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43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没有退路?失守的“北方第三城”,青岛风光不再(图)

新闻来源: 新周刊 于2020-06-13 18:28:11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迷人的青岛夜色,掩饰不了青岛人的焦虑。/ Zhaoyang Chai

“别无选择、没有退路”的青岛,别停下来。



“从城市竞争的格局上来讲,作为北方第三城,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2020年5月的青岛市两会上,山东省委常委、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在闭幕式上和参加代表团审议时,发表了多次讲话。

 

“无论有多大的困难,我们只能完成,我们必须完成,我们别无选择。”这一次,青岛真的急了。

 

为什么没有退路?

 

同样在5月,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发布了《2020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青岛排名较2019年下降一位,位居13名。而青岛已经是唯一入选新一线城市的山东省内最高排名,省会济南在榜上只属于“二线城市”。

 

在过去的20年里,青岛经济总量在北方省市中仅次于京津,一直保持“北方第三城”。

 

2019年,青岛经济总量以11741.31亿元排名第14位,郑州以11589.7亿元紧追身后,位列第15位,仅落后青岛151.61亿元。

 



随便一搜,北方第三城于青岛来说不再是专属,而是“争夺”。

 

郑州赶超青岛只有一步之遥。更多人在说,“北方第三城”的名号是时候易主了。

 

别无选择、没有退路的青岛,还能重现当年风光吗?

  



红瓦绿树,碧海蓝天

 

青岛是一座让人一见钟情的城市。

 

把“红瓦绿树,碧海蓝天”作为名片的青岛,几乎就是美丽海滨城市的代名词。

 

坐汽车从山东的中部一路到了青岛,就会发现这座海滨城市真的很洋气:碧海蓝天、依山傍海、绿树红瓦、老城区成片夹带着欧陆风情的各种历史建筑……这些景色氛围烘托出一种童话艺术气息,“东方瑞士”并非浪得虚名。



里院是青岛颇具特色的地域性传统民居建筑,由西式洋楼与四合院巧妙结合而来的形式,是青岛人历史的见证。/ 图虫创意

 

走在青岛街头,会发现这里的人大多穿着时髦,甚至大胆张扬。尤其是青岛的阿姨大妈奶奶们,各种鲜艳出彩的颜色和花样都爱穿在身上,透露出一股自信的范儿。

 

享誉国际时尚界的造型“脸基尼”就是青岛大妈的发明,几乎每年都有国外媒体在报道“Qingdao Face Kini”。

 

有人说,海滨城市千千万,唯独青岛无可替代。只要是在北方看海,青岛绝对是绕不开的一站。对于很多北方人而言,青岛就是海,海就是青岛。



青岛的碧海蓝天,是北方的海洋天堂。/ 图虫创意

 

青岛几乎是所有看海旅游线路的头牌,2018年上半年,青岛接待国内游客3835.5万人次、接待国外游客67.1万人次。

 

在百年前,洋气的青岛甚至是最早的“网红城市”。当时寓居青岛的文人墨客如过江之鲫,从蔡元培、沈从文、巴金,到闻一多、郁达夫、老舍,无不对青岛推崇备至。

 

杭州人梁实秋更是在《忆青岛》中将其捧若天堂:“我虽然足迹不广,但北自辽东,南至百粤,也走过了十几省,窃以为真正令人流连不忍去的地方应推青岛。”

 

可以说当年的青岛就是中国人接触西方文化不可或缺的城市。

 

一百多年前,中国字典里还没有“啤酒”二字,德国人就已经将啤酒带到了中国,首先当然是青岛。



啤酒的字形演变/青岛啤酒博物馆

 

为了适应在中国的德国人和一些西方人对啤酒的需求,由来自德国的商人联合投资在青岛成立了日耳曼啤酒公司,这就是青岛啤酒一厂的前身。

 

最早接触啤酒的青岛人,把德文的BIER翻译成“皮酒”,后来因为喝起来有沁人心脾的感觉,又写成了“脾酒”,又因为“喝”这个动作,在1922年的《青岛概要》里,才出现了我们现在的叫法“啤酒”。

 

和啤酒一样在青岛享负盛名的还有“下水道系统”。直到今天,坊间还流传着青岛德国人建造的城市排水系统规划合理、质量过硬的传说。而在青岛方言中,至今仍使用德语词“古利”,称呼下水管道的铁盖。



从大连、青岛,到厦门、珠海,海洋都是城市走红的加分项。/ Jimmy Chang

 

2019年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排行榜上,青岛挤掉杭州、烟台和哈尔滨,登顶榜首。这座城曾被比作“绣着花边的抹布”,或许不大动听,但这正是青岛里子的人间烟火气,是生动自在的生活。

 



山东济南,中国青岛

 

论吹彩虹屁,还得看文人。在康有为眼中,青岛是“绿树青山,不寒不暑,碧海蓝天,可舟可车,中国第一”。

 

或许那个著名的段子“山东济南,中国青岛”的灵感来源就是康有为的这句话。

 

2018年10月末济南和青岛两市同时披露了“争创国家中心城市”的计划。这也意味着继沈阳之后,又有两座城市将“国家中心城市”写入未来发展目标。

 

国家中心城市是我国城镇体系规划设置的最高层级,足可见国家中心城市的定位之高。



山东能同时拥有两座国家中心城市吗?

 

一个省的省会城市,未必稳坐该省经济总量第一,但像青岛这样能在经济指标上超出省会济南这么多的情况,不太多见。

 

2017年,青岛GDP总量破万亿,达到11258亿元,位列山东第一,全国12名。相比之下,济南的经济总量只有7285亿元,排在全国20多名。再看青岛“努力当好全省经济发展的龙头” 的提法,底气着实足了不少。

 

建城仅仅一百多年的青岛,还只是不折不扣的晚辈。但也正因为后起之秀的身份,青岛没有背负太多历史包袱,发展之路走得异常顺畅。

 

改革开放后,以海尔、海信、青啤、双星、澳柯玛为首的“五朵金花”明星企业,足以让青岛聚焦了全世界的目光。

 

“五朵金花”的逆袭史也成为了青岛为人乐道的经济奇观。



“五朵金花”在青岛有多知名?就是能当青岛地标的程度。/flickr

 

海尔集团的前身是亏损147万元的一个集体小厂;海信集团原为青岛电视机厂,1977年在参加全国黑白电视机评比会上,所产的一台35寸黑白电视机经不住震动试验散了架,被当作废品扔到一边。

 

双星集团过去叫青岛橡胶九厂,生产的傻大黑粗胶鞋堆积如山卖不动;澳柯玛亏损2700多万元,濒临破产;老牌的青岛啤酒,也曾两次因质量问题停产整顿。

 

青岛的“五朵金花”是中国改革开放大潮中,成功“嫁接”、“引进”的硕果。

 

海信是青岛第一个“走出夜郎国”的国有企业,老厂长李德珍满怀让中国人看上名牌国产电视机的雄心壮志,从日本引进了先进技术与生产线,当年安装,当年投产。

 

海尔有著名的“砸冰箱”故事。1985年,海尔总裁张瑞敏来到青岛电冰箱总厂当厂长。当时的海尔,是一个亏损147万元,过半员工想离职的破工厂。



直到现在,那一把“砸”出海尔的锤子还挂在海尔总部的大楼里。/ 图虫创意

 

张瑞敏初来乍到,就收到一封顾客来信。信上说他要买一台冰箱,结果挑了很多台都有毛病,最后只能勉强拉走一台。于是张瑞敏对库存冰箱进行了检查,发现了76台有缺陷的冰箱。

 

张瑞敏喊来了所有员工,说问题冰箱要全部砸掉,谁干的谁来砸。然后张瑞敏领头,亲手砸了第一锤。当时冰箱的市价是800元,相当于职工两年的收入。

 

用锤子“砸”出来的海尔精神,亦是“五朵金花”发展的缩影,影响着一代代中国企业家们。

 



 只能往前的青岛

 

2000年,青岛GDP达到1150亿元,成功超越沈阳和大连,跃居全国第13位,成为继北京和天津之后北方GDP总量第三高的城市。

 

此后的20年,青岛“北方第三城”的头衔从未动摇过。

 

然而2008年之后的全国城市GDP排行榜,青岛不是“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而是每年被不断超越的失落榜。2011年,青岛跌出前10,一直在十二三位徘徊。



除了青岛的下降,郑州的发力奋勇直追也是清晰可见。

 

在2018年下半年中央巡视组曾点名济南、青岛,认为山东这两个副省级城市“首位度”、“引领带动作用”都不太够。

 

平心而论,青岛不是没有努力反思过。2018年在全市范围发起持续3个月的解放思想大讨论,2019年提出“学深圳、赶深圳、超深圳”口号,连派3批干部赴深圳体悟实训,每期学习时间长达300天。

 

公开承认发展落后掉队的青岛,明显感受到了即将被赶超的紧迫感。

 

反思城市发展史,城市竞争立于不败之地,强大的制造业是基础。这几年,那些发展迅猛的城市往往制造业发达,特别是高端制造业越来越成为助推城市发展的“杀手锏”。



可以说谁能掌握当代高端制造业的技术,谁就已经抓住了未来。/ unsplash

 

提起深圳,有华为、腾讯,提起杭州,有阿里、海康威视。就连“新北方第三城”热门候选城市郑州、合肥,也有富士康、京东方。

 

而青岛呢?“五朵金花”为首的 优秀山东品牌要么亟待转型、要么辉煌不在,影响力今非昔比。曾经让山东引以为傲的工业没能持续为城市经济发展提供活力。

 

青岛的野心并没有减少。2020年5月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济南不再提“创建国家中心城市”,而青岛则继续提这个目标。

 

“全村的希望”青岛的目标不仅仅是“国家中心城市”,还想要深圳和上海才有的、一个更高的头衔——“全球海洋中心城市”。



青岛作为滨海城市的优势,还需要更努力去发挥出来。/ 图虫创意 

山东已经注意到制造业强省战略的重要性。“青岛制造”海尔将成为青岛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的平台,用4年5000亿,再造一个新海尔,加快打造5000亿的产业集群。

 

 “新油过的马车穿过街心,那专做夏天生意的咖啡馆,酒馆,旅社,冰饮室,也找来油漆匠,扫去灰尘,油饰一新。油漆匠在脚手架上忙,路旁也增多了由各处来的舞女。预备呀,忙碌呀,都红着眼等着那避暑的外国战舰与各处的阔人。”这是当年老舍为洋气的青岛所写的《五月的青岛》。

 

海风习习,当年把繁荣吹来了青岛。在百年后的当下,更洋气更现代的青岛依然有成为一线城市的潜质。

 

只是他们的步伐不能再慢下来。



[1] 谁是第十个国家中心城市?济南青岛的双城记 | 新周刊[2] 千万别想用啤酒灌醉一个青岛人 | 九行[3] 稳住北方“第三城”的背后 | ET财经观察[4] “北方第三城”之争,青岛如何“转守为攻”? | 山东深观察[5] 青岛的野望:中国北方,山海苍茫 | 硅谷加先生[6] “北方第三城”惨遭滑铁卢,青岛,你肿木了? | 融中财经[7] 青岛名人故居溯源与文化旅游开发的新际遇 | 崔诚亮[8] 《百年五四与青岛》 | 张荣大,张树枫
网编:鼠来宝

鲜花(2)

鸡蛋(3)
43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