被保守派利用,来破坏帮助少数族裔的政策感到震惊,他们明确拒绝扮演这样的角色。



当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授L. Ling-Chi Wang对Reynolds写道,“在亚裔美国人社群中,从来没有人将这些招生上的不公平与合法的平权法案政策联系起来,因为它是为了帮助历史上受歧视的、代表性不足的少数族裔而实施的。

德保罗(DePaul)大学的教授Sumi Cho将这一保守派的策略称为:“种族吉祥物”。

然而,近30年之后,另一群亚裔却开始积极回应这个策略。

2014年,长期反平权的犹太裔保守人士布鲁姆(Edward Blum),成立SFFA学生公平入学组织,把亚裔学生作为受害者,状告哈佛。

在这之前,布鲁姆刚在2013年找到德州的白人女孩费雪(Abigail Fisher),让她以自己因为种族原因没有被录取的理由,将平权法案直接告到了最高法院,但是,法院2016年对费雪案的判决支持了平权法案,并重申了违宪审查标准——高校负有举证责任,必须证明其录取标准是唯一能实现种族多样化的手段。

Edward Blum是专门干这种事的——找到合适的原告、合适的案子,不断通过诉讼途径来尝试推翻平权法案。

Edward Blum提起诉讼后 不久,赵宇空以美国亚裔教育联盟主席的身份,也对哈佛提起了诉讼。Alvin Chang在文章中分析称,“赵宇空和他的追随者们是反平权法案的白人保守派的理想盟友,他们不仅声称有种族考量的政策不公平,还令人信服地认为他们真的是受害者”。

赵宇空们尤其利用了微信这个社交平台来动员和组织反平权,在微信群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动员令,这些说辞在华人反平权运动中也屡试不爽。

2020年反ACA5运动中,赵宇空的亚裔教育联盟和上文的硅谷华人组织以亲密盟友的身份出现,而在2020年6月1日,《华尔街日报》一篇以“Ward Connerly Rides Again为标题的视频+图文的报道里,亚裔教育联盟里的工作人员不仅出现在文中陈述为何亚裔要反平权,还在视频里和加州209法案的缔造者之一Ward Connerly一起,呼吁亚裔和白人是受害者。

Ward Connerly表示他在今年3月份回到加州,加入反ACA5的阵容,但是他在文中明确强调,“1996年和现在的一个关键的不同的是,今天针对种族歧视的运动是由亚裔美国人领导,尤其是华裔美国人”,因为当提到平权法案时,亚裔社区知道,“是他们的孩子的未来受到了威胁”。





怎么样?从80年代Reynolds的演讲,到加州2014年反SCA5,再到2020年反ACA5,白人保守派反平权法案的“亚裔策略”的PPT模板可能都没有改。

你有没有心悦诚服的感慨一句:啊!“还是那熟悉的配方,还是那熟悉的味道”?                                               

 谣言:故意为之的策略?

非常神奇的是,虽然没有任何数据和事实支撑,但这似乎不妨碍反对ACA5的部分华人继续在媒体和微信上大量散布“ACA5是种族配额,会伤害华人孩子上学”,“华人录取率在加大要从40%降到12%”等大量假信息和谣言,翻开硅谷华人协会基金会汇编整理的网站文章,这类说法更是比比皆是。

你如果跟对方讲,种族配额1978年就违法了,不信,你可以去查1978年贝基案原文审判结果,可以去查ACA5的原稿,上面清楚的强调没有配额,你也可以去问律师。

很多媒体、组织和官员也都一再辟谣,比如华裔议员邱信福在6月10日的公投演讲里,也再次重复了,quota真.没有,真.违法。

但是,反对平权的华人对这个谣言“法宝”格外的执迷 ,捧在手里吓家长用,屡试不爽。

有意思的是,因为这个种族配额的谣实在被辟了很多次,新近的谣言干脆删掉种族配额四个字,用基于它的“衍生版”和"高配版"来继续。

比如,6月10日参议院公投通过到现在,去看微信上关于ACA5的“十万+”爆款文章,所有的论据仍然是“ACA5通过后,华裔录取率要从40%降到12%”,一句也不提这个数据是从种族配额这个谣言的算法算出来的,但是因为够惊悚,够吓人,收割一大批瑟瑟发抖的华人父母还是So easy.

另一个经常被拿来作为经典论据的是:你怎么不在NBA和好莱坞演员里也按种族比例分配?这就属于“衍生版”。因为,第一,这句话仍然再次预设了“平权法案就是简单粗暴的种族配额”的谣言,将种族因素扩大为唯一判断因素。第二,平权法案是政府层面的政策,只对公立大学和政府公务员适用,好像NBA球员和好莱坞演员都不是政府公务员吧。

还有一个“衍生版”谣言的迷惑性更大,就是用小朋友趴在桌上写作业的图片,或希望工程大眼睛姑娘的图片,上面写着:孩子,爸妈对不起你,你的成绩再好也没用,就因为你是黄皮肤,你上不了大学之类的。

Again,肤色不是也不可能是唯一大学录取标准,不存在因为种族配额驱逐某个族裔的情况,如果你真有证据证明孩子因为是黄皮肤就读不了大学,请你去法院告,准赢。其次,成绩不是也从来不是唯一大学录取标准,每年这么多申请读大学的学生,除了SAT成绩,还要准备各种背景信息的文书和推荐信等,这又不是啥新鲜事.

还有一种是以“ACA5是限制了比例问题,华裔会收到比例分配问题影响”来取代,比如6月11日湾区圣何塞华人某议员呼吁反对者一定要发声的报道文里,这是什么操作?把固定用法换成名词原意解释就安全无忧了?种族配额是违法的,是不是违法之后,只要说成,这是做了法律不认可的事情就可以免去罪责了?

我一直对为什么AA是种族配额这个谣言以及在这个谣言下滋生的各种恐惧说辞感到不可思议,毕竟,这是一个基本事实啊,没有什么难的,去查证以下是分分钟的事情。

但当理解了罗伦达解释的背后“深深的恐惧”,又理清了白人保守派从80年代玩到2020年6月的“是你们亚裔孩子的未来受到威胁”的套路后,才开始明白,这很可能是一个白人反平权的保守派故意针对华裔家长心理弱点的策略。

尤其是在6月16日,沃德·康纳利(Ward Connerly)作为反对ACA5的背后大将和发言人,在KQED一个广播节目被问到这个问题时清晰的说,“是的,种族配额是违法的”。这真是打的一手好牌啊,以后提到造谣问题的时候,又可以顺手一推做摊手状:我可从没说过这话,别忘了,今天的反ACA5是人家亚裔,尤其是华裔在领导。

但这样造谣的目的是什么,似乎又有些诡谲。

尤其是注意到,最近这些基于谣言的十万加文下面有一股更加奇怪的评论走向:“我们一定要投川普连任,为什么呢?这样他就可以继续任命保守派法官,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告到最高法院,废除AA”。

这是多么弯曲复杂的脑回路,所以不是为了孩子的未来,是为了川普的连任?

新的一波谣言和谣言的衍生版已经在冉冉升起。                                   

结语


这次与ACA5有关的政治大戏里,我感谢方舟子,更敬佩罗伦达(Evan Low).

因为 方舟子的辟谣,让我深入调查和了解了这个议案背后的真相。

因为罗伦达(Evan Low),我对什么是倾听与理解,什么又是勇气与正义有了更多的体悟。

就像罗伦达说的,我们都身处其中。

疫情下华裔被歧视的时候,没有人会再区别你是硅谷华人,还是纽约华人,是支持AA的华人,还是反对AA的华人,甚至没有人会区分你是华人,还是韩国人或日本人,一张亚裔脸,在种族主义者眼里,就是原罪。

疫情带走无数人的生命的时候,病毒也不会区分谁是谁,谁又不是谁。

正义是属于所有人的正义。

方舟子骂的固然好,弄清楚事实和数据后,我当然支持平权法案。但我更希望,通过这篇文章去思考一个比愤怒和指责更有力量的解决方案,去沟通、对话和重建整个华裔,尤其我本身也是硅谷新移民。

对那些指责罗伦达的“叛变”,指责支持ACA5的华人,指责非裔,指责拉丁裔,指责“疯狂的白左”的华人们,只要你有足够的勇气战胜内心的恐惧,看穿一个并不高明的阴谋,放下对谣言的执着,我相信你会发现:

没有人是你的敌人,所有人都是你的朋友。


本文主要参考和引用资料原文标题和网址:(按照文中提及的顺序)

1. "Asians are being used to make the case against affirmative action. Again". Alvin Chang,2018.
https://www.vox.com/2018/3/28/17031460/affirmative-action-asian-discrimination-admissions

2."Editorial: California should reconsider affirmative action ban",2020

https://www.sfchronicle.com/opinion/editorials/article/Editorial-California-should-reconsider-15132748.php

3."Ward Connerly Rides Again",By William McGurn. June 1, 2020

https://www.wsj.com/articles/ward-connerly-rides-again-11591032423

4.California Lawmakers Push to Repeal Ban On Affirmative Action,June16,2020.KQED
https://www.kqed.org/forum/2010101878098/california-lawmakers-push-to-repeal-ban-on-affirmative-action

网编:睿文

鲜花(3)

鸡蛋(2)
64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