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7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与“500吨黄金捐赠者”的奇异对话 捐谁啊?(组图)

新闻来源: 中国经营报 于2020-06-17 7:24:2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等深线》记者 程维 昆明报道6月2日,一家在香港注册的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上称,将向中国政府捐助500吨黄金。当日,纽约金价报收价合每克395元人民币,每吨合3.95亿元,500吨黄金,相当于1975亿元人民币。

500吨黄金这一量级,可排2020年5月时全球黄金储备量的第13位,仅比欧洲央行的黄金储备少5吨,比土耳其央行的黄金储备多15吨。还相当于中国央行黄金储备的1/4。

这家“中国云铜”与中国铝业旗下的云南铜业没有任何资产关系,二者是死对头,双方在过去多年中,据称就“云铜”商标打了300多场官司,互指对方“碰瓷”。

中国云铜在其官方网站中,称该公司的行政总裁、亚洲投资委员会主席、印尼亲王HARRY CHEN,并称该公司将在“中瓜哇”(记者注:印尼的一个省)建立自由贸易区。中国云铜的主要关联企业云南云瑞之祥广告文化公司的网络宣传则称,该公司“在国际间地区民族战争冲突、国家文化重建、难民救助等重大事件上,为客户提供了成功的战略解决方案”。

6月3日下午,《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在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某地某栋楼901室中国云铜(集团)公司的昆明代表处,跟该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董事”,展开了一场奇异的对话。

这一代表处,房间小而紧凑,布局别致,堆满了东西却不让人感到压抑。除进门玄关外,记者能看到的长4米、宽8米的空间内,摆放了一张大班桌,8张电脑桌,一个文件柜,一个2米高保险柜,一个3人沙发,一个考究的木雕功夫茶台及3个小凳位,还有一些2米左右高的盆景。地板和墙壁上摆满了各种精致的瓶瓶罐罐或匣子。

6月15日,有媒体报道称,该办事处已被查封。

该报道没有披露究竟是哪家机构查封的。



中国云铜官方网站上的一则信息显示,该公司的行政总裁是该国HARRY尤诺亲王(左二)。图为HARRY尤诺亲王与中爪哇苏丹国王(右二)、印尼海军陆战队上校(左一)合影。经查询,此“苏丹国”并非非洲苏丹国,而是某宗教对一个地区领导者的称呼。图中左下角的电源插线板及有些年头的电视,以及背后的黄色高背椅下,随意铺设的红色化纤地毯,以及图右下角雕花椅下的水杯,显示这个场所的主人,有些随性。 图片来源:中国云铜官方网站


500吨黄金捐给谁?

《等深线》记者:你们的公司网站上6月2日挂出信息说,要向国家捐500吨黄金,这些黄金价值多少钱?公司主要是做什么的呢?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每克黄金30元(记者注:原话如此),500吨黄金,就是1500亿元。公司是做什么的,这个就不方便告诉你,这是商业机密。

《等深线》记者:太有钱了。来这之前,我查了一下公司网站和相关信息,你们有一个香港上市公司“中国云铜”。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我们去年7月份收购的这家香港上市公司,我们做的方案,是要向这家公司投资7000亿港元,但是2019年12月就退出了。

《等深线》记者:你们公司真有钱。这些黄金是捐给哪个部门呢?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政府。

《等深线》记者:你们这500吨黄金从哪儿来的,怎么运到北京的呢?是帮中国政府买的?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呃……这个无可奉告。但是有一点可以告诉你,中国政府没出钱。

 



在港注册的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驻昆明代表处办公室,位于昆明市北一处普通写字楼内,图左墙上在6月3日时,曾挂有一块中国云铜驻昆明代表处的金色招牌,长约50厘米,高约30厘米。6月4日,记者再赴此处时,招牌已取下。门前水牌上写有“谢绝入内”等字样。 《等深线》记者 程维  摄影



室内摆设“超过200亿元”

《等深线》记者:公司有一个股东,叫张宸,他今天在吗?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他大部分(时间)在国外。

《等深线》记者:之前港股0033有一个高管叫张军,张军是张宸的弟弟还是哥哥?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没有任何关系。张军已经被免职了。他原来是投资委员会主席,他原来也是(港股)中国云铜这只股票(记者注:原话如此)的主席,因为种种原因,他现在已经离开了,已经免职了。渎职,这个香港法院会处理。

《等深线》记者:你这个茶不错,挺好喝的。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我们这个茶98000元一盒,在国外卖的,就98000元还排队,要预订5年,才能买到。你也是远道而来,所以今天就用这茶招待你了,本来我正要走的。

《等深线》记者:你是要回香港?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这个,呵,我无可奉告了。我能说的我都告诉你,不能告诉的,(就不能告诉你)。但是,我们聊天,跟采访无关。

《等深线》记者:你看,你们都捐了500吨黄金,500吨黄金不是小事……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可能对你们来说不是小事,但是对我们这个企业来说,就是小事。就你坐在这个房子里看到的东西,都比他们云南铜业(记者注:目前该公司的主要法律领域的对手,该受访者称该公司与云南铜业有300多宗有关商标的知识产权纠纷)那200亿元资产还值钱。

你看这些瓶子,都是明代、清代的,喏,门口那一坛茶,2000多年前的,你旁边那一个小箱子,2000多年前的。但是今天跟你聊的,都不是采访,是看你远道而来,所以跟你聊聊。

《等深线》记者:那采访需要跟谁联系?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我们……不接受采访。



中国云铜驻昆明代表处的办公室,同时也是云南云瑞之祥广告文化公司的工商注册地。踏进该代表处大门,正对大门的玄关墙壁上,镶嵌的着“云瑞之祥企业”字样,英文翻译成了“GROUP”(记者注:集团)。玄关通道两侧,摆满了图中下方的精美陶瓷坛子。 《等深线》记者 程维  摄影



“很快就是”中国第一大民企

《等深线》记者:你们捐了500吨黄金,然后想不现身?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我们这么多年来,从来都不想成为新闻热点,但是这一次,是有人故意要把它变成新闻热点。

《等深线》记者:你们公司网站上说,这个周末会发布一本书,会把捐赠500吨黄金的事说清楚?是周几?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公司有董事会,也有董事局。董事会在香港,董事局在欧洲,在西班牙。(记者注:至6月16日发稿时止,该书未发布)

《等深线》记者:如果不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我明后天就去香港,到你们公司总部去看看。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你看到的目前主要持股的张宸、李鑫,其实他们都是代持股,但他俩也有一定的股权,背后都是财团和银行。因为他们是中国人嘛,但真实股东都是全球的银行和财团,基本上都是银行和财团。

《等深线》记者:云南还有这么大的企业……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但是呢,我可以告诉你,可能通过这个事情以后,这个中国云铜公司可能会成为中国第一大的民营企业。

《等深线》记者:(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未来,未来,但是很快,这个未来不是多少年,很快,你就会看到。

《等深线》记者:你们的资产呢?盈利呢?比方都有哪些资产?资产一共有多少万亿元?中国之前大的民企,都是几万亿元资产。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这个呢,我就不方便告诉你了。这不是我能说的。



从中国云铜驻昆明代表处的玄关往内望去,各种物件,因为有绿色植物弥补,虽显局促,却不至于拥挤。只是工作人员从图中的3人沙发处进出沙发背后的电脑桌前时,需要稍微躬身、低头,并用手稍微捞开一下绿色植物的叶子,方可顺利进出。该公司一位“中国区负责人之一”的工作人员称,此室内的能看到的东西,价值比其对手云南铜业的200亿元总资产还多。 《等深线》记者 程维  摄影



庞大投资

《等深线》记者:你这茶挺好喝的,我多喝点。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我们这个茶是降糖的,是唯一可以让糖尿病痊愈(的茶),一天降糖,两天见效(记者注:受访者此说法待考证)。我也是公司在中国这边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今天你来得巧,稍晚一点,我就走了,我们过来开一个地区的会议。

既然你到这里了,我就给你一点“干货”,这个中国云铜集团,并非网上所有这些人胡说八道的那样。中国云铜集团是100%的私营企业,而且100%的资产,都是家族企业,在国外的。在国内也有(一些资产),是国外资本进中国,不是国内资本出去,(这一点)首先是与中国的任何人都不同。这一次的所有资产,都是从国外,进中国。如果没有这次疫情,可能也会很慢,因为这次疫情的话,(我们对中国的投资)也提速了。

中国云铜在国内投资了很多企业,只是呢,我们不公布。

《等深线》记者:现在有很多冠名“中国云铜”的企业,哪些是你们公司的?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张宸的是,其他都是碰瓷的。以“云南”字头开头的公司名,都不是。

《等深线》记者:你刚才讲,港股“云铜股份”0033跟你们没关系了?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我们去年12月份就退出了,而且我们之前投的钱也不要了。当时我们计划投7000亿港元进去,但是后来遭遇了云南铜业(记者注:本文中的私营企业中国铜业与国有企业云南铜业无资产关联,双方为“云铜”商标缠斗了多年)的碰瓷,我们就退出了。

《等深线》记者:为什么会退出?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他们搞了一个假案子,原告是假的,被告是假的,我们都没出过庭,然后就把我们给判了,然后就把“云瑞之祥”(记者注:中国云铜主要投资人的关联企业)的所有资产全部查封,所有股权冻结。但是呢,整错人了,因为(我们)也不是一般的公司,现在开始抓人。

 



截至2020年5月,全球官方机构储备黄金数量排行榜,如香港企业中国云铜对外声称的将向中国政府捐赠500吨黄金为真,则该笔黄金的数量,可达目前中国政府的黄金储备的1/4。 图片来源:互联网



零价格转出,322亿元买回

《等深线》记者:云南云瑞之祥广告文化公司的注册地也是这栋楼的901,跟中国云铜的昆明代表处是同一地址、楼号,这两家机构是合署办公?之前媒体曾经质疑你们对价值300多亿元人民币的“云铜”商标是自买自卖?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云瑞之祥公司已经从这里搬走了。现在单是中国云铜的昆明代表处在这里。

这家公司的商标为什么要转移呢?你看,像我们这么大的公司,省政府肯定搞不定的。

《等深线》记者:你们不一定非得要在云南投资?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但是云南铜业的字号,跟我们的号“重号”了。所以他们就借这个号,模糊社会上的所有的事情。

《等深线》记者:你们有关铜的产业资产主要在哪里?譬如铜矿啊,冶炼啊之类的产业和资产在哪里?产能有多大?产量有多大?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这个呢,我也无可奉告。因为不是我的(管理)范围。因为我们分成美洲区、欧洲区、亚洲区、非洲区。

《等深线》记者:我看到云瑞之祥公司的介绍说,有介入帮助协调一些国家的战争等冲突的业务,你们都帮助协调了哪些国家之间的战争冲突呢?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这不是我的职权范围,我能告诉你的,我刚才都给你说了。你刚才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为什么商标到美国,我简单给你说一下,是因为那个公司持有的这个商标,转让给美国公司了。

《等深线》记者:这批商标转给美国公司花了多少钱?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一分钱没要。

《等深线》记者:那现在买回来花了多少钱?你们公司公布的,2019年和这一次的两批商标的交易价格分别为2.34亿美元和43.7亿美元,约合322亿元人民币?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是通过拍卖方式买的。

《等深线》记者:你们会用什么方式支付这笔拍卖款?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我们用海外支付,你不用不信,因为这是要支付税费的。

《等深线》记者:能不能把税单给我看看?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很抱歉,这个不能给你看。

 



中国云铜公司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中国区负责人称,该公司官方网站上的信息,全是真实的。本次捐出的这500吨黄金,受捐对象是中国政府,但他拒绝披露有关这500吨黄金的其他任何细节。 《等深线》记者 程维  摄影



比肩罗斯柴尔德?

《等深线》记者:你这还是没能解释清楚,为什么要把那批商标转出去?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他们打压啊,查封了云瑞之祥名下的所有资产,我们不转出去,那这批商标就会被他们查走的。但是在冻结之前,为了紧急避险,就转到了美国那家公司。

《等深线》记者:我还是对你们捐500吨黄金的事更感兴趣,现在这500吨黄金是放在哪里呢?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香港。

《等深线》记者:能不能透露一下放这些黄金的具体位置?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不能。

《等深线》记者:那这批黄金什么时候从香港入关?我过去到海关拍几张照片?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这个不会披露的。

《等深线》记者:你们做事哪能这样呢?做了这么大的事,这么大捐赠,这没法低调的吧?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我跟你讲,这500吨黄金,还只是第一批。

《等深线》记者:啊?还有?第二批有多少吨?什么时候捐?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这个,我们今后的捐赠,就不会公布了。

《等深线》记者:你们到底靠做什么挣钱?哪来这么多钱?你们注册的是企业,企业就是靠盈利来支撑,你们怎么盈利的?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我们已经挣了足够的钱了,换个角度说,我们不做生意,我们只跟政府打交道。

《等深线》记者:只打交道不挣钱?没有其他目的?你们这个财团跟罗斯柴尔德家族(记者注:全球最久负盛名的财团之一,隐形,传其控制了全球主要金融系统)相比,哪个更大?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罗斯柴尔德不能跟我们比的……

 



中国云铜驻昆明代表处办公室内的木雕功夫茶台前的各种古董摆件,这些摆件可能是中国云铜公司一位中国区负责人所称的“室内可见的东西的总价值,就超过云南铜业200亿元总资产”的构成部分之一。《等深线》记者 程维  摄影



巨资买回商标“旨在保护对手”?

《等深线》记者:你们当时为什么要把这批商标以零价格转让给一家美国公司呢?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如果我们不转出去,就会被云南铜业和那群既得利益集团霸占。但是我们转到美国,刚好就发生了这次新冠肺炎疫情,这个疫情我们去年8月份就知道了……

《等深线》记者:8月份就知道了?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这个,你听完就当没听。去年年底,我们就买了一个商标,为什么要买回来呢,因为我们转不回来了,因为美国政府已经通知这家公司,要用“云铜”商标,冻结中国铝业在海外的所有资产,而我们美国这家公司一个重要的股东,是美国一个重要的人,所以在迫于压力、无奈的情况下,我们其实是跟美国政府妥协,谈的这个价钱,而不是跟这家(美国)公司,才让我们把(商标)还回来。

《等深线》记者:美国政府?他们要价是多少?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这个就不说了。他们不提要价,他们要把中国铝业,云南铜业在澳大利亚、在其他国家的资产冻结了。就是因为美国政府要通过“云铜”商标,以他们在中国的侵权为由,冻结他们的海外资产。我们也不愿意发生这种事。但是,妥协之下,我们才付这个钱。这也是突如其来的,谁都没预料到。

《等深线》记者:你们的故事都那么高大上……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但是,如果我们不出这个公告,虽然你看到我们只有这几个人,但是我们还有银行和其他上市公司,没有办法,只能公告。但是没想到公告后,中国社会会这么关注。我能说的,就这些了,如果你明天来,其他人也不知道这么多,也没人会告诉你。我们公司官网上也不会胡说八道,胡说八道除了引来灾祸,还能得到什么呢?



中国云铜露出水面的关键人物李鑫的秘书,是一名年轻女子,她除应接及泡茶外,基本不言语。其身后中、美国旗处,是一个2米高的密码保险柜。不过该公司中国区的那位负责人称,里面放的不是黄金,因为黄金不值钱,放的是票据,一张票据可能比很多黄金都更值价。 《等深线》记者 程维  摄影



捐赠黄金时间“可能不会披露”

《等深线》记者:你们捐给中国政府那500吨黄金,大概会在什么时候捐

呢?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可能不会披露。因为这个涉及到国际上的很多问题,但是你们会看到相应的新闻。当你们看到中国云铜成为中国第一大民营企业以后,(这个问题)肯定就迎刃而解了嘛。

《等深线》记者:现在国内排名前几位的,分别是做房地产的王健林等,还有做网络的马云、马化腾等……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我们不做生意。

《等深线》记者:不做生意?那靠什么挣钱呢?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在中国,我们不做生意。(沉默6秒钟)我们不直接做生意。

《等深线》记者:那你们这500吨黄金,从什么地方挣来的呢?还是以前存的?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这不是我能告诉你的,我也无法告诉你。

《等深线》记者:那谁能告诉我?李(鑫)总能告诉我?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不能。李……他更不可能。

《等深线》记者:李总是归你管,还是?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也没归我管,我跟他不存在谁管谁,我们是不同的条线。

《等深线》记者:那你管什么呢?中国区?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中国区也不归我管。中国区是一个老外在管,是原来渣打银行的行长。

《等深线》记者:叫什么名字呢?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这个我无法告诉你。

《等深线》记者:能不能跟他聊聊?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但是我们外面的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是老外。我也可以告诉你,基本上都是华人的后裔。



商标不转到美国会“被抢”

《等深线》记者:你们退出香港那家上市公司,跟云南铜业的商标纷争之间,有什么逻辑联系呢?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今天就不能跟你说了,因为(事)太多了。再说这个也是商业机密。我能告诉你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

《等深线》记者:现在应该怎么去理解你们花几百亿元人民币,去买回一批商标的事?是因为怕美国政府要挟中国铝业?怕美国要挟你的对手?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我跟你说,不是要挟……不,不,要挟是真的。但是现在中国铝业和云南铜业里面的汉奸很多。就是这个品牌,如果之前在他们手里面,就会出大问题。

《等深线》记者:嗯?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也可以这么跟你说,这家公司,跟中国云铜,守住了这一批品牌。所以我们不惜重金。这个品牌可以把中国铝业——它是中国最大的有色金属企业,美国可以把它一夜之间灭掉。

而且,(美国政府方面的)方案都已经出来了,所以我们才出钱把它收回来。

《等深线》记者:这个就比较歹毒了。但是当时为什么要把它们(指这批商标)卖到美国去呢?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没卖。如果不转的话,那这个品牌还是几个国家,多少人手上的品牌。因为有汉奸,他们要来查封、冻结,要来抢。那没有转走的,可不是被抢掉了吗?一个假案,就把你执行掉了嘛。

《等深线》记者:现在你们跟云南铜业之间,一共有多少个争议商标?还有多少处于争议中?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没有了,2015年就结束了,已经没有争议了。

 



2020年6月4日,《等深线》记者再度前往中国云铜驻昆明代表处,询问有关李鑫是否在办公室,以及其秘书是否将采访信息传递到李鑫处时,一位中年男子出来说,不接受采访。并让李鑫的漂亮秘书“护送”记者至写字楼的电梯口。向中国政府捐赠500吨黄金的这家公司,是一个谜。  《等深线》记者 程维  摄影



不接受媒体采访的隐形“巨头”

《等深线》记者:现在董事局主席是谁呢?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这个没法告诉你。

《等深线》记者:你能告诉我,公司在欧洲的董事局的具体地址吗?我找机会过去一趟。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你不用去,去了也没人接待你。

《等深线》记者:香港董事会呢?总有一个董事会秘书,或者新闻发言人吧?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不会让你进去的。这么多年来,你是采访中国云铜的第一位记者,我们都不接受记者采访的。这些天来,每天电话都打爆了,我们都不接。

《等深线》记者:那我太荣幸了,看来还是你刚才说的,咱俩太有缘了。你之前不是说这不算接受采访,那我怎么又成了采访中国云铜的第一人的呢?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你今天能进这个门,就已经很破例了。

《等深线》记者:你们香港的董事会秘书或新闻发言人是谁?能跟他们取得联系吗?有他的电话吗?

中国云铜匿名董事:香港董事会的秘书是欧阳倩儿,但是没法把她的电话给你,她也不会接受你的采访。即使你去了香港,也不会见你。

(编辑: 孟庆伟 校对:翟军)
网编:和评

鲜花(0)

鸡蛋(1)
7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经济观察】【谈股论金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