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15 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淫魔富豪”离奇自杀?肮脏财富背后有多少秘密(图)

新闻来源: 商务范 于2020-06-05 0:49:0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范主说:身败名裂的亿万富豪

虽然距离杰弗里·爱泼斯坦在狱中离奇死亡已经近一年,但这位美国“淫魔富豪”的负面影响仍在继续。

最近,知名黑客团体Anonymous就爆出猛料,声称自己不仅有爱泼斯坦的“客户”通讯录——使得超模Naomi Campell的名字浮出水面,还手握他和川普共同性侵13岁少女的诉讼书……



在美国游行暴乱的节骨眼上“火上浇油”,虽然让很多人对爆料的真实性存疑——毕竟没啥实锤,但爱泼斯坦的“小黑书”却一直让很多名流“闻风丧胆”。

据说爱泼斯坦会把每一个和他有过“肮脏交易”的人记录下来,不仅名字上过“小本本”,影像也进入过摄像头。



说起身家超过5亿美元的爱泼斯坦,他曾以教唆未成年少女卖淫被起诉,从腰缠万贯到身败名裂再到意外身亡,仿佛一夜之间。尽管他没有结婚也没有公开的子女,但争相认父的却多达130人,简直可以用“魔幻现实主义”来形容。

爱泼斯坦作恶之深,恐怕只有与他臭味相投的哈维·韦恩斯坦能与之“抗衡”。



当很多人觉得这可以当成绝佳的电影素材时,网飞倒是先行出品的关于他的4集纪录片:《杰弗里·爱泼斯坦:肮脏的财富》。



这部纪录片以受害者和律师、警察的视角,将这位淫魔富豪案件的始末扒了个底朝天:他如何发家、如何作恶,又如何逃脱法律审判,都给出了答案。

爱泼斯坦案的受害女性近百人,但最终肯站出来指控他,直面镜头的只有寥寥几人。而青少年时期受到的伤害,也正在影响着她们的未来和人生。



看完纪录片你会发现,那些曾在电影里出现过的似曾相识的情节、无法冲破的阶级壁垒、一手遮天的权势、无力抗争直至绝望的普通人,其实都不是虚构的。而现实,往往更加让人“无法呼吸”……



----------我是分割线----------

赚大钱却不露富,堪比盖茨比的“低调富豪”


正如片名《肮脏的财富》,爱泼斯坦的“万恶之源”来自于对金钱的贪婪。那么他究竟多有钱?又是如何发家,和利用金钱来作恶的呢?

△如何赚得第一桶金?

和财富积累超过N代的Old Money不同,1953年出生和成长在纽约布鲁克林区康尼岛的爱泼斯坦,是名副其实的New Money派。毕竟他早年的中下层成长环境,和后来的权贵生活相去甚远。



中学在校期间,他成绩优异、聪明好学,并连跳两级,后来升入库珀联合大学求学,专业是物理,只不过上了2年就退学了。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作为一名大学肄业生,爱泼斯坦居然找到了一份大学老师的工作,成为纽约道顿学院的教授。这忽悠技能,简直堪比《猫鼠游戏》里的小李子~



1975在大学任教期间,他更是通过贝尔斯登董事长儿子(他的学生)的一通电话,“下海”来到了投行工作,第一次迈入华尔街的大门。

因为表现出色,爱泼斯坦得到了上司的高度认可,还在1980年被升级成了合伙人,期间更是抽空和大老板的女儿谈了个恋爱……不过因为学历造假被揭发,以及越来越不按规矩行事,他最终被贝尔斯登扫地出门。



后来,爱泼斯坦成立了自己的财务公司J. Epstein & Co.,期间还成为了一场庞氏骗局的幕后“共犯”,涉及金额高达4亿多美元。

然而当涉事公司CEO史蒂文·霍芬伯格因为此事吃了20年牢饭时,爱泼斯坦却“毫发无伤”。也是从那时起,他开始展现自己超强的掌控力、坚实的人脉,以及钻空子的“急智”。



史蒂文·霍芬伯格


比如,他的财务公司成立短短几年,旗下客户的净资产就超过10亿美元。其中最著名的大客户,就是维密母公司的大老板Leslie Wexner。在拿到Leslie的钱之后,爱泼斯坦各处做投资,为自己不断赚取巨额收入。

然而没人知道,为什么Leslie愿意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交给爱泼斯坦打理。他身边的人甚至怀疑,爱泼斯坦控制了Leslie的思想,更一度有传闻,这位维密老板爱上了爱泼斯坦……



后来Leslie宣布和爱泼斯坦决裂,理由是对方从他那里骗走了至少4600万美元:“对于被这样一个病态、狡猾、卑劣的人所掌控,我感到很惭愧……”

不过,Leslie却并没有提出追究爱泼斯坦的责任(打落门牙和血吞?)



爱泼斯坦也正是从那时起,通过帮超级富豪们“理财”,顺利完成了自己的财富原始积累,登顶钱权最高点,从此开始与金字塔尖的阶层轻松比肩。



△神秘堪比盖茨比


那么爱泼斯坦一辈子究竟赚了多少钱?据联邦法院公布的一份文件显示,截止被捕前几天,他的净资产约5.59亿美元。

其中现金5650万美元,固定收益1430万美元,股票1.28亿美元,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1.95亿美元,其余全都都是房产。



爱泼斯坦是个豪宅控,在曼哈顿的上东区,他拥有最大的联排别墅,这里后来升值到了7700万美元,是纽约最大的私人豪宅。层高9层,占地4600平方米,坐落在第五大道旁,能俯瞰弗里克珍藏美术馆。

去年爱泼斯坦被抓后,这里也成了执法机关取证的“窝点”,他的很多秘密都藏在这里。



同时,爱泼斯坦还拥有巴黎的巨大公寓、美属维尔京群岛附近的“小圣詹姆斯岛”、新墨西哥州的农场,以及1990年买下,价值1500~2000万美元的棕榈滩豪宅——这里后来也成了他罪恶败露的“发源地”。



除此之外,他还拥有2架飞机:其中一架是直升机,另一架是波音747客机,每年有长达600小时的飞行时间记录。连同各种超大的私人停机坪,足以令一般野生富豪望尘莫及~



在悄悄“暴富”后,华尔街和商界开始对爱泼斯坦产生了兴趣。

然而,大家虽然知道他是华尔街“新星”,却在投资界无迹可寻;即使所有人会常常提起他,大部分人也对他如何赚钱一无所知……



一些“嗅觉灵敏”的媒体,对他的了解也仅限于:他是纽约著名的“黄金单身汉”、超级富有、人脉能打通政商文娱界……至于其他,依然是知之甚少。

《名利场》当时的主编格雷登·卡特曾说:“这几年一直在听说爱泼斯坦这个人,但没有人了解他的任何事。” 不明真相的群众大概以为,他就是现实版盖茨比什么的吧~



包括他在棕榈滩豪宅的邻居、当地记者,以及警长对他的印象都是:“很富有,很神秘”。人们看到的,只是过着许多人梦寐以求生活的爱泼斯坦。



曾为爱泼斯坦写过报道的《名利场》调查记者表示:“爱泼斯坦不太注重穿着打扮,也很少去高级餐厅吃饭,在生活中非常低调,他很喜欢自己创造出的那种神秘感。”



结交权贵、积攒人脉,为作恶“铺路”

有钱又“低调”的新贵会令所有人产生好奇,而一旦拥有了足够的财富,即使是“New Money”,也同样可以花钱进入任何社交圈,拥有人脉和权力。

△政客名流都是他的“座上宾”

在爱泼斯坦的“好友列表”里,从政商名流到文娱精英,无一不是他家中的座上宾,在早年人气“巅峰”时,所有人都不避讳和他“称兄道弟”,留下了许多“佐证”。



大导演伍迪·艾伦在爱泼斯坦2009年出狱后,去往他的私人派对


爱泼斯坦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受害者们,经常能看到他和“大人物”来往。比如他私人岛屿上的一名通讯管理员,就曾见过克林顿。



除了这位著名的美国前总统,演员凯文·史派西、克里斯·塔克等人也搭过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



管理员还在岛上见过英国女王的儿子安德鲁王子,当时他正在泳池边和一位Topless的年轻女孩儿做着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除此之外,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哥伦比亚前总统帕斯特拉纳、比尔盖茨、默多克、马斯克、理查德·布兰森、洛克菲勒家族、罗切斯特家族……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也都在爱泼斯坦的联络人名单里。



比尔盖茨(右二)与站在C位的爱泼斯坦


爱泼斯坦还涉猎高精尖科技产业,与科学家、诺贝尔奖得主也走得很近。动不动就为他们的科研事业捐款,并在大方为他们提供科研基金之余,认真参与到他们的讨论当中。



慢慢地大家发现,每当爱泼斯坦和他那些权贵好友扎堆时,身边也总是围绕着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孩。

至于他和他们究竟是纯聊生意、大话人生,还是大部分都享受过他提供的“色情服务”,成为不道德交易的“帮凶”,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曾和他交集多多的川普,倒是无意中证实过关于他和爱泼斯坦的“癖好”。

川普和爱泼斯坦因为都在棕榈滩拥有豪宅而结识,爱泼斯坦那段时间经常出现在川普的马阿拉格庄园里,俩人交往甚密,合照无数。



有一次,川普在接受采访时说了一段恐怕现在很想收回的话:“我认识杰弗(爱泼斯坦)15年了,他是个很棒的人,和我一样喜欢美丽的女人——尤其是比较年轻的。”



在爱泼斯坦的律师、法律界名人、前哈佛教授德肖维茨看来,爱泼斯坦一直是付出真心在“交朋友”的,而不是目的性很强地拉拢关系,或拿钱去敷衍了事。

比如当他出版新书,特意拿给爱泼斯坦看时,对方真的会回去仔细研读他的内容,并在下次见面时,给予作品评价和批判。



因为替爱泼斯坦“辩护”,并被控诉与未成年女性发生关系,让德肖维茨饱受争议

又要做生意又要犯罪,同时还要社交和读书,爱泼斯坦真是“时间管理达人”无疑了……

△权力可以让他为所欲为

爱泼斯坦在生意上的“盈利模式”一直是:一边从富豪身上刮钱、从权贵身上薅羊毛,一边为他们提供未成年少女的性服务,再拿到他们性侵的“把柄”,换取更多的利益和权力……

而拥有人脉和把柄,几乎可以让爱泼斯坦“为所欲为”。



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当钱权双双在手,爱泼斯坦的影响力可想而知。一旦吃官司,厉害的律师团们,就能帮他钻法律的空子,逃脱制裁。



当2008年他首次因为教唆未成年少女卖淫被起诉时时,德肖维茨律师迅速为他组了一个“地表最强”5人律师团队。从弹劾克林顿的律师到当地最好的辩护律师都在其中,阵容堪比当年OJ辛普森案的律师“梦之队”。



而德肖维茨自己,当年也正是“OJ梦之队”律师中的一员,从那时起一战成名,除了OJ辛普森,泰森等人也是他的客户。



自从爱泼斯坦的律师组队开始,人们第一次见识到了“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一手遮天的“富人特权”。

他的律师会雇人全天监视警察及受害者的律师,翻他们的垃圾桶,并找到他们的过失在法庭上进行攻击。如果不是有钱有资源,几乎没人能做到~



同时还有人假扮执法人员,对受害者进行监视、盘问和骚扰,而不会受到任何指控。最后,连州检察官都被他买通,发表了各种“受害人有罪”论的说辞~



爱泼斯坦可以在被逮捕后仅几个小时,就缴纳巨额保释金获释,原本应该把牢底坐穿的罪名,最后也只是被判18个月的“羁押与工作假释”。

在这期间,他们绕过受害人,和州检察院私下签协议,连FBI也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那些和他有利益瓜葛,被起诉的“共犯”和“下线”们,也都获得了“免罪金牌”,没有被起诉。这在当时所有检察官看来,都是闻所未闻的。



在进入看守所服刑后,爱泼斯坦可以独享自己的私人间,里面有卫生间、电视,他不但可以随时与律师会面,还能一边服刑一边工作——每周6天,每天12小时,只要在晚上8点回来就可以……

每天24小时跟着他的警员,还有额外工资拿,直到爱泼斯坦出狱,他一共付给了对方12.8万美元。



在警员眼皮子底下“坐牢”期间,爱泼斯坦照旧一边到处投资赚钱,一边操控团队对未成年少女进行性贩卖……这真是“坐牢”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并且在服刑不到13个月后,他就被批准缓刑回家了。缓刑期间,即使被私家侦探发现他多次违反缓刑规定,然而监督人员却无视“举报”,称爱泼斯坦是名人,不能拿他怎么办。



操控高手,一步步把受害者拉向深渊

爱泼斯坦在众人口中的“低调”、“注重隐私”,其实都是在为自己的肮脏交易保驾护航。

据媒体报道,从1995年起,爱泼斯坦开始在纽约、棕榈滩等地性侵未成年人,并开始通过教唆卖淫、性贩卖来获利,受害者大部分都是未成年人,人数多达近百人。



而他的生意头脑和操控人心的能力,也让他总能挑选出完美受害者,对她们实施犯罪的同时, 不会被抓住把柄……

△挑选完美受害者

爱泼斯坦案的大部分受害者,被侵害时的年龄都在14~17岁,有的甚至更小。她们年轻漂亮、涉世未深,并且经济窘迫,没有良好的家庭环境,有的,甚至在之前就有过被侵犯的经历。



由于单亲、缺钱、无家可归,本身的生活就支离破碎,再加上胆怯和心智不成熟,因此她们很难抵抗诱惑和权势,才会成为爱泼斯坦寻找的“完美受害者”。



在爱泼斯坦位于棕榈滩的豪宅附近,学校多达十几所,这也成为了他这类人的“猎场”。而对于未成年的女孩来说,一桥之隔的富人区豪宅,也是她们所向往的“奥兹国”。



爱泼斯坦正是拿准了未成年人对成年人的胆怯,算准了她们不会反抗,才一步步顺利操控她们。



而一旦她们被爱泼斯坦顺利操控,之后就难逃脱被他侵犯和剥削的命运。



△物质引诱

如果将爱泼斯坦对少女的性剥削比作“传销组织”,那么站在传销链顶端的,除了爱泼斯坦自己,无疑还有他的前女友希莱恩,她可以说是爱泼斯坦最佳的左膀右臂。



希莱恩是英国著名传媒大亨的女儿,她上过牛津大学,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个有趣、智慧、漂亮的女人,许多受害者也对她的第一印象很好。



然而自从认识爱泼斯坦,希莱恩慢慢开始通过引诱、洗脑、造势、迷惑对方等方式,展示给未成年少女她们渴望的生活,让她们沦为自己和男友的赚钱工具:

比如:炫耀他们拥有的奢华生活、豪华住宅↓



以及说走就走的私人飞机↓



并提供给她们环球旅行、见世面的机会↓



以及承诺那些交不起昂贵学费的女孩子,自己会帮助她们实现梦想……



大部分时候,希莱恩还会通过金钱来引诱受害者,让她们前往爱泼斯坦的豪宅为他按摩。一旦女孩们经不起引诱,就会被默认为同意和许可,爱泼斯坦就会在此期间对她们实施性侵。



在受害者拿到钱之后,希莱恩更会通过她们引诱她们的朋友,以此发展“下线”……直到最后的最后,发展成了严密的“传销组织”,吸引、招募、发展下线一气呵成。



一名受害者的律师在重组案情时发现,爱泼斯坦和希莱恩的“下线”人数众多,就像蜘蛛网一样蔓延开来,他们光是屡清这个表格,就足足花费了30天。



△完全操控

对于未成年人来说,当她们在面对诱惑、感到害怕时,无法对突如其来的侵害做出反应。而这时,也正是爱泼斯坦对受害者展示自己操控力的时候。

很多受害人都表示过,对爱泼斯坦的第一印象很好,他迷人、亲切、有魅力,并懂得倾听。



有些受害人,甚至还会对他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把他当做自己生活中的救命稻草。



更有甚者,还表示自己爱上了他,要和他结婚……



他会给受害者洗脑,让她们的生活基本上只围着他转。



还会把犯罪粉饰成稀松平常的普通行为,让她们在迷惑的同时跌入深渊。



爱泼斯坦在贝尔斯登工作时的上司说,他的“说话的方式很有说服力”,因此当年轻易就原谅了他的学历造假行为。



他的前Boss也承认,在面试时,爱泼斯坦就掌控了整个节奏。



除了“精神控制”之外,爱泼斯坦会在自己家里所有房间都装上监视器,包括卧室、浴室,监视女孩们的一举一动,无需暴力手段,就让她们想逃也逃不了。



而那些前往他的豪宅,偷偷进行不道德交易的大人物,从此也会落下把柄在爱泼斯坦的手上。



对于自己的操控力,爱泼斯坦也一向很有自信,甚至自认为是“傀儡大师”而洋洋得意。



△人身威胁

一旦操控不起作用,爱泼斯坦就会借用自己的身份地位,对受害者进行全方位的攻击和威胁。很多受害者,也是由于爱泼斯坦的财力及社会地位而惧怕他,出事之后不敢声张,也不敢指控他。



比如,他会恐吓受害者,毁了她们的职业生涯,切断他们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来源。



又比如,抹黑受害者,往她们身上泼脏水,塑造“受害者有罪”的形象,占领道德制高点。



希莱恩曾对一对受害者姐妹发出“死亡威胁”,使得她们只能不停搬家,用假名字生活。然而每当她们搬到新的地方,对方就会马上给她们打电话……



这种威胁不仅针对受害人,甚至连对方的律师、记者,以及他们的家人,都遭到过爱泼斯坦的威胁。



爱泼斯坦曾亲自打电话给《名利场》的记者薇琪说:“如果我不喜欢这篇稿子,你和你的家人都不会好过。”



当时薇琪正在采访一对受到爱泼斯坦性侵的姐妹,她自己也刚刚怀上双胞胎。然而爱泼斯坦却恶毒地警告她:

我认识所有医院里的所有医生,如果我不喜欢你的稿子,我会找一个巫医,诅咒你腹中的孩子。



连名利场的主编,也曾在自家门口发现过子弹,以及动物的头颅……

薇琪后来说,当时爱泼斯坦的威胁已经把她吓得够呛,所以她无法想象,那些被他性侵过的女孩子一直生活在怎样的恐惧当中。



树倒猢狲散,死因成谜?

权力和金钱不能永远成为肮脏交易的遮羞布,虽然距爱泼斯坦第一次作恶已经过去了20多年,但他的“审判日”最终还是到来了。

2019年7月,他因涉嫌未成年人性交易案而被捕,和上次“坐牢”不一样,这次他不但没有收到风声,还因为情节严重不得保释,据律师猜测,他很有可能会被判46年以上的刑期,这对于66岁的他来说,无疑是终身监禁了。



大概是因为等待太久,失望过太多次,受害人们甚至不敢真的相信,这一天会来。



多年悬而未决的案件,突然得以“昭雪”,正是因为2016年开始的Me Too运动。之后2018年,《迈阿密先驱报》详细回顾了爱泼斯坦2008年的“罪行”,这件事才又被人提起,重新被司法机关重视起来。



讽刺的是,这次被捕后,爱泼斯坦几乎是树倒猢狲散,他的那些好基友好伙伴们,也突然开始变得“不认识”他了……



和他称兄道弟的川普说:“我早和他闹翻了,不熟不熟”;

曾26次乘坐过他私人飞机的克林顿强调:“我和他很久没说过话了, 那个什么小岛,没去过没去过”……



和爱泼斯坦是“好基友”的安德鲁王子,因俩人众人皆知的关系不好抵赖,但仍拒绝承认和未成年少女发生关系。他声称不认识对方,直到BBC主持人拿出合照,还在直播中继续矢口否认,胡言乱语。

最恶劣的是,他还拉出女儿当挡箭牌,声称和受害人相遇的那晚,他和女儿在披萨店吃披萨……气得女王后来将他“逐出王室”,名誉扫地。



安德鲁:我搂着她的腰,我和她合照,但我不记得,我解释不了…

然而令人所有人没想到的是,才被正式收押,受害人还没等到对他的审判,爱泼斯坦就突然在监狱里“自杀”了。



据报道,爱泼斯坦是用床单系住了脖子窒息身亡,据说当时狱警睡着、摄像头也毁坏,所有能出问题能留下证据的地方,都出了问题。



然而他的死,一时之间众说纷纭。毕竟他的动机成谜、时间节点蹊跷、尸检报告也缺乏说服力……

直到今天,关于爱泼斯坦的死亡“阴谋论”仍不绝于耳,究竟是伪自杀还是真自杀,都没能水落石出。



----------我是结束的分割线----------

面对自己的罪行,从一开始,这位淫魔富豪就抱着无所畏惧心理,他总认为凭借着金钱和权力,能够为所欲为。而他也确实短暂地做到过……



面对审问,他的狡猾、挑衅、丑恶的嘴脸暴露无遗,依然在利用法律赋予的所谓“权力”撒谎不眨眼。



面对女性审查官,他露出轻佻、油腻的一面,还会对她们不怀好意地一笑。



面对受害者,他更是不知悔改、毫无尊重,对女性进行“荡妇羞辱”,轻描淡写地把自己的罪行和横穿马路相提并论。



在爱泼斯坦死前2天,他就已经把所有财产都转入到美属维尔京群岛的一个信托基金里。也就是说,最终受害者不仅无法等到对他应有的正义审判,也无法拿到赔偿金,这就像是他对她们最后的嘲弄。



好在,他已经无法继续作恶,也希望受害者能走出阴影,开始新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强大。
网编:睿文

鲜花(0)

鸡蛋(0)
15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