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新闻速递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75条】 【 热评新闻排行 】 【 热门新闻排行 】 【 即刻热度新闻排行 】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在北美遭遇歧视时,为啥抗议的多是黑人而非华人(图)

新闻来源: 温哥华头条 于2020-06-02 21:28:00  提示:新闻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原来是这样!


自乔治·弗洛伊德命丧美国警察暴力执法,已过去了8日。
 
在此前的一周多时间里,美国至少有140个城市爆发大规模反非裔种族歧视示威游行。其势似有燎原之姿,逼得美国政府不得不在21个州出动国民警卫队,逮捕6000余人。
 
种族主义抬头并非仅出现在美国。仅在加拿大温哥华一市,截至5月22日,警方就已确认至77宗仇恨相关案件,其中有29宗反亚裔犯罪已经立案。
 
可真正得到立案侦查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华人也鲜有进行大规模反种族歧视示威活动。
 
是华人群体人数不够多吗?显然不是。2016年加拿大人口普查结果显示大温地区华人总人口为474,655人,几乎是同期黑人数量的16倍,而后者却在5月31的反非裔种族歧视示威活动中吸引了至少3,500名参与者。
 
所以问题来了,为什么在北美公开抗议的多是黑人而非华人?
 
历史渊源:华人来北美为了生活,黑人为了生存

第一位踏上北美大陆的华人已不可考,但华人群体大量登陆美国的时间最早始于19世纪中叶。此时的加利福尼亚发现大量表层金矿,而大多来此的华人源自太平天国运动后陷入贫困的华南地区。



到北美后,华人们开金矿、修铁路,开发加利弗尼亚的农业和参与小制造业、小餐饮业以及服务业,在一切可能生存甚至别人认为不能生存的地方,都留下了华人辛勤劳动的印迹。
 
进入19世纪末,时值加拿大太平洋铁路修建期,至少有17,000名华人移民来到加拿大,并在铁路修建行业谋得一份差事。在全长近1100公里的中央太平洋铁路上,有95%的工作是在华工加入筑路大军的四年中完成的,且在在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的铁路工人薪水发放记录中,华工的比例在工程后期甚至高达95%。
 


简言之,华人来到北美,为的是寻找更好的谋生途径。
 
但黑人就不同了。首先,大多率先来到北美的黑人并非出于个人意愿,而且到达当地的时间也比华人早得多——早在15世纪末,来自非洲西部和中部的黑人被欧洲人通过贸易或袭击、绑架等手段抓获贩往美洲大陆。
长达约400年的带有强烈殖民主义色彩的黑奴贸易中,共有约1200万人从非洲运到美洲的奴隶,他们大多被迫在北美大陆南部从事咖啡、棉花和香烟种植业。
 
若是逃跑,便是一个死字。
 
好在1793年,时任加拿大第一任总督西姆科宣布,以后踏上这个土地上的黑人,便是自由人,且1834年8月1日,英联邦《废奴法案》正式生效,加拿大全境再无一个奴隶。
 
美国北部部分州也紧跟加拿大步伐,宣布成为自由州。1852年美国作家斯托夫人根据真实事件改编,一本《汤姆叔叔的小屋》横空出世,最终引发了美国南北战争,瓦解了美国奴隶制度。
 


但此前,至少有30,000名黑人通过地下铁路(Underground Railroad)系统逃到自由州和加拿大。
 
尽管华人和黑人都在之后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种族歧视,但两个群体对此的主观体验却天差地别——对华人来讲,自己被歧视不过意味着换换工作、多交些罚金而已;但对黑人来说,种族歧视却意味着再次把他们放逐到那个连自身性命都无法保全的年代。因此,黑人对种族歧视的反应要远大于华人,这也就不奇怪了。
 
帮派与文化:对内VS对外,曲高和寡VS下里巴人
面对种族歧视,少数族裔群体最常见的抱团方式便是结为帮派。在北美,华裔、非裔帮派众多,本文仅挑二者个别进行对比。
 
首先是华人群体的华清帮(Wah Ching),华清壮大于上世纪50、60年代的美国西岸,最初由两位有青帮背景的华人厨师在加州组织起来。当时正值全美盛行极右“麦卡锡”主义时期,华人在社会中遭到的排斥屡见不鲜:种族主义者在中餐馆吃饭不给钱、当街打劫甚至性侵华人女性、骗取保护费等罪行更是罄竹难书。
 


彼时,华青帮弟子用中国传统武术咏春拳、形意拳等打抱不平、行侠仗义,保护遭到欺凌的同胞,并拿起刀枪驱赶和对抗骚扰店家的种族主义者。
 
但60、70年代,华青帮由于内部权力纷争,以及联邦卧底探员的策动,爆发严重内讧,多名大佬出走,自立越青帮、忠精义等字头。接下来的十年,华清得以中兴,全盛时期门生接近十万人,成为美国西海岸第一大帮派后向全美渗透扩张。



可70年代末,华清热衷于与同为华人帮派的忠精义火拼,甚至闹出了金龙酒楼大屠杀惨案,直接导致旧金山警察局成立了专门对付华人帮派的部门。因不断的内耗,目前华清等一众华人帮派已淡出北美公众视野。
 
而上世纪的黑人更惨——以为南北战争打完了就没有种族歧视了?天真。黑人渴望民主,马丁·路德金成了领袖,哪怕他发表了《我有一个梦想》的感人祈求,哪怕他在1964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他也依旧没有逃过种族分子的枪杀。
 
在他死后,美国许多州陆陆续续开始禁止种族婚姻,黑人与白人通婚,等待他们的将是牢狱之灾。生下的混血儿童也被称为边缘人群。
 


1980年骚乱重演,迈阿密疮痍满目,300多人受伤,600多人逮捕,直接损失高达一亿美元。而这场骚乱的起因是因为四个白人警察射杀黑人被无罪释放。
 
在这种环境下,一群失业残腿的黑人为了抵御外部威胁,组建了瘸帮(Crips)。随着瘸帮队伍壮大,于是开始无恶不作,这惹怒了很多黑人同胞。
 


于是反抗的黑人汇聚成了血帮(Bloods),两派从最初的肉搏上升至枪战,顿时黑人死伤无数。
 


可到了但是到了1992年,两个帮派突然意识到该收手了,死了太多无辜群众,孩子和妇女都被不幸牵连,于是达成停战协议,并宣誓帮匪文化要遵守爱与和平(Love and Peace)。
 
此外,黑人帮派具有一个华人帮派不具备的优势,即对本族文化本土化的把握。
 
华人的文化以汉文化为主,谋求的是发展;以节日打底,其中的“和”元素更是体现相关的庆典中。
 
春节是华人最重视的节日,春节庆典中喜气洋洋的音乐、舞龙、舞狮等表演艺术更是平时难得一见的佳品。
 
可不管是音乐也好还是表演也罢,华人的歌曲还是没能逃离本族语言的限制,对这些艺术的欣赏往往局限在华人社群以内,无法在西方社会引起广泛共鸣。



什么最能引起共鸣?音乐能,一句“英特耐雄耐尔一定会实现”激起了多少革命志士,一首《扬基·都德》又勾起多少美国人的爱国情怀。
 
而玩音乐恰恰是黑人的强项,“匪帮”说唱更是黑人的独特产物。
 
非洲的通用语言是斯瓦西里语与豪萨语,但北美的黑人早已抛弃了这些语言,用通用语拼命填满嘻哈曲调,而这首先就解决了让众人“听得懂”的问题。
 
嘻哈文化偏爱保存真实(keep it real),表达情感达到偏执,毫不畏惧,部分嘻哈也在黑人帮派的发展中慢慢演变为歌颂黑人奋斗的血泪史。
 
纵观史上最具争议的匪帮说唱,其内容也是一针见血地表达愤怒。比如1988年 N·W·A所演绎的「 F**k The Police」,歌中念着“因为我是棕色皮肤,所以他们(警察)认为有权去杀死少数人(有色人种)”。
 


这类作品影响的远不止是黑人,任何遭到过歧视、听懂英语的少数族裔、甚至是对社会带有不满的白人都能从中听到自己的声音。
 
这也是为什么华人鲜有因种族歧视上街抗议,就算有规模也较小、参与人群较为单一,而一旦黑人决定抗议种族歧视,走上街头的却远远不止非裔一个群体。
 
政治与经济:领袖缺失与抗议风险
华人在北美缺政治家吗?如果从绝对数字上来看,虽然华裔政客比例较小,但似乎也不太缺。
 
美国参议院共100名参议员,目前其中3名为华裔;众议院435名议员中,华裔占13席。加拿大省级以上议员中,共有59名华人。
 
但如果对比非裔,这些数量不免有些单薄:目前美国参议院中有10名黑人,众议院中黑人独占52席,且其数量有不断上升的趋势。加拿大省级以上议员中黑人政客数量更是达到96人,而在加拿大黑人总人口比例还不到华人的一半。



本族群体政客数量多有什么好处?
 
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目前美国因弗洛伊德案而抗议四起,而在众抗议者中甚至有纽约市市长白思豪的女儿。当CNN就此事采访白思豪时,后者称“我深爱我的女儿。我尊敬她。她是如此好的一个人。她只想在这个世界里做些好事。她希望看到一个更美好、更和平的世界”。



倘若温哥华市市长是位华人,那么温哥华华人上街抗议种族歧视也能更有底气些,不是吗?
 
更何况北美的华人政客目前效力于不同政党,各政党的诉求不尽相同不说,在反种族歧视方面,华人政客也缺乏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形象。
 
而黑人有什么?一个马丁·路德·金如果不够,那再加上一个奥巴马行不行?
 
还有人说黑人经常上街抗议是因为他们粗鲁,喜欢闹事。这么说对,也不对。据调查结果显示2019年非裔美国人获得学士(大学本科)及以上学位的比例为21.8%,而白人和华人的比例分别为37.1%和55.3%。
 
如果单从学历上来看,的确是不爱抗议的华人比较文明。
 
但笔者更相信众多华人不愿公开示威,是经过考虑风险后的结果。2018年,美国黑人的平均年收入为41,361美元,远低于白人的70,642美元。华人更是以87,194美元的年收入领跑所有族裔,而这还只是安于现状的结果。
 
那么问题又来了,如果你不去抗议种族歧视你的年收益就能有近9万美元,去抗议不知道会不会给你带来更高收益不说,一旦被抓进大牢还可能丢掉现在的工作,那你愿不愿意公开示威?
 
写在最后的话


以上只是对华人不愿意走上街头公开抗议种族歧视的部分原因的推测分析,限于笔者的认知,有些分析可能流于表象甚或是错误的。在这里写出来,只是打算抛砖引玉,希望大家来共同思考,找出原因。
同时,我们也看到,虽然华人在政治社会诉求方面,普遍表现较为保守,但这并不意味着华人就应安于现状。最近一些社群组织纷纷发声,抗议对亚裔的歧视,说明有些东西在积累,有些诉求在酝酿。这是好的开端。
 
史上哪次平权运动是一帆风顺的?黑人平权运动进行了几十年才出了一个非裔美国总统,性别平等运动进行了半个多世纪才看到了同工同酬的希望,华人平权若是因为几次铩羽而自怨自艾,岂不让世界贻笑大方?因为害怕失败就不去挑战种族歧视,之后每起仇视华人的案件也就只能落个不尽人意的下场。
 
此外,种族歧视威胁的对象不仅只是华人社群一方,其存在是对整个人类社会的摧残——20世纪的世界被战火摧残得满目疮痍,其起源也仅仅只是希特勒在德国慕尼黑发表的一篇仇恨演说而已。
 
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环境的当下,战胜种族歧视现象不仅需要华人群体内部求同存异,华人社群也应在与其他社群的相处中保持和谐。
网编:睿文

鲜花(3)

鸡蛋(1)
75 条
【手机扫描浏览分享】

打开微信,扫一扫[Scan QR Code]
进入内容页点击屏幕右上分享按钮
新闻速递首页 | 近期热门新闻 | 近期热评新闻 | 72小时神评妙论 | 即刻热度新闻
生活百态】【杂论闲侃
敬请注意:新闻内容来自网络,供网友多视角阅读参考,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若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网友新闻报料区·本地新闻·返回前页